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 知道真相的他们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 知道真相的他们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氏阿芝,非杀不可。”

    率先打破沉默,将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是郑氏郑明和。随后,各家纷纷应和。王之姜板着脸看着杨金和,问:“你杨氏还要护着么?”

    杨金和没有立刻答应,王之姜冷哼一声,道:“你杨氏揣的什么心思?联盟会,身为长老会成员的观王夫人缺席,回了祖宅的杨恭仁也不来。”

    “观王夫人身子欠佳,倒床了。杨刺史的嫡长孙危在旦夕,人之常情。”杨金和缓缓地说。

    王之姜不在就此问题说什么,径直说:“杨氏阿芝,非杀不可。各家顶级死士此番都一并前来,是该做一次联合行动了。”

    “你们非得如此?那不过是个小孩子。”这一年,杨金和不是没有思考过杨氏的未来,不是没想过另外的可能。人啊,一旦活到了一定的岁数,想法就会越发通彻了。

    “孩子?”郑氏二长冷笑着反问,“那近乎妖邪。”

    杨金和扫了他一眼,只问:“若你们杀不了呢?”

    “你杨氏不要插手,且从平顶楼到杨氏六房这一线的地图中,所有护院统统调开,免得有哪个不长眼的破坏了计划。”王之姜很霸道地说。

    杨金和固执地问:“若是你们击杀不了她呢?别忘记,蜀王在六房。”

    “各家顶级死士联合作战,这对她可是天大的殊荣,上一次这样的殊荣获得者是杨广。再者,我们还可以趁机看看蜀王的实力到底怎样。”王之姜说。

    杨金和依旧固执地看着他,说:“若这些死士都杀不了她呢?”

    王之姜不说话,杨金和等了许久,见王之姜不搭理他,才又说:“我提议,若是今夜杀不了她,请停手,暂且与六房合作,可否?”

    “与六房合作?你别忘了这杨氏阿芝是什么样的人。观王夫人可都说了此女不可控,近乎妖邪。”王之姜讽刺杨金和。

    “为什么非得要控制别人,掌控别人,不能与别人合作呢?”杨金和内心呐喊,可是他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依旧固执地说:“我与你打赌,若是你能成事,杨氏唯你马首是瞻;若事不成,请试着与她合作。”

    王之姜不理会,径直转身去部署十二死士联合作战,刺杀杨氏阿芝。

    后来的结果,杨氏阿芝安然无恙,这些死士还没到六房附近,就被不明来历的力量击杀。这一次,十二死士竟然连烟花都来不及放。

    等了许久未果的联盟代表们终于有隐隐不详的预感。

    “这天快亮了吧?”有人喃喃自语,并没有期望旁人回答。然而,这人狠狠地捶了捶自己的老寒腿,心里咒骂:这天气真是怪异,春日夜晚,居然这样寒冷。

    王之姜不语,只招来在云顶楼二楼集结的死士二十名,吩咐他们趁着天未明,速速出去查探。

    这二十名二等死士领命前去,结果在半路的树林里就发现了十二名死士的尸体。又与六名名黑衣少年狭路相逢。

    一阵对垒,发现那几名黑翼少年功夫不弱,且使用怪异的阵法。而且,树林里的雾气似乎有毒。

    “撤。”二十名死士的头是来自兰陵萧氏的萧威,他当机立断,下令后撤。

    片刻功夫,二等死士折损七人。,受伤七八个。

    一些人互相迅速撤退回来,向长老会报告了情况。

    众人震惊,王之姜蹙眉,觉得这件事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杨氏,便咄咄逼问杨氏的长老们。

    杨金和义正言辞地表示:“我杨氏光明磊落,既然同意就不会背地里捣鬼。”

    “杨恭仁和那萧锦瑟不在。大家都知道这两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呢。

    ”王之姜径直指出。

    “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杨金和对霸道的王之姜向来没好感。

    名门联盟会,本身就是因为自身的羸弱才不得不寻求合作伙伴下的产物。要是有头发谁愿意当秃子?要是杨氏能有别的路走,又何须与这些人在这里牵扯。

    “二位莫要吵闹,先听他们说一说外面的情况。顶级死士可都是各家心血所在,都是顶尖的高手,就这样被击杀殆尽,可见暗处的敌人比我们想象中可怖。而且到底是哪一方力量,我们也不可知。”郑氏二长老出来打圆场。

    杨金和拢了拢衣袖,抬头看到月已西沉,东方天际隐隐有曙光。他看到这天即将明亮,心里竟不自觉地轻松了些许。

    “你们,且说一说。”王之姜吩咐逃回来的死士们。

    死士们第一次办砸了事,狼狈逃窜回来,否耷拉着脑袋。这一次行动的首领萧威不顾自己一只胳膊吊着,上前来汇报情况:“在距离杨氏六房约莫一里的小树林,十二人皆死去,死法怪异。应该是先中毒,尔后被来人以奇怪的阵法击杀。看了几具尸体留下的信息,对方至少是五十人,皆为少年人。”

    “没别的了?”王之姜问。

    萧威摇摇头,说:“我们只检查了几具尸体,就跟敌人交手了,应该跟杀掉十二人的是同一批。空气中的毒,怪异的阵法,极快的手法。我们拼死努力,二十人才回来八人。”

    大厅里的人听得倒吸一口凉气。郑明和瞧着杨金和,问:“你们杨氏与蜀王颇为熟悉,这几年也是由你们暗中监察蜀王的一举一动。可知道蜀王有豢养这样厉害的私兵?”

    “应该不是蜀王。”杨金和回答。

    “应该?难道你们杨氏竟然不确定?”郑明和奚落。

    杨金和不予理会,在他看来,这郑明和只是个小人罢了。他看着王之姜,郑重其事地说:“以前,我曾与你们说过,蜀王比起他外公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们却只瞧见杨氏阿芝不可控,却不曾想过蜀王其实是最不可控的。”

    “可是,我们别无选择。长孙的孩子是不可能为我们所用的。至于别的都是歪瓜裂枣。”王之姜叹息。

    众人沉默。随后,王之姜再三追问杨金和:“你们真没有暗自干涉?”

    杨金和摇摇头,说:“我们既然答应,当然光明磊落。”

    王之姜不再追问,只是开始琢磨到底是谁的势力。

    “我想肯定是韬光养晦的蜀王。”有人给出只的分析。

    “不对。这事不对。”有人又说。

    “如何不对?”

    “蜀王此次带的人并不多。再者,你想想,如果你是蜀王,要护住杨氏阿芝,最好的办法不是应该在杨氏六房周围布置人手么?”发现问题的人分析。

    “对,在距离一里的小树林里布置人手,且有五十人之多,这——,很不合理。”另一人说。

    王之姜听着众人的议论,问了一句:“那你们觉得是谁与我们旧贵族联盟如此作对?”

    “秦王府旧部,长孙一族?”有人率先提出了名门联盟最大的敌人。

    “他们凭什么救杨氏阿芝。你们不要忘记,杨氏阿芝这种不可控我们忌惮,难道长孙一族就不忌惮?杨氏阿芝很可能是第二个萧后。长孙无忌可是有亲外甥的人。所以,我觉得出手的不是秦王府旧部。动机不对。”杨金和分析。

    王之姜点点头,说:“长孙无忌这老狐狸不可能这样糊涂,为了给我们添堵,不顾他外甥们的前途。”

    “那——,当今那位?”沉默良久后,郑明和压低了声音。

    众人都齐刷刷地看着他,他有点慌张,忙摆手道:“我只是想到当今那位或爱才,所以才......”

    “不可能。”王之姜与杨金和同时说。

    两人说完又互相看了一眼对方。众人来了兴趣,便问:“二位为何这样斩钉截铁。”

    “很简单。换作我,我只会作壁上观,看看几方的实力。若是杨氏六房被灭在这里,那么,死了也不可惜。因为上了长安,要有足够的眼力与智慧,还该有魄力与实力。”王之姜说。

    杨金和点点头,这么多年,两人的意见第一次达到了统一。

    “听你们这样说来,陡然觉得很可怖。竟然有我们不知名的第三方势力在暗处。”有人感叹。

    杨金和看着曙光染亮的东方,而一宿未眠的人都在这平顶楼三楼。

    “先用膳吧。”杨金和建议。

    众人早就饥肠辘辘,于是同意先用饭。

    用了饭后,日光已明亮。

    “白日,该是人家反击的时候了。”杨金和喃喃地说。

    “什么?”王之姜隔着一段距离,没听清楚。

    杨金和忽然转过来瞧着王之姜,神情悲戚,语气严肃地说:“王老弟,昨晚行动前,我吩咐下去沿线不许任何人阻拦。之前,十二死士死亡的树林附近有四名值守。本来,出事之后,要立刻秘密处决,造成被刺客伤害,与刺客同归于尽现象。”

    “嗯,发生什么事了?你这脸色不太好啊。”王之姜比起之前,现在平静了许多。

    杨金和叹息一声,说:“那四名值守,不见踪影,包括他的家人都在无声无息间消失。”

    王之姜惊骇莫名,盯着杨金和看了许久,才说:“这,就算是我们自己也未必做得到。”

    “是啊。可想这些人心思缜密,算无遗策。甚是可怕。”杨金和说。

    王之姜很是防备,试探着问:“你说心思缜密,算无遗策,是又在鼓吹那杨氏阿芝?”

    “不。”杨金和摇摇头,说,“杨氏六房根基尚浅,即便有这种聪颖,也没有这种实力。”

    “到底是谁?”王之姜站在平顶楼的三楼窗前,看着错落有致的弘农杨氏,那些青砖红瓦,雕栏玉砌的碧瓦飞甍在春日嫩芽新发的树林显得很是精神。

    可是,昨夜这个偌大的杨氏曾发生过可怖的事。

    “我不知。”杨金和回答。

    “没问你。”王之姜直接说明自己只是自言自语。

    杨金和耸耸肩,不再说话。然而,他看向祠堂的方向,暗想:这白日里,这杨氏阿芝会如何应对。还有这一年变得很是陌生的杨恭仁,昨夜所作所为又到底为何?

    说实话,他也隐隐地想要看一看杨氏六房的手段。若是连这一遭都走不过去,也不用去长安溜达了。

    “我倒是很有兴趣看看天明之后,杨氏六房到底会如何应对。”王之姜讽刺地说。

    杨金和没说话,王之姜无心晒太阳,又转身派了几名死士乔装一番,去瞧一瞧杨氏六房的情况。

    这些混入杨氏的探子一致监视着杨氏,一刻钟传来一次消息。每一次的消息都是杨氏六房宅门紧闭,房前屋后不曾有人出入。

    “呵,你们还觉得这杨氏六房是神?连这样小小的自救都做不得,之后去长安,怕也是呆不了几日。”郑明和讽刺。

    此话刚落,便有悠长的钟声响起。别人还没回过神来,杨氏长老会的人可清楚得很是有人敲响了祠堂的钟。

    杨氏长老会的人倏然站起身来,三长老问:“会是几下?”

    “十二下。”杨金和很笃定地回答。

    “十二下?难道是杨氏阿芝?”三长老脸色变了。

    “不是她,也应该是六房的人。”杨金和说。

    王之姜对杨氏祠堂的黑钟是颇有耳闻,此番也是回过神来,随后就死死地等着前来汇报情况的几名死士,喝道:“你们这群废物,不是说六房不曾有人出来么?”

    “确实不曾瞧见。”其中一人小声嘀咕。

    王之姜脾气很不好,走上前,就是两脚,将这跪着的三人都踹在地,喝道:“滚,快去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三名死士爬起来,就是一阵跑。不一会儿,战战兢兢地回来对王之姜说:“是,是杨氏阿芝敲响了杨氏祠堂的钟。杨恭仁身边的护卫杨云在她身边保护,还有,还一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亦在祠堂,看起来不是下人。”

    “你们不是说六房没人出来么?”王之姜怒喝。

    三名死士不敢再多话,只耷拉着脑袋垂头跪着。

    “设法查明那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王之姜语气平静了些,待三名死士带了任务离开后,兀自倒了一杯茶润润快要烧焦的喉咙。

    外面,便有死士火急火燎地跑进来,道:“出大事了。大理寺张司直去而复返,带了专业的仵作已过了大门,正往二门来了。”

    “不是已经回去了吗?”江承紫很是不悦。(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