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几家欢乐几家愁

正文 几家欢乐几家愁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一袭白衣,也不曾带随从,速度极快。

    杨氏祖宅的地图早就烂熟于心,她以极快的速度穿越小径花圃,在日光和暖的早上,施施然站在了祖宅的祠堂门前。

    祠堂是高高的灰墙,朱漆高门,铜环安静地在日光里。

    而在门口的高大朱漆柱子下,有个中年男人安静地站在那里,一袭的玄色衣衫,长身而立,眉目安然。清晨的日光挥洒在他身上,带起一片祥和安宁。

    那人看见一袭素衣的女孩,微微一笑,拱手行礼,道:“想必这位就是九姑娘杨氏阿芝吧?”

    “正是。”江承紫亦拱手行礼,语气客气而疏离。

    那人依旧和颜悦色地笑着:“在下奉家主之命,恭候多时。”

    这人很是面生,但衣着打扮、举手投足有自有一种贵气修养,定然不是普通人。

    但人家没有自报家门,自己也断没有唐突询问的道理。所以,她想:不管牛鬼蛇神,我亦不惧怕。今日来这里,为的就是敲响杨氏旧制度的丧钟。

    因此,她略略沉默,随后看着眼前的男子,微笑问:“大伯父真是料事如神。那不知阁下是否诚心恭候我?”

    男子理了理髭须,依旧是眉目含笑,和颜悦色地说:“家主已于黎明破晓前清扫了祠堂,让我带人在此恭候九姑娘的到来。”

    “大伯父心意,杨氏六房感激不尽。还请阁下代为传达。”江承紫对那人抬手施礼。

    “九姑娘客气。”那人语气柔和,随后催促,“还请九姑娘尽快办下你的事。毕竟,风大,落叶片刻就满地。”

    江承紫明了此人的意思是说,杨恭仁的人虽扫清了之前在这里的部署,但指不定杨氏长老会还有别的行动,一旦横生变故,便很是麻烦。

    “谨遵阁下之命。”江承紫拢了拢衣袖。

    “请。”那人作了“请”的手势,随后拍掌三声,清脆的巴掌声后,朱漆高门从里面徐徐打开。

    大门门内站着一人,一袭劲装,络腮胡子略略凌乱,看起来像是一宿未睡。

    “九姑娘。”他笑盈盈,朗声与江承紫打招呼,然后将整个门哗啦啦拉得大大敞开。

    “先前还忐忑,看到云叔,便心安不少。”她浅浅一笑。

    杨云心里甚为高兴,他昨晚担心了一宿,就怕这女娃有三长两短。

    今早,黎明时分,自家爷忽然下令去将祠堂里的那些人都清扫干净,将那些固执的老家伙都软禁起来,等杨氏阿芝去敲钟。

    “啊?爷,阿芝会去敲钟?”杨云颇为意外。

    杨恭仁蹙了眉,道:“她一定会去。杨氏六房不是省油的灯。”

    “爷,你,你也同意?”杨云知晓祠堂的钟一旦被敲响,那杨氏就要有大事发生。

    “杨氏该有一场变革了。”杨恭仁依旧站在高楼顶端,瞧着逐渐光亮起来的东方天际。

    杨云就带人将祠堂里的牛鬼蛇神都清扫干净。他估摸着也得一个时辰后,六房才能到达祠堂。可是,他真没想到,阿芝的速度这样快,快得如同一只飞鸟似的。

    但不管什么,她还平安着,他就觉得像是自己的小女儿还活着似的,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江承紫缓缓跨入大门,却又觉得那门口的男子气度不凡,定然大有来头。方才自己出于礼数不能直接询问,现在杨云在此,她可让杨云介绍。

    所以,迈入大门的江承紫,瞧着杨云,甜甜地喊了一声:“云叔。”

    杨云很是高兴,说:“阿芝,一切办妥,你且按照你的想法行事即可。你大伯父的意思想必昨晚已经很明确了。”

    江承紫知道杨云所言是昨晚杨恭仁到六房来呵退十三叔祖的事是在向六房表明态度。

    “这是自然。大伯父是透彻之人,也不愧是观王一房的家主。”江承紫回答。

    “阿芝能明了,我就放心了。”杨云笑得很开心。说实话,他最不想与六房为敌。

    “大伯父为了杨氏前途能如此,实在是杨氏之幸。作为杨氏后人,定然是感激不尽。”江承紫客套,目之余光所及,却瞧见门口男男子微笑颔首。

    江承紫不待杨云说话,便又问:“云叔,我从小不曾在祖宅长大,这回来短短几日,还有许多长辈不曾识得。却不知这是哪位长者。还请云叔为我引荐。”

    她这话像是随性想起来,问得水到渠成,所用措辞又极其有礼貌。以至于杨云和那男子都觉得没有任何的失礼与不妥。

    “按照辈分,你便要叫我一声十二叔。”男子听闻她的询问,便朗声笑起来。

    “十二叔?”江承紫转身看着这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将“十二叔”在嘴里略略咀嚼了两次,立刻就一惊:此人竟是家里排行第十二叔的杨师道,高祖李渊第五女桂阳公主的夫婿,当今天子李世民的妹夫,现任灵州都督。

    江承紫立刻向杨师道行了大礼,道,“不知是杨都督前来,晚辈失礼。”

    在唐朝最高的礼数,是叫对方的官名品级。江承紫此番便称呼杨师道为都督。

    杨师道温和一笑,说:“在祖宅,无须虚名。我们是一家人,你还是叫我一声十二叔吧。”

    “是。十二叔。”江承紫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十二叔”,但心中却有无数的疑问:首先,杨师道作为灵州都督,是在灵州上任,何时离开灵州,竟然没有一点风声。再者,他是驸马爷,就算是回祖宅,也是有公主仪仗的,可祖宅许多人似乎都不知驸马爷回来了。第三,他就算秘密潜入,监视着弘农杨氏的蜀王府的侍卫也应该知道。

    可是,没有任何的风声。杨师道忽然回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承紫只让这些疑惑在脑海里跑了一圈,几乎就是一抬头一眨眼的时间,杨师道却已看出端倪,笑道:“阿芝,我知晓你有很多疑问要问我,但现在,请你在落叶再度落地之前,去做你应该做的事。”

    杨师道的声音依旧温和,但话语却很郑重其事。

    江承紫看着他坚定的神色,忽然坚信这位初次谋面的十二叔是站在杨氏六房这一边的,站在她这一边的。

    “是,阿芝谨遵十二叔之命。”江承紫说完,整理好衣衫,快步入了祠堂大门。

    祠堂大门进去后,就是五六百平米的天井。天井都的地面与台阶都是用青石板砂石铺就。每块青石板都被石匠用凿子切割得一般大小。

    每块青石板上都雕刻着花鸟虫鱼的图腾。天井里还用青冈石大缸养了六缸莲花,莲叶才出水不久,露出卷卷的嫩叶。有游鱼在鱼缸里来来去去。

    在天井的那一头,是一方红色砂石做成的九级台阶,台阶之上,是个大廊檐。

    大廊檐下,有粗大的楠木架子,有一面巨大的黑钟,上面铭刻着一些文字。江承紫并不能辨识那些文字,现在也没心情去研究这一口钟。

    她只知道这一口钟是第一任家主放置在这里的,这钟一旦被敲响,就预示着杨氏有事发生。如果被敲响十二下,那么,杨氏即将会迎来大的变故。

    江承紫在天井中央停了片刻,快步越上台阶。

    “阿芝,需要我帮你么?”杨云看着瘦削的女孩,总担心她力气不够。

    江承紫回头对他笑了笑,说:“云叔,报仇这事,我亲自来。”

    说完,她便敲响了钟声,足足十二下。几百斤重大钟被敲响,那声音袅袅,在杨氏祖宅回荡,传得非常非常的远。

    ————————————

    清晨的露珠还没来得及消散,在树叶尖儿闪着日光,如同颤颤滚动的珍珠。

    祖宅里的人才刚刚用完早饭,各房的请安还没开始,钟声骤然响起,杨氏祖宅的每个人都吓了一跳。

    简直这一石头千层浪,且这浪头完全没有停歇的觉悟,在祖宅的每个角落里荡漾汹涌,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正躺在床上装病的老夫人听到这钟声,心里像是被什么重重锤了一下,一个机灵就翻身坐起,自语道:“是哪个杀千刀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事。”

    起初,她以为只是普通的各房纠纷,估计是哪一房矫情了。毕竟,昨日大房跟三房闹那么凶,大房也没有敲祠堂的钟。这宅子里有什么事,还能大得过昨天的事?

    “我就看看哪个妖蛾子。”老夫人喃喃自语。

    外间的丫鬟听到动静,连忙问:“老夫人,可有吩咐?”

    “等钟声听了,去瞧瞧,哪个挨千刀的敲了祠堂的钟。”老夫人做戏做全套,先是假装咳嗽两声,随后就对那小丫鬟说。

    小丫鬟应了声,老夫人忽然愣神了:这,这谁这么恶心,这都六下了还不停。

    “十二下!!!”最后,老夫人的脸色陡然就变了。

    那小丫鬟正要去打听一下是谁在敲钟,老夫人在屋内朗声喊:“紫陌,你回来。”

    那小丫鬟战战兢兢地跑进来,伏地道:“老夫人,紫陌现在就去打听。”

    “不,你让紫嫣来为我梳妆更衣,你去请大老爷来一趟。”老夫人吩咐。

    这么将近一千年的时间,这口钟还没有敲响过十二下。这钟响了,是狠狠地打家主的脸啊,这明着是说自己的长子不得力,其实不久拐着弯说她失德么?

    老夫人气不打一处出,让紫嫣速速弄好,拄着拐杖就上了辇轿。

    而在三房,昨日刚刚劫后余生的一家用完早饭,正各自沉默回各自屋里。因昨日的事,老夫人让他们三房没事别出来晃荡,请安也不必了。

    一家人都很沮丧,跟丧了考妣似的。就在这种要命的沉闷中,祖宅的钟声忽然响起了,三夫人陡然从罗汉床上站起身来,手上的珠串也忘了数数。

    “母亲,这,这是祠堂的钟声?”大儿媳妇战战兢兢地问。

    三夫人扫了她一眼,仔细数着钟声,一共十二下。

    “十二下,这,这什么情况?”三老爷也喃喃自语。

    三夫人垂眸沉思,片刻后,唇边露出一抹笑。

    “夫人,你笑什么?这十二下钟可不是儿戏。这得是事关杨氏前途命运的大事。”三老爷不明所以,很是严肃地提醒三夫人。

    三夫人讽刺一笑,说:“昨夜吵吵嚷嚷大半夜,想必是有人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见不得人的事,也不至于敲钟时十二下啊。”三老爷还是不明白,只觉得敲钟人真是大惊小怪,太过任性。”三老爷继续说。

    三夫人懒得跟他说什么深刻道理,只说:“你也是杨氏嫡出,代表观王府三房,去梳洗一番,与我一并去祠堂瞧瞧。”

    “这事,我自是要去的,你且等我。”三老爷说着,就喊丫鬟翻箱倒柜地找那件蓝色旧袍子。

    三夫人看着三老爷远去的背影,缓缓进屋仔细描眉,更衣沐浴,然后换成压箱底的粉色衣衫。

    她做好一切,才施施然走到院落里,看着碧蓝的天,不自觉地就唱:“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与此同时,长老会的氛围就凝重得多。大长老走来走去,眉头聚成耸立的山峰。

    “情况到底如何?”头发全白的王之姜不悦地质问。

    杨氏大长老杨金和没有说话,依旧是来来回回地踱步。

    几名二级死士站在厅中央,听到质问,面面相觑不说话。王之姜将茶杯狠狠掷地地上,喝道:“你们是做什么的?平素重金养着你们,关键时刻,你们办成了什么事?”

    几名二级死士低垂着头没有说话,王之姜又摔了一个茶杯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老弟,火不要那么大。这可是上好的青瓷。”杨金和缓缓地说。

    王之姜冷哼一声,将火气撒给他,喝道:“看你们杨氏这次办的什么事?杨氏不是号称铁通,苍蝇都飞不进来?这各方势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杨金和也不恼怒,只扫他一眼,说:“是你们非得要置那女娃于死地。”

    “呵,当初说杨氏阿芝不可控,李代桃僵的是你们,现在又说我们置她于死地?这真是神也是你们,鬼也是你们。你们杨氏做得可真绝啊。”郑氏的大长老郑明和也是讽刺说。(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