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十二名死士,隶属于不同的家族。

    但他们的身份却大同小异。首先,他们都是名门世家的聪颖子弟,且大多数是庶出、偏房,甚至于父母或者祖上卑贱之人。

    可无能如何,他们的姓氏表明了他们的不凡,也意味着他们比寒门和平民百姓有更多的机会展示拳脚。

    所以,即便是名门世家的远房、庶出,甚至只要是能跟名门沾上边的人都不会放过跟名门拉扯的机会。

    当然,大多数名门远房庶出都是卑微的存在,好一点会在名门的某个庄子上干活,或者独当一面;又或在在名门世家当管家、护院,诸如此类。

    当然,要是其中优秀的佼佼者,也会被世家重用,成为世家的棋子,亦或者成为世家的利剑。

    古往今来,世家里豢养的死士、暗卫,就是从这些名门卑贱子弟里选拔。

    选拔优秀者,灌输家族荣誉至上的理念,对他们从小进行各种残酷杀戮训练。然后,再在一次又一次的任务中,根据他们的表现,予以考核打分。当得到了一定的标准,这些死士就可予以晋级。

    而晋级到一定级别的死士,其家人就会得到丰厚的回报,甚至会为自己的兄弟父亲赢得金钱,乃至于小小的官吏职位。

    而从入门到顶级,要经过九次晋级。

    当晋升到顶级的死士,就不会轻易地被派出去执行任务。那些普通的任务都给予等级比较低的死士去执行。

    这些顶级死士,他们平素里保持着神秘,每天进行训练,但他们在家族里早已名声大振。

    并且,自从名门联盟以来,各家的死士也是名门力量的体现。顶级的死士们也暗中较劲。有时候,名门联盟开会,死士们会随行,少不得一番较量。

    而几番之后,在这一辈的死士中,来自荥阳郑氏的青羽。

    郑氏青羽,其父乃荥阳郑氏家主的庶出弟弟的孙子,因其母乃卑贱丫鬟,他甚至连庶出都算不得,生下来就与其母被丢到了庄子上过活。

    母亲过早病逝,这才被其祖母接回去,要给其父正妻抚养。

    正妻恶毒,对他非打即骂。在新一轮的死士选拔时,五岁的青羽偷偷一人前去应选。被选中,成为最孤独的死士。

    也在一场又一场的杀戮中,成为荥阳郑氏的顶级死士,且以速度快著称。

    在所有人的眼里,他不苟言笑,速度快得让人绝望。因此,在世家联盟里,顶级死士们都佩服青羽。

    而这一次联合执行任务的指挥者就是郑青羽和琅琊王氏的王伯成。

    一开始,郑青羽接到的任务是夜探杨氏六房,看看他们的部署,毕竟这六房崛起得太诡异。而且,据上一次执行击杀任务的杨氏死士所言,六房似乎有高手存在。

    “我去。”躲在角落里的青羽说。

    众人没有异议,只说:“注意安全,听闻那丫头师从仙者,或许会有妖法。”

    “妖法?”青羽难得笑了,说,“我去瞧瞧妖法。”

    谁也没想到杨氏六房居然是比皇宫内院更可怖的存在。青羽这样以速度快、轻功好著称的顶级死士,竟然死在了杨氏六房。

    十二死士看着绽放烟花,惊异、恐惧、迷茫之后,他们确定了目标。

    为了家族荣誉,为了死士的名声,为青羽报仇,为了证明自己!

    十二死士在王伯成的带领下,领取了联盟下的新任务:天亮之前,击杀杨氏阿芝。

    “她危及了名门荣誉,必须诛杀。”王之姜对死士们说。

    “名门一荣俱荣,一损俱,正是无数名门子弟的功勋才构筑了我们的荣誉。而今夜,你们正是荣耀守护者,你们各位在天明之前,务必完成此任务。”杨氏的长老会的大长老名叫杨金和,平素不说话,但此时也不得不训诫一二。

    “是。”王伯成带着十一名死士接下任务。

    早就整装待发的死士,如同离弦的箭往杨氏六房疾驰。

    也只有在这一刻,他们才觉得弘农杨氏不愧为名门世家,这地方可真大啊。他们快速奔跑一刻钟,还距杨氏六房一里。

    在事先拟定的路线上,在这里会避开杨氏的护卫巡逻,从一处树林穿过去。

    就在十二死士穿越树林时,树林里转出了十来人,劲装黑衣,招式简单粗暴,但招招杀招。

    十二死士同时想:难道杨氏六房的所谓高手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这群人围攻青羽的话,青羽也是没什么胜算的吧。

    “一个不留。”林子里响起少年人的声音,清澈柔和,却有一种肃杀之气。

    死士们早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人,也不问缘由,拿出浑身解数想要将眼前的十来人速度处理掉。他们深深明白自己肩膀上的使命,也知道作为一名死士,不能如期完成任务,便没有活着的价值。

    “速战速决。”这是死士首领王伯成下达的命令。

    一时之间,树林里兵戈相碰,吓得一群飞鸟扑腾腾往夜空里飞去。血腥味逐渐弥漫,混杂在沉沉的雾气里。

    “有毒!撤。”王伯成觉得有些没劲儿时,被对方刺中右臂时,终于明白这里等待他们的绝不仅仅是敌人,还有更阴毒的手段。

    “对一个小小女孩痛下下手,你们这些杂碎,一个也别想走。”依旧是那少年人的声音,这一次却是冷漠狠戾。

    “你们是谁?”王伯成又身中数刀,知晓今日就要交代在这里,但他依旧在想着在死前用自己的尸体传达出的击杀者的身份。

    “替天行道之人。”那少年回答,随后又讽刺地冷笑一声,道:“想套出我的话,为你们的主子留下最后的情报。这种伎俩,我三岁学完了。”

    王伯成听对方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内心是没来由的绝望,只能留下最后的信息:击杀者,皆为少年人,身份诡异。

    这一场击杀,持续了一刻钟。杨氏护卫们接到的命令时,某一条线路上发生的事,就当没听见,没看见,绝对不能掺和。

    因此,虽然这树林附近有一支四人护院队伍发现了树林里的异常,也是假装没看见,如同平常一样巡逻。当他们再一次巡逻在这里时,树林里一片寂静,先前的兵戈之声已消失。

    “要去看看么?”其中一人小心提议。

    “不要吧?上头交代了,从云顶楼到杨氏六房这一线上的所有动静,我们都不能过问的。”另一人低声说。

    “可是,好浓烈的血腥味,怕是出人命了。”第三人说。

    “对啊,我也闻到了,我是担心明日一早,若是这里出人命,我们会受牵连。”最先提议那人说。

    “那,去,还是不去?”几人在树林外的小道上犹豫不决。

    正在他们犹豫不决时,忽然有人说:“你们不用做决定,我来为你们指一条生路。”

    四人大惊,纷纷亮出兵器,寻声望去,只见一人站在林**上,一袭宽大的黑色斗篷让人看不出他的身形。

    “你是谁?”四人皆问。

    “给你们指生路的人。”那人回答,声音清澈,听起来是十来岁的少年人。

    “哼,藏头露尾的,你先说你是何人?”四人巡逻小队的队长冷冷地问。

    “你们——”那人顿了顿,笑,“还不配见我真容。”

    “狂妄之徒,夜闯杨氏,纳命来。”那巡逻小队队长虚张声势,嘴上喊得狠,实际上根本没有行动。

    那人没有任何畏惧,说:“我看你们上有老母,下有妻儿。尤其是杨云平,刚得了一个聪颖健康的儿子——”

    “你,你想干什么?”四人陡然觉得恐惧。

    “我说了啊,我是为你们指一条生路。”他说。

    “你,你有什么目的,你直说。”杨云平向来胆子大,但一想到这人可能对付自己的家人,就觉得万分害怕。

    那人摇摇头,道:“世人如何都是这般呀。我明明说了实话,你们却不信我。”

    “那你倒说说,什么是我们的生路。”杨云平继续问。

    “我先说说你们的死路。”那人说。

    四人陡然变色,这才想到这人一直在说要为他们指一条生路,他这话的言下之意不就是说他们四人即将面临死亡么?

    “你,你危言耸听。”四人不约而同地说。

    他啧啧两声,说:“你们接到的命令是某一条线路上的任何动静都不能过问,假装不知。对吧?”

    他们不说话,这是上头给的命令,怎么能对一个身份不明的陌生人说呢。

    “你们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放心,我没心思窥伺你们杨氏这种可笑的举动。”那人又说。

    “你废话真多,有话直接说。”杨云平觉得那人说的话像是把他们放在火上慢慢炙烤,难受死了。

    “你别着急。”那人拢了拢斗篷,继续说,“这树林属于你们的辖区,在这里刚刚有了一场击杀。不管死的人是谁,官府会来过问的。”

    “胡说,从前,这杨氏死那么几个人,报备一下就可以了。官府从没来过问。”杨云平一副“你哄老子”的样子。

    那人呵呵讽刺,说:“别忘记,前几日,大理寺司直亲自来过杨氏。”

    杨云平没说话,虽然他们一直是巡逻偏远地方,但也听说了大理寺来了杨氏彻查芳姑姑与杨氏元淑李代桃僵一案。而且,还击杀了那一直以来欺压下属、飞扬跋扈的崔顺。

    “那又如何,关我们什么事?”杨云平很是烦躁,语气也不好。

    “你们是这里的巡夜者,你们必然会被传唤。”那人说。

    “我们说不知道就可以了。”杨云平已明白那人的意思了。

    “你们可以这么想,别人却不一定相信你们哟。”那人笑道。

    杨云平心一沉,当时他接到上级那命令时,就觉得扯淡。四人组方才谈起,也觉得他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说话,才能让他们放心。”那人继续说。

    “你待要如何?”杨云平问。

    “让我来保护你们。”他笑嘻嘻的。

    “哼,你来历不明的狂徒,休得胡言。”杨云平呵斥道。

    “你们的家人,我亦保护起来了。”那人云淡风轻的一句。

    四人却听得出是威胁,惊骇着喊:“你,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他说。

    四人皆沉默,杨云平也冷静下来,片刻后,他问:“你要我们怎么做?”

    “让我的人替你们巡逻,现在马上将你们的腰牌,衣服都脱下,找个地方藏起来。”他说。

    几人不敢相信,问:“就这些?”

    “是。”他说。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四人已在他的分析下看清了眼下形势可怖,可是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天上不会掉馅饼。

    这世上的人对你好,大多数都是想要从你这里取走东西的。

    “我帮天下人。”那人说。

    “帮天下人?”杨云平有些糊涂,怎么自己的命还跟天下人联系在一起了。

    “要知道,我杀你们易如反掌。”那人说话的当口,身形一闪,已在他们身后。

    四人浑身发抖,蹙眉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保护好人。”他说。

    “我们?”杨云平问。

    他呵呵两声,说:“你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杨云平红了脸,争辩道:“你不是说你在帮我们么?我这不是随口一问。”

    “若有一人,可造福百姓,你说她是不是好人?”那人问。

    “肯定是。”杨云平回答。

    “若她能让百姓和乐,她算不算事关天下人?”那人又问。

    “当然算啊。”杨云平回答,随后又骄傲地来了一句,“我们杨氏六房九姑娘、小郎君就是这样的人呢。”

    “呵呵,树林里死的那些人,得到的命令就是击杀六房九姑娘与小郎君。”那人说。

    杨云平立马说“不可能”,随后又觉得大有可能。因为上级的这一条命令,正是从云顶楼到杨氏六房这一线的任何动静都不要过问。

    这样的命令,不就说明了么?

    “你自己也不相信你这一句话。”少年笑了笑,随后冷声道,“世家大族,藏污纳垢,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总想着排除异己。”

    “你,你是想我们在官府来时,出来作证?”杨云平终于明白眼前这少年要让他做什么了。

    “你很聪敏。”少年笑道。(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