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 志不在此

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 志不在此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氏六房外院内厅,火锅的香味在空气中萦绕。宾主频频举杯,谈论的是大唐各地风俗人情以及格物院的农事构想,期间宾主作诗迎合,欢声笑语不断。

    屋外的护卫听了,只觉得今夜的杨氏六房哪里是肃杀的战场,分明是花前月下温柔乡呀。

    酒过三巡,护卫们便看见有六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匆匆而出,往内院去。

    护卫们不阻拦,只示意该跟着的人暗地里跟着。片刻后,大丫鬟从内院转回来,还带着两名小丫鬟,抱着琵琶与古琴,还有大小不一的几种鼓。

    原来是要音乐助兴!

    护卫们松了一口气,但也对这些乐器以及即将要进入内厅人进行严格的检查。

    也只有此时此刻,护卫们才觉得是真的有敌来犯。

    乐器与丫鬟们被检查一番,一并入了内堂。

    杨如玉拿了琵琶,弹的是上一次在蜀中宴请柴绍时,江承紫哼唱的《奇迹》。杨如玉虽然是个文静的女子,但于音乐一道却是极为奔放。

    此番,杨舒越也在其中加入了鼓声,杨清让掏出随声携带的笛子予以应和,杨王氏则是打小鼓。

    李恪一看这架势,只觉得这一曲合奏起来又有了新的意境。

    欣赏了片刻,一杯酒喝下,他便抽出佩剑,随着这一首《奇迹》舞了一曲剑舞。

    唐朝是一个流行剑舞的朝代,“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后世的人们无法知晓那时的盛景,但他们还是从这两句诗里去想象了唐朝时代,舞乐盛行的宴席盛景。

    江承紫微笑地瞧着眼前的盛景,只暗暗感叹:这可是比想象中更美呢。

    屋外护卫听到这乐曲,也是为之一振。这乐曲大气磅礴,气势恢宏,让人心胸都为之开阔。

    一曲终了,余音萦绕在众人的耳际。

    屋外的护卫,不远处高楼上的杨恭仁,都沉浸在这乐曲里。

    杨如玉作为主要演奏者,也是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指头,擦了擦脸颊与额上沁出的汗。

    “这一曲,似乎比我上次听到时,更大气端庄,磅礴的却又不乏典雅。”李恪也还剑入鞘,施施然在他的位置上坐下。

    “阿芝说这本是合奏,在蜀中冬日,大雪下了好几场,都是没事可干,一家人研究典籍之余,就将这曲子也编排了一番。”杨清让说。

    李恪“哦”了一声,目光就投过来。

    江承紫咬了咬嘴唇,说:“别看我,我于音律一道,不通。”

    “哈哈哈。”李恪毫不客气地笑了。

    江承紫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李恪笑得更开心。

    “爷,这合奏曲真如同千军万马的战场,却又气势磅礴,充满昂扬的气势,这六房果真是卧虎藏龙啊。”站在杨恭仁身旁的杨云低声说。

    杨恭仁点了点头,目光看着杨氏六房周围的暗夜虚空。

    “不知下一曲会是什么。”杨云低声说来一句。

    杨恭仁扫了他一眼,问:“这一曲,你在蜀中不是经常听么?”

    杨云红了脸,连忙解释:“爷,我也只听过一次,就是柴绍入蜀,他们宴请柴绍。据闻是九姑娘从仙山听来的曲,哼唱一番,三姑娘根据九姑娘的哼唱弹奏出来的,这合奏版我却没听过。”

    “哦,六房是很有点意思。”杨恭仁心不在焉地回答,眉头蹙了起来。

    方才安插在联盟会内部的人传出消息,联盟会各家顶级死士联合行动。十二名顶级死士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击杀杨氏阿芝。

    他不禁想起洛水田庄初见时,那女娃晶莹睿智的眸光。那时,他总想这样的女娃,未来的前途该是怎样的?她又会带给弘农杨氏怎样的惊喜呢?

    那时,他还可笑地想:这是月华留给他的出路与礼物么?

    可如今,联盟居然要击杀这十岁的女娃,这是要绝了杨氏的希望啊。杨氏长老会的那帮混蛋也是糊涂。

    “杨云,拿钥匙,去祠堂。”杨恭仁忽然吩咐。

    杨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正要询问为什么,就有探子嗖嗖往这边来。与此同时,不远处杨氏六房的内厅里,再度响起的一曲是琵琶独奏《十面埋伏》。

    “爷,他们这下一曲是《十面埋伏》,不知什么意思。”杨云说。

    杨恭仁扫了一眼越来越不沉稳的杨云,只暗自感叹六房真是不得了的地方,这杨云在那里呆了半年,竟然就被影响成这样了,像是本性都改了。以前的杨云多么律己的人,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的。

    杨云看到杨恭仁扫了他一眼,立马就识趣闭嘴了。

    “爷,属下去拿钥匙,开祠堂么?”杨云看了看疾驰而来的探子,冒死问了一句。

    杨恭仁则是风马牛不相及地来了一句:“这弹奏之人应该是三丫头吧?”

    “是,正是三姑娘,在杨氏这一辈里,于音律最是精通。”杨云不明白自家爷为啥问这一句,但他还是很敬业地回答了。

    “三丫头也是个了不起的。杨氏未来,只能是六房了。”杨恭仁像是在自言自语。

    杨云不敢对这种事接话,只静默在一旁,听着不远处传来的《琵琶曲》,只觉得周围树影幢幢,甚为诡异肃杀。

    三名探子很快来到杨恭仁面前,其中一人拱手道:“联盟会是各家顶级死士一并出动,一并十二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正在逼近六房。”

    “入夜时分,有两拨人悄无声息进入了杨氏六房。”另一个人汇报,“其中一拨身背弓箭,行动迅速,轻功了得。另一拨身法诡异。”

    “蜀王府侍卫对这两拨人是何态度?”杨恭仁问。

    那人继续回答:“因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瞧着,蜀王府的侍卫是接了他们的腰牌,放他们进去的。”

    “爷,看来这两拨是蜀王的布置。”杨云低声说。

    杨恭仁眉头聚得更深,低声自语:“蜀王的水可真深。”

    另一位等着汇报的探子等二人低语几句后,才说:“回禀爷,还有一拨,不知是何时入了杨氏。因我们开始查探时,他们已在杨府内了。先前,他们在西北的一处小林子有短暂的聚集,我们想要入树林,有两名跟踪者已被打晕。”

    “这一拨——”杨恭仁沉默了。

    杨云说:“爷,应该是一直跟着我们的那些人。只是,平素一直跟着我们的那批人人数很少。”

    “杨队长,这次人不少,几乎是将六房宅子外各处必经之路都占据了。只是不知这些人对六房来说,是敌是友。”探子大胆地说了他的分析。

    这些人虽为探子,实则是杨恭仁培养多年的亲信,一个个都能独当一面。他们跟着杨恭仁浮浮沉沉,走南闯北,早已不是少年人了。所以,每次都会在汇报情况时,附上自己的分析。

    杨恭仁听到这里,不由得舒展了眉头,笑道:“此刻,这《十面埋伏》倒是很应景。只是与项羽被围不同,他们十面埋伏待敌人。”

    杨云听到这些情况,一颗忐忑不宁的心才算真正放下。

    “你们且下去,继续监视,若那些人都没法阻止联盟会的死士。那么,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护住九姑娘与蜀王以及六房小郎君。”杨恭仁吩咐。

    “是。”三名探子速度撤离。

    “那祠堂那边还去么?”杨云问。

    “暂且不动,静观其变。”杨恭仁改了主意。

    ————————————————————————————————

    六房正厅里,一曲《十面埋伏》终了,杨如玉起身福身行礼,在谢过众人的掌声后,施施然坐下。

    杨清让便瞧着江承紫打趣说:“阿芝,作诗你不在行,琴棋书画歌舞,你总得也要拿得出手一样呀。”

    江承紫拿着竹编的大号漏勺在锅里慢悠悠地捞着,待捞到了几块沉底的藕片,从容夹到碗里时,才斜睨了杨清让一眼,撇撇嘴批评杨清让:“你深深了解自家小妹,还不遗余力地挖坑给我跳,有你这么坑妹妹的么?”

    “呔,我是看你琴棋书画舞拿不出手,刺绣女红亦不精通,又懒惰不上进,深深为你感到不安,想要催你奋进。”杨清让也撇撇嘴。

    “要你管。”江承紫亦撇撇嘴。

    杨如玉掩面笑道:“清让,你却莫要为难阿芝,她志不在此。”

    “知我者,长姐也。”江承紫笑嘻嘻地说。

    杨王氏也是宠爱地轻声斥责:“给你台阶下,你还嘚瑟起来了。日后,上了长安,你得好好给我关在家里,练习一下琴棋书画舞,学习操办家宴,各种礼仪,还得适当学学刺绣。”

    江承紫一听,一脸苦瓜样,撒娇地说:“阿娘,你怎么这样狠心呢。人各有志,你要理解我嘛。我虽不擅长于琴棋书画舞女红刺绣,可我善骑射,善带兵,善格物,还善赚钱呢。”

    她得意洋洋,晴嬷嬷在一旁笑,说:“九姑娘,你向来了不得。只是日后总是要嫁人,为一家主母。这琴棋书画总是要学一学。”

    “晴嬷嬷所言甚是。你这琴棋书画舞女红刺绣样样不会,即便做了一家主母,却也得失了礼数,夫君也生出别的心思来。”杨王氏说。

    她这话明着是在教女儿,实则是在敲打蜀王。杨王氏从来都是因材施教重逢尊重孩子们的爱好选择的人,哪里会有这种迂腐的旧思想嘛。

    江承紫瞬间就明白了,蜀王也立马就嚷起来了,说:“六夫人,我向你保证无论阿芝会不会琴棋书画舞,会不会女红刺绣,我都不会生出别的心思来。”

    “哈哈,阿娘,你这是一时情急,竟忘记阿芝的未来夫君就在这席上呢。”杨清让哈哈一笑。

    杨王氏也是尴尬笑笑,对蜀王拱手,说:“蜀王见谅。”

    “六夫人客气了,作为父母担心儿女终身大事与前途,无可厚非。若换作我,也会如此。”李恪说。

    “蜀王如此明事理,我便放心了。”杨王氏笑着举杯敬李恪。

    李恪一杯酒下肚,却又回头打趣说:“阿芝,话虽如此,但我却想听你唱歌了。”

    江承紫其实真不是琴棋书画舞一窍不通的女子,她只是不精通罢了。

    “既然蜀王命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江承紫说完后,却没有唱歌跳舞弹琴的动静,反而是拿着漏勺将几块烫得刚刚好的藕吃掉,这才施施然站起身来,对杨清让说:“大兄,你的古琴借我一用。”

    杨清让顿时就懵了,他不记得自己的妹妹在晋原县学过弹琴啊。在洛水田庄就更没可能了。

    “大兄,古琴给我一用。”江承紫直接将他搭在琴上的双手拿开,抱着古琴就在一旁的软垫上坐下来。

    她弹琴的姿势不标准,指法也有些凌乱。但是她弹的是略略改了的《十面埋伏》。

    若说杨如玉弹的《十面埋伏》大气磅礴,用急促的琵琶营造出了紧张的气氛,那江承紫这一首改良过的《十面埋伏》就略略显得古朴苍凉。

    “这,弹的啥呀。像是音律都不通似的。”一直在六房不远处的高楼上等着《十面埋伏》下一曲是啥的杨云不由得吐槽。

    “不,这人通音律,只是不精于此道,所以手法生疏。而且这不是弹错了,这是改过的《十面埋伏》,大有孔明挥琴退司马的潇洒。”杨恭仁缓缓评述。

    同样,一曲终了,六房内厅,在场之人没有任何人鄙视江承紫。虽然,她的的确确弹错了几个音符。

    “妹妹,你这曲记性改编得不错。”杨如玉赞叹。

    江承紫轻轻一笑,说:“哪里,哪里,长姐谬赞。我不是改编,我只是手法生疏弹不了那么快,所以自动把速度降低了。”

    “可是古朴典雅,不失那种紧张感啊。”杨清让也赞同。

    江承紫依旧是笑,不知不觉瞧了瞧李恪,他神情平静,似乎在专心对待食物,但他微微扬起的嘴角表明他在偷着乐。

    屋内依旧是其乐融融,宾主融洽,而在离杨氏六房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树林里,十二名死士遇见了顶级麻烦。(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