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之前

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之前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这一夜,弘农杨氏观王房注定不太平。

    老夫人睡得极其不安稳,连平素的安息香也不抵事了。待五更天后,有人匆匆来报,说:“六房那边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老夫人披衣而起,只觉得眼皮一直跳。

    “听闻有贼人刺杀六房九姑娘。”小丫鬟报告。

    “什么?那丫头可死了?”老夫人语气掩不住的喜悦。

    小丫鬟在暗夜里摇摇头,道:“具体的事情,婢子并不清楚,但听闻去刺杀九姑娘的贼人全部被击毙。”

    “那丫头可有受伤?”老夫人不甘心地问。其实想到昨日里,崔顺之死都说是那丫鬟做的。那么,又有什么贼人能伤着她呢。

    “似乎并没有。”小丫鬟回答。

    “哼,命可真大啊!”老夫人颇为失望。

    小丫鬟福了福身,道:“老夫人,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老夫人问。心里却真是遗憾这六房的小丫头居然没有被杀。

    “大老爷让婢子带话给老夫人,让你不要趟长老会的浑水。”小丫鬟说。

    老夫人眉头一蹙,冷喝道:“他倒是翅膀硬了,回了杨氏祖宅,也不来拜见自家老娘,竟径直就回去了,如今倒是叫一个小丫鬟来向我传话?”

    小丫鬟听闻,便继续说:“大老爷还叮嘱说,让老夫人见谅。实在是因为杨氏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不得不为之奔走。等忙完这等大事,必定亲自来向老夫人赔罪。”

    “什么生死存亡的关头,危言耸听罢了。”老夫人撇撇嘴,心里已没有先前那般生气。但她却不由得想起上一次与这个长子分别的情景。

    那是,去年六月中的光景,杨恭仁刚刚接到朝廷的任命,皇帝命杨恭仁去镇守扬州。说扬州天下富足之所在,必得要一个德高望重富有智慧之人去镇守,望杨恭仁能勤勉,替国家守住扬州。

    “这是杨氏要得到重用的信号。”杨氏各房都很高兴。

    因为大家都觉得被雪藏了好一阵子的弘农杨氏自驸马杨师道之后,在李世民的手里,终于又被重用了。杨恭仁被重用,这就是杨氏要被重用的信号。

    各房摩拳擦掌,觉得朝廷应该会有各种空缺给予杨氏。毕竟,皇帝也可能让蜀王的妻族太寒碜吧。

    各房讨论得热火朝天,还对自家兄长一阵祝贺。

    杨恭仁将圣旨供奉起来,施施然走过来,看着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各房,眉头轻轻蹙起来。

    “大兄,恭喜呀。”各房又纷纷说。

    “何喜之有?”杨恭仁反问。

    众人看到杨恭仁不悦的神情,一阵尴尬。

    “这,这是大事,自是喜事。”四房的当家径直说。

    杨恭仁扫了众人一眼,道:“不过是帝王手段,为了掣肘军事新贵,你们以为会有什么改变么?”

    众人心一凉,杨恭仁已站起身回大房收拾东西去了,各房私下求见,皆被拒。

    在他上任日期前的几天,因为与蜀王联姻的对象在弘农杨氏,各家名门长老会就匆匆赶到弘农杨氏,召开联盟会议。会议讨论的是联姻后,该如何将蜀王跟名门贵族的联盟绑在一起。

    “既是联姻,不管他答应与否,他的命运都与我们绑在一起了,敌人都认为他与我们是一伙的。”有人很乐观地说,“到时候,敌人再步步紧逼,就凭他一个庶出的皇子,能涌起多大的浪?”

    “是呢,毕竟是庶出。”另一人附和。

    “虽然,李世民这一招棋是想要我们来帮他制衡秦王府新贵。呵呵,一旦力量对峙,他就会知道我们的力量是多么强大。”这也是乐观派的人,正激动地憧憬未来。

    “对,我们都是几百年的望族子弟,岂能任凭他人摆布呢。”又有人朗声说。

    一时之间,整个旧贵族联盟,讨论热烈,都认为而今眼目下,蜀王拒绝与否都已不重要。因为蜀王的敌人会认为他们是同一伙的,而一个庶出的皇子,也是需要靠山的。旧贵族联盟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在笃定蜀王在接受与弘农杨氏联姻后别无选择,必定与旧贵族联盟合作后,众人沾沾自喜,尔后就开始讨论与蜀王联姻的杨氏元淑。

    “性行淑均,自小就是家族荣誉至上,又是族学里的佼佼者,知书达理的。”老夫人接过话去。

    “主要是不是可控。我们可经不起第二次萧氏之祸了。”联盟的首席领导人,是苍颜白发的老者,正是经历过萧氏之乱的山东士族豪强的代表来自琅琊王氏的大长老王之姜。

    “杨氏元淑绝不是第二个萧氏。”杨老夫人打包票,她可最清楚这杨元淑是个什么货色,哪能比得上惊才卓卓的萧皇后呢。

    萧皇后待字闺中,就聪颖貌美,杀伐决断皆不输男儿。也因为她的璀璨夺目,旧贵族才觉得她能帮助杨广夺得地位,将之嫁给杨广。

    而杨元淑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士族嫡女罢了,那一点点的小心思小聪明简直不够看。

    “不需要她多聪颖,只需要有这么一门亲事存在,让我们与蜀王府联系起来即可。”王之姜又说。

    “萧后之祸,我清楚,这杨氏元淑绝不会是第二个萧氏。”老夫人又说。

    “若是这般,便没有什么好担忧的。选择良辰吉日即可。”王之姜也颇为欣慰。

    一直默不作声的杨恭仁却冷笑:“你们未免太乐观了。”

    “哦?杨刺史似乎有别的见解?”王之姜客气地问。

    “旧贵族联盟做的那点事,难道当今陛下不知?”杨恭仁反问。

    众人一愣,全都仔细思考一下,发现旧贵族联盟帮宇文家族建立北周,尔后又帮杨坚夺取了北周的天下建立隋朝。在隋朝时候,众人又觉得杨勇刚愎自用,恐怕不好拿捏,就选了颇有野心的杨广。到后来,杨广要灭旧贵族,天下各家纷纷起义,一时之间烽烟四起。

    尔后,各大贵族散播谣言,说杨广如何**残暴,天下正义之事揭竿而起。

    天下名门便开始名正言顺地造反,最终隋末天下大乱。

    他们所做的这些事,李世民不可能不知。

    “他知道又如何?”沉默良久后,王之姜很严肃地问。

    “呵呵,他如今让弘农杨氏崛起,便是为了制衡,我们不可能做大的,也不要妄图将蜀王推向风口浪尖,左右未来的继承人。”杨恭仁毫不客气地泼大家的冷水。

    众人一听,有人不高兴:“这里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小辈胡言?”

    杨恭仁扫了一眼那灰袍的青年男子,喝道:“这是我弘农杨氏的地盘,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一瞬间,周遭鸦雀无声,只瞧着一向彬彬有礼的杨恭仁。

    “看我作甚?”

    ”

    ”

    在他上任日期前的几天,因为与蜀王联姻的对象在弘农杨氏,各家名门长老会就匆匆赶到弘农杨氏,召开联盟会议。会议讨论的是联姻后,该如何将蜀王跟名门贵族的联盟绑在一起。

    “既是联姻,不管他答应与否,他的命运都与我们绑在一起了,敌人都认为他与我们是一伙的。”有人很乐观地说,“到时候,敌人再步步紧逼,就凭他一个庶出的皇子,能涌起多大的浪?”

    “是呢,毕竟是庶出。”另一人附和。

    “虽然,李世民这一招棋是想要我们来帮他制衡秦王府新贵。呵呵,一旦力量对峙,他就会知道我们的力量是多么强大。”这也是乐观派的人,正激动地憧憬未来。

    “对,我们都是几百年的望族子弟,岂能任凭他人摆布呢。”又有人朗声说。

    一时之间,整个旧贵族联盟,讨论热烈,都认为而今眼目下,蜀王拒绝与否都已不重要。因为蜀王的敌人会认为他们是同一伙的,而一个庶出的皇子,也是需要靠山的。旧贵族联盟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在笃定蜀王在接受与弘农杨氏联姻后别无选择,必定与旧贵族联盟合作后,众人沾沾自喜,尔后就开始讨论与蜀王联姻的杨氏元淑。

    “性行淑均,自小就是家族荣誉至上,又是族学里的佼佼者,知书达理的。”老夫人接过话去。

    “主要是不是可控。我们可经不起第二次萧氏之祸了。”联盟的首席领导人,是苍颜白发的老者,正是经历过萧氏之乱的山东士族豪强的代表来自琅琊王氏的大长老王之姜。

    “杨氏元淑绝不是第二个萧氏。”杨老夫人打包票,她可最清楚这杨元淑是个什么货色,哪能比得上惊才卓卓的萧皇后呢。

    萧皇后待字闺中,就聪颖貌美,杀伐决断皆不输男儿。也因为她的璀璨夺目,旧贵族才觉得她能帮助杨广夺得地位,将之嫁给杨广。

    而杨元淑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士族嫡女罢了,那一点点的小心思小聪明简直不够看。

    “不需要她多聪颖,只需要有这么一门亲事存在,让我们与蜀王府联系起来即可。”王之姜又说。

    “萧后之祸,我清楚,这杨氏元淑绝不会是第二个萧氏。”老夫人又说。

    “若是这般,便没有什么好担忧的。选择良辰吉日即可。”王之姜也颇为欣慰。

    一直默不作声的杨恭仁却冷笑:“你们未免太乐观了。”

    “哦?杨刺史似乎有别的见解?”王之姜客气地问。

    “旧贵族联盟做的那点事,难道当今陛下不知?”杨恭仁反问。

    众人一愣,全都仔细思考一下,发现旧贵族联盟帮宇文家族建立北周,尔后又帮杨坚夺取了北周的天下建立隋朝。在隋朝时候,众人又觉得杨勇刚愎自用,恐怕不好拿捏,就选了颇有野心的杨广。到后来,杨广要灭旧贵族,天下各家纷纷起义,一时之间烽烟四起。

    尔后,各大贵族散播谣言,说杨广如何**残暴,天下正义之事揭竿而起。

    天下名门便开始名正言顺地造反,最终隋末天下大乱。

    他们所做的这些事,李世民不可能不知。

    “他知道又如何?”沉默良久后,王之姜很严肃地问。

    “呵呵,他如今让弘农杨氏崛起,便是为了制衡,我们不可能做大的,也不要妄图将蜀王推向风口浪尖,左右未来的继承人。”杨恭仁毫不客气地泼大家的冷水。

    众人一听,有人不高兴:“这里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小辈胡言?”

    杨恭仁扫了一眼那灰袍的青年男子,喝道:“这是我弘农杨氏的地盘,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一瞬间,周遭鸦雀无声,只瞧着一向彬彬有礼的杨恭仁。

    “看我作甚?”

    ”

    ”

    在去扬州上任之前,名门豪强的联盟开了一次会,讨论如何拿捏住蜀王的事,同时也讨论了弘农杨氏与蜀王府的联姻。当时,杨恭仁就不顾身份,各种为杨敏芝说好话,还委婉讽刺联盟的存在越来越可笑了,因为感觉像是在缘木求鱼。

    杨氏长老会的面子挂不住,她作为杨氏实权的掌控者,作为杨恭仁的母亲,不得不作出样子,沉着一张脸命人将杨恭仁拖走。

    杨恭仁手一甩,冷笑道:“如今什么光景,你们坐井观天,还在这里做什么筹谋?我也懒得与你们说。”

    然后,他广袖轻舒,大踏步就走出了在弘农召开的名门联盟会。

    一日后,他来见她,径直跪下,喊:“母亲,从前那些与你争斗的,争宠的,都化作尘埃了。”

    “你来见我,就是说这些”

    在去扬州上任之前,名门豪强的联盟开了一次会,讨论如何拿捏住蜀王的事,同时也讨论了弘农杨氏与蜀王府的联姻。当时,杨恭仁就不顾身份,各种为杨敏芝说好话,还委婉讽刺联盟的存在越来越可笑了,因为感觉像是在缘木求鱼。

    杨氏长老会的面子挂不住,她作为杨氏实权的掌控者,作为杨恭仁的母亲,不得不作出样子,沉着一张脸命人将杨恭仁拖走。

    杨恭仁手一甩,冷笑道:“如今什么光景,你们坐井观天,还在这里做什么筹谋?我也懒得与你们说。”

    然后,他广袖轻舒,大踏步就走出了在弘农召开的名门联盟会。

    一日后,他来见她,径直跪下,喊:“母亲,从前那些与你争斗的,争宠的,都化作尘埃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