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杀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杀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一连串的耳光之后,并没有听见杨家老四的声音。

    “这倒是奇了,四伯可是出名的碎嘴。也不知阿娘用的什么手段。”杨如玉低声疑惑。

    “阿娘的手段,高深莫测,我也不知。”江承紫回答,随后又说,“我们进去瞧瞧就知了。”

    姐妹俩一并入了内堂正厅,只见杨舒越与蜀王在主位上对弈,蜀王的几个护卫摁着一个四十多岁的须发男子,杨王氏就站在一旁,手中拿的是掌嘴的器具。

    江承紫与杨如玉赶忙仔细看,只见那男人嘴里塞着破布,竭力挣扎却徒劳无功。而一旁带的几名护卫都被刀架在脖颈上,大气也不敢出。

    “这——”杨如玉有些失望。原本她大约以为会有什么巧妙的办法,却不料是这样简单粗暴的实力碾压。

    “实力就是智慧的一部分。”江承紫说。

    杨王氏看了两人,问:“这外院乱糟糟的,你们怎么来了?”

    “内院那边已清理完毕,秀姨娘坐镇,张妈在那边呢。”江承紫回答。

    杨如玉倒没有说话。因为她不觉得张妈能抵挡得住什么贼人,张妈不过就是比别的婆子身手好点,力量大点。而秀姨娘钻营坑人还差不多,要看到贼人还不直接就吓破胆了。

    杨王氏听了却还点点头,说:“有张妈和秀红在坐镇,也不错。”

    江承紫不再说内宅,就径直走到那几个护卫面前,看了看他们,问:“你们为何来闹我六房?”

    那些护卫面面相觑,一概不说话。

    “你们也姓杨么?”江承紫也不恼,继续询问。

    那几人也不说话,晴嬷嬷倒是插话,说:“回禀九姑娘,这些杨氏祖宅的护卫,大多数都是杨氏庶出以及旁枝的子弟,也有各房的家奴,比如先前被我们六房护卫击杀的村顺。”

    “哦,这么说来,都是一家人啦。”江承紫笑嘻嘻地说。

    杨王氏冷笑:“阿芝,人家可没当我们是一家人呢。一入这祖宅,就处处都是要致我们于死地。”

    “哼,谁稀罕与你们是一家。”护卫里有个年轻男子唾了一口。

    “垃圾,让你乱说话。”李恪的护卫顺手就给他了个正反三巴掌,加起来六巴掌,打得那人一嘴的血,脸瞬间就肿起来了。

    那人还要再骂,一开口,牙齿混着血就掉了下来。

    江承紫看着他那样子,忽然就冷声喝道:“杀掉。”

    在场的人,除了李恪与杨王氏,全都被她这两个字吓得一愣。

    “杀掉?”那护卫觉得这画风完全不对呀。这种情况,不是应该严刑拷打,揪出幕后主使者么?怎么直接就要杀了。

    “对,统统杀掉。”江承紫严肃认真地说。

    “真的?”蜀王府的护卫问了这句话,又看了看李恪。

    “九姑娘说什么就是什么。”李恪头也不抬,手中拈着一枚棋子,淡定地说。

    “好。”蜀王府护卫齐声回答。为首一人是生面孔,便问,“不知九姑娘可有别的要求,比如怎么杀。”

    “哦,这个啊。他们是来刺杀六房的贼子,被蜀王护卫乱刀砍死就行啦。至少我们要给大理寺面子嘛。”江承紫说。

    护卫们顿时明了,对他们手中擒拿的杨氏护卫,说:“听就姑娘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先前,我们还在思索让他们好好说话,说真话,但他们还是冥顽不灵。九姑娘这法子好用,死人总是可以闭嘴的,还一劳永逸的。”

    “哪是你们糊涂?是因着我的关系,你们总想着是这杨氏我的家人,才时时处处都留着一线。”江承紫很会说话。

    那些护卫想要笑,又瞧了瞧自家蜀王正淡定自若地看棋局,仿若着一些都与他无关。

    “九姑娘,那我们现在动手了?”为首的护卫又问。

    江承紫还没有发话,先前还一个个铁骨铮铮誓死不向恶势力低头随时准备英勇就义的杨氏护院,这会儿全都瑟缩发抖,冷汗涔涔。

    其中有个年轻的喊了一句:“你,你敢,朗朗乾坤,你目无法纪。”

    江承紫手一抬,对护卫们比了一个“且慢”的手势,走到了那人面前,冷笑道:“我有什么不敢的?都欺负到我头上,要置我于死地了,难道我还要管你的死活?”

    “你死后,会下十八层地狱的,你滥杀无辜。”另一个人抢白道。

    “你错了,杀了你们这些昧良心的狗东西,是造福人类;何况,我创建格物院,会研发出更多的东西来造福百姓。我百年之后,得是飞升成仙的。”江承紫一字一顿地纠正,随后又说,“盐,你们吃过吧。本姑娘改良的;听过治理蝗虫吧,本姑娘提的。”

    “九姑娘,别跟这些乌合之众多言,杀了便是。”蜀王府一名护卫建议。

    “肯定要杀的,我是让他们死个明白。”江承紫朗声说。她并不是一般的闺阁女子,她绝没有什么小女子的悲悯。

    前世里,她是国家的利剑,若有敌人来犯,毫不犹豫,径直出鞘。她眼中所看到的是绝大多数人的生命,而非贼人的生命。对于她来讲,贼人就该死,没什么可笑的人权圣母们的众生平等,不可剥夺别人的生命。

    因此,她说杀这些护卫,是真的要杀。

    “九姑娘,你真好心。”那护卫竖起指头,“将死之人,何须知道太多呢。”

    “先从心理上杀死他们一遍,这也是很好玩的。谁让他们不知天高地厚呢。”一直在研究棋局的李恪缓缓地说。

    “哈哈,还是蜀王了解我。我岂会对贼人好心呢。”江承紫哈哈一笑。

    护卫们不由得扶额抹汗,原来蜀王跟九姑娘竟然是这样的意思。

    “该,对付贼人,就该这般。”护卫们怕马屁。

    那些杨氏护院这才从这个美丽的小姑娘脸上觉出森森的寒意。那明明是小姑娘,还在笑着,可那笑容像是刀一般寒意四起。

    她是真的要杀了他们!

    所有的护院几乎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忽然,有个护院喊起来。

    “是的,我们什么也不知。我们在巡逻,看到六房这边有烟花,像是某种山贼的信号,我们就匆匆来了。”有个伶牙俐齿护院赶忙叙述,妄图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对,是四老爷说来瞧瞧六房出了什么幺蛾子,就带我们来叫门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又一个护院说。

    然后护院们七嘴八舌,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四老爷的身上。可怜四老爷被堵住了嘴,又被死死摁住,根本没法动弹,也没法辩解。

    “你们进门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关键时刻,门房麻杆站出来。

    “你们进门,就喊的是六房内宅,秽乱杨氏,其罪当诛。”麻杆继续说。

    江承紫一脸怜悯地看着那些人,问:“啧啧,是不是呢?”

    “是,可是,这是,四老爷吩咐的。”护院们变了脸色。

    “你们叫嚣着冲进这内堂,咄咄逼人要入内院去搜。内院岂是你们能搜的?”晴嬷嬷也不悦地开口,“夫人与老爷拒绝了你们,你们还推搡老爷,老爷的胳膊都撞到了。”

    “什么,我阿爷撞到了?”江承紫愤怒地问。

    “回禀姑娘,是呢。”晴嬷嬷回答。

    “你们这些人,两面三刀,关键时刻昧着良心说自己不知情,还出卖自己的主子。若说我先前想要放你们一马,如今看你们这模样,也放不得了。”江承紫冷声说。

    那些护院听闻之前她是要放他们一马的,立刻就拼命求饶。

    李恪落下手中的一枚棋子,施施然站起身,揉了揉太阳穴,缓缓地说:“阿芝,你莫要与这些肮脏之人多言,这里的事,交给我蜀王府的护卫们就好。”

    他语气轻柔,里面含着极度的宠溺。

    “这么蛇蝎心肠的女子,蜀王,你娶了,指不定哪天就反咬你一口,要了你的命。”有个护院叫嚣起来。

    李恪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对护卫们轻声说:“这个的尸体就不必交给大理寺了。割舌,凌迟,抛入乱坟岗。另外,不要在六房动手,免得污了六房的干净。”

    他说话极其轻柔,像是落花拂过琴弦似的,但说的话却极其残暴。

    那人破口大骂了一句,蜀王府护卫就将他的嘴堵住。下一刻,这人被拉走了。

    “你们闭上臭嘴,还能死得痛快一点。懂不?”其中有个眉目清秀的护卫队另外的七名护院说。

    那七名护院脸刷白,身体发抖如筛糠。

    “将他们带下去,杀了吧。”蜀王挥挥手。

    护卫们将剩下的七名杨氏护院带走了,这屋内就剩下了四老爷。

    蜀王也不作壁上观,施施然从高台上走下来,站在他面前,问:“你现在可想清楚了?”

    四老爷依旧是愤恨的眼神,狠狠地盯着蜀王。

    “唉,你说你图个什么呢?你的资质又入不了长老会,你孩子们的前途也要被你葬送了。”李恪耸耸肩。

    四老爷先前还是愤恨的眼神,这会儿听到蜀王提到自己的孩子们,瞳孔猛然放大,死死地盯着蜀王,拼命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挣扎也没用,若你有半个字对六房不利,你孩子们就会为你的选择付出代价。”李恪缓缓地说完,便对旁边的护卫说,“放开他,拿下他嘴里的布条。”

    “是。”护卫放开了四老爷,允许他说话。

    “你,你吓唬我。”他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李恪嗤笑,道:“你若不信我的手段,你尽管问问你大兄,看看我是不是吓唬你?”

    “你,你怎么知道我孩子。”四老爷还想挣扎一下。

    “不就是在宁州,他外祖母家历练么?”李恪说。

    四老爷脸色大变,李恪却继续往他心窝上捅刀:“你不知宁州守将是我下属么?你儿子以及你妻族都被我控制起来了。毕竟,哼,你们弘农杨氏太龌龊,我怕你们手段太下作。像我的阿芝这样光明磊落心思单纯的人经不得你们算计。”

    李恪这人前面的话还很霸气,很动听。这后面一句说得来江承紫自己都觉得汗颜。

    心思单纯、光明磊落!!!

    他有脸夸,她还真没脸受啊。

    她兀自不好意思,那四老爷已不再说话,一脸都是颓败。

    “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若你还执迷不悟,执意要对六房无中生有。那我就先灭你四房,再灭杨氏。”李恪冷冷地说。

    “你敢,你敢,杨氏百年基业。”四老爷叫嚣起来。

    “存在的,总是要毁灭的。你们这样不识时务,简直就是自取灭亡。我有这个实力灭掉你们,我为啥不敢?”李恪反问,像是看到了世间最好笑的事。

    “在绝对的力量面,什么都是徒劳。四伯父,你还是弃暗投明的好,我们优待俘虏。”杨清让也一本正经地劝降。

    “还优待俘虏!!”

    好吧,大家的画风都不对劲儿。

    “清让说得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四老爷那样精于计算的,怎么就不算一算自己呢。”李恪说完这一句,便转身往棋盘那边去,一边走还一边喊,“阿芝,过来,帮我看看这棋。”

    江承紫也觉得对跟这四老爷说只是浪费唇舌,便脆生生地说:“来了。”

    杨如玉赶忙扯了扯她的衣袖,低声问:“外面那些人,真要杀啊?”

    “是。”江承紫很平静地说。

    杨如玉“啊”一声,先前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妹妹那么说,只是吓吓那些人的,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真的。

    江承紫明了她的心思,对她笑了笑,说:“长姐,对待绝对的敌人,自然不能心慈手软,闹着玩的。身处风口浪尖,自然不能英雄气短。若是鸿门宴上,不是项羽的英雄气短,说什么光明磊落,哪里有后来的大汉?”

    杨如玉对历史不太懂,有些云山雾罩,所以,她摇摇头,说:“我不太懂,只是想他们也是人,他们有自己的家人。”

    江承紫脸色一沉,道:“长姐,我也有家人,你也是我的家人。”

    杨如玉一听,自知自己方才说错话,只紧紧抿唇,闭了嘴。

    江承紫垂眸,叹息一声,说:“若能守住自己想要守住的人,我不在乎双手沾血。我本非英雄,亦不是仙女菩萨,何至于要管仇人的死活?”

    “阿芝,你别恼。是我,是我小家子气了。”杨如玉着急起来,连忙来拉江承紫的手。

    江承紫拍了拍她的手,说:“我不在乎手沾血腥,我只想过好我们的日子。”(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