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挖坑埋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挖坑埋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听到杨如玉的建议,不由得看她一眼,心想:我去,杨如玉也开窍了啊,这个建议真是好恶毒,竟然跟自己想的不谋而合。

    “长姐说得是,我正有此意。而且,此事既然不是小毛贼入宅子盗窃,就涉及到刺杀朝廷命官。”江承紫说到这里,顿了顿,便说,“看来,天明之后,还得禀明张司直,恳求大理寺彻查此案。”

    “嗯。就依你们所言,我让人去请你们父亲与兄长来商议。”杨王氏郑重其事地说,随后就差了两名丫鬟去请杨清让与杨王氏。

    “冬梅,你带两个人在这边暖阁置案几,茶点。”江承紫亦吩咐,亭子旁边有个简易的暖阁。

    冬梅得了命令,从那一堆站着的丫鬟婆子里挑选了人去布置暖阁。江承紫拢了拢大氅,对杨王氏与杨如玉说:“阿娘,长姐,你们请坐,等父兄来了,一并商议。”

    杨王氏点点头,说了“只好如此。”

    三人刚坐下来,碧桃就小跑着回来,说:“回禀夫人、三姑娘、九姑娘,秀姨娘听闻有贼人来偷盗,就说亲自前来,她随后就到。”

    “好,你辛苦了,且先喝杯茶。”江承紫端了一杯热茶递给碧桃。

    碧桃谢了恩,一饮而尽,然后站在江承紫身边伺候。

    张妈与秀红倒是一并来了,张妈先来回禀说粗略搜索了一下,并未见到可疑之人。

    江承紫点点头,说:“辛苦了,你们且歇息,待我瞧过这六房构造图后,再亲自与你们一并搜寻。”

    “是。”张妈退到一旁。

    秀红抱着幼子,又带着两个女儿一起来了。

    “见过夫人,三姑娘,九姑娘。”秀红抱着孩子,略略一拜。秀红的两个女儿自从被江承紫狠狠教训后,又在暮云山庄差点葬身火海,先前的气焰早就消散得不剩一点,只怯生生地跟着秀红行礼,不怎么说话。

    江承紫命人给他们母子四人搬了坐席,又拿了一方披帛给秀红身边的方嬷嬷,让方嬷嬷好生照料秀红的小儿子。

    “秀姨娘,听闻这六房宅子构造图在你手上,不知可否借来一观?”江承紫开门见山。

    秀红一听,连称惶恐,说:“前几年夫人在外清修,我在这里打理,拿了图谱,本想要带到晋原县给夫人,却不料路上遭了一场火给烧了。并不是我不还给夫人。”

    “秀姨娘,何必如此呢。我们是一家人,你的难处,我们都知道的呀。”杨如玉接了话,随后和颜悦色地说,“前日里,我去看大妹绣花,看你在画一张新的祖宅图谱,今日事出紧急,怕贼人同党走掉,才请秀姨娘前来的。”杨如玉又说。

    “三姑娘,这图谱我也带来了,只是还没完全完工。”秀红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张清江白画的图谱。这六房的人在晋原县住了一年,全家都是使用清江白这种纸张了。

    “无妨,秀姨娘就是活地图。”江承紫轻轻笑。

    秀红立刻就说:“我也是这样想的。那么,就让我亲自陪同张妈去搜贼人吧。”

    “不急。”江承紫施施然站起身,便朗声说,“冬梅,阿碧,你们带人好生帮秀姨娘看着孩子。”

    冬梅不懂,只会执行命令,但阿碧是十分聪颖之人,之前又是江承紫的大丫鬟,立刻就明了自家主人是不信任这秀姨娘,这明说保护,实际上是将她的孩子扣押在这里作为人质。

    “姑娘,你且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的。”阿碧说。

    江承紫点了点头,回头对杨王氏说:“阿娘,外院仿若有人喧哗,还请阿娘去瞧一瞧。”

    “哦?”杨王氏先前也知晓有人来闹过,但是已被打发走了。

    “又来了不速之客。”江承紫说。

    杨王氏起身,便对杨如玉说:“阿玉,我去外院瞧瞧,这地方就留给你来镇守。”

    “啊?”杨如玉吓了一跳,“我,我——”

    她想说我不成,杨王氏却是抢先说:“你是弘农杨氏的子弟,是杨氏六房的嫡长女,这里的情况,相信你能处理。”

    杨如玉听到这话,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冲动,就像雏鸟想要煽动翅膀一飞冲天似的。

    “是,母亲。”杨如玉站起身,很是郑重地行了鞠躬礼。

    杨王氏点了点头,杨如玉看见她眼角眉梢都是欣慰的笑意。她忽然觉得周围所有的繁花都开放,内心有难以抑制的喜悦。

    杨王氏大步往外院走,杨如玉则是理了理大氅,站在暖阁门前。

    江承紫看到杨如玉那威严的模样,倒是颇有高门大族的嫡女风范,她转过身来,与秀红一并开始搜索。

    “秀姨娘,家宅里留的暗道入口在何处?”她开门见山。

    早就算死过一遍的秀红并不想藏着掖着,便径直说:“大入口在六房正堂屋的神龛之后。”

    “还有别的入口吗?”江承紫询问。

    “你的房间隔壁的藏书楼和外院小隔间,各有一个小的入口。”秀红又说。

    “除此之外,可还有?”江承紫问。

    秀红摇摇头,说:“据我所知,只有这三个入口。至于出口,在六房后面那片小树林里有一个小出口。”

    “我要知道大出口。”江承紫问。

    秀红摇摇头,说:“这个我就不知在何处。因为据闻若非杨氏遭遇大劫难,大出口的门是不会打开的。”

    江承紫想了想,问:“这么说来,贼人如果要入我六房地道,那就只能在杨氏内部?”

    “是。”秀红想了想,很笃定地回答。

    江承紫轻笑,转回头对张妈说:“张妈,你带人将入口守住,我们就来个守株待兔,不管是谁,只要敢出来,就是往死里打。”

    “九姑娘放心,婢子定不辱使命。”张妈斩钉截铁,跟上战场的将军似的。

    江承紫颇为满意,随后凝神静听,听那人在地道里的动静。然后,她对秀红说,“秀姨娘,麻烦你与我一并入这地道一趟。”

    秀红一愣,便问:“九姑娘,你确定要去?”

    “怎么?这地道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江承紫反问。

    秀红摇摇头,说:“没有什么秘密。只不过,这世家大族,这种地道并不是用作低下仓库,而是留的逃生之路,基本只有当家主母以及家主本人才知晓入口与路线。就是我,也只是知道入口,听闻过出口,并不知这具体的路线。”

    “无妨。”江承紫摆了摆手,对树林后的夜空招了招手,说,“出来吧,为我守护。”

    江承紫听到杨如玉的建议,不由得看她一眼,心想:我去,杨如玉也开窍了啊,这个建议真是好恶毒,竟然跟自己想的不谋而合。

    “长姐说得是,我正有此意。而且,此事既然不是小毛贼入宅子盗窃,就涉及到刺杀朝廷命官。”江承紫说到这里,顿了顿,便说,“看来,天明之后,还得禀明张司直,恳求大理寺彻查此案。”

    “嗯。就依你们所言,我让人去请你们父亲与兄长来商议。”杨王氏郑重其事地说,随后就差了两名丫鬟去请杨清让与杨王氏。

    “冬梅,你带两个人在这边暖阁置案几,茶点。”江承紫亦吩咐,亭子旁边有个简易的暖阁。

    冬梅得了命令,从那一堆站着的丫鬟婆子里挑选了人去布置暖阁。江承紫拢了拢大氅,对杨王氏与杨如玉说:“阿娘,长姐,你们请坐,等父兄来了,一并商议。”

    杨王氏点点头,说了“只好如此。”

    三人刚坐下来,碧桃就小跑着回来,说:“回禀夫人、三姑娘、九姑娘,秀姨娘听闻有贼人来偷盗,就说亲自前来,她随后就到。”

    “好,你辛苦了,且先喝杯茶。”江承紫端了一杯热茶递给碧桃。

    碧桃谢了恩,一饮而尽,然后站在江承紫身边伺候。

    张妈与秀红倒是一并来了,张妈先来回禀说粗略搜索了一下,并未见到可疑之人。

    江承紫点点头,说:“辛苦了,你们且歇息,待我瞧过这六房构造图后,再亲自与你们一并搜寻。”

    “是。”张妈退到一旁。

    秀红抱着幼子,又带着两个女儿一起来了。

    “见过夫人,三姑娘,九姑娘。”秀红抱着孩子,略略一拜。秀红的两个女儿自从被江承紫狠狠教训后,又在暮云山庄差点葬身火海,先前的气焰早就消散得不剩一点,只怯生生地跟着秀红行礼,不怎么说话。

    江承紫命人给他们母子四人搬了坐席,又拿了一方披帛给秀红身边的方嬷嬷,让方嬷嬷好生照料秀红的小儿子。

    “秀姨娘,听闻这六房宅子构造图在你手上,不知可否借来一观?”江承紫开门见山。

    秀红一听,连称惶恐,说:“前几年夫人在外清修,我在这里打理,拿了图谱,本想要带到晋原县给夫人,却不料路上遭了一场火给烧了。并不是我不还给夫人。”

    “秀姨娘,何必如此呢。我们是一家人,你的难处,我们都知道的呀。”杨如玉接了话,随后和颜悦色地说,“前日里,我去看大妹绣花,看你在画一张新的祖宅图谱,今日事出紧急,怕贼人同党走掉,才请秀姨娘前来的。”杨如玉又说。

    “三姑娘,这图谱我也带来了,只是还没完全完工。”秀红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张清江白画的图谱。这六房的人在晋原县住了一年,全家都是使用清江白这种纸张了。

    “无妨,秀姨娘就是活地图。”江承紫轻轻笑。

    秀红立刻就说:“我也是这样想的。那么,就让我亲自陪同张妈去搜贼人吧。”

    “不急。”江承紫施施然站起身,便朗声说,“冬梅,阿碧,你们带人好生帮秀姨娘看着孩子。”

    冬梅不懂,只会执行命令,但阿碧是十分聪颖之人,之前又是江承紫的大丫鬟,立刻就明了自家主人是不信任这秀姨娘,这明说保护,实际上是将她的孩子扣押在这里作为人质。

    “姑娘,你且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的。”阿碧说。

    江承紫点了点头,回头对杨王氏说:“阿娘,外院仿若有人喧哗,还请阿娘去瞧一瞧。”

    “哦?”杨王氏先前也知晓有人来闹过,但是已被打发走了。

    “又来了不速之客。”江承紫说。

    杨王氏起身,便对杨如玉说:“阿玉,我去外院瞧瞧,这地方就留给你来镇守。”

    “啊?”杨如玉吓了一跳,“我,我——”

    她想说我不成,杨王氏却是抢先说:“你是弘农杨氏的子弟,是杨氏六房的嫡长女,这里的情况,相信你能处理。”

    杨如玉听到这话,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冲动,就像雏鸟想要煽动翅膀一飞冲天似的。

    “是,母亲。”杨如玉站起身,很是郑重地行了鞠躬礼。

    杨王氏点了点头,杨如玉看见她眼角眉梢都是欣慰的笑意。她忽然觉得周围所有的繁花都开放,内心有难以抑制的喜悦。

    杨王氏大步往外院走,杨如玉则是理了理大氅,站在暖阁门前。

    江承紫看到杨如玉那威严的模样,倒是颇有高门大族的嫡女风范,她转过身来,与秀红一并开始搜索。

    “秀姨娘,家宅里留的暗道入口在何处?”她开门见山。

    早就算死过一遍的秀红并不想藏着掖着,便径直说:“大入口在六房正堂屋的神龛之后。”

    “还有别的入口吗?”江承紫询问。

    “你的房间隔壁的藏书楼和外院小隔间,各有一个小的入口。”秀红又说。

    “除此之外,可还有?”江承紫问。

    秀红摇摇头,说:“据我所知,只有这三个入口。至于出口,在六房后面那片小树林里有一个小出口。”

    “我要知道大出口。”江承紫问。

    秀红摇摇头,说:“这个我就不知在何处。因为据闻若非杨氏遭遇大劫难,大出口的门是不会打开的。”

    江承紫想了想,问:“这么说来,贼人如果要入我六房地道,那就只能在杨氏内部?”

    “是。”秀红想了想,很笃定地回答。

    江承紫轻笑,转回头对张妈说:“张妈,你带人将入口守住,我们就来个守株待兔,不管是谁,只要敢出来,就是往死里打。”

    “九姑娘放心,婢子定不辱使命。”张妈斩钉截铁,跟上战场的将军似的。

    江承紫颇为满意,随后凝神静听,听那人在地道里的动静。然后,她对秀红说,“秀姨娘,麻烦你与我一并入这地道一趟。”

    秀红一愣,便问:“九姑娘,你确定要去?”

    “怎么?这地道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江承紫反问。

    秀红摇摇头,说:“没有什么秘密。只不过,这世家大族,这种地道并不是用作低下仓库,而是留的逃生之路,基本只有当家主母以及家主本人才知晓入口与路线。就是我,也只是知道入口,听闻过出口,并不知这具体的路线。”

    “无妨。”江承紫摆了摆手,对树林后的夜空招了招手,说,“出来吧,为我守护。”(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