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搞什么鬼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搞什么鬼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十三叔父,你老人家怎么亲自来值守了?”杨恭仁惊讶地说了一句,就证实了这老头所言非虚。

    这是怎样的人?

    杨王氏与杨舒越都不曾说过,杨如玉的讲解里也没有。而此人自称是杨雄的嫡亲弟弟。照理说,应该会出仕为官,但是他默默无闻,若非今日跳出来,怕是任凭谁也不曾见过他。

    这样的人,不是草包,而是杨氏的大长老,或者是比杨雄更厉害的存在。因为早在寒门开始崛起,贵族豪强们发现名门不能只手遮天后,就成立了长老会,。长老们以家族联姻的方式,将各大豪门结成了联盟。联盟一举一动都由各家族长和长老会成员共同商议。

    各大家族的长老,都是从小选拔的。不仅人顶顶聪明,还得耐得住性子,有所擅长。可以说,能入长老会,比能当家主更不容易。也可以说,长老会的长老们肩负家族兴衰,比家族具有更大的权力。

    弘农杨氏,几百年的豪门望族,其长老会也是不容小觑。只是长老会的成员都保持神秘,鲜少出现。普通的杨氏子弟,也只是知晓有长老会,并不曾见过这些长老们。

    因此,这杨博是怎样的人,在长老会里处于什么地位,谁有不知。

    江承紫略略蹙眉,暗想:这杨恭仁先前所做的一切,对六房的帮助都是虚假么?

    她凝神继续静听,杨博对杨恭仁说:“本不闻窗外事,这弘农杨氏的安保也交给四房的小子在历练,但六房回来了,我不得不亲自部署。”

    杨恭仁没说话,杨清让倒是很有礼数地说:“多谢十三祖父对六房的厚爱与关怀,晚辈们不才,在这凉寒春夜,还让十三祖父操心,于心不安,还请十三祖父回去休息吧。”

    “早听闻六房这嫡长孙聪敏懂礼,今日初见,果真如此。”杨博说。

    杨清让又说:“是旁人抬爱,十三祖父是自家人,可莫要让清让如此骄傲。”

    “谦虚甚好,甚好。”杨博笑道。

    杨清让又说:“十三祖父,方才失礼之处,还请原谅晚辈,实在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上一次入蜀中,贼人劫杀我六房,处处凶险。那些贼人也自称是祖宅之人,是老夫人指派。”

    江承紫听到这里,暗暗赞叹:大兄真是好样的。

    “呀,这事我也听说了。好在大理寺彻查,是芳沁那贱婢搞的鬼,算是还了杨氏清白。”杨博接过了话。

    “正是。万事有朝廷。”杨清让朗声说。言下之意就是:你就别跳了,万事都有朝廷,轮不到你跳。

    “朝廷繁忙,旱魃蝗灾,哪能鸡毛蒜皮小事都管?”杨博反驳。

    杨清让笑道:“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不劳十三祖父费心。杀鸡焉用牛刀也。我六房的婆子丫鬟皆孔武有力,来一两个小毛贼,瞬间就能收拾了。再者,有蜀王的暗影卫在此,难道十三祖父的护院比蜀王的暗影卫还厉害?”

    杨清让不知不觉已让杨博没法回答,他要继续前进,势必是瞧不起蜀王。若是要回去,怕心有不甘。

    杨恭仁是什么态度?

    江承紫很是期待,但是先开口的却是杨博,他说:“清让,你此话就太孩子气。蜀王气宇非凡,岂能与你一般见识?再者,此事兹事体大,关乎杨氏兴衰,稍有不慎,杨氏怕会满门问罪,还请二位不要阻拦我击杀贼人。”

    “十三祖父言重了,屋内不过是几个婆子抓了一个偷盗财物的贼人,那贼人不小心将九姑娘所制作的烟花点燃了。”杨清让说。

    江承紫倒是笑了,杨清让也是够能瞎扯的。不过,是过年的时候,她在那里试着做烟花,又找了益州著名的烟花师父学习,杨清让知晓这件事,便用来解释今晚内宅的烟花。

    “小事与否,也得要瞧瞧。清让,如今六房这宅子里,住着工部右侍郎,格物院首席,以及承载着杨氏与皇家交好的准太子妃、准蜀王妃。无论是谁出了点差池,天子雷霆之怒,杨氏岂能有好日子?”杨博说。

    “叔父,注意言行。”杨恭仁厉声提醒。

    与此同时,李恪不悦地反问:“你是在暗骂当今天子乃昏君?”

    杨博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说:“蜀王息怒,老朽并非此意。”

    “雷霆之怒就要覆灭一个家族,这可是昏君才会做的事呀。”李恪感叹。

    杨博又是一阵解释,杨恭仁喝道:“叔父,你年事已高,夜里风寒露重,早些回去歇息吧。”

    “小孩子不懂事,你作为杨氏家主,却也恁的不懂事?此事兹事体大......”杨博不悦地训斥杨恭仁。

    杨恭仁毫不客气,道:“叔父,说到底你不过是个没有官衔之人,不要失了杨氏礼数。”

    “失了礼数,总比葬送了杨氏好,大郎,你这两年越发活得回头去了。”杨博毫不客气。

    杨恭仁笑了一声,道:“回头去看看未必不好,至少清醒,不如旁人糊里糊涂,鼠目寸光,将杨氏置于悬崖而不自知。”

    “大郎,你退下。我虽没官衔,却是长辈。”杨博继续说。

    “倚老卖老之人,可真是讨厌啊。”李恪感叹道。

    “确实。”杨清让也附和。

    “叔父,适可而止。”杨恭仁不悦地说。

    杨博只不悦地喊了一声:“杨恭仁,你不过小小的家主。”

    “你们退下,十三太爷得了失心疯,夜闯朝廷命官府邸,自有官府问罪,你们也要跟着十三太爷发疯?”杨恭仁毫不客气,径直给这杨博惯上失心疯的罪名。

    “杨恭仁,你——”杨博恼羞成怒。

    杨恭仁没有理会,只对李恪说:“蜀王,我十三叔父年事已高,神志不清,大晚上来叨扰六房,还请海涵。

    “大舅舅客气。。”李恪笑道。

    “杨云,将十三太爷带走,莫要惊扰了六房众人。”杨恭仁朗声吩咐。

    随后就是一番来来去去的咒骂与打斗,杨博终是被拖走。

    “还请海涵。”杨恭仁拱手,又说,“今日天色已晚,我明日再来拜访蜀王。”

    “好。”李恪笑盈盈,与杨清让一并将杨恭仁送出去,又吩咐门房落了锁。

    外援气势汹汹的杨博一行人就这样退去,杨恭仁也一并退去。

    江承紫蹙眉,这杨恭仁与这杨博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不是一条心?

    她正疑惑,便听见有极其细微却又沉闷的声音,像是人的呼吸,又像是人在地底深处蹑手蹑脚地行走。

    地底!!

    江承紫一惊,再度凝神入定,追踪这声息。

    这声息极其微弱沉闷,确实是从地面下发出,难怪张妈搜索了这么久也没有所获,原来贼人躲在地下,真是狡猾如狐的人呀。

    弘农杨氏祖宅果然好算计!江承紫冷哼一声,朗声吩咐:“阿碧,传晴嬷嬷。”

    阿碧听闻,急忙往外院跑去。

    杨王氏亦带着杨如玉前来,隔了一段距离,杨王氏就问:“阿芝,听闻有贼人入了府邸偷盗,我实在不放心,便与你姐姐前来瞧瞧。”

    “阿芝见过母亲,见过长姐。”江承紫顿首一拜。

    “发生了何事?”杨王氏扫了扫站着的丫鬟婆子,又看了看瑟缩发抖奄奄一息的钱婆子和那白布盖着的尸体。

    “回禀阿娘,是钱婆子与外人勾结,里应外合,偷盗钱财,不料被张妈发现,贼子们负隅顽抗,张妈等人合伙击杀了一人,擒拿下了钱婆子,所盗之物都在这里。”江承紫三言两语将事情经过讲了一下,又指了指一块干净的白布上堆放的玉器、青铜器。

    “当真丧心病狂。”杨王氏冷声喝道,随后又问张妈在何处。

    “因还有贼人走脱,张妈正带人全力缉拿。”江承紫回答。

    “还有漏网之鱼?”杨王氏惊讶地问。

    江承紫轻笑,道“有那么几条漏网之鱼,想必不一会儿就会搜出来,母亲不必放在心上。倒是你,这么晚,却还没睡下。”

    “你长姐今年就要出嫁,先前因你身子不好,我留了她一人在祖宅,未曾尽到母亲的义务。如今,才团聚一年,却又要嫁作他人妇。我这心里上上下下的不舒服,便失了眠。”杨王氏叹息一声,伸手怜惜地抚了抚杨如玉的脸。

    “妹妹,我也想与母亲说话,晚饭后就去拜访了母亲,本准备在母亲那边歇息,却不料这院里闹起来了。”杨如玉也朗声说。

    江承紫点头,说:“我这里离藏书阁与藏宝阁比较近,且我是个没有收拾的人,首饰盒子啥的随手就扔在一旁了。想必这钱婆子认为我这里比较好偷吧。”

    “这钱婆子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来入了长安,我六房的丫鬟婆子都得彻查。若有心怀叵测者,轻者交由官府处理,重者便乱棍打死就是。”杨如玉声音依旧脆脆的。

    “这是自然。”江承紫回答。

    杨王氏抬头看着天空,说:“这夜,怕注定不宁静呀。”

    “母亲莫要担心。”江承紫安慰,随后命人给杨如玉与杨王氏。

    阿碧则是匆匆而来,是跪地之后说:“回禀姑娘,晴嬷嬷片刻就到。”

    阿碧一句话说话,晴嬷嬷就快步前来,可见并非普通的仆从。当年,她一直是自家姑娘的陪嫁,身份也是三等的粗使丫鬟,其实实际上,她应该是她家姑娘的暗卫之一,平素给予的就是默默的支持。

    晴嬷嬷没有打算隐瞒她,所以脚步、身法都快出晴嬷嬷身怀绝技。

    “婢子见过九姑娘,不知九姑娘找婢子所为何事?”晴嬷嬷站定。

    “晴嬷嬷,你在这府邸多少年了?”江承紫开门见山地问。

    晴嬷嬷一愣,也是如实回答:“我亦记不清多少年了。”

    “这没关系,我只是随口一问。”江承紫微笑,亲自扶了屈膝的晴嬷嬷站起来。

    “但姑娘深夜召婢子来,恐怕不是随口问一句就了事的吧?”晴嬷嬷也是不卑不亢。

    “确实。”江承紫指了指地上是尸体以及那奄奄一息的钱婆子,又与那晴嬷嬷说了一番。

    “原是如此。这种胆敢夜闯家宅,本就该格杀勿论。”晴嬷嬷说。

    江承紫轻笑,一声道:“晴嬷嬷好手段。”

    “九姑娘过誉了,不知姑娘找婢子所为何事。”晴嬷嬷依旧不卑不亢的语气。

    江承紫施施然倒了一杯茶,放在唇边闻一闻,等热水彻底激发出茶叶的香味,江承紫才说:“我素问每个大家族都会预留各种暗道,不知晴嬷嬷对这祖宅暗道之事知晓多少?”

    “这,姑娘,你还是问问别人吧。我毕竟只是个粗使的婆子,数十年也不懂旁的事。”晴嬷嬷拒绝回答。

    江承紫瞧了瞧她,并没有责怪于她。晴嬷嬷不过是选择了她认为对的选择,毕竟自己没有说过要带她去长安。

    杨王氏却是在此时执起江承紫的手,笑道:“阿芝,你又调皮。这弘农杨氏的结构图岂能随便一人就能看的。”

    “是呢。我糊涂了。”江承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杨王氏又是轻轻一笑,说:“阿芝若只是要瞧这六房的构造图,我六房就有。”

    “呀,母亲,可否借给阿芝一瞧?”江承紫脆生生地问。

    “不在我这里。”杨王氏说。

    江承紫嘟嘴,问:“那在哪里?”

    杨如玉伸手帮江承紫整理大氅的带子,便缓缓地说:“构造图在秀姨娘那里。原本这各房的构造图都是家主或者当家主母。但母亲因你的身体去了洛水田庄,这边就交给了秀姨娘。后来,我们举家迁往蜀中,路上遇见意外,在暮云山庄,秀姨娘的行李烧了,那图纸便没交给母亲。”

    “正是如此。再加上我们入了蜀中,在那边置办房产,又有大大小小各种事务,这六房祖宅的构图一事倒是暂且搁下了。这次刚到祖宅,秀姨娘就来找我,说起这图纸一事。说她先前也不敢贸贸然画一张,定要先看看这祖宅是否被人破坏了。”杨王氏接过话。

    “这么说来,这图还没画好了?”江承紫有些失望地问。

    “只差最后修改,和尺寸的丈量了,若阿芝要看这图,也是够看了。”杨王氏回答。

    “好,那阿碧去叨扰一下秀姨娘,注意切勿忘了礼数。”江承紫吩咐一番,阿碧就去请秀红去了。

    夜风凉寒,母女三人一时无语,江承紫趁机凝神聆听,想要听清楚低下那声音的方位,可屋外忽然又有喧闹起。(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