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仅仅如此?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仅仅如此?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阿碧与碧桃抚着胸口,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继而抬袖抹泪,高兴地说:“姑娘,你,你回来就好。”

    “我能有什么事?”江承紫拢着衣袖,蹙眉不悦。

    碧桃与阿碧都不敢多言,虽然闻着九姑娘身上有血腥味,也不敢多问。碧桃只怯生生地说:“我们刚睡下,就听得外头闹起来了,也不知是啥事,只担心姑娘,因此便入房里来找姑娘。”

    “见姑娘不在,我们怕姑娘有事,也是急得不行,想着快步出来找找,或者去禀告老爷夫人以及蜀王。”阿碧接过了话。

    碧桃则是将手中灯笼放下,将桌上的油灯拨亮堂一些。

    “你们有心就好。”江承紫在厅里的罗汉床上端坐下。

    “原本今夜是婢子值守,先前姑娘许了恩典,婢子就睡下了。碧桃妹妹在一旁,也打了盹,实在是我们不走心,我们真不该。”阿碧因先前犯了错,这番站在自家姑娘面前越发谨慎小心。

    “你们这几日舟车劳顿,亦是累了,睡得沉了些,自是无妨。”江承紫淡淡地说。

    屋外,张妈已将值守的婆子丫鬟集合到院落里,正在安排事宜,声音不大,也算行事周密。

    “姑娘最是体恤婢子们,这是婢子们的福气。”碧桃说,“只是婢子们今日到底不应该。”

    江承紫不想多说,只淡淡地说:“外头不过就是来了贼人,已被张妈擒住,不碍事,你们也不要太担心。”

    “抓住了,那真是好。”碧桃又松了一口气。

    江承紫点点头,内心只在想这贼人的来历以及他最后放出的信号到底什么意思,接下来会否有料想不到的事发生。

    虽然,对于她来说,只要无关家人生死,便不算大事。什么名声、婚姻,又或者前途,在她看来,都不是大事。

    经历过生死的她,只觉得世上除却生死,再无大事。

    那背后之人,会善罢甘休么?自己将他派来的高手击杀,会否有敲山震虎的作用?

    江承紫一颗心亦悬着,便端坐在罗汉床上,盯着油灯出神。

    “姑娘,仔细眼睛,这般盯着最是伤神伤眼。”阿碧提醒。

    江承紫抬眸看她一眼,只点头说:“你有心了。”

    阿碧因白日里被罚跪面壁,内心一直忐忑,这会儿听江承紫这样说话,眼圈顿时就红了,低声说:“姑娘是我的主子,关心姑娘,只听姑娘的话,这是婢子该做的。”

    “你能这般想,甚好。”江承紫抬眸对她微微一笑,心却又在想如何应对即将发生的事,心思根本不在阿碧这里。

    阿碧也不在意,见姑娘还肯这般与自己说话,先前因受罚而忐忑的心才算稍稍放下。

    屋外的声音极低,张妈平素中气十足的训斥声也压低许多。阿碧蹙了眉,犹豫再三,才怯生生地喊了一声:“姑娘。”

    “何事?”江承紫抬眸看她。

    阿碧抿了唇,依旧是怯生生地压低声音说:“姑娘,这内院毕竟是女眷住所。闹贼总是不好,此事怕要妥善处理,不宜闹大。”

    江承紫看她一眼,阿碧立马怯生生地说:“是,是婢子,婢子多言。”

    “你说得很好。”江承紫点轻声说。

    阿碧抬头看一眼江承紫,不由得又埋下了头。

    江承紫心不在焉,一味在分析筹谋,加上之前击杀贼人耗费力气,顿时觉得很疲累。她坐在罗汉床上,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并没有再搭理阿碧与碧桃。

    阿碧与碧桃见自家姑娘那模样,心里摸不到底,只是在一旁低垂着头,像是等候发落的犯人。

    “阿碧,你拿我的牌子去请蜀王来。”江承紫觉得这事,还是要跟李恪商议一下。

    “这——”阿碧伸手接过江承紫掏出来的九姑娘的玉牌,有些难为情。

    “怎了?”江承紫见阿碧这模样甚为奇怪。

    “姑娘,婢子觉得此事有些不妥当。”阿碧鼓起勇气说。

    “哦?如何不妥当?”江承紫询问。

    阿碧以为是反问,是九姑娘不悦,便是唯唯诺诺半天,才说她认为此事事关九姑娘的闺誉,应该秘而不宣。

    “我不在乎那些俗套的人。”江承紫冷声说。

    阿碧沉默,片刻后才又说:“姑娘,你是仙女下凡,自是不怕这凡尘浊世,可六房还有大姑娘,她可是准太子侧妃。婢子以为,此事还是不要张扬。”

    “你有心了。”江承紫还是淡淡的笑,那笑容如同深秋早晨草叶上淡淡的薄霜。

    阿碧忽然之间觉得自己方才真是多嘴多言,如何就做不到闭上嘴,不闻不问,只听主子吩咐做事呢?

    她懊悔,江承紫却已施施然站起身来,将大氅拢了拢,才说:“你照我吩咐去做便是。”

    阿碧不敢再反驳,也不敢再多嘴,只连连应声说是,便拿了玉牌往外院走。

    “姑娘,阿碧姐姐说得,像是很有道理。”碧桃年幼,且没有什么玲珑心,便径直这样说了。

    江承紫呵呵一笑,没有作过多的评价。说实话,此刻,她的心都是混乱的,还没从千头万绪的证据里整理出这次事件的前因后果。

    “你且去替我办一件事吧。”江承紫不想与碧桃说太多,只让她办事即可。

    碧桃果然不纠结刚才的事,只一味询问任务是什么。

    “你去大姑娘房里,让大姑娘去跟着夫人,尤其是今晚,更要寸步不离。”江承紫叮嘱,又怕碧桃记不住,便让她复述了一遍,打发了她出去。

    两个丫鬟出去后,外间还有一群丫鬟婆子跪着,说自己伺候不周。

    江承紫只是扫了他们一眼,淡淡地说:“你们这般不嫌事情闹大,真是其心可诛呀!”

    一干丫鬟婆子将身体贴在地上,连连说自己不敢。

    “九姑娘说笑了,婢子绝无二心。”她们说。

    江承紫懒得听,只让她们都去张妈那边,任由张妈处理。一干婆子丫鬟听闻,才相互搀扶入了院子里。

    张妈已从最初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已经十分干练地在处理江承紫吩咐的事。

    江承紫站在窗前,听着张妈的安排,等待即将到来的未知的命运。

    那些人,仅仅只是为了毁了自己的闺誉这么简单?(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