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绝杀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绝杀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这祖宅果然水深得很,江承紫握紧手中匕首,凝神屏气,等待贼人的到来。

    只是那人落在院内许久,也只是躲在内院的花丛里,再无行动。而内院值守的丫鬟婆子们还没睡下,来来回回地在巡查。

    江承紫这才想起来,黄昏时分,因为杨恭仁在这节骨眼忽然回来,杨王氏召了六房内院的丫鬟婆子,吩咐了值守的新规格,也说是整顿六房的家风,切勿在这祖宅丢了六房的脸。至于六房仆从正式的规矩,则等到了长安,一并执行。

    杨王氏还对这群人说,他们是从晋原县带来的老人旧部,她自然要器重得多,但是谁要耍幺蛾子。她这个当家主母,也会严加惩罚,情节严重的,也会发卖出去,或者直接打出去。

    “我杨氏六房不要打奴仆,你们瞧一瞧,还有哪一家敢要你们?”杨王氏径直与那些丫鬟婆子说。

    一干婆子丫鬟被训斥了一番,她才又安排了值守,两人为一组,内院比较小,就三组来回巡视。提着灯笼,拿着实心且轻巧的松木棒子。这松木棒子还是当日江承紫命翻云寨众人做了一批。

    在晋原县时,那内院多大的地方啊,基本就是两三个值守的婆子。这祖宅的院子本身就小,这内院根本就不够看,杨王氏忽然命了六个婆子丫鬟值守。

    那人虽然小心翼翼地从房顶上下来,但只能在花圃里呆着,竟找不到一丝机会动弹。

    江承紫握紧匕首,想到那夜行人的处境,倒是觉得欢乐。与此同时,她也觉得杨王氏真是深藏不露。大约是从小经历多了,又加上小姑姑死得蹊跷,她比同龄人早熟得多。

    正因为她的无依无靠,又小小年纪见过宅门内部的各种龌龊与险恶,怕她从小就在各种筹谋中度过的。也正因为此,她才能在杨敏芝尚在襁褓时,当机立断,为自己和孩子挣一个出路。

    那会儿,她若在祖宅,只有死路一条,而杨敏芝也只有死路一条。到了洛水田庄,远离祖宅,她不但能挣得活路,而且没有那么多人多眼杂,她要做什么就要自由得多。

    杨王氏真不容易,也真不简单。

    江承紫想到刚在这个时空苏醒时,第一次见到杨王氏的情景。那时,她哭哭啼啼柔柔弱弱,任凭那婆子欺负,还将祖传的镯子抢走。

    那时,那分明就是一个任凭任何人捏圆踩扁的深宅妇人。那时,江承紫还暗暗发誓,一定要保护这女子。

    可如今看来,是杨王氏一直在保护六房,保护自己和大兄。

    要不然,就洛水田庄那婆子一家的作派,若真是杨王氏那性子,一家人早饿死了,何以能过九年多?

    阿娘,你到底是怎样的人啊?

    江承紫在内心自问,心情却很是愉快,因为在危机四伏里,发现自己的队友越来越靠谱,那是十分暖心的事。

    当然,她也不会去挖根问底地询问杨王氏。她相信在适当的时日,杨王氏会告诉自己一切。

    想到此处,江承紫对未来忽然很有信心。

    “谁在哪里?”一队值守的婆子路过,其中一个婆子厉声喝道,且将手中的灯笼抬高,往那藏身之人处照。

    “咦?有人?”另一个婆子压低声音问。

    江承紫眉头一蹙,心里暗叫不好。

    那人功夫十分了得,若非她异能在身,耳力异常敏锐,根本不可能听到那人翻墙上房顶,又下花圃的声音。而且,那人在那里潜伏得安安静静,安静得江承紫若不凝神静气,根本觉察不到那人的到来。

    来人绝对是高手!那么,发现高手之人——

    江承紫心中警铃大作,看来有人已按捺不住,派人潜伏在六房了。

    “是,那边。”先前那婆子朗声说。

    这声音已惊动另外几对巡夜的丫鬟婆子,但杨王氏似乎教育过,切勿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私自离开岗位,若有异常,自有人处理。

    所以,那些丫鬟婆子,依旧在巡逻。只有这发现了异常的一组站在原地。

    “你小点声。”另一个婆子很不满意。

    “不大声预警,处理之人怎么会知道?”先前那婆子反问。

    “这是内院闺阁,你所指之处又是九姑娘的房前,能有什么贼人来?即便有,也不该是任由你大呼小叫的。传出去,九姑娘的脸面还要不要?”另一个婆子声音很低,但语气已很不爽,话语里满是告诫。

    江承紫本来是与碧桃说去睡觉,让她们也不要值守。结果她睡不着,去了书房,根本不在房间。

    “哦?照你这么说,我们巡夜就没有意义了?”那婆子觉得委屈,冷冷地反驳。

    “我不与你说。”那婆子见这人冥顽不灵,也不与争辩。

    “我且守着,你去示警。”先前那婆子又朗声提议。

    “你小点声,我方才的话,你还没听进去?九姑娘是什么人?今日,你没见阿碧的下场?”那婆子又告诫。

    另外一个婆子不以为然,不耐烦地说:“你且去示警,我没分寸么?”

    “唉。”那婆子见她还顽固不化,也只得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江承紫今日基本不在家,也不知杨王氏安排的巡夜,到底如何示警。但她听着方才两个婆子的对话,一颗心已经冷下来,看来六房的婆子丫鬟们是该整治一番了。

    这才回祖宅的第二天晚上,就有人迫不及待要出手对付她了。

    她觉得有必要看清楚那婆子的样子,便轻轻起身,蹑手蹑脚地挪步到窗边,从书房窗户的缝隙看出去。只见提着灯笼的婆子有些面生,手中一把匕首直直往那要去示警的婆子背上刺。

    那要去示警的婆子是晋原县那边宅子里带来的张妈,张妈是晋原县土生土长的人,丈夫去世,她带着一双儿女卖身过活。那会儿,杨王氏去挑奴仆,正巧遇见,觉得张妈聪敏勤劳,做事得体,就将她挑回来,让她一双儿女也跟着,儿子阿财跟着杨清让做个书童伴读,女儿叫做菊香,就在江承紫这院里做粗使的丫头。

    菊香呆头呆脑,但为人实诚,年纪跟江承紫相仿。江承紫也没太挑剔,就让她留在这院里。

    这番杨氏六房入长安,张妈跪地求杨王氏带着,说已是签的死契,那就生死相随杨氏六房。再者,她一个乡下妇人,做梦也没想到儿子能入学,这是天大的恩赐。

    杨王氏也体恤她一番做母亲的心,就带了这母子三人上长安。

    江承紫当时也没反对,毕竟她对于为子女打算的母亲向来敬仰。再说,张妈在杨王氏的培养下,操持内院,管理丫鬟婆子也是很有一套,虽不及周嬷嬷的见识,但张妈比周嬷嬷年轻,比周嬷嬷能当机立断。

    如今,这面生的婆子那招式凌厉,要杀了张妈。

    张妈之死,她大可推给贼人,再绘声绘色编造个什么男人出入这院子。

    这一旦出了人命案子,即便是六房有心,也是捂不住。到时候,天下人皆知,在杨氏九姑娘的房里有男人出入,还出了人命案子。

    莫说皇家不允了她嫁过去,就是普通商贾,怕也会觉得她不检点,纷纷避之而无不及呢。

    虽说她江承紫不像这个时空的女子,非得要嫁个什么高门大户,又或者非得要嫁人。但是对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想出这等恶毒手段,真是其心可诛。

    江承紫电光火石之间,已经看清楚前因后果。

    张妈不能死!

    必须要出手,手中匕首一扬飞出,对准的是那婆子的手腕。

    谁知匕首未到,张妈忽然转身,连退几步,喝道:“你,你想干什么。”

    那婆子显然没想到张妈会忽然转身,手一顿,江承紫的匕首破空而来,就插在她持着匕首的手腕上。

    那婆子惨叫一声,手中匕首落地,手腕被江承紫的匕首插了个对穿对缝,手中灯笼落地,院里光线一暗,周遭只有房檐下昏黄的灯笼发出惨淡的光。

    江承紫也顾不得去看张妈和那婆子,她既然出手,就已暴露位置,今夜那贼子不管只是来这里毁她,还是杀她。她都不会让他活着出去。

    这是江承紫在部队里执行任务的法则。那些在丛林里九死一生的日子,那些跟凶恶雇佣兵对阵的日子,每一次都是你死我亡。

    她在出手对付那婆子的同时,已从书房窗口向那贼人而去,腰间格斗刃早在手中。

    格斗刃,那是她驾轻就熟的击杀武器,前世里,她的格斗刃比她的枪法更恐怖。

    她的体能与前世相比,已超出她自己的认知。那速度快得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因此,即便是那身手不凡的贼人,也只觉得一股劲风扑面而来。

    他感知强大的杀意,用尽全力后跳几个纵身,才躲过来人的击杀,但也仅仅只是躲过,因为来人身形太快,下一刻那怪异的武器直直刺入他胸口。

    贼人一个踉跄,一股血气翻涌,来人却毫不留情径直拔出那武器,血一下子喷出去。

    贼人只觉得天旋地转,但他却还是强撑着,放出一束信号烟花。

    江承紫眉头轻蹙,看来今日的事真是有预谋。

    她看也没看那束烟花,径直一个旋转,将那贼人面具挑下。

    那是一张极其平凡的男人脸,三十来岁,络腮胡子已刮干净,此刻还没死去,但因为被放血的缘故,脸色苍白,嘴角抽搐。

    他张着嘴,想要说什么没有说出来。他想要睁大眼睛看清眼前的人,但一直眼力很好的他视线却越来越模糊,只能从隐隐约约的身形气息里辨别出这是个女子,而且是个瘦小的女子。

    难道,难道传言里说这六房九姑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全是真的。她,她真是师从仙者的高手么?

    这人的脑袋里模糊旋转,隐约想起这一年听说的关于这九姑娘的传闻。亦想起昨日,主人对他所言:恐怕那崔顺真是九姑娘所杀。

    “她有那么高的功夫?监视之人,不是说她不过是聪敏些么?”他满不在乎。

    主人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证据证明众目睽睽之下就将人杀了、别人都还没看清楚凶手的人是九姑娘。

    主人沉吟半晌,摇摇头,道:“她,不知。应该,没那么快,我曾见过她动过手一次。”

    “蜀中有名师?”他的同僚问主人。

    “她一直在监视之中,不可能。”主人回答。

    他没有再说话,作为旧贵族联盟功夫最高的死士,这些年,他执行过无数次暗杀,从未失手。他以眼力好,轻功了得,动手快准狠著称。

    他这一生,遇见无数高手。唯一一个能与他打平,让他佩服的就是五年前夜探秦王府所遇见的一个蒙面人。

    那是个男人,速度极快,手法干净,没有多余的动作,招招都是取人性命的招数。

    即便是那个男人,两人也只是打成平手,彼此都没有伤到对方。

    他从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速度快,真会在杨氏六房这里遇见高手,被击得兵败如山倒。

    他只觉得信心与傲气比生命更先溃败,即便这一次能活着,他也活不下去,倒不如在这里死了好。而他方才放出的烟花,就是表明自己已身陨。

    旧贵族联盟的死士,都看得懂那特制的烟花。

    “你,你真,真快。”他竭尽全力,说出这一句话。他不得不佩服站在树荫里,身着大斗篷的女子。

    女子冷冷轻笑:“你也不弱。”

    那声音清澈柔美,说的是由衷的赞美。

    “呵。”他努力发出这个字,却像是在叹息。

    那女子实在太快,快到让他看不清,能得她这一句赞美,死可瞑目。

    其实,他原本没有想过死。今日,他的任务是潜入杨氏六房,只需在树荫下的花圃里呆着,只要院子里闹起来,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他虽然有点不甘心,但主人说:“这虽然不是暗杀任务,但是我怕那位可怕的杀手就在六房,你万事小心。”

    他不以为然,心里想着要是遇见了才好,他倒要看看那人到底有多快。

    现在,他真的看到了,却将要死了。他努力睁大眼睛,看着树影下的人,那人周身有隐隐淡蓝的光。

    “你活不了。”她说。

    他已没力气说话,因为血流得止不住,对方那武器似乎太怪异,明明是一把匕首,但上面似乎有凹槽,拔出时,真是翻出了内脏皮肉一般。

    江承紫也不在乎他能不能回答,径直说:“你放出的信号,不管是什么意思,纵使你的同伴来了,也活不了。”

    她这句话真狂,可是他觉得她说得对。

    他身子已没力气,浑身发冷,意识逐渐模糊,眼睛也看不见了,隐隐约约闻到清甜的芳香,听到她清澈柔软的声音,声音很低,隐隐约约像是来自天际,一声叹息之后,便是她在说:“你们也真是。可不知我杀过多少该死之人。”

    这是作为联盟第一死士,在世上听到的最后声音。(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