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前夕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前夕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一个人在厅里站了片刻,才出了门。

    门外,夜色沉沉,一弯新月就在树梢边,看起来像是就挂在院墙上似的。花圃里的花树影影绰绰,疏落有致。

    一阵风打着卷吹来,冷得江承紫拢了拢衣衫,碧桃将大氅为她披上,低声说:“姑娘,仔细这边台阶。”

    “嗯。”江承紫缓缓往内院走,刚走了几步,就有人站在花台边。

    旁人瞧不见,江承紫却看得清那人正是李恪。

    “谁?”碧桃厉声问。

    “是蜀王,你莫要一惊一乍的。”江承紫呵斥。

    李恪就施施然走来,笑着说:“阿芝眼力很好啊。”

    “眼力好不好,得看你的表现啊。”她打趣。

    李恪一怔,随即明白她的意思,哈哈一笑,说:“那我得在此夸你眼力真是了不得的好。”

    “呸,哪里有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她娇嗔一句,将大氅拢紧些。

    李恪不以为然,笑着说:“我说实话而已。”

    江承紫不跟他继续瞎扯,径直问:“你在这里等我,莫不是还有急事?”

    “也没啥急事。就是在这里等你,跟你说一句话。”李恪负手而立,眼睛微眯,那眼睛倒更动人。即便是男人,江承紫也是想到“顾盼生姿”这样的词语。

    “什么话?”江承紫好奇。

    “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缺点,只要你爱的是我,我爱你便只增不减。”他负手而立,语气神情认真且严肃。

    江承紫没想到他说的是这样的话,心里又是甜蜜又是害羞,竟然一时之间手足无措,脸上火辣辣的滚烫。

    “你,你快去洗洗睡。”她心跳得很快,如何也抑制不住。

    “我认真的。”他又强调。

    江承紫这回是不敢看他,只低头瞧着自己的裙裾,脸上止不住的滚烫,碧桃倒是很识趣,早就离得远远的站着。

    “你的呼吸乱了。”李恪没有走,反而是上前几步,凑过来低声说。

    江承紫只觉得窘迫,又想到他方才那表白似乎应该听到自己与阿娘的谈话才说的,便反打趣:“你耳力不错呀!”

    “我不仅耳力不错,遇见你,耳根还软呢!”李恪笑着说,神情无耻。

    江承紫这一来一去的打趣中,倒是稳住了心性,没有立刻方才的慌乱。她撇撇嘴,瞧了他一眼,说:“瞧你这样,十来岁,没点少年人的纯真!”

    李恪哈哈一笑,说:“在你面前,我做我自己就好,何须介意那么多?”

    江承紫垂眸轻笑,道:“你这些天风尘仆仆,还不快快去休息,尽说这些没用的了。”

    “哪里没用?”他一本正经,“让你没一点担心与别的心思,只与我心在一处,这是最重要的。”

    他声音很低,拂过她的耳际,江承紫只觉得心里颤颤的,说不出的心动。

    “阿芝。”他又喊了一声。

    “嗯。”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只低头回答。

    李恪正要说什么,江承紫却听见前院门那边有人声,她立刻凝神听。李恪也是听见人声,也一并凝神细听。

    听了片刻,李恪询问地说:“似乎是王景天回来了?”

    江承紫点头,说:“是。”

    “那去前厅看看。”李恪提议。

    江承紫知道这件事已不单单是为杨宏治病与大房联手的事了,既然今日杨王氏说出杨恭仁可能对六房不利,那王大夫这边也可以暂时缓一缓。

    “碧桃,掌灯。”江承紫朗声吩咐。

    站在廊檐下的碧桃提着灯笼小跑过来,照着青苔森森的小径,一路往前厅去。

    三人刚入前厅,就看到王大夫带着他的徒弟进来,刚将药箱放在前厅的案几上。王景天一脸疲惫,看起来很累。

    “蜀王,九姑娘。”王景天拱手行礼。

    “杨宏如何?”李恪径直问。

    王景天抬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果然如我所料,与我师弟所中之毒是同一种。”

    “那就是说你能治好他?”李恪施施然坐下。

    王景天点点头,很自豪地说:“当年,我师弟中毒,我师父苦心孤诣,研究了许多时日,独创了去毒汤法,又独创了一套专门针对此毒的针法,再加上固本培元的汤药定期服用,自然是可以治好。”

    “尊师真乃奇人。”江承紫赞叹。

    王景天笑起来,说:“这也不是我自夸,我师父在医学上,确实是奇才。唉——,只可惜——”

    “逝者已矣,王先生莫要伤怀,待入了格物院,将你师父的研究发扬光大,造福万民,便是对他最大的尊重了。”李恪劝慰。

    “多谢蜀王,我此番入长安,也正有此意。”王景天说。

    李恪笑了笑,便问:“你能治好杨宏。那么,除你之外,你那师弟能否治好?”

    王景天摇摇头,回答:“刘师弟入门时日尚浅,师父就驾鹤西去。而我所用的针法与汤药却不是一朝一夕能学成的。因此,刘师弟只能协助我,他自己倒没法单独完成。”

    “如此甚好。”李恪微笑。

    王景天亦是聪明人,隐隐觉察到不对劲,便问:“不知蜀王问此事,是有何变故吗?”

    “正是。”李恪坐正了身子,很严肃地说。

    王景天神情亦严肃起来,问:“蜀王,不知有何指示?”

    “如今只有你能治好杨宏,而他所中之毒又不能一次清楚。我让你吊着他的命,但不要将毒清除。”李恪吩咐。

    王景天没有立刻答应,有些为难地说:“这个——”

    “我知道你是医者仁心,而此事很有可能涉及到你师父师弟之死,也很可能查出凶手。因此,你格外上心。”李恪扫他一眼,也是看出端倪。

    “什么都瞒不过蜀王,我确实是这样想的。”王景天坦诚。

    李恪长眉一展,看着王景天说:“你的事,我记在心上,既然这种毒药重现江湖,那就断然没有让贼人跑了的道理。”

    “多谢蜀王。”王景天很是激动地弯腰施礼。

    “王先生不必如此大礼。”李恪说,“我还是希望在治疗杨宏这件事上听我吩咐。”

    “是。”王景天很干脆地回答。

    李恪瞧着他片刻,才郑重地点点头,说:“我也有必要与你说一声,如今大房的大老爷回来了,对六房很可能不利。不瞒你说,最坏的情况,就可能玩诡计诛杀九姑娘。”

    王景天先前并没有想到会如此严重,当他听蜀王这样说,十分吃惊,不由得看着站在一旁的江承紫,以震惊的神情询问她。

    江承紫轻轻点头,说:“蜀王所言并非危言耸听。”

    王景天的眉头蹙起来,道:“内里原因我不问,若真是这般,我见死不救又何妨?”

    虽然在祖师爷面前发过誓,医者仁心,不可见死不救。但与此相比,他更喜欢眼前的这一对孩子能健康平安地成长。

    “哈哈哈,人活着,就要随得心。王先生如此,甚好。”李恪心情甚好,站起身来,对旁边伺候的丫鬟说,“王先生累了一天,去为王先生准备热水洗澡,并且将先前准备的夜宵一并送去。”

    丫鬟得令退下,王景天连连摆手说使不得。李恪摇头,说:“你今日施针定是十分疲累,你是国之栋梁,这一双可不能废了。”

    王景天听得很是感动,连连谢恩。

    李恪则是站起身说:“自己人,莫要这般客气,早些歇息吧。”

    两人与王景天谈话完毕,从前厅出来,在凉凉的夜风中走了一段,李恪才说:“亏得王先生在这里,杨宏这病症如此奇特,倒是能增加一些筹码。”

    “只是增加一些筹码么?”江承紫询问。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如果杨恭仁真的心怀旧贵族联盟。那么,杨宏的死活又算得了什么呢。

    政|治与权力,从来都是踩着无数人的尸体登临顶端的。

    “嗯,只能增加一点点。”李恪语气严肃。

    江承紫没说话,李恪以为她担心,便又安慰:“阿芝,你莫担心,一切有我。”

    “我不担心啊。”她说。

    “真的?”李恪不放心,又停下来看看她。

    “有你在啊,我放心。”她调皮地说。

    李恪一下就怔住,随即伸手捏捏她的脸,笑道:“这样想,就对了。不得不说,你找了一个非常棒的夫君......”

    “打住,请要点脸。”江承紫连忙竖起手掌,打断他的自夸。

    李恪心情很好,又是哈哈一笑,说:“你害羞,我晓得。”

    “呔。”她撇撇嘴。

    李恪就挥挥手,说:“去歇歇吧,明天见。”

    江承紫站在一棵嫩芽新发的椿树下,瞧着他英俊如玉的脸,只觉得甚为舒心。

    “你去歇息,乖。”他挥挥手,“我瞧着你入内院去。”

    江承紫垂眸轻笑,心里说不出的愉快,只低笑一声,说:“好吧,我先去歇息了。”

    她转身走了,只觉得夜风也不那么凉。

    回到屋内,阿碧还跪在地上,江承紫看到她,便有些不高兴,冷声问:“我出门时,命芸婆子传话与你,只需在这屋内面壁,你却怎的还跪着?不知的人,还以为我如何骄横,苛待下人。”

    阿碧跪了许久,身子早就软了,膝盖跪得没甚知觉,哆哆嗦嗦地说:“是,是婢子自己犯错,跪在反思,与姑娘无关。”

    江承紫这几日在祖宅看多了来来去去的门道。这宅门内部,成也仆从,败也仆从,看得她心惊胆战,偏生回头一看,自己的贴身大丫鬟阿碧那行为举止竟真真是没当自己是主子。

    奴仆下人,机灵劲儿是其次,玲珑心也不是必须具备,但忠心护主,心无二主,这才最最重要的。

    她罚阿碧,便是想要敲打敲打下人们,知晓遇见事,谁才是主子,该向着谁。

    原本她出门,就想着在这里立威也不能太过,毕竟这是祖宅,人多眼杂,而且水深得很。所以,她就出门时,命门房麻杆去找内宅门房的芸婆子,让芸婆子来传话给你,让你不必跪着,只在这房内好生反省。你如今是要闹出幺蛾子来?”

    “婢子不敢,婢子不敢。”阿碧自从跟随九姑娘,还没见她发过这样大的火,吓得不轻。

    “哼,我看你是胆子不小。这般闹着,若是病了、残了,这杨氏祖宅便都知晓我九姑娘苛待下人。指不定,还能有人趁机做一做文章。”江承紫冷笑。

    阿碧只连连叩头,眼泪簌簌地说:“是婢子思虑不周,是婢子未曾谨言慎行。求姑娘饶了婢子,婢子日后定然谨言慎行。”

    江承紫不与她说话,只对碧桃说:“碧桃,你扶阿碧去那边床上躺平,吩咐厨房烧热水送来,再替她揉一揉膝盖,免得落下什么病根儿。”

    “是。”碧桃得了吩咐,也不敢多言语。从前在晋原县,九姑娘就很厉害,但对下人也没如今这般严苛。就是那会儿,笨拙的碧桃也是战战兢兢的,生怕一个不是,就办错了事。如今,看到九姑娘这般厉害,更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只弯腰将阿碧扶起来。

    阿碧歪扭着身子,喊:“多谢九姑娘。”

    “你莫再说话,我听着心烦。好生养着吧。”江承紫摆摆手,起身就往书房里去。

    坐在案几前,想起从王安平的手札上看到的王家内斗以及杨恭仁的虚伪,她只觉得浑身冰凉。以前,杨王氏与她避重就轻地说起王安平与杨恭仁的爱情,加上在洛水田庄杨恭仁护着他们母子三人,江承紫以为他对王安平也是一往情深,只是被老夫人迫害,不得已才与心上人分开,最后只能天人永隔。

    可是,从王安平的手札上来看,江承紫越发觉得这杨恭仁像极了话剧《雷雨》里的周朴园,看似情深似海的怀念,实则不过是做做样子的虚伪。

    “当日那样美好的相遇,在权势、金钱合家族命运前,也可以这样一钱不值啊!”江承紫叹息一声,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她横竖没有睡意,便索性铺开一张宣纸,细细研墨,准备写几个歌颂李世民的话本子给迎喜客栈送去,提笔写了几个字,她才忽然想起自己有夜视能力,不用掌灯都无碍。但若是旁人瞧见她没掌灯,还能这样写字,怕得要惊恐。

    于是,江承紫起身去找火折子,刚起身,就听见有人身姿轻盈地在房上行走,继而轻轻落在院内。她内心一惊,也顾不得点火,只拿了丝巾蒙住脸,屏息凝视,将怀中匕首握在手中。(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