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真相往往.....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真相往往.....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阿娘,何出此言?”江承紫问出这句话,隐隐猜测到当日在王氏家族内部定然有一场惨烈的倾轧。而年幼的杨王氏就成为别人掣肘王安宁的手段。

    “我爹娘去得早,一直是小姑姑带着我。在这场结盟与不结盟,出世与不出世,保持祖训与打破陈规的争论中,作为嫡子一房唯一的掌权者,我的小姑姑的意见也是颇有分量。小姑姑一直坚持王氏一族的祖训,可是那些人拿我来威胁她,还想尽各种龌龊的手段来毁她名声。之后,是各种层出不穷的暗杀。那一段时间,王氏一族比外面战火纷飞更血腥。”杨王氏缓缓地讲述,神情凄怆。

    李恪眸光微敛,杨舒越则是怒气满脸,江承紫轻轻走过去,拉着她的手,低声安慰:“阿娘,都过去了。”

    杨王氏略垂眸,轻轻摇摇头,说:“那时,我年幼,不知小姑姑为何要将我送到遥远的范阳,还从一个嫡女成为庶出旁枝的孩子。后来,在小姑姑给我置办的嫁妆里,我发现了这个——”

    杨王氏说着,从袖间拿出一本纸质线装的册子,封面是白丝绢做的,绣了一朵鲜红的牡丹,以及“安平手札”四个字。看起来,应该是王安平的日记。

    “这是小姑姑的手记?”杨舒越依着杨王氏喊小姑姑。

    杨王氏点点头,说:“这里面是姑姑记录下的王氏一族的秘闻,以及在那一段时间,王氏一族败类的名单,更有给我的信件。你,拿去看看吧。”

    杨舒越捧着,不敢看,倒是递给江承紫。

    江承紫翻开那日记,飘逸的小行楷,书写工整。日记记录得很零散,并不是每天都写。开篇是兄嫂亡故的悲痛,接下来是揣摩如何养育孩子的育儿心得,这大约是这位未出阁的姑娘在试着做小侄女的母亲,好生照料她。

    再然后,有各房的挤兑。江承紫看得出这时的王安平虽然面对着各房的雨箭风刀,还是游刃有余,毫不畏惧,活脱脱是个女中豪杰。

    这样零散的事情跨越了三年,便是她遇见杨恭仁的时候。也是这时候,江承紫才窥见了这位传奇女子的心思。

    她写那一日与杨恭仁初见的情景,觉得千万年便等得是这一人,看着气度定也是世家大族,只是这年龄亦不知娶妻与否,内心欣喜,却又忐忑。再三询问,得知征战四方,尚未娶妻,却又经不住狂喜,但得知他是杨氏嫡长子,又发愁起来。

    杨氏与王氏早因大堂姐的事闹翻,就连舒越那孩子也见不着。上一次,杨氏子弟被围困洛阳,王氏也拒绝伸出援手。再说,论这辈分,到底是他长辈。

    王安平写她的忐忑、担忧与不安。虽然她放慢脚步,与他结伴而行,但一直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与他相处下去。直到了长安附近,她才鼓足勇气与他分别,说她乃王氏嫡出王安平也,论辈分得是高他一辈,再者,两家还有些罅隙。

    她没想到杨恭仁只是一笑,说:“千万年才遇见一个你,那些世俗的规矩算什么?”

    江承紫看到这里,不由得冷笑出声。李恪连忙凑过来,看了几眼,啧啧地说:“想不到大舅舅竟是花丛高手。”

    江承紫白他一眼,道:“世上男儿最是如此,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得到的就有恃无恐,弃之如敝履。”

    “你可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他是他,我是我。”李恪连忙说。

    杨舒越也是咳嗽两声,道:“阿芝,你到底是未出阁的姑娘,这种话,你不该说。”

    江承紫垂眸不出声,继续看那手札。看到王安平回到祖宅后的思念,看到杨恭仁来到王氏祖宅时,王安平起初的开心以及知道真相后的震惊、伤心、绝望。

    再后来,就是各种内斗。王安平写这些内斗,起初写得很隐晦。后来,就写得很大胆,甚至将各种事件详细写出,且附上嫌疑人名单。

    这变故从年初到中秋,这短短时间,王氏一族各家当家人一共三十七人,死了二十人。而她的小侄女两次落水,一次被毒蛇咬。若非小姑娘水性好,她又能治蛇毒,大兄唯一的血脉就没有了,那这一房就半点血脉都不能留下,算是真的绝了。

    “阿娘,他们对付过你?”江承紫惊讶万分。

    杨王氏点头,说:“两次推我入湖,三月天,水寒彻骨。还放了蛇咬我,王氏一族仆人整日打扫,哪里来的毒蛇。那些人恶毒得很。”

    江承紫恨恨地说:“小姑姑这里写得清清楚楚。若是日后有机会回去,我倒要会一会这些恶毒的贱人。”

    “日后再说。”杨王氏不愿多讲,但江承紫很清楚杨王氏的性格定然不会轻易将她小姑姑的仇恨放下。

    “来日方长的事。”李恪缓缓开口。

    江承紫瞧他一眼,他却是轻笑,道:“王氏如今衰败得厉害,掌权的不过是些跳梁小丑,对付他们易如反掌。只是如今不值当出手罢了。”

    “正是。”杨舒越也附和安慰杨王氏。

    杨王氏没有说话,只叹息一声,坐在软垫上发呆。

    江承紫一目十行,已将后面的事看了个大概。那些人拿了杨王氏威胁王安平,王安平无奈,只好寻了范阳王氏旁支庶出一对老实无子女的夫妇,将杨王氏过继给他们,又将这一房一大笔财产赠予这对夫妇。尔后,又将杨王氏将来的嫁妆也一并送到了范阳。

    将幼小的侄女托付给人,王安平的日记就写得很凌乱,大多数是写祖宅的内斗,以及她查出来的一个又一个歹人的名单,还有他对杨恭仁越发的失望。

    她写在他的眼中,权势才是最重要的,婚姻与爱情都不过是手段。他来求娶,也不过是对于王氏一族的投石问路,目的是要将王氏一族也拉入他们的联盟,去做那目光短浅的可笑举动。

    江承紫看得出,在这时候,王安平已近乎绝望。那样一个高傲的女子,爱上那样一个负心的人。

    最后,王世充上门求娶,因要支持王世充,王氏一族又拿小侄女威胁她,她逼于无奈便嫁给了王世充。

    这本手札是最后一批送到范阳的物品里夹杂的,是在杨王氏母亲的遗物里。小姑姑叮嘱杨王氏,若是见了,务必好好保管,不要被旁人瞧见。

    江承紫将这手札合上,心情很是沉重。世间女子哪个不想遇见良人,可这世间男子最会骗人,三言两语便让心念初动的女子万劫不复。

    她不由得看了一眼李恪,李恪眉头一蹙,连连摆手道:“你却别拿我跟旁人比。”

    她也觉得不应该这样,便是低头不语,将那手札递给杨王氏。杨王氏将那手札收起来,说:“小姑姑将这最后一批物品送到范阳,就大婚了。当夜,刺杀王世充失败,自杀身陨。”

    四人都沉默,良久后,杨王氏才说:“如今杨恭仁突然回来,加上我们处置芳沁与杨元淑,这撼动了他们联盟的根本,打乱他们的计划。而阿芝又与萧皇后何其相似。我实在是担心。”

    “他们不敢。”李恪忽然说。

    杨王氏诧异地看着李恪,摇摇头,道:“蜀王,你虽足智多谋,又贵为皇族,但这些大家名门的龌龊与胆大却不是你能想象的。”

    李恪微笑,说:“六夫人莫急。我的护卫都是精锐,这几日都会守着六房。”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杨王氏还是不放心,瞧着江承紫,很严肃地说,“阿芝,这几日,你哪里也不许去,旁人来请你,就说你病了,在静养,不见人。”

    “啊,阿娘,这——”江承紫撇撇嘴,光想想要成天躲房间里就觉得内心抑郁了。

    “哈哈哈。”李恪不厚道地笑了。

    江承紫瞪了他一眼,嘟囔着说:“就算他们想要杀我,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你莫要轻敌,他们这批人已合作几代,谋划的都是天下大事,能人异士众多。”杨王氏缓缓地说。

    杨舒越在一旁插不上嘴,因为对于旧贵族联盟这事,他知道得确实没有杨王氏多。

    “我没轻敌。”江承紫争辩。

    杨王氏瞪了她一眼,道:“杨氏的水比你想得深得多。不然,你以为我韬光养晦这么多年?”

    “哦。”江承紫耷拉着脑袋,在想着这几日被关在家里的话,那就写话本子编故事吧。

    李恪看她恹恹的样子,笑道:“六夫人,莫要草木皆兵,此一时彼一时。他既然回来,必定会来试探我。”

    “他这人喜欢什么知己知彼的事,来试探是一定的。”杨王氏撇撇嘴嗤笑。

    李恪将手中把玩的白瓷杯放下,道:“如今,我们坐在这里猜测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各自散去,养精蓄锐,等明日与他见一面,试探一下他。”

    “正是,也许他,他不像你想的那样。”杨舒越说。

    杨王氏冷冷地瞟了他一眼,杨舒越讪讪地闭了嘴,抿了唇,退了两步,坐到罗汉床上,佝偻着再没多言。

    “若试探一番,他就如同我所说这般呢?”杨王氏问李恪。

    “呵,若是如此,也别怪我心狠手辣。”李恪眸光一凛,面上杀意浓重。

    杨王氏很是满意,点点头,发狠地说:“我也正有此意,若他们这联盟胆敢动我杨氏六房,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江承紫看到此时的杨王氏,那身上那种气势,她忽然觉得这女子似乎比她想象的更不简单,身上应该还有别的秘密吧。

    杨王氏则是扫了她一眼,说:“今日就说到这里吧。大家都乏了,去洗洗睡,晚上警醒些即可。”

    “好。”李恪率先站起身。

    杨舒越也是讪讪地起身,说:“我先去洗一洗。”

    杨王氏没理会她,只是将站起身的江承紫叫住:“阿芝,你留下,阿娘还有别的事问你。”

    江承紫顿住脚步,理了理衣裙,很自然地看了李恪一眼。李恪只是略回头看她一眼,便大步离开。

    屋内只剩了母女二人,杨王氏才说:“我方才看阿碧还跪在你房里,说是犯了错,你罚跪。”

    “是啊,她忘了谁是自己的主子,我让她反省。”江承紫回答。

    “你从前,不是这般计较。”杨王氏也是打听了事情的始末,说这话面色就颇为凝重。

    “阿娘以为是我善妒,容不得阿碧这般做派?”江承紫开门见山。

    杨王氏略略尴尬,摇摇头,说:“我不信你是因为嫉妒,容不得阿碧。你做事,总是有自己的考量,但旁人不这样想,蜀王也或者不会如同阿娘这样想,你还年轻,这种事不处理清楚。”

    “阿娘是说,这种事不处理清楚,会落人口实,让自己的男人不喜欢,对吧?”江承紫笑着问。

    杨王氏叹息一声,道:“唉,你这孩子,什么都懂,你却还偏生这么做。蜀王如今对你是这样的心思,若是你逆了他,怕那心思也得减弱。再者,男人最不喜欢善妒之人。”

    “人无完人。我就是这样的,若是不能包容我的缺点,趁早不在一起。”她说。

    “孩子气。”杨王氏板了脸。

    江承紫知晓杨王氏再强,也不会有一千多年后独立自由的女子们的心性:宁可抱香枝头死,也不愿随便将就把头低。若是连一点点缺点都不能包容,那还是趁早分得了。

    对于她来说,能得一人,知冷暖,护周全,自然是好。但若不能得,或者要委委屈屈低三下四改变自己来得到,那她宁可不要。她又不是离了男人就过得凄凄惨惨。

    所以,江承紫没有继续跟杨王氏争论,只低着头,一副受教的样子说:“知道了。”

    杨王氏却是拍着她的手,说:“我也知这内宅下人必定要好好管束,上了长安,对待下人必定不能如同蜀中那般随心,你莫着急。这些事,阿娘自有打算。”

    “好。”江承紫拉着杨王氏的胳膊,脆生生地撒娇。

    原来杨王氏也意识到仆从的管束问题。果然,有神一样的队友的感觉就是轻松啊。

    “好了,你也忙了一天,去休息吧。我去瞧瞧你阿爷,今日我说起你大伯父,他不太乐意。怕现在还在纠结郁闷呢。”杨王氏笑着说。

    “阿爷是性情中人,又执拗。再加上,这么多年,就大伯父对他甚好,他自是接受不了。阿娘也莫要恼他,好生与阿爷说。”江承紫叮嘱。

    “我晓得。”杨王氏笑了笑,拢着披帛走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