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 掌权者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 掌权者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本来不想暴露王大夫的行踪,但弘农祖宅风起云涌,形势比计划变得快。她今日也就一并说出了王大夫的身份以及去向。

    “原是如此。如此,如此,宏儿定然没问题。”三夫人终于是按捺不住。

    因为她始终明白,只要杨宏还活着,不管这一次的事是不是自己的儿媳妇做的,三房就不会受到灭顶之灾,但若是杨宏有三长两短,老夫人的怒火以及大房的雷霆之怒会瞬间将三房吞灭。

    三夫人想到这些就觉得心里发苦。她自己的男人不会钻营,为人窝囊,自己嫁过来费尽心思钻营,讨好老夫人,揣摩祖宅形势,与妯娌交好,平素里精打细算过日子,把每一份儿银钱都用到刀刃上。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的儿子更适合继承弘农杨氏,也曾动过挖坑给杨清俊跳的心思,但无奈大夫人与那萧玲玲太精明,竟然牢牢地护着杨清俊,让她得不到一点的机会。

    但即便是她觉得大房实在是担不起观王一房,她也绝不敢生出谋害子嗣的心来。方才,那婆子咬出三房来,说杨宏中毒命在旦夕是三房所为,她几乎就要晕倒。

    如今,这六房居然带着大房一直寻找的洛阳神医王景天。先不说这六房多么厉害,单单这王景天就不仅是在救杨宏的命,更是在救三房的命。

    从这点来说,三夫人对于六房还是很感激。虽然人家让王景天去救杨宏并不是因为跟三房有多大的交情。

    “三伯母,这可说不清,毕竟宏儿所中之毒甚为奇特。再者,贼人处心积虑好些年了,宏儿又早产,先天本身就不太足。”江承紫朗声叙述。

    旁边八夫人啧啧嘀咕:“还早产什么的,大家闺秀,这话也说得出!”

    旁人听不到,江承紫却是听到了,眸光如刀倏然扫过去,吓得那八夫人连连后退两步,撞翻了一旁的茶几,茶水果品洒了一地。

    八夫人早年丧夫,在祖宅本身就低调做人,这番出丑,尴尬到了极致,连忙掩面去瞧老夫人的神情。

    许久不说话的老夫人狠狠扫了八夫人一眼,喝了一句“成何体统”,随后就没理会八夫人,而是问:“王大夫有几层把握?”

    江承紫两首一摊,道:“回老夫人,阿芝并非大夫。王大夫独门针法极其耗费精神,我哪里敢要询问几成把握呢!”

    老夫人知晓是这个道理,却还是不甘心,似乎自言自语来了一句:“这王景天肯以六房家仆身份入长安,必定与你们关系密切,凡事能不与汇报?”

    一直看戏模式的杨舒越此番起身行礼,回答:“回禀老夫人,这以六房家仆身份入长安只因各处找寻王先生之人颇多,为掩人耳目。实则,王先生乃蜀王推荐的格物院主事,陛下钦点,并非真正六房仆人。”

    江承紫立刻也点头,道:“老夫人,正是这样。”

    老夫人扫了他们一眼,心里忽然意识到:一个杨敏芝就已经够难对付了,这要再加上杨舒越、杨王氏以及那杨清让,这——

    老夫人想起昨日芳沁之死,全程都在目睹整个过程的心腹丫鬟浑身止不住发抖,一字不漏地讲述了从六房着手对付芳姑姑到老夫人来时这期间的过程。

    听完丫鬟的描述,老夫人也隐隐觉得这一家人似乎全都脱胎换骨,可怖得很。

    绝对不能跟六房就继续谈下去,否则,今日这立威不成反而会被他们得寸进尺,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老夫人片刻之间,已经想明白,只对先前杨舒越与九丫头的话点点头,道:“不管如何,到底是洛阳神医,宏儿应该没事。”

    “借老夫人吉言,宏儿定然没事。我们观王一房,家宅平安。”江承紫朗声说,面目依旧带着如沐春风的笑,但在场的人都听懂了她的话:杨宏没事,大家都好说;杨宏要有事,这观王一房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各房都在心里咒骂这小丫头狂妄得不知天高地厚,就是老夫人那么厉害的人,一直以来行事都颇为收敛的。

    这厉害呀,还是要厉害在骨子里!

    众人这样认为,立刻就有一种看戏的心态:看看这么狂妄的小丫头怎么死!

    江承紫看各人表情,已明了他们心里的的想法。不过,她也不计较,反正岁月会狠狠打这些人的脸。

    老夫人也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但她坚决不接话。经过洛水田庄以及昨日下午谈话,老夫人已明白:只要接这女娃的话,不知不觉就跟着她的思路,被她掌控着话语方向与主动权。

    这是她萧锦瑟不能忍受的!

    所以,老夫人虽然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却沉默片刻,看着那名婆子,问:“再给你一次机会,说。”

    老夫人完全无视了江承紫,各房心里都幸灾乐祸了一把。江承紫也不以为然,只站在原地,瞧着老夫人表演。

    “三房杨江氏指使奴去传的。”婆子喊道。

    其实本来没杨江氏没什么事。但平素里,杨江氏苛待下人。如今,她觉得横竖不过是一死,还不如将这跋扈的杨江氏一并下水,说不定借助老夫人这雷霆之怒还能为前年被杨江氏关在柴房里饿死的小丫头报仇。

    这婆子在最初的慌乱恐惧后,竟然镇定下来,生出视死如归的心来。

    “冤枉,冤枉。不是我,不是我。”杨江氏哭喊。

    “我再问你一次。”老夫人依旧是瞧着那婆子。

    那婆子用那只没有瞎的眼睛直视着老夫人,缓缓地说:“老夫人,句句属实。”

    “胡说。”三夫人喝道。

    那婆子没理会杨江氏与三夫人,只看着老夫人说:“老夫人,奴是低等下人,主子说啥就是啥。主子吩咐,奴只能去做。若是不做,主子不高兴,随便的罪名,奴——”

    婆子没说下去,但各房都不禁想到三房总是动不动就发卖奴仆,又动不动地说奴仆偷鸡摸狗,给逐出去。这些婆子若是被弘农杨氏逐出去的,会在户籍上注明,别家、哪怕是小户人家也不会请她们。

    外面是兵祸、天灾,而豪门贵家是最好的避风港、避祸地。

    这些将一生都献给弘农杨氏的婆子们当然战战兢兢,唯主子命是从,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主子不高兴,被逐出杨氏。

    老夫人缓缓站起身,拐杖在地上重重地磕着。她缓步到那婆子跟前,居高临下地说:“想清楚再说。否则,牵连家人可不好。”

    老夫人一言出,婆子脸刷白,却也下定决心咬住杨江氏,道:“确系少夫人之命。”

    “韩婆子,你,你含血喷人。我平素待你不薄,你,你竟这般无故咬我。”杨江氏怒目圆瞪,就要扑过来撕扯韩婆子。

    “成何体统。”老夫人扫杨江氏一言,眼神一动,旁边身强力壮的四名婆子上来抓住杨江氏。这些婆子是专门对付女眷训练的,孔武有力,身强力壮。

    杨江氏挣扎着喊:“老夫人,老夫人,我真是冤枉!”

    老夫人扫了杨江氏一眼,让人将她的嘴堵上,才对那韩婆子说:“我再问你一次,可是你家少夫人让你去做的?”

    “回禀老夫人,是。”韩婆子在生死边缘走一遭,早就想清楚,此刻说话更是坚定不移。

    “真想清楚了?”老夫人缓缓地问。

    “回禀老夫人,奴知此罪免不了一死,但奴不想死得不明不白,便宜了让瞎子跳崖的人。”那韩婆子平素也是个伶牙俐齿,入了三房,有了三夫人为榜样,三房的婆子们个个都是利嘴。

    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从!各房都在暗中感叹,同时还不忘将自己家里的仆从都过一遍,看看有没有可能是关键时刻出卖主子的。若是有,此番回去就想办法去除。

    “既是想清楚,便原原本本地说来与众人听。”老夫人说。

    “是。”韩婆子拖着残躯向老夫人三拜九叩后,才说“回禀老夫人,少夫人让我们去安宁苑东北后墙的大树下,说那里有个洞,是平素安宁苑的婆子们偷偷摸摸倒卖物品的地方。让我们带点的银钱过去,从那狗洞里给安宁苑里的人,把他们倒卖的物品带回来。”

    “银钱?”老夫人蹙眉。

    “是。少夫人给的是银丝和铜钱,奴们递进去的也是。因少夫人怕里面流出的物品太多,所以才派了四人前去。少夫人的意思是要抓住倒卖杨氏物什的婆子们,说平素为了宏公子养病不许人靠近的安宁苑总有婆子们暗地里倒卖。大房一向心疼宏公子,总是拿许多好货在那边,殊不知全被倒腾了。”韩婆子继续讲。

    老夫人听到这里,不悦地反问:“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们,冤枉你家主子了?”

    韩婆子连连叩头:“不,不,奴只是实话实说。少主子是这样吩咐的,奴便这样做。至于那银钱袋子里的银钱竟然是谋害宏公子的毒药。奴真不知道。”

    这婆子还挺厉害呀,能在短短的时间里想明白如何说,如何做才对自己最有利。

    江承紫暗自赞叹,随后各房刚才还幸灾乐祸三房有这样的仆从的人这番又羡慕起三房来。这韩婆子起初是直指她去杨宏的安宁苑是受了杨江氏的指使,而今却又说只是拿了银钱去。

    这表面上是在收拾三房,实际上是在帮三房呀。

    当然,韩婆子内心里的变化,旁人无从知晓。她起先咬住三房,纯粹是为了活命,之后咬出杨江氏,不过是因为杨江氏平素对下人实在差劲。她想着死了,也要将杨江氏拖着。可是,在对老夫人的叙述中,她忽然灵台清明,觉得今日或者还有生机,还能继续留在这祖宅。

    人就是这样,有了五福,就想六福。韩婆子没如同其他婆子那样死掉,留下了命,她就想着下一步:还能留在杨氏。

    于是,在叙述上,免不得就偏向自家主子。再者,她们几个婆子本就没有别的心思。她们只是贪财,才与安宁苑里的几个婆子里应外合罢了。

    这安宁苑是杨宏养病之处,大夫人与大少夫人都极其宝贝杨宏。大房又是各房最有钱的,平素里,大少夫人总是想尽办法给予宏公子最好的物件玩耍。偏生这杨宏因病挣扎在死亡边缘,脾气极大,手中把玩的东西,动不动就扔了。

    这些东西价值不菲,那贴身丫鬟芸娘会收着一部分,另外的一部分却都是被那些婆子们收着。

    安宁苑的婆子小厮丫鬟都不准外出,这些东西收着不是办法。久而久之,外面的婆子就会帮里面的婆子倒卖,从中获取点银钱。

    又因大夫人对安宁苑查得严格,于是这种倒卖一月两月未必有一次。

    韩婆子等人之所以选在那晚动手,皆因六房斩杀芳姑姑,整个杨氏鸡飞狗跳,他们认为此时的防范最弱。却不料被大少夫人逮个正着。

    而按照惯例,被抓住后,老夫人虽然严厉,但一定会好好审讯。

    韩婆子等人并不认为倒卖行为有多大的罪,可这一次,老夫人不问不审,径直杖责,当场杖毙了几人。韩婆子这才明了原来牵扯宏公子被谋害的案件。

    此番,韩婆子庆幸自己没死,也庆幸自己头脑聪明。若是三房没有什么事,自己应该还能留在是安放,或者从三房那里获得点谋生的银钱。

    韩婆子的算盘好,老夫人却是冷冷地扫了杨江氏一眼,又看看这韩婆子,冷笑:“你可知算计我的人,如今都在何处?”

    老夫人的话很缓慢,却是森森寒意。让韩婆子在艳阳天里打了个寒颤,没来由地发抖。

    “奴,奴句句实话。”韩婆子咬定不放松。

    “好,有胆色。”老夫人依旧笑着,“那就留你一命,剪了舌头,逐出杨氏。”

    老夫人宣了韩婆子的命运,而后缓步往主位上走去,每一步都有拐杖重重磕在地上的声音。在场的人都知道老夫人这声声都是敲打他们,要让他们记住:在这个宅子里,如今掌管生杀大权的还是她,是她,是她。

    韩婆子听闻,瞬间瘫软在地,心想:还不如刚才被杖毙的好。

    韩婆子的命运有了归宿。三房众人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尤其是那被堵着嘴的杨江氏更是害怕得晕过去。周围的人也屏住呼吸,等待老夫人走到主位上宣判三房。(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