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清理门户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清理门户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打。”老夫人又是一个字。

    执法的小厮们过来,不顾婆子们的哀嚎,冷漠地将婆子们拖到照壁处,狠狠地打。终于有个婆子扛不住,喊道:“是我家主子让我去的。”

    “停。”老夫人慢悠悠地说。

    杖责声停下,老夫人吩咐将那婆子拖过来,问:“你所说可属实?”

    婆子还没回答,那边厢,三夫人一下子就跪下来说:“老夫人,这绝对是冤枉。这婆子虽是我三房的人,但我三房一向循规蹈矩。”

    老夫人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然后又扫过三房。三房的女眷们顿时齐刷刷地跪下,呼喊“冤枉”。

    老夫人横眉冷对,三房立马就闭了嘴,只跪在院落里。老夫人冷哼一声,问那婆子:“你说说,谁人指使你们?”

    “是,是少夫人。”婆子指了指三夫人的大儿媳妇。

    “冤枉,祖母明鉴!”三房的大儿媳妇杨江氏哭起来。

    老夫人不搭理,只冷冷地瞧着那婆子。

    三夫人平素伶牙俐齿,此番也是不敢说话,只等这老夫人发落。因为在短短的瞬间,她明白在这个院落里,真正的王者还是老夫人。此番,三房遭殃还是覆灭都是她一句话的事,六房什么的,都是过客,是浮云。

    她也意识到老夫人这次不按照常规先查再打,可能对各房这两天的所作所为非常愤怒,此番正好逮住萧玲玲送来的机会个下马威。

    那么,老夫人需要这么个下马威的机会,三房就忍辱负重给。所以,在起初的争辩后,三夫人就呵斥了三房女眷:像什么样子?老夫人掌管这宅子这么多年,明察秋毫,还能冤枉你们?

    女眷们不明所以,但三夫人是三房的天,也是三房顶顶精明的人,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三房的女眷除了她的大儿媳妇杨江氏,别的都止住哭,端正地跪在地上。

    老夫人扫了三夫人一眼,心里很是满意。看来看去还是这个儿媳说话做事最让人满意了。

    那婆子被打瞎了一只眼,看到老夫人不语,越发惊恐不安。

    “瞧瞧那那边!”老夫人指了指不远处的照壁前,那边有一溜拿着棒子的魁梧执法小厮,还有刚刚才被杖毙的几个婆子。

    “老夫人饶命,老夫人饶命。”婆子声音颤抖。

    老夫人揉了揉太阳穴,不再理会。今日,各房都到齐,也算是萧玲玲给了这么个契机,让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知晓应该忌惮谁,讨好谁。

    院落里,一片静默,只有那婆子低低的哭泣。各房忍受着烈阳的炙烤,在兀自揣摩老夫人到底是何用意。因为若是按照以往的惯例,早就已经审讯完毕了。

    就在这时,院外有人语响起,像是在催促什么。大家热得头晕眼花,也没听清楚。

    老夫人蹙眉,便问:“何人在外喧哗?”

    大丫鬟跑了过去,还没转过照壁,就退了几步,拜了拜,喊:“九姑娘!”

    “不必多礼。”江承紫挥挥手,径直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地上横摆着的婆子尸体,血都凝固了,呈现微微褐色。她略一蹙眉,不过,她是见惯生死的人,也只是看那么一眼,便款款走上前,对老夫人略略福身一拜,说:“老夫人,我听闻宏儿昨夜又生病了,便携了一位大夫前去瞧宏儿。”

    “大夫?哪里来的大夫?”老夫人施施然睁开眼,面无表情地扫了江承紫一眼。

    “祖母放心,绝不是什么不清不楚的人。这大夫乃蜀中神医,家父病症复杂,亦是他治好的。此番,我们入长安,他正好入长安开医馆,我们便邀他同行。”江承紫说。

    老夫人扫了大夫人一眼,问:“先前入祖宅,可有勘验核实过?”

    大夫人徐徐起身,手中还是不紧不慢地理着念珠,回答:“回禀老夫人,人已一一核实,连画像都勘验过。”

    “却为何不曾听你提起,还有要入长安开医馆的大夫?”老夫人神情语气很是不满。

    大夫人却依旧从容淡定,道:“那位大夫是六房的主治大夫,公验上写的明明白白。”

    “咦?九丫头不是说那大夫要上长安开医馆么?”老夫人不悦地扫了大夫人一眼,意思是说大夫人办事不力;随后,她又扫了六房杨舒越夫妇一眼,意思是说他们目中无人,有意隐瞒。

    杨氏夫妇却是当做没瞧见,依旧是在看戏模式。

    江承紫倒是从容解释:“王先生大才,但承蒙王先生不弃,与我六房颇为投缘,为父亲诊治,妙手回春。”

    江承紫说到这里,指了指自己的父亲。杨舒越很是配合地起身点点头,又坐下来,跟开会被主持人介绍似的,很和蔼可亲地点头致意。意思就是说:看看看,就是我,我就是王大夫妙手回春、医术高明的证据。

    “这么说来,确实有些能耐。”老夫人不太情愿地承认。

    江承紫则是朗声说:“确实很能耐,据说与药王孙思邈是好友,还是神医沈千愁的大弟子。”

    “啊?洛阳神医王景天?”这回有些失态的是大夫人。

    “正是。”江承紫对大夫人点头微笑。

    大夫人一向平静的脸上此刻忍不住露出惊喜,随即有泪蓄满眼眶。江承紫瞧出她那是惊喜之泪,知道她定然是因为杨宏有救而喜极而泣。

    她对大夫人郑重一拜,说:“大伯母,你且放心,王先生手艺高超,且医者仁心。这一次入长安,其实也是奉了朝廷命令,入格物院与几位名医一并研究医学药物,造福百姓。”

    “宏儿有救了!”她向来念珠在手、喜怒不形于色,如今也是激动不可自已。

    三夫人听见这事,立马就抓住机会,道:“大嫂,有王景天大夫在,宏儿定然是没事的。”

    大夫人扫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只瞧着老夫人说:“老夫人,这真是天大的喜讯,宏儿病了这么多年......”

    “如何就是病了?”老夫人不悦,她这边正在审人说投毒宏儿,婆子谋害主子呢。

    大夫人一下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没说妥帖,便住了嘴,低眉垂首站在一旁。

    老夫人不说话了,三夫人还跪着,也不敢说话。

    江承紫则是接了老夫人的话,道:“王大夫诊断宏儿虽是早产,经过这么多年疗养早该痊愈的。此番,诊断,只说宏儿这么多年来的病症,却是因为中毒。”

    “中毒?”老夫人眼神警告地看了看江承紫。

    江承紫无视她的警告,径直说:“确系中毒无疑。”

    “江湖术士,谁知晓是不是真的王景天王神医?”四夫人逮住机会插嘴。方才,她思来想去,终于是明白老夫人今日反常地审查手段是在警告他们看清楚形势:六房再厉害,也不过停留短短几日,这个宅子的王者始终是她,她才是说一不二的掌权者。

    四夫人想到这层,早就是一身冷汗。

    她昨日可是砸锅卖铁把两支陪嫁的发簪送给六房,说是为杨如玉的婚事添彩头。杨王氏一点都没推辞,接过发簪,笑着说多谢长辈厚爱。

    四夫人心里疼,但想到与六房有了交情,便咬牙压下要将这发簪抢回来的冲动。

    四夫人一路压抑着自己回来,在回来的路上迎面碰上老夫人。只简单地请安,老夫人也没计较,只是当时看她一眼,四夫人就觉得自己如芒刺在背。

    方才每个人都在质疑今日老夫人为何不走寻常路,不先审一审查一查再打。她直接就让人打了这些婆子,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各房一阵嚷嚷,她忽然就想明白老夫人这是在立威,是在宣布掌控各房命运的是她,而不是六房。

    是呢。只怪自己太冲动,一叶障目,头脑不清醒,只看到六房可能让自己的孩子有机会平步青云。没想到老夫人直接关乎一家人的生计。

    这会儿她见缝插针,逮住这个机会,立马就向老夫人示好。

    江承紫看四夫人这表现,内心跟明镜似的,四夫人看来是想明白老夫人今天是要立威,这是向老夫人示好呢。

    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你想偏向哪边就偏向哪边?

    江承紫哂笑,用无比天真的声音问:“四伯母,你这是质疑蜀王和当今陛下吗?”

    她一句话说明了王景天是蜀王的人,是当今陛下钦点去长安开医馆的,虽是因六房的关系去瞧宏儿的病,但你们这些幺蛾子敢拿他王景天作文章,就是跟皇家过不去。

    “啊?”四夫人一愣,连忙赔笑说,“阿芝,这事怎么又扯上蜀王与当今陛下呢!”

    “是四伯母你要质疑,怎么又怪我扯呢?”江承紫和颜悦色。

    四夫人讪讪赔笑,道:“我这不,不就是担心宏儿吗?”

    她说着,又尴尬地看了看周围,看没人要与她计较,老夫人也无视她。她这才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江承紫只是笑,老夫人却是沉着一张脸,问:“这王景天是朝廷的人?”

    “王景天乃蜀王旧友,因医术高妙,此番格物院建立,他与孙思邈被举荐为格物院药物医学研究的负责人。”江承紫回答。

    她这倒不是说假话,因之前在应对蝗灾上,说到了医学的革新。当时,李恪接到她的加急信件,除了将蝗虫的预防方案送到李世民的御书房外,就是书信两封,一封给江承紫询问格物院可要革新医学。另一封信也送到江承紫处,但却不是给江承紫的。

    李恪在信上交代江承紫:若是要革新医学,那就将这信件给予王大夫,若是格物院不需要,这封信就径直烧了。

    医学当然要革新,这可是与死神赛跑的大事,是可以改变一个国家命运的大事。所以,她没有任何犹豫就将信件交给了王大夫。

    王大夫看了看,只问:“九姑娘,这事你怎么看?”

    “我?”她瞧着眼前的长者,有着医者特有的慈善与从容。

    “是。在下想听一听九姑娘的意思。”王大夫略略颔首施礼,询问的态度很虔诚。

    江承紫陡然觉得担子重了。即使她觉得格物院必须要革新医疗,但也不能勉强王大夫,更不能替人决定人生。

    “先生,阿芝不能为你的人生做决定。”江承紫郑重其事地说。

    “可我信服九姑娘。你虽年幼,所做之事,全是利国利民的大事。且对于医学的理解也是让我颇为佩服。”王大夫神情谦恭。

    江承紫知晓他所说的是实话,却依旧笑着说:“王先生,我还是老话:我不能为你的人生做决定,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梦想,每个人有每个人想要过的生活。”

    王大夫想了想,郑重其事地向江承紫鞠躬,说:“每个医者都想要妙手回春,救济万民,若能与一种高手一并切磋提高,为万民造福,是大功德之事。”

    “大夫本就是高义之人,王大夫的胸襟与抱负,阿芝佩服。”江承紫笑着说。

    王大夫严肃的脸上露出笑意,说:“我信服蜀王与九姑娘。”

    “那王大夫的意思是?”江承紫眉目一展,语气里有不可名状的愉悦。

    王大夫笑着说:“蜀王说,格物院将来必定有一块医学与药物研究,会齐聚天下名医,攻克医学难题。格物院又属于官家研究,比民间研究起来要容易得多。我,希望看到医学盛世。”

    王大夫说到后来,语气已经非常庄重。

    “我为天下百姓多谢王先生大义。”江承紫盈盈一拜。

    王大夫连连摆手说使不得,这本就是他的理想抱负。江承紫笑着不争辩这问题,而是将目前格物院的形势为王大夫说了一番,说即便此番一并上长安,格物院的医学与药物研究也不可能马上建立起来,毕竟前年被突厥摆了一道,朝廷财力不足。

    王大夫也明白形势不乐观,只说此番六房入长安必定凶险万分,他以六房医者身份随行才算妥帖。尔后入长安,就要开医馆。

    “开医馆?”江承紫有些疑惑。

    王大夫却是笑着说:“蜀王信上说了,在长安去开医馆,待格物院正式建立,就以医馆为依托,入格物院研究医学与药物。届时,可随时调阅朝廷珍藏医书。”

    江承紫听闻,顿时明白李恪早就有把握了。作为一个悉心研究医术的人,对于可随意调阅朝廷珍藏医书,真的是抵挡不了。

    于是,王大夫就以六房医者的身份与六房一并前行。(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