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问题少年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问题少年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瞧得出他的愤怒与厌恶,但她并不去探究原因,也不想浪费时间来计较。

    眼前的少年不过是个从出生就开始被病痛折磨得近乎绝望的可怜之人。这样的可怜之人,偏偏又极其聪敏,空有一身抱负,却只能****挣扎在死亡线上。

    江承紫理解这一份儿绝望,亦原谅他的无礼。这种直接了当,不关乎性命生死的厌恶,她向来当做孩子气。

    所以,她对杨宏的讽刺与奚落丝毫不在意,只是云淡风轻地笑着。

    杨宏那些举动落在她眼里,也不过是孩子气罢了。

    “你跟我说礼数呀。”她在他一大串的奚落讽刺后,笑嘻嘻地反问他。

    他果然还是太嫩,不会歪理邪说,是晶莹剔透的少年,黑白是非皆分明。若是换作旁人,怕早就使用各种说法为自己辩解了。

    他并没有为自己的无礼辩解,反而是涨红了脸,随后低了头,不情愿地拱手道:“杨宏见过九姑姑。”

    “依照礼数,你得对初次见面的九姑姑行大礼呢。”江承紫并不回礼,反而是打趣他。

    杨宏一听,心里的火蹭蹭冒,这女子如何这样不自重,不知耻。

    “不过,念在你久病,又是晚辈。我这做长辈就不跟你计较了。”江承紫笑着说,眼神去是扫过那芸娘。

    芸娘一袭紫衣,神情安宁,看起来倒是比别的丫鬟有气质。若是换一身贵妇的衣服,倒也像是个贵族小姐。

    此刻,这芸娘低垂眸,低眉顺眼就站在杨宏的木轮椅后面。所以,暂且看不到太多的信息。

    “杨敏芝,你别得寸进尺。”杨宏气急了。他已按照礼数,向她请安,她却真当自己是个人物。

    “这是杨氏礼数呀?”江承紫耸耸肩,继续打趣杨宏。

    杨宏抿着唇,恨恨地瞧着杨敏芝。她觉得眼前这女娃真是太可恶,把他这一生唯一的梦境给毁了。眼前这杨敏芝一定是假冒的,一定不是自己真正的九姑姑。

    萧玲玲从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这样不懂事,在她的记忆里,虽然儿子一直被病痛折磨,脾气也不太好,但从来做事说话颇有分寸呀。

    今日到底是怎么了?

    萧玲玲一愣,随后就清醒过来。无论儿子出于什么原因,任凭他跟杨敏芝闹下去,绝对没有好处。

    这莫说什么六房与大房的合作大事,就是儿子这病症怕都要无望了。至少在她所搜集的情报里,杨敏芝除了大才之外,还有一点就是睚眦必报、锱铢必较。

    “对你这样的人,原本不用将什么礼数。”杨宏冷笑。

    “宏儿,闭嘴。”萧玲玲喝道。她在此时此刻,必须要做出态度来。

    杨宏有些不可置信地瞧着自己的母亲。从有记忆以来,母亲从未对他大声说过话,也不曾有重话。

    萧玲玲看杨宏一脸震惊,是真真的心疼,但此时此刻,她必须要拿出态度来,阻止儿子胡闹下去。

    “母亲,你觉得,我在胡闹?你看着烈日炎炎,这老弱妇孺站在这里一个时辰了。”杨宏对母亲说。

    “你小孩子,懂什么?”萧玲玲依旧是一脸的严肃,随后呵斥道,“青儿,还不推小主人去屋内歇着,这里日头太猛。”

    “是。”大丫鬟连忙回答。

    “不,不要进屋。”杨宏固执地说。他也说不清为什么,总觉得今日很难过。

    “嫂子,小孩子脾气而已,我不会介意的。”江承紫安慰萧玲玲,随后又瞧了瞧杨宏,说,“何况,他是久病之人。我是不会计较的。”

    这话等同于说“他是将死之人,我是不会计较的”。

    这女子这样猖獗,杨宏刚熄了一些的火又蹭蹭冒上来,喝道:“杨敏芝,你太过分了。”

    他试图要站起来,但久病以及用药让他的身子早就被掏空,激动地站起来的瞬间,就往旁边倒过去。众人一阵惊呼,都要伸手去扶住他。

    他以为自己却摔倒,或者会被哪个下人接住。他没想到回过神来,接住他的人是杨敏芝。

    淡淡的清香充斥在周遭,像是春日里薄薄的樱花味。杨宏仰面看着近在尺咫的她,一时之间脑袋一片空白,竟不知如何反应。

    “要量体裁衣,不要逞强,给周遭的人带来的麻烦。”江承紫毫不委婉,直接了当地说。她觉得这小孩过于聪敏,也因身体原因,周遭之人都怜惜他。因此,他这性格就有些问题,正需要敲打敲打才是。

    她的话明明是平平静静的,但却一字一句都像是针扎在他心上:是呢,自己是个废人;自己是别人的麻烦。

    他顿时觉得兵败如山,倔强地瞧着她,说:“不用你管。”

    他说着就想要从她手里挣扎开来,但他发现自己的挣扎是徒劳的,这明明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女娃,力气竟然如此之大,箍得他丝毫动弹不得。

    “我倒不想管你。可惜,我生平最敬佩慈母。”她声音依旧带着笑意,然后将他扶着坐在轮椅上。

    不,不应该是她扶着!应该说是她强迫他坐下来去。然后,她的手搭上他的手腕,明眼人都瞧得出这是在诊脉。

    杨宏倒是没动,明显一愣,暗想:她,她真的通医理?

    萧玲玲在一旁,瞧见杨敏芝这举动,心里也谴责自己小肚鸡肠。人家杨氏六房皆是成大事之人,又怎么会与一个小孩子计较?

    “你,你真通医理?”杨宏小孩子心性,径直就问了。像是全然忘了方才还跟人家像是仇敌似的。

    江承紫轻轻一笑,低声说:“你猜。”

    “哼,要说便说,装神弄鬼,没意思。”杨宏冷哼。

    江承紫却已诊脉完毕,说:“今日你耗费不少精神,好好休息,我明日再来瞧你。”

    这就诊断完毕了?

    杨宏呆愣着瞧着她,心想:莫不是又被她耍了吧?那些大夫不都是诊脉、说病情、叮嘱他休息吃食,然后就是开药么。她却什么都不做,只让他好好休息。

    “没,没别的?”他问。

    江承紫瞧着他,笑了笑说:“读书走点心,不然真白瞎了。”

    杨宏愣一下,自己问的是病症,她似乎在教训自己啊。

    “用不着你教训。”他没好气地说。

    江承紫依旧是笑笑,对那群小厮婆子说:“你们散了吧,别忘了今日我与你们说起的话,一般人,我不告诉哟。”

    她神秘兮兮,小厮婆子们连连说是,还口称多谢九姑娘。

    杨宏一头雾水,又不好继续询问,怕这贼女子又抓住机会奚落他,只能忍住好奇,想着等她走了,问一问这些丫鬟婆子。

    “不必客气。”江承紫跟领导阅兵似的,对众人挥挥手,尔后喊,“阿碧,差不多吃晚饭了,回去吃饭了。”

    “好呢。”阿碧回应,那声音都比别人家的下人要大。

    杨宏眉头一蹙:果然是个没教养的,连丫鬟都这样没教养。

    萧玲玲看到这情况,一边吩咐青儿与芸娘照顾好小郎君,一边快步跟出来,喊:“阿芝妹妹,就在我这边用饭吧。”

    江承紫摆摆手,说:“我出门前,吩咐厨子做了我喜欢的菜式。”

    萧玲玲知晓六房的伙食向来好,人家家里的糕点现在是在上层贵族里流行。就是萧氏那边也问杨氏这里有没有做法,想要寻一两个。

    “六房厨师手艺上佳,既是如此,我就不留你用饭。只是——”萧玲玲犹豫再三才说。

    “嫂子有话,但说无妨。”江承紫沿着花木扶疏的小径缓缓走出,等在路口的车虎看到她出来,松了一口气。

    “方才,我瞧你跟宏儿诊脉。阿芝,宏儿他还,还有救么?”萧玲玲低声问,一双手紧紧抓住衣袖。

    江承紫停下脚步,扫了她一眼,轻笑说:“若要救宏儿,嫂子就该实诚些。”

    萧玲玲一听,大惊,亦大喜。

    “阿芝,你,你看出来了?”萧玲玲很是激动。

    江承紫屏退了阿碧,很是严肃地说:“嫂子,我当你是自己人。可这其中内情,你却不与我说清楚,你让我如何救宏儿?”

    “这,我实在不是如何说起。”萧玲玲摇摇头。

    “那位刘大夫,熬制的分明是毒药。我这门外汉也瞧得出,嫂子与大伯母名家出身,自小亦是学过医理,如何看不出?”江承紫反问。

    萧玲玲叹息一声,说:“阿芝,不瞒你说,宏儿并非先天不足,而是中毒。为了保住他的命,我们遍寻名医,如今也没有解毒之法,只得以毒攻毒。能拖一天是一天,阿芝,你不知,有时候,我看他痛苦,我真想亲手结果了他。”

    “下毒之人是谁?”江承紫径直询问。

    萧玲玲摇摇头,说:“这弘农杨氏,人数众多。我这嫡长孙媳妇自然备受瞩目,这孩子我养得小心翼翼的,却还是中了毒。”

    “凭你与大夫人的智慧,想必早就有怀疑对象,只是对方亦是老狐狸,你们抓不到证据,所以,连对方的眼线,就是那个芸娘也一并放在这里。”江承紫大胆分析。

    萧玲玲心中一咯噔,只觉得眼前女娃真真是可怖,只在这院落里走一圈,竟将真相完全瞧出来。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阿芝。我与婆婆确实早有怀疑之人。这世间事,不过利益二字罢了。若非牵扯利益,又有谁会处心积虑,丧尽天良呢。我们留着芸娘,就是想知道幕后,可对方却不再上当。这么多年,我们都没找出幕后之人。”萧玲玲说着一拳打在一棵桃树上。

    “芸娘在这里的目的,不过是确认宏儿确实病入膏肓,没有回转。所以,那些人不需要再动手,他们只要看着宏儿慢慢挣扎,油尽灯枯,而你心力交瘁。”江承紫缓缓地说,尔后露出一抹笑,“可是,如今,我来过,宏儿的病就说不一定了。”

    萧玲玲随即就明白江承紫的意思:无论杨宏的病,她能不能治,这个幕后之人一定会被揪出来。

    “阿芝,如此,有劳你了。”萧玲玲也不说别的客套话。

    江承紫仔细地瞧着她,很郑重地说:“嫂子无需多礼。今日,就算你是陌生人,我亦会出手相帮。”

    “为何?”萧玲玲迟疑地问。

    在她的熟知里,六房的九姑娘可没有白帮人的道理。

    “我生平最敬佩慈母。”她说,“而你是。”

    江承紫说完,转身,大步向院落外走去。

    萧玲玲愣在原地,瞧着远去的女娃的背影,最终隐没在日光盛大的树影里,她才流下了泪:这些年的付出,却是有人瞧见,还说敬佩她。

    不知怎的,萧玲玲忽然很想大哭一场。

    江承紫携阿碧回到六房,刚一进门,就瞧见杨舒越在天井里来回踱步。

    “阿爷。”江承紫喊。

    杨舒越转头瞧着她,怔了一下,松了一口气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不是让人来通传,说我去瞧一瞧宏儿,然后就回来么?”江承紫一边往廊檐下走,一边问。

    “这高墙深院里,就算是自己人来讲的消息,也未必是真。不见你,怎可能放心。”杨舒越很严肃地说。

    江承紫心里生出愧疚来,她在外肆意妄为,快意恩仇,却从未想过家里人提心吊胆。

    “对不起,阿爷。”江承紫乖巧地站在杨舒越面前。

    杨舒越摸摸她的头,低声说:“阿芝,我知你本事,但这毕竟不是蜀中,这是祖宅。”

    “嗯。”她此刻便是乖巧的小女儿。

    “以后去长安,更要谨慎。”杨舒越又说。

    “是。”江承紫很乖巧地回答。

    杨舒越瞧了瞧她,便说:“你回来就好。我瞧你大兄以及那阿念将军亦挺担心你,来来回回瞧了几次。你这会儿回来了,去见见他们。”

    “他们?”江承紫颇为疑惑。

    “你不在,我就让你大兄作为客人招呼阿念将军。两人都担心你,怕方才那一局棋也下得心不在焉。”杨舒越说。

    江承紫点点头,就蹦跶着去找杨清让与阿念。还隔了远远的几个回廊的距离,就听见杨清让在问:“阿念将军,你这落子不慎重啊。”

    “哦。是啊。”阿念心不在焉。

    “阿芝向来聪颖,有自己的主意,你也别太担心。”杨清让安慰阿念,随后觉得这安慰的话说得怪怪的。难道不应该是旁人安慰家人么?他作为阿芝的亲大兄竟然要去安慰一个旁人。

    杨清让说完这话,摸了摸脑袋,觉得这局面很是诡异。

    “你们可有派人去瞧瞧?照理说,也应该回来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这祖宅,呵呵。”阿念说。

    杨清让没说话,阿念又说:“我去瞧瞧。”

    杨清让已经劝说过好多次,这会儿实在找不到说法,只能任由他站起来,他也一并站起来,犹豫了一下,说:“我说,阿芝应该快回来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