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执念之梦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执念之梦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萧玲玲内心很多疑问。而下面的小厮婆子们再度鸦雀无声,战战兢兢。

    江承紫看了看众人,说:“散了吧。给你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当然,我杨敏芝,不是什么菩萨。若是换作我,这妖蛾子早就身首异处,比如,这样——”

    她抬手,一柄飞刀“嗖”出去,树上一只麻雀栽了下来,就落在旁边。

    众人看着那扑腾都没扑腾一下立刻就毙命的麻雀,纷纷下跪,异口同声说:“不敢,不敢,绝无二心。”

    “看着我,排着队,过来,一个个地对我说。”江承紫和颜悦色。

    那些小厮婆子丫鬟没说话,江承紫手一扬,手中把玩的发簪没入旁边一棵桃树。为首的小厮一看,立刻跑过来,战战兢兢地瞧着江承紫那一张漂亮的脸,颤抖着说:“小的不敢,不敢有二心。”

    江承紫扫了他一眼,说:“继续说,我不满意呢。”

    那小厮又鼓着勇气说一遍。江承紫瞧着他的神情动作,确认没什么大问题,就让他去阿碧那里记下姓名、祖籍、叙述生平经历。阿碧拿的是江承紫做的炭笔,用的是上好的清江白纸张,记录起来很快。

    小厮叙述完毕,又让下一个继续。

    如此再三,江承紫一一过目后,发现这三十来个人确实没有什么异常,便起身说:“嫂子,我也懂些许医理,想去瞧瞧刘大夫给宏儿配的药。”

    “好,这甚好。”萧玲玲很是高兴,正要让那些小厮婆子都散了。

    江承紫摇摇头,道:“都站着,我说什么时候散,才可以散。”

    萧玲玲想这女娃向来聪敏,方才怕有发现,就让那群人都站在骄阳之下。江承紫则是将阿碧记录完毕的稿子来过来瞧了瞧,就径直往药房走去。

    药房在东南角,独立的小房,还未走近,就闻到药草香味。

    萧玲玲走到门口,喊:“刘大夫。”

    那刘大夫应了声:“少夫人,我在熬药,走不开,你请自己进来。”

    江承紫便径直往里面走,厅堂内很简单,就是诊所的模样,而厅堂后的一间小屋放着药柜,屋后院里还晒着许多的药材。

    “刘大夫在那里。”萧玲玲指了指熬药的地方。

    江承紫走了进去,瞧见灰布衣衫的刘大夫,戴了方巾,留了髭须,约莫三四十岁。他抬头,极小的眼睛蹦出一道光,瞧了瞧江承紫,道:“抱歉,九姑娘,我这走不开。”

    “哦。刘大夫为宏儿之事,极尽心力,甚好。”江承紫客套。

    那刘大夫没说话,径直埋头专注于药罐里的药。江承紫走了过去,瞧了瞧药罐里的药,以及旁边放的药材。她认得是一些补药,固本培元所用。

    “不知宏儿是何病症?”江承紫问。

    “先天不足,心肺受损。”刘大夫埋头回答。

    江承紫没就此评论,只轻笑:“虽为医者,刘大夫这礼数堪忧。”

    “熬药须火候,分不得心,九姑娘想凸显尊贵,还是去院里吧。”刘大夫说,语气虽平静,但这话却不客气。

    “阿芝,刘大夫脾气不太好。”萧玲玲解释。

    江承紫轻笑,说:“无妨,刁民歹人与幺蛾子我见得多了,不缺这一个。”

    “九姑娘自重,毫无根据的话,还是不要说出口才好。”刘大夫说。

    江承紫不理会,只瞧他细微的动作,然后过了好一会儿后,说:“你不敢看我,你怕我看穿你。”

    “我,我有什么不敢?”刘大夫直起身来,狠狠地瞪着江承紫。

    江承紫依旧微笑地瞧着他,说:“其实,你看不看我,也不影响我的判断结果。”

    “你的结果?”刘大夫眉目间有略略的惊恐闪过,但眉目还算平静。

    “对,结果。”江承紫一副俯瞰众生的笑,而后转身说,“刘大夫好好准备准备吧。”

    萧玲玲根本没瞧出其中有什么变化,一头雾水就对刘大夫点点头,快步跟着江承紫出来。

    “阿芝,如何了?”走了一段距离,萧玲玲急切地问。

    江承紫看了她一眼,也不回答这问题,只是说:“世上所有事,皆有因果起。不论宏儿是不是为人所害,但你们找这大夫也太大意。”

    萧玲玲脸色一变,抿着唇说:“我与婆婆都不敢相信这宅子里的人了,只能秘密出去找。”

    “秘密行事?”江承紫嗤笑,“别人要盯着你们,你们如何秘密得起来?怕你们身边早有对方的眼线。”

    萧玲玲不语,只盘算着宏儿真是为人所害,那如今杨敏芝回来了,且很顺利要来管一管宏儿的事。那么,宏儿就真是有救了。

    “走吧。去瞧瞧宏儿。”江承紫说着,便走出药房。

    刚出药房,就听得有少年人的声音喝道:“好大的威风呀,也不怕闪了腰,遭了报应。”

    江承紫脚步一顿,便瞧见小径那边有个紫衣丫鬟推着木头轮椅车缓缓入了院里,就停在一干下人站立的地方。

    方才那话就是这轮椅上的人说的。那轮椅的旁边正是去请芸娘前来的大丫鬟,此刻正心有余悸十分紧张地站在轮椅旁。

    萧玲玲一瞧是自己儿子,那话显然是在讽刺九姑娘,她一下子就着急,连忙说:“宏儿久病,脾气不好。阿芝,你千万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别往心里去。”

    这偌大的弘农杨氏,莫说是观王房,就是别房别脉,多少人想要巴结六房,想要结实这杨敏芝啊。她可是得了先机,这才请到的。

    江承紫也知那少年应该就是杨宏,而身边那紫衣女子就该是芸娘。

    “大嫂,我不会与后辈计较,也不会与病人计较。”江承紫宽慰。

    萧玲玲一边客套地说多谢宽容,一边心里还是忐忑得很。只得快步走过去低声说:“宏儿,那是九姑姑,以前身体不好,养在洛水田庄。后来,又去蜀中,昨日才回来。”

    轮椅上的少年,十分瘦削,面色苍白,但眸子却是晶亮璀璨,那一张脸倒是杨氏惯有的美貌,眉宇间有一种不可一世的嘲讽与狂傲。

    久病之人,不知何时就死去。这般神情,自然是绝望到极致了。

    “知道,不就是形容痴傻的九姑姑么?”杨宏冷哼,然后对院落里站在骄阳下的仆人说,“你们都退下吧。”

    那些仆人想要动,但看了看少夫人,又看了看九姑娘,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动。

    杨宏蹙了眉,冷眼看着江承紫,很是不屑地说:“九姑姑,看来没入过族学,即便有惊天之才,也不得礼数呀。”

    江承紫不与他计较,只是笑着说:“你与我说礼数?”

    杨宏正要反驳,忽然意识到她这话是在讽刺他一个后辈见到长辈不请安,实在是没有礼数。杨宏本想讽刺她,却硬生生只得将话语吞进去,很厌恶地瞧着眼前的女娃。

    明明是那样好看的容颜,眸子熠熠生辉,脸上那笑真是如沐春风,而且他曾听过她许多的传奇。

    他虽然久病,困顿在这一方天地,但母亲与祖母对他甚为疼爱,给他修建书楼,每日里将家宅里的事和天下大事都告诉他。

    这些大事里当然包括杨氏六房,包括格物院。这期间,他不止一次听到杨敏芝的名字,也知道这名字在这一年在杨氏祖宅和天下引起了轩然大波。

    他也曾吃过马铃薯、红薯,真是人间美味。而那白花花的盐真是胜雪,那些厨娘里私下里很是自豪地说:“这是杨氏九姑娘发现的盐矿,是九姑娘改良了制盐法。如今,普通百姓都能吃得起这样好的盐。”

    那些下人那样自豪,他对她那样好奇。而且她比他还小,看看这祖宅比他还小的女孩子们,完全就在玩耍,字都不识几个。

    这一年多来,他每次发病,总是想着坚持坚持,至少要在这有生之年见一见杨敏芝才甘心啊。

    过年时,正月初一,他发了病,在床上疼痛难忍,迷迷糊糊中,只听得祖母与母亲在谈话,说:“六房要回来了,六爷那样的病症都治疗好了。六房定然有办法,若是没办法,那肯定也是认识医术高妙之人。好好调理,等开春,六房回来,或者,宏儿就有救了。”

    他那时,听到这消息,在昏昏然中,想到的只是:杨敏芝要回来了么?

    后来,醒过来,逐渐平稳,他积极配合治疗,想着有生之年终于可以实现自己一个愿望吧。

    昨日,听闻杨氏六房入了祖宅。他坐在窗前,看着细小嫩芽的树,觉得若自己不是一个废人,去迎接六房的应该有自己吧。

    他千回百转的冥想里,杨敏芝应该是桃花林畔,举手投足宛若谪仙的女子,有清雅脱俗的美,言语温和,眉目清冷,待人极其有礼貌,字字珠玑,惊才卓卓。

    可是,午饭后,听得丫鬟来回报,说芳姑姑被大理寺带走,崔顺因意图行刺六房夫人被六房击杀。

    他蹙了眉,让那汇报情况的丫鬟一一说来,包括当时在场的对话,尤其是杨敏芝的言语和举动。

    是的,那丫鬟是大房安插在老夫人院里的人,平时并不做别的,只是每天向杨宏汇报老夫人那边的事。若是有大事,就立刻来报告。

    今日中午,他听得震惊,连连问:“真是她做的?”

    大丫鬟一愣,才明白少主人所指的是九姑娘。丫鬟点点头,回答说:“是的,句句属实。那崔顺也是九姑娘亲自击杀的,别人没看清楚,我却是瞧见了那一抹影子,速度极快,嗖一下过去,虽看不清是她,但院离只有她的衣衫是那颜色。”

    杨宏愣了:她,竟然杀人,竟然那样猖獗,咄咄逼人;她,她的手怎么沾了血?

    杨敏芝,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宏心烦意乱,当即咳嗽,吐出一口血来。

    母亲听闻,立刻就赶来,他已平顺下来,摆摆手,说:“我无妨。”

    母亲忧心,却是说:“你放心,六房回来了。你六祖父身子从前不好,如今痊愈。据闻你九姑姑有神通,六房又认识名医,你会好起来的。”

    “她?”杨宏不屑地笑了笑,对芸娘说,“推我去书楼吧。”

    他去了书楼,从前是喜欢看书,觉得在有生之年,看看书也是好的。现在却只想在书的世界里躲避着,寻求清净。

    他呆在书楼,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那些丝绢帛书,那些竹简古籍。他平时极其喜欢的书,全都入不得眼。

    幽暗的书楼里,屋外是盛大的日光,他看着窗口发呆。

    直到母亲的大丫鬟青儿前来请命,说九姑娘来了,要让芸娘去拜见,去欢迎。

    他一直压抑在胸口的那团难过陡然就迸发开来,哼了一句:“以为是个不同的,却也是猖獗狂妄的。”

    “可是,芸娘——”大丫鬟支支吾吾。

    “你们怕她,我却不怕。”他说。

    大丫鬟站在那里,犹豫片刻,才说:“小主人,少夫人让我务必带芸娘过去,让我在这里伺候,让芸娘过去。”

    “放肆。”他发怒,咳嗽了一阵。

    芸娘吓得慌,一直为他顺背。大丫鬟不敢说,就站在一旁。

    他低头看书,手中一本兵法看了半个时辰却也没看进去一个字。

    “走,我倒去瞧瞧,这九姑娘多猖獗。”他说。其实他到底想要亲自见一见她。

    还未到院落,就远远瞧见那些小厮婆子们都站在院落中,不敢动。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

    大丫鬟说:“定是九姑娘在训诫他们。且,九姑娘怕要瞧瞧这园内是不是有幺蛾子。”

    他不言语,任凭芸娘推着往前走。到了园内,没见着杨敏芝,有个小厮回复说去药房了。他便说了那些诛心的话。

    她却依旧是如沐春风的笑,丝毫没有动怒的样子,从花木扶疏的小径款款而来。瘦削高挑的女娃,若不是听闻她在这祖宅内的所作所为,她几乎就该是他想象的样子。

    他看到她这模样,不知怎么的,只觉得想发火,连平素里的礼数全都忘却了。

    “你跟我说礼数?”她那样说。

    他愣住了,就这样瞧着她,那一张脸上全是笑意。

    他很是厌恶这笑容。这样美的女子,竟然有蛇蝎的心肠。(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