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论道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论道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也是笑了笑,没说话。

    一直没说话的大夫人便发话:“没个见识,这样聒噪,也不怕孩子吓着。”

    “大嫂,你也打从心底喜欢这孩子吧?”十夫人开口,语气别样温柔。

    江承紫不由得瞧了瞧这十夫人。先前,听杨如玉提起过,这十夫人也是常年在家烧香拜佛念经,到底是真信佛,还是韬光养晦,这就不得而知了。

    “这孩子聪颖,可爱,又有胆识。这弘农杨氏可是多年没出过这样的孩子了,谁不喜欢?”大夫人拨着念珠,不紧不慢地说。

    众人都附和之际,老夫人由里屋出来,整个内堂顿时鸦雀无声,待老夫人坐定后,都各自落座。

    照例是老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大家说了芳沁的事,也表达了内心的哀伤。接下来就是感谢六房、感谢阿芝与六夫人;再然后,就是要各房近期开展整顿家风、仆役的运动,务必将人面兽心、幺蛾子等清除,该赶出去的赶出去,该卖掉的卖掉。

    “决不能姑息养奸。”老夫人用拐杖狠狠地敲了敲地面。

    “是。”各房齐声回答,江承紫倒觉得自己与这氛围格格不入。人家都是各房夫人来听训诫,即便有姑娘在,也是各房带过来的。而六房就她一个小姑娘在这里,很是尴尬。

    所以,大家都在表决心,义愤填膺时,江承紫就坐在自己的席位上,一言不发地看着弘农杨氏女子合唱天团异口同声歌唱老夫人,以表决心。

    听得实在是恶心,她就凝神听角落里几株植物的交谈。那几株植物觉得这里太吵,空气也不好,简直是活不下去了。

    也许可以听一听更远处的声音。她凝神静气,跪坐在垫子上,果然穿过杨氏女子天团的合唱能听见院落里的植物在叹息这再不下雨,可是熬不下去。

    尔后,又有植物在叹息说这近日也没有下雨的可能,怕是要一直干下去。

    “我们还好,有人浇水,外面那些,怕熬不过吧。”又有小心翼翼的花草在哀叹。

    江承紫眉头略略蹙起,看来贞观初年,北地这一场旱灾真是很严重。也不知朝廷是否做好了良好的应对。若是对灾难估算不足,就很可能

    “阿芝,你从小养在外面,不熟悉这些伯母婶婶姐姐嫂嫂的。今日叫你来,便是让你熟悉熟悉。至于你长姐、阿娘早就认识,便没有打扰她们。再说,我也知晓你们舟车劳顿。”老夫人训诫完毕,就将话题转向了她。

    江承紫之前正在思考旱灾的问题,盘算自家囤积的粮食可支撑多久,若有流民,该如何应对。这边厢老夫人陡然就将话题转向她。

    她毫无防备,被吓了一跳,却也是立马站起身对着众人盈盈一拜。

    三夫人向来喜欢说得体话圆场,今日上午的事让她记忆太深刻,以至于对六房的人都提放着,即便这会儿只有江承紫一人在场,她还是防备着,整场都不轻易插话。

    倒是那九夫人不懂深浅,平素除了三夫人,就数她最爱说话,最会蹦跶。这会儿,他立刻就接话说:“刚才老夫人还没来,这孩子聪明伶俐,十分懂礼数,刚来就已经向我们请安了。”

    “阿芝有礼。”她起身盈盈一拜。

    老夫人便走上前,亲昵地拉着她的手,为江承紫介绍在场之人。在场有三十二个人,江承紫在军队本身就有独特的记忆法,加上本身聪颖,过目不忘。

    老夫人这一圈祖母慈爱孙女孝顺的戏码下来,江承紫已经将在场的三十二个人认了个清楚。

    老夫人介绍完毕,就拉了江承紫在她身边坐下,说:“我们弘农杨氏,千年望族,几经沉浮,依然屹立。凭的不仅仅是杨氏族人恪守祖训,努力创新。更是杨氏族人的团结。我们今日算是女眷在场,我就把话说在这里。这杨氏在,子孙在,杨氏兴,子孙旺。你们呀,不要以为自己是女人,就巴掌大的天,小肚鸡肠,目光短浅。”

    众人不作声,老夫人继续说:“这女人管理好家宅,团结好亲族,管教好孩子,将一家打理得井井有条。男人在外,才能安心拼搏。”

    “是。”各房夫人都异口同声地回答。

    老夫人又是一声叹息,道:“你们定要记得:杨氏一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们谨记。”众人又是异口同声。

    老夫人看了众人一眼,不再说话,只拍了拍手,让丫鬟们捧出茶具泡茶,并且将厨房新出炉的茶点一一摆上桌子。

    江承紫瞧见这些丫鬟的泡茶技艺皆是模仿杨氏宴席上的泡茶方式,而茶叶则是六房之前送回祖宅的贺礼。至于那些茶点,不过是杨氏普通的点心。

    不过,即便是这种在杨氏六房每天普通的寻常规格,对于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杨氏来说,已是稀罕物。于是,各房也是尽量克制,吃茶吃得颇为矜持,却掩饰不住享受与得意。

    喝茶之际,二房让自己的孙女儿谈了古筝助兴,紧接着七房不甘示弱,让儿媳妇弹琴。一时之间,这茶会倒是颇为高雅。

    老夫人端坐主位,只管喝茶,瞧着众人,一言不发。江承紫坐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瞧着众人,琢磨身边这老狐狸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行动。

    约莫坐了半小时,茶喝淡了,老夫人命人给各房再泡一壶。趁着烧水的间隙,老夫人就说:“众人可知,这大半年,天下最时兴的是啥?”

    还是九夫人率先站起身,说:“这大半年最时兴的,一是点翠的首饰,二就是喝茶。”

    “如今贵族中最流行的便是喝茶和点翠首饰。二这两种皆出自咱们杨氏六房。这喝茶是九丫头和清让琢磨的,而这点翠首饰,则是阿宁和秀红琢磨的。你们瞧瞧,你们的眼光,平时看的是哪里?”老夫人介绍这点翠首饰和喝茶时,又立马开始对众人进行训诫。

    众人默不作声,领受着老夫人的训诫。

    老夫人继续说:“你们把眼光看远一些,一家人团结和睦,杨氏才会兴旺。我啊,老了,怕也荫蔽不了你们多久了。”

    “老夫人,你说哪里话。你还健朗得很。”九夫人逮住机会立刻插话。

    老夫人摆摆手,说:“人生在世,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死。对于死,我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你们也不用说这种话来安慰我。如今,恰好六房回来了,虽然今日六房只有阿芝在这里,但阿芝亦是极其有主见的。这样说来,我观王一房,女眷们算是全都到齐了。我方才你所言,务必都记在心上。”

    “是。”众人又是异口同声。

    江承紫依旧没有说话,她隐隐觉得老夫人这画风不对,似乎是大彻大悟似的。

    “你们呀,要真听进去才好。”老夫人又是一声叹息。

    “老夫人所言,我们都紧紧记得。”九夫人依旧是娇滴滴的声音。

    老夫人扫了她一眼,挥挥手说:“你们散了吧,我与阿芝说说话去。”

    她说完,就站起身来,吩咐江承紫扶着她,跟她到小厅里去说说话。

    小厅与其说是个厅,倒不如说是个临窗看风景的小房间,里面有卧榻、茶具,小火炉,还有竹的躺椅。

    老夫人与江承紫坐下,江承紫也不想继续去猜测,径直就开门见山:“老夫人,明人不说暗话,你这样着急叫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夫人看了看,倒是笑了,说:“想必,即便是你母亲也不敢对我说这句话。放眼杨氏,能与我这般说话的,也就你一个。”

    “那老夫人后悔了么?”江承紫笑着问。

    “成王败寇,举手落子,输了就是输了,何来后悔一说?”老夫人缓缓地在厅里踱步。

    “比如后悔当日,没有将我当做妖邪诛杀了。又比如,后悔在洛水田庄没有干掉我们母子三人。”江承紫毫不留情面,直截了当地剖析老夫人。

    老夫人也不动怒,只是冷笑一声,说:“我举手无悔,数十年如一日,皆如此。”

    “那老夫人总不会是召我来,与我叙叙旧吧,表达祖孙情深吧?”江承紫径直问。

    老夫人扫了她一眼,坐到椅子上,说:“你这样尖锐,真的能在那个地方走下去吗?我很好奇。”

    江承紫轻笑,说:“能屈能伸,还可以解释为:能不用演戏的时候,就开门见山,需要演戏的时候,就要演地以假乱真。”

    “罢了,我亦不与你逞口舌之快。你既是开门见山,我也爽快。今日,对芳沁,是你主导的吧?”老夫人径直问。

    江承紫笑了笑,说:“老夫人,我主导又如何,不是我主导又如何?最重要的是这是谁的意思。”

    老夫人面色一沉,道:“果然还是那位的意思么?”

    江承紫不置可否,亦是笑着,说:“老夫人,俗话说,夕阳西下几时回。世道已改变,世家只手遮天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放肆。此话,岂容你讲。”老夫人怒喝。

    “老夫人,只你我二人,何须这样。你们现在疲于奔命,有没有觉得房屋到处是洞,堵着这个,那个又漏了呀?”江承紫出言讽刺。

    老夫人冷哼一声,说:“你不用讽刺,有话直说。”

    “我为何要直说?今天是老夫人请我来的,可不是我愿意来的。”江承紫直接拿话丢给她,

    老夫人眉头一蹙,然后舒展开来,笑道:“罢了,罢了。今日我找你来,问的是杨氏前途。”

    “老夫人,杨氏有长老会。你还有一堆儿子孙子,何用问我这个小姑娘?”江承紫问。

    老夫人垂眸,道:“长老会,不提也罢,都是为了各自利益,何曾真正为了杨氏?而我的儿孙们,大多平庸之辈。杨敏芝,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你,但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甚至羡慕你。聪颖得近妖,算无遗策也不过如此。”

    “多谢老夫人夸奖。”江承紫很欣然接受这老太婆的夸奖。

    老夫人看着她,说:“也因此,我找你来,问一问杨氏的前途,问一问六房的打算。”

    江承紫知道老夫人是想问六房是不是会脱离杨氏,自立门口。

    “六房姓杨,这不能改变。至于六房的打算,若是将来颇有功勋,皇上厚爱,赐了封地爵位什么的,自然是要独立落户。至于杨氏的前途,取决于老夫人以及杨氏众人,而不是我杨氏六房。”江承紫明确回答。

    “你六房要分家独立,这是自然的。我问的是你六房是否会与弘农杨氏脱了关系。”老夫人怕江承紫不肯回答,直接将话讲明。

    江承紫看着她,顿时觉得好笑,以前这老太婆是巴不得六房消失,巴不得六房跟杨氏没关系。如今,她又这样怕六房独立。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呀。

    “我方才说了,六房是否会与弘农杨氏脱了关系,全在你们,而不在六房。当然,六房的原则很明确‘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但若别人敢对六房无礼或者谋算,就别管我杨敏芝,心狠手辣。”江承紫冷冷地说,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好一个心狠手辣呀。阿芝,你还真敢承认。”老夫人瞧着这女娃,居然是有点羡慕她。

    无疑,她萧锦瑟与这女娃是同一类人,可她作为一个庶女、侧室,都太过于低眉顺眼,以至于让自己憋屈、意难平。

    她呀,阴险狡诈也好,喜欢别人也好,恨别人也好,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满盘皆输。

    “我为何不敢承认?”江承紫反问,看到老夫人的神情竟然很是慈爱。

    她笑着说:“你就不怕太过猖獗,满盘皆输?”

    “老夫人,人生都是赢又有什么意思呢?再说,大局不输即可。而且,输赢的界定很模糊,有时候,你换个角度,就是输,再换个角度看,却是赢。只要无关生死,输一输,又何妨?活得恣肆痛快,就好。”江承紫缓缓地说。

    她从来不是一个道者,但长期孤寂的生活以及后来所从事的职业,让她会有大段大段的时间去思索人生。在做特种队队长的日子里,她有一段时间,就默默地自己跟自己下围棋,悟输赢。(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