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暗潮汹涌

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暗潮汹涌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明青的话让江承紫眉头一蹙,她先前想过老夫人在她临去长安之前会找一找她,但没想到这么快。

    “老夫人这时候找你——”李恪也想不明白。

    江承紫感觉到他的不悦与烦躁,便拍了拍他的手背,说:“莫担心。”

    “我们刚卸了她一只胳膊,难保不会狗急跳墙。”李恪冷冷地说。

    江承紫微微一笑,摇摇头,说:“你也爱说笑了。若她是狗急跳墙的人,今日把持杨氏的人,就不是她了。”

    李恪还是有些烦躁,说:“我与你一并去。”

    “你莫担心。再说,你与我一并去,不适合。现在可没几个人知晓阿念就是蜀王。”江承紫劝慰。

    李恪烦躁地在屋内踱步两个来回,叹息一声说:“每每到这种时候,又恨不得跟前世一般无二,那倒更好把控些。可是,若是与前世一般无二,我这心便如何也放不下来。”

    江承紫走上前拉住他的手,牵引他在软垫上坐下来,她便跪坐在一旁,瞧着他微笑。

    “怎了?”他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便以手遮面去挡。

    “哈,竟然忘记自己戴着面具了。”江承紫打趣。

    李恪一愣,“噗嗤”一笑,将手缓缓放下,说:“好了,我不烦躁。”

    她看他沉静下来,便是乖巧地“嗯”一声,然后瞧着他,很严肃地说:“不要想前世如何。如今,是上天恩赐,让我们带着记忆重逢在新的时空,人还是那些人,事情却再也不是上辈子的事情。”

    “我知道。所以才更担心。”李恪语气里还是担忧。

    江承紫安慰:“你不必担心。老夫人找我是意料中的事。”

    “可却没想到这么快。”李恪蹙眉。

    “她毕竟老了,怕是沉不住气。”江承紫笑了。

    “你真认为是她沉不住气?”李恪还是颇为担忧,“我想我应该跟你一起去。”

    “信我。”她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说,“我让明青带你去客房休息一番。等你一觉醒来,我便回来了。”

    李恪固执地瞧着她,不说话,神情像是个固执的孩子。

    江承紫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说:“我听力了得,功夫也不错,你与我多次交手,也曾见识过。”

    “好吧。”李恪勉强答应,却又不放她走,拉着她坐下,很郑重其事地说,“我担心的不是杨老夫人,而是名门联盟。他们一直派人说服我,让我争夺皇位。而你——”

    李恪顿了顿,才缓缓地说:“你让他们觉得太像我外祖母。”

    江承紫一愣,随后想到他的外祖母就是杨广的萧皇后。当年,逐渐衰落的世家名门看到权力正在旁落,诚惶诚恐,就联手左右朝廷的继承人。

    隋文帝杨坚中规中矩,独孤皇后也与名门一条心。所以,隋文帝一朝世家与皇帝各自安好,两生欢喜。但太子杨勇不太将世家放在眼里,世家就暗地里撤换杨勇。恰巧杨广也是有抱负的皇子,与世家一拍即合。而后,世家选出如同独孤皇后一样的萧氏与杨广联姻,一方面辅佐于他,另一方面又可掌控下一任的皇子。

    可是,杨广惊才卓卓,英俊不凡,萧氏与他情投意合,共同绘制宏伟蓝图,绘制了一个和美的天下蓝图。并且隐忍着,等拿到皇位,才开始着手除掉那些掣肘他们的世家。

    萧氏的突然反水,让世家惊恐,几近分崩离析,各大世家纷纷拿出看家本领,与杨广夫妇对战,导致了隋末大乱。

    “这也是当初老夫人换我生辰贴的原因之一吧。”江承紫轻笑。

    “他们称我外祖母与外祖父那一场为萧氏之乱,认为罪魁祸首是我外祖母。她对世家有所保留,撺掇外祖父对付世家,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李恪缓缓地说,“他们最后没讨到好处,却让三流的家崛起,成为关陇新贵,把持了朝堂与天下。而今想卷土重来,自然更怕不可控的人。”

    “而你是他们的最佳人选,可我却是他们觉得不可控的人。”江承紫接过话来。

    “所以,我才担心今日的动作,会让他们丧心病狂。”李恪无比担心。

    江承紫略一想,这还真有可能。可是,老夫人真的这样丧心病狂,大理寺的官员还没厉害,就敢对自己动手?

    不,她不是这样不谨慎的人。如果此时动她,那整个杨氏就会在这瞬间崩塌。她不可能为了所谓联盟的利益而牺牲杨氏,毕竟杨氏一族才是她的根本。

    “你呀,关心则乱。所谓联盟,不过是一家能力不足,才心不甘情不愿结盟,彼此心有罅隙,各自打着各自的小算盘呢。而老夫人与杨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如今要敢动我,你父皇就可抓住这机会,拿我在百姓中的名声大做文章。杨氏可以在短短时间内分崩离析。我想,我懂,老夫人那种老狐狸更明白。”江承紫仔细分析一番,就觉得老夫人这次让她去的目的是示好,同时施威,大动作应该是没有。

    “我知道,但还是忍不住担心。”李恪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小概率事件而已。我会万事小心的,你且乖乖休息,等我。”她低声说。

    李恪点点头,低声说:“早去早回。”

    “好,我去换身衣裳。”她转身往自己的房间去。

    “阿紫。”李恪连忙喊一声。

    “怎么了?”江承紫回过看他。

    他笑盈盈,说:“方才瞬间,感觉我们是老夫老妻了。”

    江承紫“噗嗤”一笑,打趣道:“是呢,千秋万载的夫妻。”

    他忽然就抿唇,她也因自己这一句话一愣,只觉得人生玄妙,明明是历史书上单薄的一行字一个名字,偏生能扎根在心底,成为心心念念的执着;明明是一场祸端,身陨万丈悬崖,一觉醒来,却与他相逢。

    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她不想去挖根问底,只有结果是与他一起便可。

    或者,这种玄妙的事,便只有缘分一词能解释。

    “你快去快回,我信你,我等你。”他催促。

    她郑重地的点头:“我会平安归来。”

    而后,她转身入了闺房,换了干练的春衫,斜挎着小包,格斗刃等器具一并带在身上,才到厅堂与杨舒越说老夫人请她去。

    杨舒越蹙眉,说:“让你大兄陪你去。”

    “父亲,老夫人喊我去,是女眷对话,大兄去,不合适。”江承紫笑语盈盈,对屋内的叔叔伯伯堂哥们问好请安。

    “你不曾在杨氏,不懂杨氏礼数。”杨舒越很是坚决,要人陪同她前去。

    江承紫摇摇头,说:“父亲,请相信我,女儿早就请教阿娘,悉心学习。”

    “我让你阿娘陪你去。”杨舒越顾不得有人在场,起身就要亲自去找杨王氏。

    江承紫一把拉住他,说:“父亲,我让阿碧陪我去。车虎也一并同行,你总是放心吧。母亲这几日睡眠不好,这下刚睡下,却不要吵她。”

    杨舒越犹豫不决,还是颇为担心。江承紫才说:“老夫人引领杨氏,断不会让杨氏有损伤。父亲放心好了。”

    这话说得隐晦,但杨舒越也是人精,一下就听懂了,这才很不甘愿地叮嘱她早去早回。

    江承紫拜别家人,出了六房的门。门口,老夫人差来的辇轿正候着,阿碧摆摆手说:“春光甚好,也不远,吧需辇轿。你们且跟着,什么时候,我家姑娘累了,再坐。”

    那些辇轿之人恭敬地应了声,抬起辇轿跟在她身后。

    江承紫与阿碧走在前头,她先前看过杨如玉画的杨氏祖宅地形图,对地形颇为熟悉。不大一会儿,江承紫就到了老夫人的院落里。

    大丫鬟早就得了老夫人的吩咐,早在院门口迎接,见到江承紫到来,便说:“九姑娘,快快请,老夫人在花厅等你呢。”

    “敢问这位姐姐,不知老夫人召见我家九姑娘所为何事呢?”阿碧笑盈盈地询问那大丫鬟。

    大丫鬟笑了笑,说:“是有几位夫人前来瞧老夫人,说起今日惩治家贼之事,都想要见见九姑娘呢。老夫人身子也好得差不多,正好喝个下午茶,又听闻这下午茶的做法、喝法都是出自九姑娘,便命人前去请九姑娘前来。一则是见一见婶婶伯母阿姊阿妹们,二则是询问一下蜀中趣闻呢。”

    “呀,原是这样。若是早些知晓。我就带泡茶的丫头过来,也带些平素自己备下的茶叶请大家品一品了。”江承紫故作惊讶。先前,她可就已经分析出这老夫人这次请她来是示好,毕竟断了一条铁一般的胳膊,一时半会儿,还不敢蹦跶。

    “九姑娘,你客气。六房送来的山货,茶叶,老夫人都作珍藏,这边还有好些。”那大丫鬟应对得当。

    “如此,那我就不用让我的丫鬟回去跑一趟。”江承紫笑盈盈,入了院落,就听得内堂那边闹哄哄的,有一群妇人在聊天。

    有人说:“真没想到,芳姑姑是这样的人。”

    “是呢。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么些年,老夫人那样对她,我们也敬重她为杨氏出力劳苦功高,却不料,竟是个口蜜腹剑的货色。”又有一妇人感叹。

    “你们这几人,事情都过了,还提它作甚?存心让老夫人难过?”又有一妇人斥责,江承紫听出是三夫人的声音。

    “三嫂,不是我们想提,实在是这事太突然。这六房也真是,好端端的,才回来第二日,就突然发难。”有娇滴滴的妇人感叹。

    “不会说话,就闭着嘴,别给你清河崔氏丢了脸。什么叫突然发难?这叫锄奸惩恶。”另一妇人冷冷地说。

    “哟,我说二夫人,平素看你不言不语,你这话可说得漂亮。这世上的人哪,真是不可貌相。看看六房,真是没想到那么厉害啊。”那娇滴滴的妇人明朝暗讽。

    “各位婶婶,此事说来,六婶是为杨氏积福,你们这话,说得可就不好听了。”萧玲玲出声为六房辩解。

    “哟,嫡孙媳妇,你这跟着你婆婆主持了一下迎接六房的事,这番就与六房同气连枝了呀。”有人出声讽刺。

    “八婶,我就事论事。”萧玲玲毕竟是晚辈,说话自然克制。

    另一人紧接着呵呵一笑,道:“玲玲啊,不是九婶说你,你家那位的地位保得住保不住,都难说,别拎不清形势。”

    “九婶,请自重。”萧玲玲严肃地说。

    紧接着又是那妇人尖酸的声音,江承紫蹙了眉,脚步一停,问那大丫鬟:“老夫人不在内堂么?”

    “老夫人伤心,还在里间休息,说等九姑娘到了,再去请她。”大丫鬟回答。

    “原是这样。”江承紫点点头。

    大丫鬟一脸疑惑,但也不好追问,只得引着江承紫往内堂去。

    门口眼尖的丫鬟瞧见江承紫过来,便齐声喊:“见过九姑娘。”

    这一句很是巧妙,屋内的主子们就知道人家九姑娘来了,该说啥的便收敛了。果然,门口的丫鬟一问好,屋内就鸦雀无声,一时安静。

    江承紫对那丫鬟略略点头,便携了阿碧入了内堂。

    内堂是老夫人接见女眷的地方,各房平素就在这里向老夫人请安。有时候,老夫人也让各房来这里转一转,说笑说笑,吃吃点心,也算其乐融融。

    这时,内堂里聚集了众多妇人与少女,少妇。看样子是杨氏祖宅各房的夫人以及孙夫人和未出嫁的杨氏姑娘。

    江承紫只见过大夫人、三夫人与萧玲玲,至于早上来拜会的十三夫人,她只远远地瞧过一眼,并不曾记在心上。

    “阿芝,见过各位伯母婶婶,嫂嫂姐姐。”江承紫进屋笑盈盈地行了礼。

    “哟哟,快看看,阿芝长得可真俊。”刻薄的九夫人很夸张地说。

    “可不是,瞧这面相,就是个有福气的。”旁边另一位妇人也是笑着夸奖。

    江承紫只是笑着,说:“我母亲舟车劳顿,累得不得了睡下了。我便自作主张,不曾叫醒她前来,还请各位伯母深深见谅。”

    “哪里的话呢。蜀中到弘农这样远,若是换作我们定是挺不住的。”那九夫人又说,随后还拉上三夫人,“是吧,三嫂。”

    三夫人尴尬地点点头,心里把三夫人祖宗都问候个遍,平时也没见与自己多交好,居然拉着自己。(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