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为所欲为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为所欲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我亦正要劝六爷早日往长安,着手格物院建立。这大半年来,格物院还为正式建立,就为大唐屡建奇功。先有马铃薯、红薯的种植推广,产量颇高,可抵御饥荒,后有盐矿的发现与制盐法的革新,再者还有茶叶。又有由格物院提出的蓄水抗旱与预防蝗灾的方略。因此,不仅是皇上,就是朝廷上下都十分重视格物院。这格物院是越早建立越好。”阿念缓缓喝了一杯茶,又劝说。

    “正是,正是。阿芝生辰贴的事处理妥帖了,明日一早去祠堂为祖先上完香,后天一早就启程。”杨舒越立马就定下了行程。

    “六爷早日成行颇好,正巧我亦要前往长安复命,恰能同行,也算能护送六爷一程。”阿念笑着说,眸光不经意地扫过江承紫。今日,她颇为安静,一直就在那里埋头喝茶,若是换作往日,即便是不说话,却也不是这般安静。

    肯定是累坏了吧?在他未曾出现之前,他安排在杨氏的眼线就暗地里来汇报了今早的情况。这一场拨乱反正的审判,基本就是由她与她母亲来主导。

    其实关于这件案子,他只是让人送了一封信过来,信上寥寥几句话,说是诛杀六房的案件大理寺择日会派人来弘农杨氏调查结案,帝之意为:弘农杨氏,千年望族,又为六房之本,不可动摇;但歪风邪气必要杀一杀。

    他只是寥寥数语,并不曾告知如何操作,而她兰心蕙质,径直就大刀阔斧,拟定方案。此等大局把控的能力让他惊叹。

    当然,在不知大理寺动向,只凭借这寥寥数语的情况下,敢于如此大刀阔斧,也足见其胆识与智慧。不过,她在这一场审判里,也是承了很大的压力,担了莫大的风险,所以这件事一解决,她才乏得很,何况其中还亲自动手杀了人。

    “如此,甚好。”杨舒越笑道。

    阿念因这句话一下子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笑笑。

    杨舒越正要问一问朝堂局势,却听见小厮隔了屏风在外喊:“六爷,三房与七房的老爷携了郎君们来拜会,可要见?”

    “自是要见,你引他们去正厅。”杨舒越起身,对阿念很是抱歉地说,“回到祖宅,总有此等琐事,我去应酬一二,待六房到长安安顿好,还请阿念将军时常走动。”

    “六爷客气,你有事就去忙,不必管我。再者,有阿芝姑娘在,可不会怠慢了我,我正好品一品六房出名的吃食与茶水。”阿念笑道。

    杨舒越起身整理衣衫,便让杨清让也一同来认识一下叔伯兄弟们。

    杨氏父子离开后,屋内就剩下江承紫与阿念。江承紫这才抬眸瞧他,便与他四目相对。那一双梦里千回百转的眼眸在花厅朦胧的光影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澄净。仿若是民国泛黄小说里描摹的明媚窗影。

    对视片刻,她首先移开视线,回过神来,对明青说:“你且去休息。”

    明青乖巧告退,江承紫便洗手焚香,取山泉烧在炉子上,从陶罐里小心翼翼地取出自己珍藏的明前绿茶,为阿念亲手泡了一壶茶。

    阿念先前坐在自己的席位上,终觉得离她距离太远,便搬了垫子与她面对面坐下。

    缭绕的茶雾里,江承紫捧上一杯茶递过去,他伸手接着,低声问:“辛苦你了。”

    “我不辛苦。倒是你,从冬至后入了长安,那可是杀人不见血的战场,你才辛苦。”她笑着回答。

    是的。拨乱反正这件事,不是他做就一定可以的。这件事事关皇家,也关乎皇上的利益,必须要皇上首肯。

    但如何才能得到皇上首肯?先前,李世民找了几波钦差来试探六房,尤其是试探江承紫。并且,从李世民的态度来看,他其实很忌惮杨氏九丫头嫁给三皇子李恪。

    一则是因为她太聪颖,二则是因为他太厉害,让太子以及嫡出的皇子们都黯然失色。李世民没办法估量这两人组合的能量和危害。

    听柴令武所言,李世民似乎还起过召她进宫侍奉的意思。柴绍上一次握着圣旨前来,也亏得那是柴绍,向来只看事不看势,才能当机立断,收她做干女儿,断了李世民那念头。

    光是这几件事,就可窥见李世民对她与李恪这婚事的反对。要取得他的首肯,那是何等的困难啊。

    “还好,茶叶、盐、马铃薯、红薯,你功不可没。再加上你整理出的预防蝗灾的方案以及蓄水、治水的方略,让工部都叹为观止。皇上爱才,便重视了这件案子。”阿念说得轻描淡写,尔后,一口饮下杯中茶。

    江承紫笑笑,接过他手中的茶杯,又为他添了一杯新茶,施施然坐下,才无可奈何地说:“你呀,对我亦要藏着掖着么?”

    “夫人,你错怪我了。”他徐徐放下茶杯,低低地说。

    “谁是你夫人,别乱喊。”江承紫听得慌了。

    他却哈哈一笑,又压低生意说:“你!”

    短促一个“你”字让江承紫没来由地慌乱,她低了头,呼吸再度乱了,窗外清脆的鸟鸣也让她觉得惊心动魄。

    “阿芝。”他见她低头不语,便低声喊。

    江承紫连连点头,他便解释说:“我在长安更多的是陪母亲,偶尔被父亲召去便是协助工部完成你的预防蝗灾的方案。所以,我真的不辛苦。”

    “朝堂变幻莫测。你做这种事,总事得会被人当做眼中钉。原本,你一直低调——,可因为我——”江承紫很是难过。李恪从小知晓自己的身份,一直恪守自己的本分,尽量不让人怀疑,将他母子俩除掉。可自从遇见她之后,他已屡屡犯禁。

    “我那样隐忍,恪守本分,尽量低调,也不过在养精蓄锐,为了你来到我身边时,能守住你。”他缓缓地说。

    江承紫抿唇抬头看他,他唇边依旧带着笑,说:“既然是为了守住你,那又为何要拘泥于使用什么手段、什么形式呢?”

    在经历过渣男谋算,杨王氏的搭伙爱情观后,江承紫对于儿女之情原本已很冷静,可在这一刻,听见这高高在上的翩翩少年这样说,她还是忍不住泪湿了眼。

    眼泪蓄满眼眶,她迎着他的视线,瞧着他那戴着银质面具的脸,哽咽着说:“谢谢。”

    “傻。”他伸手穿过缭绕的茶雾抚着她的脸,无比爱怜。天下人皆道,命运对他李恪不公。可他却认为,命运对他最为公平,让他遇见世人苦苦寻觅不得的爱情,遇见这么一个妙得无人可及的女子。

    江承紫则任由自己的脸贴着他宽大的手掌,像一只慵懒的猫咪,用懒懒的撒娇语气说:“我只是担心你罢了,你却打趣我。”

    “我是心疼,恨不得将你捧在掌心里的那种心疼。哪里是在打趣你。”他笑,有点无可奈何的神态。

    江承紫听得不好意思,便是忸怩片刻,才借茶水淡了,重新换一壶秋茶试试,化解了尴尬。

    当另一壶茶泡上,她已平静地与他说起自从冬日离别后,各自的生活。

    她的生活无非获得了什么新的发现,对蜀中的事宜做了哪些处理,又做了那些新的菜式与点心。

    而他的生活,则是在长安,宫廷里节日的盛大,以及一些习俗。至于朝堂上的事,他提得很少。

    江承紫知晓他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她也就不问。

    两人说这话,不知不觉一壶茶又淡了,江承紫看着杯中茶叶,笑了笑,起身拿了做好的茶点。

    等茶点上案几,他倒是嘟了嘴,佯装生气,说:“哼,我离开蜀中后,你是不是没想我?”

    “怎么会呢。”她低声回答,觉得他这话是个圈套,但又不得不回答。

    果然,他一听,就乐了,低声问:“夫人,如何想我?”

    江承紫斜睨他一脸,想要说反话却舍不得,便抿了抿唇,鼓起勇气说:“古人云,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我对你,比此更甚。”

    他听这话,身子一僵,呼吸也重了。

    “阿芝,我有时候恨不得你立刻长大,我与你十里红妆,洞房花烛。有时候,又怕你长大得太快,我还不足以强大到护着你,让你为所欲为。”他说。

    “为所欲为?”江承紫疑惑。

    他笑起来,一本正经地说:“是的。我想把我爱的人宠得为所欲为,活得恣肆。免她流离苦痛,免她担惊受怕。”

    江承紫先是感动、拘束,尔后是整个人放开来,笑逐颜开,说:“你说,我就信。”

    他听闻此语,唇边绽放出笑容。

    江承紫瞧着他,手便抚上他的面具,调皮地说:“真想瞧瞧。”

    他摁住她的手,轻轻摘下面具,江承紫看到日思夜想的这一张脸,同时也觉得这一瞬间,整个花厅倏然明媚。

    他握住她的小手,眼角眉梢都是笑,看她看得呆了,便打趣:“看够了么?”

    江承紫摇摇头,说:“怎么都看不够。”

    他哈哈一笑,将她揽入怀中,低声说:“阿芝,父皇亦让我开年不必之官,就在长安遥领益州大都督。你这番去长安,我们便可每日见面。”

    “嗯。”江承紫丝毫不矜持。

    “真想你快点长大,那便时时刻刻都可瞧着你。晚上睡觉也搂着你。”李恪径直说。

    其实,他说的是很单纯的睡觉,但江承紫就误会了,整个人一下子就羞得不得了。上辈子虽与那渣男谈婚论嫁,却恪守江家传统,并未将自己交给那渣男。或者,也是她潜意识里听信了兄长对那渣男的不看好吧。

    所以,上辈子,她由于媒体的发达,对男女之事知道不少,不过,她也只是纸上谈兵。

    如今,这辈子,她还小,自然也未曾亲身经历人事。

    因此,听到他说睡觉什么的,就已羞得不得了,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整个身体僵硬得不知所措。

    李恪并没意识到,依旧搂着她,自顾自地叹息说:“以后与你在一起,我怕打哪里去,都得带着你。若不能带着你,我怕就不想去了。”

    若是平日里,李恪说到这种话,江承紫总是会打趣“去宫里见你父亲,你也敢不去?”,可今日,她就静悄悄在他怀里。

    李恪觉得奇怪,便低头瞧她。她竭力不让他瞧见她的脸,但他最终还是瞧见。那一张脸,红得不得了。

    她在害羞!

    李恪想了想,才恍然大悟,自己瞬间也有点不纯洁,赶忙放开她,将面具戴上,正襟危坐后,咳嗽两声,才说:“等你到了长安,我带你去终南山去玩。有几处地方,很有滋味。”

    “终南山?是不是很多达官贵人在那边置办别业?”江承紫思维跳跃,想到的是王维那一首《终南别业》。

    李恪点头,说喜欢修佛问道的贵族官员会在那边置别业,人数倒不是太多。

    江承紫想到终南别业,心中盘算都是去往长安后,别的打算。而李恪已转了话题,说柴令武回到长安后,整个人为之一变,真的接手了柴氏一族的生意,而且第一家私房菜已在长安开业。

    “呀?菜色如何?”江承紫颇为惊讶。

    “比不得你的厨艺,但在长安城,也没什么酒楼可与之媲美。”李恪说。

    “那你看阿武兄这生意可做得下去?”她问。

    李恪笑道:“柴氏一族,天生就会赚钱。阿武此番做了两种模式,自己在探索。结果,他的酒楼就开了两种。一种是物美价廉,百姓买得起;另一种就是达官贵人的高端盛宴。”

    “他还真是个天才呀。”江承紫由衷赞叹。一个豪门子弟,一直行为不羁,放浪形骸,如今收心做生意,身上就有着对商业的天生敏锐与直觉。凭借这种直觉,柴令武竟然将两种经营模式都列出来试一试。

    “他本来就不比他兄长差。”李恪做了结论。

    两人正想说到后院走一走,便听得明青在屋外低声禀告:“九姑娘,老夫人命人来请你去一趟。”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