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乱了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乱了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是这里?”他说话,声音轻柔澄澈,与一年前变声期的声音有所不同。一年前,变声音的男孩子略略带着沙哑,有时候控制不住声音,就会有点鸭公嗓的意味。而今,他声音低沉些许,却更加清澈了。

    是他,是他。

    江承紫埋着头,觉得三月里的天热热的。

    “阿芝?”杨王氏瞧出端倪,低喊一声。

    江承紫吓了一跳,惊讶地问:“怎了,阿娘?”

    “没事。我瞧你这神情不对,可有什么事?”杨王氏低声问。在她眼里,这小女儿从来都是举止得当之人。

    “啊?”江承紫叫了一声,随后抬手掩唇,压低声音说,“没事,没事。”

    杨王氏正要问什么,便听见清雅沉静的少年人声音在喊:“张司直,可有处理妥帖?”

    杨王氏抬眸瞧去,只见一清瘦的少年,一袭戎装,未曾戴兜鍪,面上倒是戴着半截银质面具,正是当日在暮云山庄和垂柳客栈救过六房的阿念。

    “原是阿念将军。”杨如玉率先说,语气里也有着惊喜。一则是阿念是蜀王的人,二则阿念是六房的救命恩人。

    “是呢。”杨清让回答,便不由自主瞧自家小妹的反应,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在暮云山庄,阿念就与小妹关系颇好,后来又在益州一起救蜀王与魏王。这故人来,自家小妹定然非常高兴吧。

    但杨清让觉得很是奇怪,自家小妹僵站在原地,低着头。

    “阿芝,是阿念将军。”杨清让提醒。

    “嗯。人家在谈公事,等他谈完,我们,再,再找他。”江承紫低声回答。

    那边厢,阿念刚转过照壁,虽听张司直在汇报事情,那眼眸却是一直瞧着江承紫。

    几个月不见,她又长高了,冬衣也脱下,只着春衫,看起来如同春日嫩芽,光彩明净。

    嗯,气色不错,只是似乎瘦了啊,没好好吃饭么?

    他略略蹙眉,向她缓缓走来。

    “哎,阿念将军在看你,不打个招呼似乎不好。”杨如玉低声说。同时,她也充满疑惑:妹妹向来很懂礼数,这一次与故人重逢,却是失了礼数。

    江承紫原本就莫名紧张,这又听到杨如玉的话,顿时就觉得心乱了节奏,呼吸也乱了。

    “是呢,打个招呼才是。”杨清让也低声提醒。

    江承紫没回答,只是努力抬起头看向他。

    三月午后的日光从嫩芽新发的高大树木洒下来,周遭是嫩绿的花木。他一袭戎装银质面具在日光下泛出颇有质感的光泽。缓缓而来,目不斜视,只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他唇边略勾起弧度。她知道他笑了,也想得出那一张面具下绝美的容颜。

    他是有着倾世容颜的男子,难怪即便是一向严谨的史书也要为这个庶出的悲剧皇子加上对容颜的寥寥几笔描述。放眼大唐,怕再也找不出他这样惊艳之姿的男子了。

    江承紫只与他对视一眼,就不由得低了头。

    杨氏夫妇已率先向阿念行礼,道:“原是阿念将军,当日还没来及好好多谢救命之恩。”

    “六爷与六夫人莫要客套,我与阿芝本就是旧友,再者拔刀相助,举手之劳。”阿念回答。

    杨清让与杨如玉也一并谢过了他,一直在汇报情况的张司直看此情况,觉得自己现在继续说下去很不合时宜,于是就闭嘴不说。

    阿念虽与杨氏夫妇客套,又回应了杨氏姐弟,但目光始终落在江承紫这边,脚步也不曾停下。

    “阿芝。”他走到她身边喊。

    “嗯,阿念将军好。”江承紫慌乱地回答。

    “你今日有些恍惚,可是这春寒料峭,生病了?”阿念皱了眉头。

    江承紫摇摇头,说:“没有。”

    “你平时可不是这样恍惚迟钝。难道是旅途太累?”阿念又问,心里却是十分纳闷:这丫头到底怎么了?若说她像是害羞,但在蜀中,他抱着她,也没见她有这般慌乱啊。

    “是有些累。”她回答。

    阿念点点头,说:“晋原县到这里道阻且长,确实很累,昨晚才到,今日也没好好睡觉,就起身。”

    周围的丫鬟婆子忍不住在内心狂吐槽:晋原县到这里确实很遥远,可是六房走了足足一个月好不?能累到哪里去?方才这九姑娘对付芳姑姑的时候,可是生龙活虎的呀。

    “九姑娘还可能被吓着了。”张司直狗腿地说了一句。

    “吓着?”阿念不明所以。

    张司直就说了先前有歹人要杀六夫人,幸亏六房护卫出手。

    “那歹人一击毙命,血呈喷射状,甚为可怖。想必九姑娘是吓着了。”张司直回答。其实,他说这话他自己都觉得牵强。阿念将军没来之前,这九姑娘可是句句话都戳中要害,丝毫没看出被死人吓到了。

    “可是吓着了?”阿念关切地问。其实他自己都想笑:别人不知,他能不知?这丫头在那个时空是国家合格的女刺客,执行各种最危险的任务,杀人如麻。就是方才那歹人被灭,应该是她的手笔了。他之所以这样问她,是有着他的盘算。

    这问题真不好回答。若说不是,那是当场打人张司直的脸,让人面子挂不住;要说是,显然大家都会觉得她假。

    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他难道不知?

    江承紫抬眸瞧着眼前的戎装少年,只疑惑了片刻,便明白他的盘算:他是想她离开这众目睽睽的地方,想结束这一场审判。

    “我,我没事,就是闻着这血腥味,过了午饭时间,饥肠辘辘,觉得甚为不适。”她缓缓回答,神情语气都故意装得疲惫不堪。

    “还没吃午饭?”他蹙了眉,便问张司直,“张司直,这边调查可完了?”

    “主犯从犯皆已抓起来,正送往大牢。”张司直回答。

    “既是如此,老夫人可有说三皇子妃一事?”阿念询问。

    张司直摇头,道:“此事,下官还未曾整理。”

    “糊涂。此事为案件缘由,再者,蜀王与皇上如此重视此案,也是因为事关三皇子妃。”阿念不悦地呵斥。

    张司直耷拉着脑袋,在他看来,这杨氏元淑是假的,夺了九姑娘的生辰贴。如今,拨乱反正,三皇子妃理应就是这九姑娘啊,哪里还有格外处理的必要。

    “那,那请老夫人再来商议?”张司直战战兢兢地询问。

    阿念摆摆手,说:“我命人送信给蜀王,让他到杨氏一趟,与老夫人谈,你尽快押解犯人回长安复命。”

    张司直如梦大赦,立马领命离开。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