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他也来了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他也来了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如今,老夫人在这秋枫苑听这张司直说到当日那些死士并没有被全部击杀,反问留了活口,顿时就想到当日三皇子临走时,那意味深长的一眼。

    那一眼,是对人的可怜。老夫人这会儿终于读懂这眼神的含义。

    “老夫人,这批人皆为死士,我们查了好一阵子,却查到了弘农杨氏观王房。”张司直径直说。

    “胡言,我打理观王房这么多年,六爷也是我一手带大。即便九丫头当年克人,被送到田庄生活,我亦不曾亏待他们。我如何会下杀手?他们可是我杨氏嫡系子弟。”老夫人义愤填膺地说着瞎话。

    张司直一脸正直脸,解答:“老夫人所言,便是疑点。弘农杨氏,千年望族,堂堂家主断不会做出这等事。因此,陛下责令大理寺彻查。此事,便由我与阿念将军负责,因当日阿念将军是目击证人,对查案又很有经验。”

    老夫人一听,便知晓此事悬乎。这阿念据闻是李恪的家奴,因身手了得,做事沉稳,打仗厉害,得到皇上赏识。但无论皇上多么赏识,他都是李恪府邸的家奴。

    李恪第二次来这里,与老夫人匆匆见了一面,只说了三句话。

    第一句,李恪问老夫人可有改变初衷。第二句,老夫人摇摇头,反问:“蜀王可改变了初衷?”

    第三句,李恪回答:呵呵。

    然后,他略略一欠身,行礼离开。

    原来三皇子两次前来,算是给她机会拨乱反正么?

    老夫人微微蹙眉,道:“阿念将军骁勇善战。如今,边陲时有叛乱,不出征?”

    张司直回答:“大唐人才济济,阿念将军虽得皇上赏识,但身份特殊,又隶属于蜀王府。若非关键时刻,自要避嫌,不必出征。”

    张司直这言下之意,是说阿念是属于蜀王府,只有非常情况,才会为国出征。

    “那今日,阿念将军却不避嫌了?”老夫人径直就问了。

    张司直丝毫没有面子挂不住的尴尬,语气神情皆如平常,回答说:“一则阿念将军查过不少大案,颇有经验;二则,此事乃阿念将军目击,且救了六爷一家。这案件由阿念将军协助大理寺,再合适不过。”

    人家张司直的解释合情合理,老夫人再无话可说,心里只是苦逼:这阿念摆明就是李恪的人,存心来恶心她的吧。

    “原是如此。”杨舒越在一旁答话。

    张司直拱手道:“还请各位见谅,打扰杨氏。”

    “张司直为朝廷办事,秉公执法,算作锄奸,何来叨扰一说。”杨舒越也客套。

    而屋内的江承紫听张司直与老夫人对话,提到阿念也来弘农杨氏,内心不由得激动,眼角眉梢都忍不住笑。

    “阿芝,你乐啥?”杨如玉瞧见一直安静的妹妹似乎很高兴,忍不住询问。

    江承紫抬眸,却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径直伸手捂嘴,问:“长姐,我在笑?”

    杨如玉觉得这问题可笑,便是笑得弯了腰,说:“阿芝,你这面上却都是忍不住的笑意与高兴,任凭谁都瞧得出呀。”

    江承紫竭力忍住笑,咬了咬嘴唇才说:“我只是听张司直说阿念将军也来了。”

    “这?”杨如玉语气很是不解。她不觉得阿念将军来了,阿芝有什么乐呵的。

    “在垂柳客栈,暮云山庄,都是阿念将军出手救我,是我六房大恩人呢。再者,阿念将军又是好朋友,就是暮云山庄的护送,可都是承了他的恩情呢。”江承紫解释。

    杨如玉一惊,道:“我只单知晓他救过我们,是罪人之后,因刺字,尔后戴了面具行事,却不料暮云山庄都是承了他的恩啊。”

    江承紫点点头,便转头对杨王氏说:“阿娘,我想去见见阿念将军。”

    “你且去吧。”杨王氏在暮云山庄见过那阿念,对那面具少年的印象不错。有几次,杨王氏甚至在想,若那少年不识罪臣之后,阿芝嫁给他,倒比较好,至少不会像那蜀王那般麻烦。

    “多谢阿娘。”江承紫说着,就蹦跶出了正厅。

    这边没人知晓阿念就是李恪,除了江承紫。

    她原本以为要处理完祖宅的事,上了长安才能与他见面,却没想到他随了张司直前来。

    “请问张司直,不知阿念将军何在?”江承紫从正厅快步出来,便脆生生地询问。

    那张司直抬眸一看,只见鹅黄色春衫的少女提着裙摆快步跑出来,发髻翘着,一双点翠蝴蝶在发梢晃动,让整个院落都生动起来。

    这就是那个让蜀王一见倾心,不管不顾闹着要做益州大都督的九姑娘么?果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灵动。

    张司直愣了一下,立马就反应过来,回答道:“阿念将军去了杨士贵府邸,因有别的证据要找寻。”

    杨士贵是杨元淑的爷爷!

    看来,李恪这次是真要拨乱反正了。只是,这次大理寺都来了,他到底是如何说动了李世民,或者是下了什么不得了的承诺么?

    江承紫想到这一层,不自觉又担心起来。

    “九姑娘不必担心,阿念将军功夫了得,也带了侍卫前去。”张司直立马安慰。

    江承紫意识到失态,便是说:“多谢张司直宽慰,阿芝不妨碍你们查案。”

    老夫人扫了江承紫一眼,江承紫却当没瞧见她的不悦,立马很是乖巧地向她请安。

    “乖。”老夫人象征性地敷衍一句。

    张司直却已命人将证人一一带上来。那些经受了各种酷刑的死士完全已没有人形,骨瘦如柴,衣着虽然干净,但手脚、面上都有不少的伤痕,其中还是新伤,那些人每个人都眼神涣散,神情充满恐惧。

    侍卫把他们推搡上来,张司直很威严地扫过他们,说:“你们都是当日追杀六房的杀手,也已招供。今日,带你们前来指认指示你们行凶之人。瞧瞧,可在这院落里?”

    那五名杀手点头如捣蒜。江承紫有理由相信这几名杀手在牢里经历了无比可怖的事。如今,他们是一点点杀手的尊严与气质都没了。

    “是,是芳姑姑指示我们要在路上灭掉六房。”为首的一名黑脸汉子说,然后指着躺在地上的芳姑姑说,“就是她。”

    张司直蹙了眉,喝道:“早些时日,我还不信这弘农杨氏一个老婆子竟敢有这样的胆子,直到我命人暗中查探之后,才发现这婆子仗着老夫人的疼爱,暗地里作威作福。这些年是害了不少人命。”

    芳姑姑咯咯冷笑,张司直又命人拿来了当日,芳姑姑下达命令所给予的令牌与任务竹条。

    “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你抵赖。”张司直喝道。

    芳姑姑翻了个身,问:“那我的动机呢?”

    “你莫急呀。”张司直冷笑,随后就让侍卫将那几名杀手带走。(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