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 真正的目的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 真正的目的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管家陷入深深的回忆,同时亦带着莫名的畏惧。

    从前,管家觉得自己能成为弘农杨氏的管家,运筹幄的能力自不同一般人。

    以前,他也暗自得意,觉得就是杨氏嫡出也未必就比得上他。

    可面对六房,他只觉得六房任何一个人都能从各方面将他无情碾压。

    管家心里顿时有一种兵败如山倒的颓丧。

    他不由得蹙了眉,却听得六夫人叹息一声,缓缓地回答他之前近乎自言的提问。

    那六夫人声音徐徐,道:“这芳姑姑从前在窝里横,也就罢了。众人念她年迈,不予计较,却不料她狗胆包天,竟敢偷天换日,移花接木,还想杀人灭口。”

    “竟有这等事?”管家一惊。

    同时,管家也在心里对六房竖起大拇指:果然厉害啊,这些罪名下来,这芳姑姑是非死不可了。而且六房还找来了大理寺司直。

    “自是真的,等张司直到场,你也可知这毒妇如何狠毒。”六夫人又是一声叹息。

    那一直不发言的三姑娘却是撇撇嘴,道:“亏得这些年老夫人对她信任,将什么事都交给她全权处理。结果这毒妇为一己私利,就差点把整个杨氏给陪进去。若非我六房做出些许功绩,大老爷也从中奔走翰旋,怕我杨氏早被这毒妇所累,朝廷亦早就怪罪下来了。”

    “阿玉,莫要多言。如今,我杨氏还未算真正渡过劫难。朝廷派张司直是来彻查此事,若是有所差池,杨氏一门莫说前途,就是受不受牵连也未可知。”杨王氏制止了杨如玉继续说。

    “母亲教训得是,是阿玉一时心急,考虑不周。”杨如玉回答。

    管家听到六夫人与三姑娘的对话,心里顿时一“咯噔”,他在杨氏摸爬滚打许多年,对于杨氏的风吹草动还是略知一二。

    因此,他立刻就能联系前后,将事情揣摩出一二。

    正是因为他揣摩出一二,才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什么偷天换日、移花接木、杀人灭口,这不就是指去年淑妃省亲为三皇子选杨氏淑女为妃时,杨氏的举动么?

    当日,杨氏奉上的名帖,皆被术士李淳风否定。观王房适婚女子皆与三皇子生辰八字不契合。

    于是,杨氏又选别房、庶女的名帖奉上。最终,选中其中一位女子名帖,李淳风所言,与三皇子乃天作之合。

    杨氏大喜,寻此女生辰贴主人,才发现是另一房的嫡女杨氏元淑。于是,三皇子就定下这杨氏元淑为三皇子妃,等三皇子大一些,择良辰吉日,与皇家喜结连理。

    这别人不知其中原委,他作为大夫人的心腹,却是隐约知晓其实与三皇子契合的生辰贴应该是六房九姑娘的。

    那杨氏元淑虽然身形娇俏,但怎么看,也不像是十岁女童。

    但杨氏或者说旧贵族都是从家族利益出发。他们需要听话又聪颖的人选嫁给三皇子,以便于与三皇子结盟,贵族们便可暗中支持三皇子,最终事成,那被秦王府旧部排除在外的旧世家们就会重回权力的顶端。

    杨氏选中了杨元淑,所以,准三皇子妃那便是杨元淑。

    而三皇子与九姑娘恐怕真是天作之合,在蜀中相遇,三皇子不顾天下众口,不顾朝廷猜忌,毅然自请为蜀王、兼益州大都督,只为离九姑娘近一些。

    此事成为一段风流韵事,因涉及杨氏,杨氏祖宅里便传开了,各房议起九姑娘,都是各种嘲讽嘴脸,说果然是继承了王氏的狐媚,勾搭男人的本事真是别人学也学不来的。

    杨氏各房对于九姑娘与三皇子的事,绝不是什么佳话,反而一致认为九姑娘勾引准堂姐夫,不要脸。

    当然,这些是内宅女子们恶毒的闲聊,掀不起大浪。

    可是,管家记得在那些流言四起之后,三皇子曾亲自来过祖宅,拜访过老夫人。

    两人曾密谈了几次。旁人不知,只以为是杨氏荣耀,三皇子是来向老夫人说清楚谣言之事。

    可是作为管家的他却知晓三皇子与老夫人的密谈并不愉快。他清楚的记得,三皇子离开时,一直阴沉着脸。

    当他将这些情况向一直在经堂念经祈福的大夫人汇报后,大夫人停了停,从蒲团上缓缓起身,轻叹一声:“作孽,作死。”

    他不明所以,却听到大夫人又自言自语一句:“杨氏险矣。”

    他至今依旧记得,当时他听到大夫人这一句,也是吓了一跳。只是杨氏处境如何危险,大夫人没再说下去,他也不敢再问。

    如今,六房的举动让他认识到这件事的可怖与危险。

    也是在这一刻,管家才明了六房这次回来,不是祭祖,也不是复仇,这是要跟大房结盟,也是要为九姑娘正名,更要将一块大石压在老夫人头上,让杨氏欠六房一个天大的人情。

    六房这兵行险招,却真是大手笔。

    “阿顺,你且去接张司直,可莫要失了杨氏礼仪。”杨王氏瞧了瞧时而蹙眉,时而惊讶,时而恍然大悟的管家,径直吩咐。

    管家知道今日之事非同小可,想必大夫人也不曾想到六房打的算盘。所以,他赶忙应了六夫人,带人匆匆出了院门。

    这刚一出门,他立马就吩咐贴身小厮去通知老夫人与大夫人。

    “阿娘,想必管家会通知老夫人与大夫人吧。”江承紫施施然坐下。

    杨王氏轻轻点头,有些疲惫地靠在软垫上。一旁的贴身侍婢紫嫣立刻就上前为杨王氏揉肩膀。这春日天气古怪,杨王氏受过伤的肩头总是会疼痛。

    “阿娘,你怎了?”江承紫有些愕然,因为她瞧见杨王氏眼里竟然泪光闪闪。

    在此时时刻,她不是应该高兴么?

    杨王氏抬头看着被高墙分割出的四方天空,略略抿唇,说:“王氏被这毒妇所害之人甚多,这么多年,我才能....”

    说到此处,杨王氏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但江承紫已明白了母亲的心情。

    王氏一门被老夫人和她的贴身侍婢芳姑姑算计残害。从自己的亲奶奶一家到姑婆,再到自己的母亲以及六房。

    那都是活生生的人命,是至亲啊,也难怪母亲的情绪会如此激动。(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