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可怖的六房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可怖的六房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怎么回事?这,这是怎么回事?”有丫鬟婆子惊慌失措,已吓得语无伦次。

    眼尖大胆的婆子说:“他,他脖颈间有花坛里的兰花叶。”

    而在场唯一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是管家,但他也只是瞧见那一抹影子一闪而过,随后,这九姑娘又乖巧安然地站在六夫人身旁,手上何曾沾染了一丝的血啊。

    “这,这定然是神仙惩罚。”丫鬟婆子叫起来。

    那芳姑姑趴在那里,跟死猪一样,但却没有昏迷。本来听闻崔顺来了,她先是一喜,尔后立马就透心凉。

    别人不知,她岂能不知自己这干儿子性格冲动,遇事不够冷静。这六房让慢慢行刑,还让通知各处要惩治她,原本就是要让这消息走漏出去,让这干儿子知道。

    比如,让驮师父催鸟雀去报信,让熟悉的人去告诉自己的干儿子。

    这六房毒妇不仅仅是要对付她,更是要对付自己的干儿子啊。

    崔顺这心思怎么玩得过这毒妇。

    芳姑姑想要挣扎,但崔顺来得太急,只命人将芳姑姑看护住,就要提刀结果那六房毒妇的性命。

    起先,芳姑姑想崔顺功夫了得,这边又没护卫,那毒妇断然活不了。

    哼,活该,招惹她,她是那么好招惹的?芳姑姑内心得意。

    可忽然之间,这院落里的尖叫声以及突如其来的死一般的寂静声,让芳姑姑陡然有了不祥预感。

    “崔顺,崔顺?”她努力喊。

    崔顺虽然性格莽撞些,但对她十分孝顺。平时,即便是她轻轻喊一声,崔顺也会立刻就应声。

    可这一次,她喊了好几声,崔顺都没有应她,反而是护着她的那几名手下,惊恐地喊了一声:“崔爷?”

    “崔顺,崔顺?”芳姑姑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她竭力转过头,便看到崔顺脖颈间的血喷射而出,庞大的身躯直直坠地。

    “你们,你们滥用私刑,滥杀无辜。”芳姑姑看到崔顺倒下,知晓今日若不能见到老夫人自己断然活不了,她立马厉声喝道。

    杨王氏扫了她一眼,便问管家:“管家,此獠猖獗,提刀行凶,已被拿下。若要通报官员,便速速去办。”

    “弘农杨氏,暴毙一二不听话之家奴,还无需通报官员。”管家回答。

    杨王氏摇摇头,道:“如今天下太平,当今天子乃明君,法度治国。我们杨氏乃名门世家,日后即便是家奴暴毙,也得通报官员,说明死因。”

    管家一愣,并不明白六夫人此言,但临行前大夫人交代过:六夫人吩咐什么,照办即可。

    “是。”管家回答,不由得又瞧了瞧站在一旁的九姑娘。

    九姑娘神色安然,眸光清澈,并不像是刚取了人性命似的。

    可怖,太可怖!这十岁的姑娘,竟然杀人不眨眼。

    任凭是在杨氏沉浮这么多年的管家,也觉得毛骨悚然。

    江承紫意识到他的眸光,便是抬眸扫他一眼,微微一笑,道:“管家若不清楚如何通报,我让小七与你前去。”

    江承紫说着,就吩咐小七:“你且带了管家前去桥边迎接张司直。”

    “张司直?”管家有些懵。

    “大理寺司直张贵。”江承紫很明确地说。

    管家瞬间惊呆,就连在墙外偷听的三夫人也是懵了:这六房不是回来扬眉吐气,对付这芳姑姑的么?如今怎么涉及到了大理寺?

    她虽然是个妇道人家,好歹也出自名门,知晓这大理寺可是朝廷的审判刑事案件的机构。杖责以上的重刑都得经过大理寺、刑部,有些重刑还得经过御史台。

    而大理寺司直这从六品的官员是专门负责外出巡查地方刑事案件的。如今,这六房居然弄了个张司直前来,这事闹得也太大了吧。

    不行,这事必须要让老夫人知道。这六房惩治芳姑姑可以,但不可玩大了,将杨氏都赔进去。

    三夫人迅速作出决断,带着丫头就奔老夫人院里去。

    江承紫自然听到了三夫人的嘀咕,原本这个时刻就是需要老夫人登场的,她自然也不理会三夫人,只对那管家说:“去年,我六房上任晋原县,途中危机四伏,遇杀手追杀。这追杀朝廷官员非同小可,可能有人觉得我六房只边陲小小县丞,即便死于匪寇,朝廷也不会为之大动干戈。可是——”

    她顿了顿,丫鬟婆子都竖着耳朵听,她却是不讲了,只来了一句:“苍天有眼。”

    “如何了?”管家硬着头皮问。他实在好奇得很,他从没想到崔顺会死得那么干净利索,而且如今看,崔顺之死怕还有更大的手笔。

    “苍天有眼。在我六房遇见危险时,恰巧当日还有另一件大案同在。秘密督办此案者,正是皇上的钦差。钦差一行人,不仅救了我六房,也一并擒拿了贼子,再三审问,便从贼子嘴里审出惊天大秘密。”江承紫说到此处叹息一声。

    “九姑娘,如何的秘密?”那管家小心翼翼地问。其实,对于这个九姑娘,他有点喜欢,又有些惧怕,真怕这孩子一个不高兴,径直过来取了他性命。

    江承紫又是一声叹息,一旁的杨如玉冷哼一声,说:“若不是我六房协助钦差破了大案,钦差助我们彻查清楚再呈报朝廷,那杨氏早遭了难,哪还有今日风光?”

    管家一听,倒吸一口凉气,心里也清楚既然是惊动了朝廷,还派下大理寺司直亲自来督查,看来真是万分严重。

    “六夫人,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作为杨氏管家,也总得要知晓一二。”管家这会儿是着急了。

    杨王氏也是叹息一声,道:“原本是小事,最不该就是这毒妇派人追杀我六房。偏生我六房命大,遇见了贵人。但这对我六房来说,是贵人,对杨氏来说,未必是。”

    “这毒妇?”管家看了瘫软在地的芳姑姑,想起去年年初,淑妃省亲之后,六房赴任晋原县。

    当时,大老爷的贴身护卫都派给了六房作护卫。大夫人也成日里忧心忡忡,更是吩咐他带了大夫人从娘家带来的几名好手暗中尾随,务必保住六房。

    后来,六房身边莫名出很多非杨氏护卫,他又被一名河东张氏的少年发现且警告,不得不被迫撤回弘农。

    大夫人听到他的汇报后,松了一口气,说:“看来六房无碍,你且去请最好的大夫救治大老爷的护卫。”

    管家得了命令,请了信得过的大夫去救治那几名受伤的护卫。期间,他有问及为何而伤,那几名伤者讳莫如深,只让他莫要多问。

    如今,看六夫人这说法,像是当日之事牵扯很广。(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