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变天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变天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大夫人给予管家的任务就是陪同六房。因此,昨晚确认了六房今早要来拜访老夫人的时间后,管家又去佛堂向大夫人请教。

    “你紧张?”大夫人询问。

    管家略略点头,回答说:“六爷与六夫人都与从前不同,而今又有九姑娘与小郎君在。”

    “你什么都不要做,不要说,该你说的时候,六房自然会让你说。”大夫人缓缓地说。

    “啊?”管家很是惊讶,随后,他立马就明白,他是大房的人,决不能直接参与其中。而作为大房的盟友,六房更明白大房日后要跟老夫人相处,决不能牵扯大房在其中。但是,他必须在场。

    第一,他是管家;第二,他是大房的人,熟悉祖宅,若是危急关头,他可出面处理。

    管家静坐了一夜,等待白日来临。

    六房一行人浩浩荡荡而来,他也跟着来,却没有进屋,就站在院落门外,等候吩咐。

    当然,他站在院门外也没有什么不妥帖。平时,他来向老夫人汇报情况,也是站在那里等候的。

    他作为管家,常年习武,功夫不弱,听力亦不弱。屋内的言语来往,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内心有种莫名的期待,但他竭力将这份儿喜悦与期待压下去,平静地站在门口。

    门内是女子的世界,九姑娘联手六夫人将祖宅一手遮天的恶毒妇人逼得步步后退。这恶毒老妇人也见得出危险,不走寻常路,避锋芒,扮柔弱。

    芳姑姑扮柔弱的瞬间,他忽然有点担心,心里甚至还有点不平:就如此,放过这恶毒老妇人么?她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的血。

    可下一刻,他就觉得白担心了,能在一年之内从边陲小城平步青云逆转命运的杨氏六房如何会放掉这么好的机会。

    六夫人三言两语化解了那恶毒妇人的招式,随后从容地朗声询问芳姑姑所犯该如何处置。

    “你们敢。”芳姑姑终于绷不住,厉声喝道。

    六夫人轻笑,道:“杨氏是个讲规矩的地方,倚老卖老,就不用讲规矩?”

    管家施施然进来,道:“按照杨氏礼数,芳姑姑今日所犯,理应杖责四十大板。”

    “放肆。”芳姑姑厉声喝道。

    六夫人无视她的存在,只说:“既是如此,那有劳管家准备一番,通知大夫人。这妖蛾子狐假虎威,欺老夫人宅心仁厚,阳奉阴违,实在可恨。”

    “是。”管家应答,尔后就吩咐人将这宅子团团围住,请刑。

    “你们这是滥用私刑。”芳姑姑厉声尖叫。

    “原本看你年迈,我正欲求情让你少受些板子,你却如此不知好歹。”江承紫啧啧地鄙夷她。

    “你,你,你——”芳姑姑知晓今日这些人要置他于死地。如今,能救自己的就只有老夫人以及自己那干儿子。

    可恨啊,昨日下午,大夫人派了自己的干儿子去外地收租。看今日管家这做派,那大夫人定然也是与这六房蛇鼠一窝。

    今日是闻太师上了绝龙岭呀。如今只能盼老夫人前来了。

    芳姑姑看得清形势,知晓自己不妙,趁人不注意,竟是一头栽倒在地。

    “呀,芳姑姑昏死过去了。”有丫鬟不禁脱口而出,明明该是悲伤害怕的语气,却不自觉就带上了惊喜。

    “拿水泼醒,即便是死了,该受的惩罚,那尸身也一并受了。无法度秩序,又如何有弘农杨氏的辉煌?”杨王氏厉声道。

    “是。”六房从晋原县带来下人早就善解人意备好了水,只等夫人一声令下,她呼啦啦就泼上去。

    芳姑姑本来就是假装昏迷,如今冰冷的水泼过来,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毕竟这北地三月天,再怎么天气异常,也逃不开寒冷。

    “杖责,开。”管家不疾不徐的声音响起,执行杨氏杖责几人面面相觑,谁都知道现在要被杖责的是老夫人的左膀右臂。

    这打,还是不打。几个负责杖刑的人陷入深深的纠结。

    杨王氏知道这几人的心思,便是冷笑道:“你们大可不必拖着,去将老夫人请来定夺呗。”

    “是呢。母亲,我亦觉得不妥,我们是来向老夫人请安,若没通过老夫人就这样定夺,似乎不太妥帖。”江承紫摸摸脑袋。

    “阿芝处事总是周到。但老夫人为杨氏操劳,如今身体欠佳,作晚辈的理应为老夫人分忧,又如何能去叨扰老夫人休息呢。”杨王氏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说完后,还不忘问三夫人一句,“三嫂,你说,我这话可在理?”

    三夫人早就想死了,内心里又手咒骂杨王氏全家一遍,表面上还是盈盈一笑,道:“自是在理,老夫人要是知道你这番孝心,必定高兴。”

    她话中有话,杨王氏也不计较,只接话说:“有三嫂这话,我就放心了。毕竟,我刚回来,对祖宅不熟。对这不正之风定然要处理,但心还戚戚焉,怕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了谁。”

    王庆宁,你不得好死!你这话不是存心拖我下水吗?三夫人内心咒骂,恨不得扑上来掐死这六夫人。

    江承紫看三夫人那表情,也忍不住抬手掩面,偷偷笑。

    六夫人也不管她,径直转过身,对那负责行刑的几人喝道:“看来杨氏祖宅有太多人欺老夫人宅心仁厚了,如今六房行刑一嚣张贱婆子,也有人敢违抗。”

    “母亲,依我看,这种吃里扒外,不知自己主子是谁的下人,就该打发出去。反正杨氏规矩森严,能打发出去的,外面也没人敢用。”杨如玉也是见缝插针来一句威吓。

    “长姐所言极是。今年春旱,北地多处禾苗枯死,怕又是颗粒无收,像如此不知礼数的下人婆子,杨氏就不该养着,就该打发出去自生自灭才好。”江承紫也来加一句。

    那几个本来还在犹豫到底打不打的行刑人在这几句话间,已衡量出轻重。再者,管家是大房的人,管家都下令了,若是老夫人怪罪,也只会怪罪六房与大房啊。

    打,必须打,而且还要狠狠打。本来这祖宅上下早就巴不得有人狠狠惩罚这芳姑姑了。

    “六夫人,我们不是在拖着,而是杨氏杖责,非同小可,此地乃老夫人院落,怕污了老夫人的地,吵了老夫人休息。”那领头的也是人精。

    “哦,原是如此呀。我倒是错怪你们了。”杨王氏扫了那几人一眼,才说,“也罢,这等惩治家奴之事,原本也不该老爷们儿参与,还请六爷与清让在此等候老夫人,我今日就替老夫人分忧一番了。”

    杨王氏说着,就对管家说:“管家,麻烦你找个清净之所来杀一杀这祖宅下人婆子的歪风邪气。”

    “是。”管家不多言,径直就建议,“附近有个废弃小院,原是五太夫人的院落。五太夫人过世后,那边就荒废了,不知六夫人看,可否行得通。”

    “五太夫人?我记得她生平最厌恶的就是不懂礼数,正好在她院落里行这杖责之罚,甚好。就依管家所言,都移步前去吧。”杨王氏俨然一家之主,说完这句,又对三夫人笑笑,说,“三嫂,论资排辈,这里你最大,论对祖宅的熟悉,亦是你最知晓。我怕我有什么做得不妥,还请三嫂也一并去,从旁指点一二。”

    贱人,贱人,贱人。三夫人真想一刀把自己抹了,内心简直是崩溃的。但她面上还得扯出笑,说:“我小孙儿还没断奶,孙媳妇病了,我怕婆子照顾不妥帖,这边厢有六弟妹处理,总是妥帖的。”

    “三嫂,我还说处理完这里的事,去你那边坐坐。你这是不欢迎我?”杨王氏笑着说,内心冷喝:想跑?我六房这艘船岂是你想搭就搭的。

    “是呢,三伯母,我听闻三伯母家的守业兄长博学多闻,我与大兄早就想来拜访,与他讨论一番呢。”江承紫也是立马帮腔。

    三夫人来巴结六房,还不是为了她那小儿子的前途。早在路上,根据杨如玉的叙述,六房的人早就讨论出的各房的心思了。

    果然,三夫人一听,就有些心动,但她更害怕留在这里。所以,精明的她立刻就有决断,道:“你们这里处理完毕,立刻就过来,我马上回去准备准备,总不能寒碜地招待你们。”

    “三嫂,你太客气了。实不相瞒,今早好几个妯娌有来请我过去。”杨王氏径直说。

    三夫人还没开口,这边厢就要丫鬟询问:“六夫人,一干人等都移过去了,管家问,可有吩咐些护卫前来。”

    “又不是什么大事,惩治一个恶奴而已,如何需要惊动护卫了?”杨王氏故作不明所以。

    其实,她明白管家的意思,是说那芳姑姑的干儿子可是功夫了得,又有一批人跟随,在这祖宅可是横得很。之前,跟随老夫人去洛水田庄的红衣丫鬟就是这芳姑姑干儿子的大女儿,嚣张跋扈得紧。江承紫逼得老夫人惩治她,尔后,又利用杨恭仁处理了那女的。他们恨六房恨之入骨,如今又要处理这芳姑姑,怕那人赶回来闹。

    “哦,这是管家让婢子来询问六夫人。”那丫鬟也知晓其中缘由,但又不能明说。

    三夫人立马也抓紧机会煽风点火,道:“阿宁,你要处理的人可是老夫人从萧氏带来的,是老夫人的心腹。”

    “我知道。正因为是心腹,我才更不能容忍她这般败坏老夫人的仁厚,狐假虎威。”杨王氏义正言辞,随后对那丫鬟说,“不必请护卫来,你且去通知各房丫鬟婆子小厮连带护卫,就说我六房替宅心仁厚的老夫人清理门户,杖责芳姑姑这刁婆子。”

    “啊?”丫鬟吓了一跳。暗想:难道六夫人没明白其中利害。

    “惊慌失措,成何体统?六夫人既是让你去,你就去。”杨如玉喝道。

    那丫鬟赶忙回答“是”,赶忙转身就往院落外跑,内心一个劲儿地恐惧:这六房都是什么人啊?一个个都疯了,才回来就搞这么大事。那不是普通婆子啊,那是老夫人的大功臣,是这祖宅让人闻风丧胆的芳姑姑啊。不秘密处理,还要昭告祖宅。疯了,疯了。

    丫鬟踉跄而出。

    杨王氏又逼迫三夫人一番。三夫人衡量一番:毕竟三爷是老夫人亲儿子,就算怎么生气,老夫人也绝不会怎么样的。再者,老夫人这么大年纪,能活几天也指不定。如今,这杨氏就数六房最可能有出息了。

    她心一横,就答应杨王氏,妯娌亲密无比地互相并肩往那院落去。

    待两人走后,江承紫便对杨清让说:“若是祖母起身,还有劳父亲和大兄先伺候着,我们去去就回。”

    “你们放心去吧。这边有我与父亲,还有六房护卫保护着,祖母定然安平。”杨清让说。

    杨舒越也是点点头,说:“去吧,好生守着你阿娘。”

    “是。”江承紫笑着回答,尔后也一并去了那边院落。

    “这刁婆子一直在骂骂咧咧,嘴里骂得很难听。”一见杨王氏进院门,就有丫鬟跑过来报信。

    “哦?居然不思悔改。”杨王氏理了理衣衫,快步走过去。

    芳姑姑已被摁在行刑的板凳上,嘴里还骂骂咧咧。

    “骂谁呢?”杨王氏轻声问。

    芳姑姑怒目圆瞪,喝道:“你敢碰我,不得好死。”

    “我替天行道,这是行善积德。”杨王氏蹲身对她轻笑,压低了声音说,“当年,害死我姑姑,你也有份儿。如今,我就送一份儿大礼给你。”

    “你,你这个贱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芳姑姑此时终于明白六房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有备而来。这六房这次根本就不是回来祭祖,而是回来复仇。

    “做鬼?做鬼你也只能下十八层地狱,哪能容许你在这世间行走?”杨王氏施施然站起身,请了三夫人一并坐到旁边的主位上,吩咐人:“堵住她的嘴,莫要惊扰府里的家眷。”

    “是。”立马就有丫鬟婆子行动。

    这些宅门里的人精们,在今晨六房的举动中,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早就渴望换个主子,好让下人也重新洗牌的丫鬟婆子小厮们似乎看到了自己出人头地的曙光。此时,格外兴奋。(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