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这个姑娘不简单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这个姑娘不简单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清让一席话既表明自己的立场,又轻松化解了尴尬。

    席间,又是其乐融融。

    众人吃饭当口,江承紫内心暗想方才大夫人与那老板的一番话,分明是大夫人为江承紫目前的危境指出的出路,同时也在向六房示好。

    大夫人暗示,那老板也是通透的人,自己若不抓住这机会推波助澜一番,实在是对不起大夫人这一番苦心呢。

    看来这大夫人虽身居弘农杨氏祖宅佛堂,但外面的风吹草动都不曾逃过她的耳目。今日这一番话,这一番举动,也显示了大夫人的老辣。

    嗯,人有美意,怎可辜负呀。

    所以,江承紫吃得差不多,就站起身来说这包厢太闷,出去透透气等大伙儿。

    大夫人筷子一顿,暗想这丫头怕是理会了她方才那番话的意思了,要有所行动吧?若是如此,这丫头可真是厉害。

    “阿芝,长辈未曾离席,你就这般随便,成何体统?”杨王氏严厉地训斥。

    “大伯母和大堂兄、大堂嫂又不是外人,家人相处还太过拘束。”江承紫像个受委屈的小女孩站在那里。

    大夫人立马就笑道:“阿宁,你莫要太严苛,这不是祖宅,我也不是外人。清俊与玲玲平素也是被约束得紧。实际上,我这俩孩子可喜欢无拘无束了。”

    杨清俊脸色一下不好看,立马就嘀咕:“母亲,我哪里有?”

    萧玲玲马上接过话,笑着说:“清俊最好面子呢,母亲你这般说他。”

    “我哪里?”杨清俊觉得萧玲玲真是神经病,经常当着长辈的面无中生有。虽然她说的话有时候恰到好处,但总让他觉得不舒服。

    大夫人扫了杨清俊一眼,萧玲玲却站起身,说:“阿芝,我亦吃好了,也想出去透透气,大嫂与你一并出去,可好?”

    “好呀,好呀。”江承紫笑嘻嘻地说。

    萧玲玲起身来,对着众人行礼一番,最后对着大夫人说:“母亲,我陪阿芝妹妹去了。”

    “去吧。”大夫人点头示意,随后又对杨王氏说,“有玲玲陪着,你放心。”

    “玲玲向来妥帖,我自是放心。只是阿芝向来任性,玲玲要多提点。”杨王氏笑了笑,又叮嘱二人莫要走远,杨氏名门,难保不会有歹人。

    “六婶放心,我们就在这二楼走走。”萧玲玲说着,然后拉着江承紫就退出包房。

    两人一并退出,而包房里,杨舒越、杨王氏、大夫人心中都舒了一口气。三人都是人精,跟明镜似的。

    杨舒越、杨王氏知晓自家女儿是为了不浪费方才大夫人铺垫的机会,而这萧玲玲想必是怕这九妹妹不能领会大夫人的意思,从旁推波助澜的。如此看来,这弘农杨氏观王房大房果然是女主厉害。

    而大夫人知晓这九丫头聪敏,但她不曾接触,对于自家夫君曾夸赞的聪敏程度是将信将疑。她怕这女娃领会不到她方才对那老板说的那番话的意图。而自己的儿媳妇是人精,如今有儿媳妇陪着,这机会定然不会浪费。

    屋内三人都松了一口气。

    而江承紫与萧玲玲一并在屋外走动。

    屋外是这迎喜客栈的二楼。二楼是达官贵人送别住宿之所。依山而建,于是靠里的一面全是靠了山,老板将整座小山圈了起来,依山又做了不少装饰。亭台楼阁,鱼池假山,好不惬意。

    因此,这二楼雅间之外,并非是普通客栈的走廊,反而是一处高低不平错落有致的小花园。

    萧玲玲与江承紫在这二楼走动,刚出来走了几步,在锦鲤池边停住看锦鲤,那店老板就恭敬地迎上来问:“九姑娘与夫人吃好了?”

    “老板这迎喜客栈做得可是越发上档次了。”萧玲玲没径直回答,反而直接跟老板攀谈起来。

    老板理了理髭须,笑道:“小本经营,小本经营,这份儿雅致,还得是大老爷提携呢。当日,小的扩建这客栈,大老爷建议我买下这座小山,我还不解。后来,大老爷画了个客栈图给我。我才恍然大悟。”

    “咦?这迎喜客栈竟是我大伯父所设计?”江承紫问。心里在思量这萧玲玲与这老头的对话,是不是在告诉她,这是客栈老板是大房的人,算是信得过?

    “是呢。全是大老爷画的图,就是这锦鲤鱼池,可都是大老爷手笔。”老板竖起大拇指表示对杨恭仁的赞美与恭敬,随后又自我介绍,说,“九姑娘,夫人是见过小的,对我知根知底。但我与九姑娘是初次见面,如今小的就自我介绍一番。”

    “老人家太客气,你既与我大伯父相识,年龄相仿,自是我长辈。不要一口一个小的。”江承紫脆生生地说。

    老板连连摆手,表示礼数不能废。

    江承紫也不勉强,就听这老头自我介绍,说祖上最开始就在这里开茶寮,后来有了些余钱,翻修了房子,开客栈。再后来,到他这代,因有了积蓄就想将客栈做大一些。当时,恰好遇见杨恭仁。

    这杨恭仁原来业余爱好就是设计各种房屋,画各种房屋设计图,见这地方地势这样好,就心痒痒,为随喜画了客栈图。

    随意虽然看不懂,但杨恭仁耐心指点一番,加上工匠赞叹,随喜也动心了。无奈,随喜没那么多银钱,杨恭仁巴不得自己的作品被修建出来,当即就拿了钱资助随喜。

    随喜感恩,迎喜客栈开张之日,就找到弘农杨氏,亲自拜见大老爷与大夫人,双手奉上迎喜客栈的合同。合同很简单,这迎喜客栈地契一分为二,一半是随喜的,一半是杨恭仁的。

    杨恭仁不肯,随意跪地执意。

    最终,杨恭仁手下地契,并且将随喜说的每年收入的一半改为象征性的两成。

    就这样,迎喜客栈就成了杨氏大房的产业之一。当然,弘农杨氏之人并不知这件事。这件事只有大夫人大老爷以及嫡长孙和嫡长孙媳妇知道。这迎喜客栈也算是大房的额外收入了,这种事自然要保密。

    当然,对于随喜来说,也是赚大了。从前,他不过是被人轻贱的商贾之人,如今,他身后有弘农杨氏。这可是无数寒门之人攀都攀不上的关系。别看这弘农杨氏似乎在大唐开始吃不消了。但人家十二老爷杨师道却是尚公主了的,在长安做着驸马。

    随喜的信念很简单:自古以来,这天下,说到底还是这些名门世家的。人家杨氏这只是暂时沉寂,他日定会大放异彩。这可是千年荣耀的大家族呢。

    于是,随喜即便把经营所得让出一部分,也是乐在其中。当然,作为回报,杨氏大房却是给了许多偏方秘方的菜肴。而且大老爷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时不时与随喜唠嗑几句,那都是经营的灵感,闪闪发光的金点子。

    果然,沉寂没一年,杨氏先是有女眷被选为三皇子妃。淑妃又被准许回杨氏省亲,而大老爷去扬州上任。

    虽然官位不比从前,但扬州可是天下富庶之地。皇上让大老爷去管理扬州,那可是十分倚重与信任呢。

    随喜觉得自己有眼光,为大房办事就更勤勉妥帖了。

    当然,作为回报,随喜的儿子、孙子都作为大房郎君们的伴读,旁听杨氏族学。那杨氏族学可是规格森严,所找老师都是极其严厉之人,随喜的儿子、孙子在族学那边学了一年,就已脱胎换骨,举手投足皆礼数。

    “原来喜伯与大伯父是故交,这客栈与大伯父也有渊源呀。难怪一踏入就觉得雅致。”江承紫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心里想:大房将这样的秘密都呈现出来,看来又是想表达一次自己对六房的诚意。

    “当然是故交。伯所做炊饼,酥脆可口,可是大老爷最喜欢吃的呢。”萧玲玲插嘴。

    “小的也做了一些,给大伙儿路上带着当零食吃。”随喜说。

    “呀,这真是极好。我从前就听闻弘农炊饼天下一绝,今日总是有幸尝到。”江承紫笑道。

    随喜笑得眼眯成一条缝,说:“九姑娘喜欢就好,九姑娘这般大才,能喜欢小老儿做的炊饼,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

    “喜伯,你说这样的话就是让我折寿呀。”她嘟了嘴。

    随喜脸色大变,江承紫掩面噗嗤一笑,说:“喜伯,你不必拘束呀。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随喜抚了额头,松了一口气,心里腹诽:你师从仙者,我能不紧张么?要是一不小心,你弄个道术收拾我,可怎么了得?虽然你功勋卓著,不表明就没脾气呀。

    不过,随喜不敢说出来,只是神情不太自在,尴尬笑了笑,说:“我,我只是太高兴。”

    江承紫还是掩面吃吃笑,对萧玲玲说:“喜伯就是太拘束啦。”

    “喜伯向来太见外,我也与他说过多次了。”萧玲玲也笑。

    江承紫瞧了瞧周围,说:“喜伯,你这地方真是福地洞天,得天独厚。就大老爷给你这份儿雅致,天下多少人路过这里,都得只能选你这里。”

    “是呢,是呢。大老爷的恩德。”随喜拱手说。

    “咦,阿芝。我可听人说,你在蜀中亦自己设计自己的院子呢,你不与喜伯锦上添花一番?”萧玲玲建议。

    江承紫摇头,道:“我没什么地方可锦上添花了。不过,倒可增加点别的分量。”

    萧玲玲与随喜都呀然一惊,萧玲玲问:“阿芝,你想到什么?”

    “我平素喜欢琢磨吃食,可寻些草药调味,也有些自己琢磨的糕点与食谱,待我回了祖宅,寻了清净,写给喜伯瞧瞧,看可否登得上大雅之堂。”江承紫说。

    “呀,这是极好。我听我客栈客人说过,杨氏六房厨房里出的糕点食物那却都是精品。他有幸随了自家姑姑参加了杨氏六夫人举办的中秋桂花宴,那简直是人间美味。”随喜啧啧地说。

    “咦?我六房的厨房名声已这样远了。”江承紫很是高兴地说。

    “六房名声天下皆知。”萧玲玲很严肃地说,神情也颇为担忧。

    她这是一种暗示,非常明显的暗示。江承紫只对她微笑,略略点头,表明:我懂。

    萧玲玲看江承紫这神情,立马就放下心来,心里暗想:这九妹妹果然名不虚传,真是懂得这其中门道。看来先前说要出来走走,也是明白自己老娘先前所做的铺垫。

    “是呢。尤其是九姑娘与小郎君。”随喜的声音小了些。

    江承紫摇摇头,说:“喜伯,你说到此来,我却想问一问,你这客栈可有说书这行当?”

    “有拉二胡的瞎子与弹古筝的女子来表演,他们生活拮据,我也并不收钱。表演得好,客人也喜欢。”随喜回答,同时也说,“说书人这行当,我亦听说过。不过,弘农这地方少。”

    “我觉得你这客栈位置好,这二楼够雅致。但这一楼来往的都是普通客商。雅致二字,与他们并不沾边吧?”江承紫问。

    随喜点点头,说:“这一楼来往的都是普通客商,他们并不在意雅致。主要在意饭菜好吃,宽敞明亮,提供服务不错,还便宜。”

    “所以,你得增加点市井气息,物色一位极其出色的说书人。”江承紫提议。

    “安排说书人,这,似乎不妥帖吧?这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行当呢。”萧玲玲蹙了眉,她其实并不知这女娃要如何化解眼前的危机,说实话,就是她,她也想不出主意。

    江承紫摇摇头,说:“非也。做生意,讲究的是靠山,讲究的是门路正,风向正。如今,这客栈是大老爷的,大老爷是靠山。但若这迎喜客栈能及时歌颂当今陛下与朝廷,导向民众,为天下安平作贡献。用不了多久,迎喜客栈的意义可就不同。一则,就喜伯的作为,朝廷会很欣慰,喜伯会更上一层楼;二则,皇上若知晓这客栈是大老爷的,大老爷也因此备受皇上青睐,一举几得。”

    喜伯一听,眼睛发亮,只问:“九姑娘,这真是极好的。只是不知,如何操作?”

    萧玲玲也是聪颖之人,听江承紫将话说到这份儿上,她顿时明白江承紫要用利用这客栈南来北往的客户资源,使用说书人这行当,在这市井之中宣扬当今圣上的英明,帮朝廷笼络民心。

    掩盖一件轰动的事,就是要制造出另一件更轰动的事!

    这九姑娘真是不简单呀!

    萧玲玲心下佩服不已,同时,也有些惶恐。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