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风起云涌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风起云涌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车队施施然前行,至十里亭停下。

    车虎先掀了帘子,问:“六爷,十里亭到了,大夫人与大郎君在前面客栈迎接,可要拜会?”

    “自是要拜会。”杨舒越回答,便示意家眷皆下车,小厮丫鬟原地待命,守着车队。

    那十里亭其实并非真是一处亭子,而知是一个地名。因处于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这里常常成为送别、迎接的地方。

    商人逐利,因这地利之便,就在此处开设不少的客栈酒楼,甚至是土特产纪念品专卖。

    从这点来看,古代人的商业头脑与今人也没啥区别。

    此时,弘农杨氏迎六房的一干人等,就在十里亭的迎喜客栈落脚。

    先前,大夫人就差了祖宅的管家杨金顺前往迎接。杨金顺带里四名小厮骑马遇见正往祖宅去的六房车队,与车队领头车虎一番交涉,车虎前去向自家主子报信,而管家亦折返回去,向大夫人复命。

    管家讲明了六房马上就到,车队颇为壮观,一点都不失杨氏规格。

    大夫人轻笑,也不多作评论,只叫管家喝杯水在此等候六房的车队。

    大夫人则是携同杨氏大儿子与大儿媳妇整装在这里等候。

    此番,杨氏车队终于到达十里亭。杨舒越让家眷皆下车,拜会迎接之人。

    杨舒越与杨清让作为六房当家人与嫡子,自然是先下车,整装理冠,站在客栈外等着女眷一并前来。

    六房女眷皆轻纱帷帽,在贴身丫鬟侍婢的围绕下,跟在家主长男身后施施然入了客栈。

    虽说是大夫人主持这次的迎接,实则真正办理各项事宜的是大郎君,也就是杨恭仁的长子杨清俊。

    杨恭仁是观王的第一个儿子,是观王房长子,因有大才,文武双全,功勋卓著,后来就继承观王爵位。

    后来,理所应当,观王房第一个孙子正是杨恭仁的第一个孩子,由杨萧氏生下的长子杨清俊。

    观王房嫡长孙自然是未来观王房的继承者,然而,杨清俊在内宅祖宅办点事还成,要说文武大才,他却是没有的。就是祖宅产业的经营,他也有些吃力。因此,在这一辈的继承人选拔上,就有些微妙。

    也因此,祖宅各房明里暗里的争斗可不少。

    当然,这其中绝不包括六房。在过去的岁月里,六房是不存在的一房。

    六房嫡子在洛水田庄,能不能回来还得看老夫人开恩与否,但谁都知道老夫人最痛恨六爷生母。所以,六房嫡子回来的可能性都很小,更别提别的。退一万步讲,就算老夫人抽风了,准许这六房嫡子回祖宅,但就他在洛水田庄所受的教育以及老夫人的痛恨,他也没翻身的机会。

    因此。杨清让被众人如同蝼蚁一样的忽视,认为他根本不具备竞争力。

    当然,六房还有一个男丁则是小妾所出,非嫡子便更没可能成为弘农杨氏观王房的当家人。

    别人没当六房有竞争力,这杨清俊也定然不会觉得六房有威胁。

    可自从祖母抽风,把六房放到晋原县开始,六房就大放异彩。他经常听人说起六房那堂弟杨清让如何聪颖博学,与他那妹妹杨敏芝一并找到了盐矿,精炼盐,还误打误撞端了羌人老巢,会同蜀王一并降服了羌人,扫除了陇佑道上的隐患。

    观王房里有议论,大多数还是鄙夷,说六房那木头样的杨王氏不知怎的****运,能生出这样一双儿女。

    但长老会里的长老偶尔会议论,那就不是随便说说。他们偶尔议论是在说应该仔细瞧瞧六房到底能否控。这些弘农杨氏的长老们从来考虑的就是利益最大化,根本不考虑什么个人情感。

    杨清俊所在的位置,说白了就像是皇帝的太子。如今,太子的位置不稳固,下面的弟弟们就心怀鬼胎。

    他早就如坐针毡,想要做什么举动掣肘一下,偏生自己的母亲拦着不让,说:“这种东西没什么好争的,做好你自己。这位置若是属于你,自是你的。若不属于你,便不是你的。”

    杨清俊连连称是,但他心里超级不服气,心想:“你好歹是观王房大夫人,成天就知道念经,有为儿女前途考虑过?”

    所以,杨清俊与其妻也是小心翼翼,时不时去巴结老夫人,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这杨氏继承人的位置就拱手让出去了。

    而今,六房居然要回来,杨清俊更是寝食难安,为此上火牙疼好久。

    偏生得各房的弟弟们还时不时笑话几句:“大兄,听闻清让回来了。他却是我们这兄弟里最小的,如今看,却是最有出息的。”

    “大兄该向清让学习一番。”又有人提议。

    “嗯,大兄该跟清让促膝长谈,毕竟,如玉就快成太子侧妃了,他就是太子真正的小舅子,前途无量啊。”

    “就是。如此看来,清让怕是我们兄弟中最有才的。”

    ......

    这样的议论声不绝于耳,杨清俊厌烦得不得了,还未曾见过这小弟,首先就恨上了,甚至恨得开始琢磨怎么整个意外弄死他得了。

    他恨杨清让,又嫉妒他有个师从仙者的妹妹。

    他情绪复杂,自家老娘居然还让他主持迎接六房的事宜。杨清俊私下里是各种粗俗的话都骂了一遍,也不觉得解恨。

    “大郎君还是先与六房接触接触,看看水深浅再做定夺。”杨清俊之妻萧玲玲同样来自兰陵萧氏,跟祖母、婆母都来自同一家。

    因这大郎君杨清俊算是嫡长孙,观王房继承人。因此,这萧氏嫁过来的也是精心培养的女郎,说不上多优秀,但玲珑之心也是有的。至少这女子大局观与察言观色能力就比这杨清俊强。

    关键时刻,这杨清俊的妻萧玲玲提醒自己的夫君。

    “你懂什么?你可知长老会那帮老头已在私下里论议。”

    车队施施然前行,至十里亭停下。

    车虎先掀了帘子,问:“六爷,十里亭到了,大夫人与大郎君在前面客栈迎接,可要拜会?”

    “自是要拜会。”杨舒越回答,便示意家眷皆下车,小厮丫鬟原地待命,守着车队。

    那十里亭其实并非真是一处亭子,而知是一个地名。因处于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这里常常成为送别、迎接的地方。

    商人逐利,因这地利之便,就在此处开设不少的客栈酒楼,甚至是土特产纪念品专卖。

    从这点来看,古代人的商业头脑与今人也没啥区别。

    此时,弘农杨氏迎六房的一干人等,就在十里亭的迎喜客栈落脚。

    先前,大夫人就差了祖宅的管家杨金顺前往迎接。杨金顺带里四名小厮骑马遇见正往祖宅去的六房车队,与车队领头车虎一番交涉,车虎前去向自家主子报信,而管家亦折返回去,向大夫人复命。

    管家讲明了六房马上就到,车队颇为壮观,一点都不失杨氏规格。

    大夫人轻笑,也不多作评论,只叫管家喝杯水在此等候六房的车队。

    大夫人则是携同杨氏大儿子与大儿媳妇整装在这里等候。

    此番,杨氏车队终于到达十里亭。杨舒越让家眷皆下车,拜会迎接之人。

    杨舒越与杨清让作为六房当家人与嫡子,自然是先下车,整装理冠,站在客栈外等着女眷一并前来。

    六房女眷皆轻纱帷帽,在贴身丫鬟侍婢的围绕下,跟在家主长男身后施施然入了客栈。

    虽说是大夫人主持这次的迎接,实则真正办理各项事宜的是大郎君,也就是杨恭仁的长子杨清俊。

    杨恭仁是观王的第一个儿子,是观王房长子,因有大才,文武双全,功勋卓著,后来就继承观王爵位。

    后来,理所应当,观王房第一个孙子正是杨恭仁的第一个孩子,由杨萧氏生下的长子杨清俊。

    观王房嫡长孙自然是未来观王房的继承者,然而,杨清俊在内宅祖宅办点事还成,要说文武大才,他却是没有的。就是祖宅产业的经营,他也有些吃力。因此,在这一辈的继承人选拔上,就有些微妙。

    也因此,祖宅各房明里暗里的争斗可不少。

    当然,这其中绝不包括六房。在过去的岁月里,六房是不存在的一房。

    六房嫡子在洛水田庄,能不能回来还得看老夫人开恩与否,但谁都知道老夫人最痛恨六爷生母。所以,六房嫡子回来的可能性都很小,更别提别的。退一万步讲,就算老夫人抽风了,准许这六房嫡子回祖宅,但就他在洛水田庄所受的教育以及老夫人的痛恨,他也没翻身的机会。

    因此。杨清让被众人如同蝼蚁一样的忽视,认为他根本不具备竞争力。

    当然,六房还有一个男丁则是小妾所出,非嫡子便更没可能成为弘农杨氏观王房的当家人。

    别人没当六房有竞争力,这杨清俊也定然不会觉得六房有威胁。

    可自从祖母抽风,把六房放到晋原县开始,六房就大放异彩。他经常听人说起六房那堂弟杨清让如何聪颖博学,与他那妹妹杨敏芝一并找到了盐矿,精炼盐,还误打误撞端了羌人老巢,会同蜀王一并降服了羌人,扫除了陇佑道上的隐患。

    观王房里有议论,大多数还是鄙夷,说六房那木头样的杨王氏不知怎的****运,能生出这样一双儿女。

    但长老会里的长老偶尔会议论,那就不是随便说说。他们偶尔议论是在说应该仔细瞧瞧六房到底能否控。这些弘农杨氏的长老们从来考虑的就是利益最大化,根本不考虑什么个人情感。

    杨清俊所在的位置,说白了就像是皇帝的太子。如今,太子的位置不稳固,下面的弟弟们就心怀鬼胎。

    他早就如坐针毡,想要做什么举动掣肘一下,偏生自己的母亲拦着不让,说:“这种东西没什么好争的,做好你自己。这位置若是属于你,自是你的。若不属于你,便不是你的。”

    杨清俊连连称是,但他心里超级不服气,心想:“你好歹是观王房大夫人,成天就知道念经,有为儿女前途考虑过?”

    所以,杨清俊与其妻也是小心翼翼,时不时去巴结老夫人,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这杨氏继承人的位置就拱手让出去了。

    而今,六房居然要回来,杨清俊更是寝食难安,为此上火牙疼好久。

    偏生得各房的弟弟们还时不时笑话几句:“大兄,听闻清让回来了。他却是我们这兄弟里最小的,如今看,却是最有出息的。”

    “大兄该向清让学习一番。”又有人提议。

    “嗯,大兄该跟清让促膝长谈,毕竟,如玉就快成太子侧妃了,他就是太子真正的小舅子,前途无量啊。”

    “就是。如此看来,清让怕是我们兄弟中最有才的。”

    ......

    这样的议论声不绝于耳,杨清俊厌烦得不得了,还未曾见过这小弟,首先就恨上了,甚至恨得开始琢磨怎么整个意外弄死他得了。

    他恨杨清让,又嫉妒他有个师从仙者的妹妹。

    他情绪复杂,自家老娘居然还让他主持迎接六房的事宜。杨清俊私下里是各种粗俗的话都骂了一遍,也不觉得解恨。

    “大郎君还是先与六房接触接触,看看水深浅再做定夺。”杨清俊之妻萧玲玲同样来自兰陵萧氏,跟祖母、婆母都来自同一家。

    因这大郎君杨清俊算是嫡长孙,观王房继承人。因此,这萧氏嫁过来的也是精心培养的女郎,说不上多优秀,但玲珑之心也是有的。至少这女子大局观与察言观色能力就比这杨清俊强。

    关键时刻,这杨清俊的妻萧玲玲提醒自己的夫君。

    “你懂什么?你可知长老会那帮老头已在私下里论议。”

    因这大郎君杨清俊算是嫡长孙,观王房继承人。因此,这萧氏嫁过来的也是精心培养的女郎,说不上多优秀,但玲珑之心也是有的。至少这女子大局观与察言观色能力就比这杨清俊强。

    关键时刻,这杨清俊的妻萧玲玲提醒自己的夫君。

    “你懂什么?你可知长老会那帮老头已在私下里论议。”(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