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发昏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发昏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氏六房在弘农停留几日,等暮云山庄的分点将米面以及物品交付完毕,又雇佣了暮云山庄车队装载粮食物品,足足有十五车。

    杨王氏这才命人送了帖子回去,说明日到。

    第二日,艳阳高照。

    江承紫一大早起床,就脱去冬装,只穿薄薄的春衫,披了一条薄披风。

    杨王氏亦命家里老小换上新衣,振作精神。尔后,又将六房的马车装饰一番,杨舒越与杨清让乘坐一辆。

    杨王氏与杨如玉、江承紫乘坐一辆。

    秀红母子四人乘坐一辆。

    尔后几辆普通点的,是杨氏六房从蜀中带回的丫鬟婆子。

    装饰分配完毕,杨氏六房的车队就浩浩荡荡出发。

    打头的是六房护卫,骑高头大马。尔后则是杨舒越与杨清让的车,随后跟的是杨王氏母女三人的车,再然后是秀红母子四人,之后便是丫鬟婆子。

    主人家的车都被骑马护卫围护着。尔后是骑马的小厮们,最后就是运送行李物品的车队。

    长长的车队绵延开来,又插的是杨氏旗帜。一路上围观之人不少,少不得询问杨氏有什么大动作。

    “听说是杨氏六房从蜀中回弘农祭祖呢。”有人回答。

    围观之人听闻是杨氏六房,顿时来了精神,径直就问:“那九姑娘和小郎君也是一并在了?”

    “那肯定啊。瞧这车队规模。”有人十分笃定。

    百姓顿时就激动起来了。别的不说,这吃得起好盐,就是这些老百姓真真切切的感受。放在从前,谁能吃得起盐,而且还是精制的盐。再加上九姑娘本身师从仙者,百姓更是尊敬。

    百姓很是激动,也不知是谁在路旁喊了一声:“九姑娘可在?”

    这一声喊,像是点燃了鞭炮引子,到处都在呼:“九姑娘,九姑娘。”

    “阿芝,这似乎在喊你。”杨如玉说,语气平静,但内心却是羡慕。

    自从她婚事敲定,知道自己要嫁给当今太子作侧妃开始,她既兴奋又惶恐。兴奋则是因为自己是太子侧妃,这在从前,她是想都不敢想的高位。惶恐的是自己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才能,太子会不会瞧不起自己,在太子宫中的日子会不会不好过。

    于是,杨如玉倒是很羡慕自己的妹妹,小小年纪,才华横溢,功勋卓著,如今在百姓中又有这样的呼声。

    杨如玉听着车外民众的呼喊,倒是十分羡慕。

    “长姐羡慕?”江承紫开门见山。

    杨如玉脸一红,垂了眸说:“这是你该得的,你才华出众。”

    “长姐不要拎不清。阿娘昨晚就说得很清楚,这是有人暗害于我。你如今还说此话?”江承紫直言。

    杨如玉一听,脸色刷白,不再言语。而在一旁闭目养神的杨王氏则施施然睁开眼,挑了帘子对旁边护卫吩咐:“就说九姑娘车舟劳顿,身子弱,正在休息。”

    “夫人,那些百姓要送瓜果。”护卫说。

    “那就收下瓜果。至于鸡蛋等太贵重之物,就不必了。”杨王氏吩咐,又徐徐放下帘子。

    “多谢阿娘。”江承紫笑道。

    杨王氏扫她一眼,倒是抿唇笑,说:“这虽是有人暗害,但能让男女老幼作掷果盈车之举,也是我儿厉害。”

    “阿娘也打趣我。”江承紫撇嘴,立马又转了话题,问,“长姐,这祖宅你最熟,你猜这次谁会迎我们呢?”

    杨如玉一怔,想了想,便说:“老夫人最信任的是大夫人,大夫人做事最为妥帖低调,想必是大夫人吧。只是大老爷出任扬州刺史,不知大夫人是否随了去扬州。若是大夫人去扬州,最厉害的就是三夫人了。”

    “别管是谁。如今,谁也不敢欺我杨氏六房。”杨王氏忽然正色道。

    江承紫知晓这句话里蕴含的心酸过往,心里也是一声叹息。杨如玉听闻,眼里泪光闪闪。

    杨王氏不说话,只将一双女儿搂入怀中,紧紧抱着。

    车外百姓的呼声果真是小了,大约是因听了九姑娘在休息的缘故。只是耳力极好的江承紫还是听见那些百姓淳朴而殷切的愿望,要将瓜果送给九姑娘,感谢九姑娘心系天下苍生,心系百姓。

    江承紫靠在杨王氏怀里,微微垂眸。从前,她折腾神农计划,制作精盐,不过是为名为利为自己能吃得好,为杨氏六房的前途。如今,听百姓这般感激,她这一瞬间竟觉得很是舒坦。

    “阿娘,我想格物院一旦建立,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要踏遍三山五岳,寻到适合百姓种植的水稻。”江承紫忽然说。

    杨王氏很是疑惑,问:“阿芝,为何忽然说这事?”

    “阿娘,从前,神农计划里也有提出,但那时不过是为了六房的前途,只是提出而已。可如今听着百姓的呼喊,我忽然觉得我既有此能力,那就不能白白浪费,定要为这世间百姓做些什么。”江承紫说。

    杨王氏只叹息一声,说:“正如你平日所言,‘古来圣贤皆寂寞’,阿芝,一旦把自己置身于这样的高度,反而是一种束缚。”

    江承紫一怔,杨王氏又说:“小处落笔,用能实现的目的来激励自己,远比这种空洞渺远的理想信念要好得多。你阿娘这一生,从记事开始,就在不断反思。”

    江承紫顿如醍醐灌顶,她一时昏了头。说实话,她自己的斤两自己清楚,她的心性特质都做不得科研人员。

    正如杨王氏所言,她需要的是一段一段能实现的目标来激励自己,而不是高大上的理想。

    “阿娘教训得是,阿芝一时糊涂。”江承紫很是感激地说。

    “我们是相依为命的亲人,须得时时刻刻互相搀扶才能走下去。”杨王氏说这话时,却是瞧着杨如玉。

    杨如玉也是明白人,郑重其事地说:“母亲教诲,女儿谨记。”

    母女三人正在谈话,却听得马车停了,紧接着车虎就在马车外低声说:“夫人,杨氏祖宅派人在前面十里亭相迎。”

    “可知是何人相迎?”杨王氏询问。

    “适才已有人来报,是大夫人携其长子长媳于十里亭相迎。”车虎回答。

    杨王氏唇边一抹笑,道:“这大夫人竟不曾随夫上任,这倒意外。”

    “阿娘,这大夫人是个怎样的人?”江承紫询问。

    杨王氏想了想,觉得自己真不了解这个嫂子。

    她在祖宅时,这嫂子低调少言,不失公正,但也决计不会掺和什么拉帮结派。这位年岁长她许多的大嫂在她印象中,似乎一直都在他那间佛堂里数念珠。杨氏祖宅很多活动,她能不参加的就不参加。

    因她的低调,杨王氏还真不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