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祖宅众生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祖宅众生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氏六房轻车简从,一路游山玩水,从蜀中出发到达弘农。

    一家人到达弘农也并没有径直回祖宅,而是在弘农停留了三日,四处逛了逛。这才差人送信回祖宅,说明日一早就回祖宅拜会祖辈。

    原本因上次接到杨王氏说“二十日可到达”之信件而咬牙切齿的杨老夫人此时更是恨恨地说:“摆什么谱,说得谁要去迎接他们一家似的。”

    在一旁搀扶杨老夫人的大夫人没有接话,只是娴熟地为老夫人点燃了香烛。

    老夫人将香烛插到祖先牌位前,叩头跪拜,嘴里念念有词一番。

    大夫人赶紧将她扶起来,这算是完成了杨氏每日一拜的事宜。

    “你速来与我亲近,我们亦是本家。你如何看待此事?”老夫人知晓这大儿媳妇做事最为妥帖,是个低调有主见,不多言语的人。

    大夫人脚步语气神色皆如常,依旧扶着老夫人,缓缓地说:“我以为老夫人不必动气。他们送帖子回来报告行程不过就是礼数,至于挑衅与否,即便有,你是长辈,轮不得他们这般对待,付之一笑即可。”

    老夫人一听这大夫人话里有话,不由得冷笑一声,说:“我当你是个妥帖的人,没想到你也计较前日里的事。”

    “回老夫人,儿媳不敢。你支撑杨氏,做任何决定皆有你的考虑。”大夫人神色如常,丝毫不见慌乱。

    老夫人在一旁的亭子里坐下来,叹息一声,说:“他是我儿,是一家之主,我如何舍得。只是他去年去了一趟洛水田庄,便忘了方向,言行皆不利于杨氏,更不利于他自己,我这才不得已架空了他。别人不知,你却也不知?”

    大夫人笑了笑,道:“儿媳知晓。我方才也就事论事。说到底,六房也属于弘农杨氏,他们发迹,也是杨氏荣光。若是为杨氏着想,杨氏一族倒该同气连枝。此番,正是修复之好时机。”

    老夫人一听,横眉冷对,眼眸如刀狠狠扫过大夫人,厉声喝道:“亏得你还是我本家。当日,我见你知书达理,沉稳聪敏,选了你入得杨氏。今时今日,才发觉你是个目光短浅的。”

    大夫人垂首站立在那里,老夫人拐杖狠狠撞地,继续训斥:“别人能忘记。我萧氏一族怎么能忘记?当年炀帝之祸,说到底就是萧氏一族选人之错。大家族,不可控之人,再有才,也是无用之人。”

    “是儿媳糊涂。老夫人教训得是。”大夫人一副很受教的样子,心里却是腹诽:不可控之人?是你控制不住吧?那丫头不可控,你又能怎么的?

    大夫人虽未曾随自家夫君上任扬州,两人也说不上多么恩爱,但风雨同舟这么些年,早就是对方最亲密之人。所以,每月里总有两三次私信来往。

    两人在信中自然也少不得讨论杨氏,讨论六房以及九丫头。杨恭仁是原原本本地将自己对六房以及九丫头还有清让的看法与自己的夫人说了,同时也叮嘱她,祖宅一旦有风吹草动,她要及时告知于他。

    若是来不及,就想办法护着。

    她起先也不乐意过,想自己的夫君是不是因为还惦记杨王氏的姑姑之故,才要逆了老夫人的意思,保住六房。

    不过,她的夫君像是看穿了她,很快就又来了一封信,道:“当日,是我懦弱对不起月华,也没阻止母亲心狠对付月华,致使她惨死。但今日,要夫人护着他们,决计不是因月华之故。母亲毕竟老了,夫人是看得透大局之人。这弘农杨氏子弟,这一代能有几人能担得起杨氏荣光?就是咱们的几个子女,也是平庸之辈。”

    她看了夫君的信件,心中的疙瘩就没有了。她嫁过来几十年,目睹了杨氏内宅的各种争斗,也亲自看过杨氏六房的悲惨,更看过老夫人种种自私残暴的手段。而自家夫君说到底,虽为杨氏一家之主,一直以来却都更像是傀儡,一切都是老夫人在做主。

    夫君那一代本就没几个惊才卓卓之人,而这子孙辈也是些目光短浅、平庸无能之辈。

    莫说杨氏之人私下议论杨氏命运前途,就是相好的几家名门也私下嘲笑杨氏后继无人。甚至她暑日归宁,娘家人也有议论。

    她这些年,也就沉默着。他夫君也曾叹息过这事,对自己的儿女也是恨铁不成钢。

    如今,六房那一双寄养在田庄的儿女有如此大才,而且小小年纪就功勋赫赫。若杨氏真是她夫君做主,必得是要想方设法护着的。

    因为这才是杨氏未来的希望,而非那种蝇营狗苟,做着可笑美梦的举动。

    更可笑的是祖宅里,乌烟瘴气,各房说起六房的那副嘴脸,真让人觉得恶心。就连大夫人的大丫鬟也瞧不得,拿着一碗白花花的盐,私下里叹息:“夫人,这些人就是嫉妒。九姑娘与六房的小郎君造福万民。他们也享受这些盐,却又恶毒地编排别人。真恶心。”

    大夫人放下手中念珠,看了大丫鬟一眼,道:“他们心里如何想,我们真不知。他们这般说,也不过是迎合老夫人。那是他们的生存之道,毕竟这杨氏几房,可没啥大作为,开销用度都要依附祖宅。老夫人,就是这祖宅的王。”

    大夫人说这话,语气都没起伏,像是在陈述一件很平常的事。

    “我明白了。”大丫鬟回答,“他们未必就真的很厌恶六房。”

    “也有可能是真的厌恶。你管他们作甚?他们说他们的,我们听我们的,做我们的。”大夫人扫了大丫鬟一眼。

    大丫鬟立马就知晓自己方才多嘴,便跪地道:“是我多嘴,大夫人莫要生气。”

    “你且去做饭,我有些饿了。”大夫人挥挥手让大丫鬟出去。尔后,她走到院落里,看着院落上空的蓝天发呆。

    若非自家老爷坚持要她在这里等上一年,她早随老爷去上任了,何以要在这污浊的祖宅受这份儿气?

    然而,虽然她沉稳,但有时候真是憋不住,要反驳一两句。比如今日,她实在忍不住就反驳了老夫人。

    老夫人严厉斥责她,她便认了错。

    老夫人看她认错,便也不多责怪,只叮嘱:“你夫君定是念着旧情,一时糊涂。你可不能护糊涂。再者,这王氏一族早与我们杨氏一刀两断。你是杨氏大夫人,又是萧氏嫡女,关键时刻可要拎得清。”

    大夫人心中更是鄙夷:居然挑拨自己儿子与儿媳妇的关系,还真是卑鄙。若非老爷先前有信件说起,此番还不得上了当,被她当枪使?

    她内心不悦,面上却平静,依旧是公式化的回答:“儿媳谨记。”

    “拎得清就好。”老夫人语气缓了下来,随后又转了话,说,“他们生了反骨,也不曾撕破脸。此番他们回来祭祖,我们自不能失了长辈风度。明日他们回来,就你去接待一番吧。”

    “是。”大夫人回答。

    “走吧。”老夫人摆摆手。(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