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过完年节,杨氏六房举家升迁的准备做得差不多。

    正月里,杨王氏与秀红一并准备了杨氏六房的祭祀,拜祭先祖。

    尔后,就是为杨氏云珠出嫁做准备。

    江承紫在这期间,也没闲着。先是将盐矿、温室培育、茶叶种植与制作等每日记录的情况都看完,与姚子秋一同针对这些记录,进行研究讨论,撰写了经验记录。

    “你且放心前往长安,这边厢,我会协助叶安平。”姚子秋说。他是格物院的人选,但正式批文还没下来,便要在这蜀中停留一段时日,继续负责蜀中的工作事宜。

    “嗯。”江承紫轻声回答,不由得瞧着窗外嫩芽新发的柳树,自语道,“好快,一年了。”

    是啊,去年的春日,她在神农架坠落悬崖,以为粉身碎骨,谁知睁开眼,就到了一千多年前的时空,成了杨敏芝。

    雨箭风刀,危机四伏,不知不觉竟也一年了。

    “什么?”姚子秋没听分明。

    江承紫摇头,笑着说:“我只是感慨,到此间,却已一年了。”

    “一年啦。”姚子秋亦瞧着窗外的柳树,想起去年三月与她初相见的情景,不由得露出笑脸。

    遇见她之前,他从没想过在这世上还有另一个人能理解他的感受,喜欢他喜欢的事情。他也从没想过,会有一个人让他觉得自己在这世上不孤独。

    嗯,遇见她的感觉像什么?

    他曾无数次地问过自己。后来,他想:大约就是他乡遇故知吧。

    “是啊。一年啦。”江承紫微眯眼,嫩芽新发的柳树那边是青砖灰瓦的高墙,高墙外是晴朗的天,蓝得很是美丽。

    即便是一年,即便真的见到前世里执念的李恪,与之相恋。她还是恍然觉得这是一场梦,像是五岁那一年,一个人独自在幼儿园后的花圃里蜷曲着睡着了,做的美梦一样。

    那时,她独自坐在花圃里,做了一场美梦,梦境里,爸爸妈妈牵着她站在山顶上,山脚下是连绵起伏的山花。

    后来,醒来后,日光正好,她坐在花圃里晃了神,觉得自己现在才是做梦。

    如今,她就是当日的感觉。

    仿若,这是一场梦境,又或者前世才是一场梦境。

    “阿芝,其实,你知道不?那日,我初见你——”姚子秋想起当日,有些激动,想要说一说,但说到这里,却又觉得不妥帖,便住了嘴。

    他一直清清楚楚地记得遇见她的情景。

    从前,他只对植物感兴趣,看到植物生长、开花、结果、枯萎,感受生命的轮回。他觉得那是最美妙的事情。

    可遇见了她,他忽然世间万物都美妙起来,即便是从前讨厌的家族生意、功夫,尔虞我诈,他都觉得各有妙处。

    “怎么了?”江承紫回过神来,便问姚子秋。

    姚子秋垂了眸,好看的手指点在窗棂上,轻叩了几下,才低声说:“初见你时,便莫名想到‘他乡遇故知’。我那时想,或者‘他乡遇故知’就是这样感受吧。”

    “他乡遇故知?”江承紫很是惊讶。

    姚子秋却是看着她,笑着说:“你却莫要笑我呢,只看见你,就觉得这个女娃,我曾见过。”

    “这说明,我合子秋兄眼缘。”江承紫笑嘻嘻的。

    姚子秋只是笑笑,算是赞同她的说法。可在他心里,他觉得不紧紧是合眼缘,确切地说,她有一种璀璨的光华和日光般的温暖,把他世界里的孤寂与冷清都一扫而光。

    如今,他觉得自己曾缺失的那些喜怒哀乐的感受全都回来了。

    从前,兴趣缺缺的事,如今也有兴趣去做一做。

    但是,他也知晓自己不能去说太多。

    如今,这样,甚好。

    江承紫也笑了,如同日光下盛放的明媚花朵。

    姚子秋微微眯眼,只觉得眼前的女童有一种夺目的光彩。

    “阿芝,你且放心,这蜀中,我定会守好。”他又不知不觉地说出这句话,且语气比之前更加笃定郑重。

    江承紫也从话里听出郑重其事来,便敛起笑容,面目平静地说:“子秋兄,莫要太紧张,你之才能,独当一面,绰绰有余,何况还有叶安平作你的左右手。”

    “嗯。”他点头,也觉得自己方才似乎太过了。

    “再者,蜀中也非你战场。你是‘神农计划’的制作人之一,亦是‘格物院’首批建造者,等我父亲上任,皇上的批文怕就要到此地。到时候,你得就到长安与我们汇合了。”江承紫说。

    “长安的事,我暂且不去想。我在此一日,就会替你守好这蜀中。”姚子秋又说。语气平静,但一双手却在袖中握得汗涔涔的。

    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失礼,说这不合时宜的话来让阿芝不自在,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怕今日不说,以后就不会有任何机会,也没有任何勇气说出来了。

    江承紫早就觉察到这谈话氛围不对劲儿,连忙就转了话题,说:“对了,前日里,我收到蜀王书信,信中提到,已找到你大兄。”

    “真的?”姚子秋听闻这消息,十分惊喜。

    虽然,他与大兄并无多大的交情,但这些年来,父母为寻大兄心力憔悴,而大嫂亦是****焦躁,甚至以泪洗面。他见到亲人如此,也曾寻找,但始终未果。

    这么些年,他想大兄或已亡故,但还是希望大兄回来,举家和乐。当然,如果大兄回来,他就可不必去挑起暮云山庄的担子,就可逍遥闲适,只与花草为伴。

    如今一听大兄活着,便真真是惊喜。

    “当真。蜀王说,当日王世充兵败,大部分兵将被俘。陛下当时大赦,免了死刑。归顺的编入军队,不归顺关入大牢,做苦差徭役。你大兄执迷不悟,现如今押在汝南大牢。”江承紫回答。

    “可,可能得救?”姚子秋询问。

    “蜀王亦说,那边押的都是乱党旧部,而且是负隅顽抗之人,朝廷的意思也是做徭役做到死。不过,若是他能主动投诚,又有什么功勋,可赦免。”江承紫解释。

    姚子秋一听,也是愁云惨淡,摇摇头,说:“大兄向来固执,认死理。要归顺,早归顺了,何须等到今日。”

    “这事,你也莫操心。蜀王会设法营救,毕竟这是当日,阿念替蜀王答应你们的事,也是对暮云山庄当日清醒站队的回报。”江承紫又安慰。

    “也只好如此。索性蜀王是个言必诺的真君子,若是他说会营救,必定就会竭尽全力。若是救得我大兄,暮云山庄上下,定是为蜀王马首是瞻。”姚子秋说。

    江承紫一听,沉了脸,道:“子秋兄也是兴奋过度,说出这等话来。蜀王所做,全为朝廷。你大兄若得救,暮云山庄经营多代,这南北水陆路得为朝廷谋福利。你方才那般说话,有心人听了,会怎样想?”

    “阿芝,你莫恼,是子秋失言。”他慌了,连连道歉。

    江承紫摆摆手,说:“我自知子秋兄不是这样的人,但如今,我们敌人无数。还是要谨言慎行。”

    “阿芝,你且放心,今日之错,必不会再犯。”他保证。

    江承紫又觉得这谈话氛围太过凝重,便摇摇头,说:“我跟谁计较,也不会跟子秋兄计较。好了,莫要再说这事,你尽管等蜀王好消息便是。”

    “嗯。”他点头。

    江承紫却是跳窗而出,回头来招呼他:“子秋兄,今日日光正好,万物复苏,我们出去走走,瞧瞧野菜野草,看看能否找到惊喜。”

    “好。我回去换身衣裳。”姚子秋说。

    江承紫看了看他宽袍长袖,俨然一个公子哥模样,去踏青还可以,若是寻找可用植物,要背背篓,拿镰刀铲子,实在不适合。

    “好,我等你。”江承紫掩面笑。

    姚子秋瞧着稚嫩的女童,掩面吃吃笑着,只无奈地摇摇头,快步回屋换了衣裳。

    新年过后,正月里祭祖,走亲戚,饮宴。

    元夕花灯后,新年就过完了。

    新年一过完,万物复苏,燕子翻飞,农人忙着过春社,祭完土地爷,就要开始忙农事。

    杨氏六房,则是为杨云珠出嫁作准备,张灯结彩,热火朝天。

    江承紫与姚子秋倒是四处寻找适合植物,挖挖找找,却也没什么大收获。只是每日里桌上总有好吃的野菜罢了。

    至于杨氏六房的宅子,因为修葺得不错,又增补得很具规模。如今,杨氏六房升迁,要举家去长安上任。便有很多人来询问这宅子出售与否。

    杨氏夫妇先前也是纠结过这问题,最终被杨清让说服。

    杨清让认为杨氏六房从这里发迹,那这里就该保留。再者,回长安,又不缺这么几贯银钱。而且,蜀中植物种类颇多,以后,格物院说不定会多次踏足蜀中,有这宅子在,总是好的多。

    “那谁人打理?云珠是嫁作他人妇,实在不合适。”杨王氏也犯愁。

    “周嬷嬷一家就留在此处打理便是,这附近买了田地庄子什么的,周嬷嬷一家好好经营,修葺,也不至于饿肚子。”杨舒越说。

    杨王氏一听,也是点头,说:“周嬷嬷一家跟着老爷在祖宅受气,又担惊受怕这么久,长安水深,实在不适合带着他们。”

    “是啊,前途亦不知是凶还是吉,周嬷嬷也老了,再这么折腾来回,实在不好。”杨舒越也是叹气。

    “那就等这次回家祭祖,一并向老夫人讨了人情,让周嬷嬷的小儿子、小儿媳与小孙子一并入蜀中,一家团聚,定居于此。”杨清让建议。

    杨王氏直直点头,说:“我儿想得甚为周到,阿碧,你且去叫周嬷嬷来。”

    不一会儿,周嬷嬷来了,一听说这事,摇头不答应,问杨王氏是不是嫌弃她老了,还是不信任他们一家。

    “周嬷嬷,没有的事。你操劳一辈子,为我提心吊胆,竭心尽力,我都瞧在眼里。如今,杨氏六房这老宅子不想买,就想让你们一家在这边住着。我们商议过了,这边大宅子就平素看着,而旁边那平素用来招待客人的宅子,就赠予你们一家。”杨舒越说着,就拿出了房地契给那周嬷嬷。

    周嬷嬷一看,落了泪,只恩恩呜呜哭着说舍不得自家公子。

    她哭哭啼啼一番,杨王氏也是软语相劝,最终又说想办法让他们一家团聚,周嬷嬷才万分不舍地抹干了泪。

    处理好了宅子的事。杨氏夫妇就开始与媒婆、厨师,拟定云珠出嫁的各大事项。

    而平辈们女子们就开始往云珠嫁妆里添东西,俗称“添嫁妆”。

    虽说云珠是杨王氏的婢女,但如今却是杨氏六房嫡女身份出嫁。杨氏六房大办酒席,嫁的又是临邛叶家,蜀中名门。

    这杨氏六房是要升迁了,但这杨云珠以后却是叶家当家主母,就算不看与杨氏的交情,这杨云珠也是要巴结巴结。

    那些在深宅后院的妇人对于世事有时比男人更拎得清。

    于是,自从云珠这边开始“添嫁妆”,但凡平素里与杨府有点点交情的夫人们都差了自家姑娘来为云珠添嫁妆。

    杨王氏为云珠置办的嫁妆本来就丰厚,又加上江承紫这边本身就有意施恩于叶安平。

    云珠的嫁妆可以说是标准的十八抬。但之后,那些夫人们差人来添置的嫁妆,却又是一件比一件好,有些甚至是稀世的宝贝。

    “呀,这些人出手真大方。”江承紫拿着一匹翡翠马,啧啧称赞。

    “可不是。”杨王氏也是笑,随后就叮嘱云珠说,“你瞧这些人,添这样贵重的嫁妆。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你是杨氏的女儿,更因为你将是叶氏当家主母。你嫁过去后,这些人少不得要交际。拿捏好分寸便是。”

    “女儿知晓。”云珠盈盈一拜。

    杨王氏一边为她试嫁衣,一边也是泪光闪闪,说:“我初见你时,你还怯生生的,是个小孩子,如今都是大姑娘,要出嫁了。”

    “我想陪着夫人。”云珠说。

    “糊涂,我是你阿娘。”杨王氏将凤冠为她戴上。

    云珠也是落泪了,脆生生地喊了一声:“阿娘。”

    江承紫莫名觉得这场景很幸福,便在一旁默不作声。

    “云珠,你日后成叶氏当家主母,却要时刻谨记:你是来自范阳王氏与弘农杨氏,都是名门之家,身份气势都不输给任何人。然后,你是叶氏当家主母,自有其反威严。至于,那些运筹幄的事,平素里,我已教你不少,你自己拿捏分寸。若是有棘手之事,你可修书前来。”杨王氏叮嘱。

    “云珠谨记。”云珠屈膝盈盈一拜。

    杨王氏抹泪,随后就问:“阿芝,你云珠姐姐就要出嫁了,你要添置的嫁妆呢?你说要最后添置的。”

    “在这里呢。”江承紫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盒子郑重其事地放上去。

    三日后,杨氏云珠出嫁,十里红妆,八抬大轿,几十抬的嫁妆。送亲队伍延绵不见首尾,迎亲队伍亦是延绵不见首尾。

    杨氏云珠嫁入叶家,成为叶家当家主母。江承紫所送的嫁妆只是自己写下的几本书,关于盐矿的寻找,火井的使用,茶树培育、茶叶制作。

    尔后,在杨氏云珠回门之后,杨氏六房举家离开了晋原县。(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