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接替之人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接替之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蜀中冬至日前,大雪只下了一夜,就****晴好,倒让人错觉是春日已到。

    杨氏六房在送走李恪与柴绍后,更加忙碌。

    一则因为冬至日是比元旦更让人重视的年节,打扫住处,准备大祭祀,人人穿新衣,准备各种丰盛的糕点,并且还要准备前往附近道观寺庙过节的香油礼品。杨王氏携秀红以及周嬷嬷上上下下打点,也是成日里顾不得喝一口茶水。

    第二忙则是因为一开春,杨氏六房就要举家离开晋原县。杨舒越升迁为工部右侍郎,可喜可贺。但举家迁往长安,这不是一件小事。

    首先,物什的处理,哪些该带,哪些不该带,哪些该卖掉或者送人,都要有个处理。

    其次,是府内虽添置的奴仆不多,但总是要一番处理,例如,乖巧顺手又愿意一并前往长安的,便可一并携带,但如何携带,分几批次携带,这也要考虑;若只是粗使的仆役,有卖身契的就归还卖身契放出去,若是没有的结清工钱,写好推荐信,让对方好提前打算。

    杨王氏把仆役的选拔与发放一事交给了云珠全权处理。至于护院什么的,原本就没几个,一并就放走了。

    第三要忙碌的事就是盐矿与红薯、马铃薯种植推广的事情。因为杨氏六房做的“神农计划”现在是朝野皆知,且马铃薯与红薯的亩产也让李世民亲自见识,军中现在已开始携带红薯饼、马铃薯馍馍作干粮。而提炼的精盐也已出现在长安高门大户甚至普通百姓的餐桌上。因此,这格物院在蜀中的产业不得不处理。

    “要不,我留在此处?”杨清让将江承紫写的一本小札合上,提议道。

    “胡闹,你是杨氏长男,你不到长安,成何体统?而且格物院一事,你不能让你妹妹抛头露面。”杨王氏厉声斥责。

    江承紫吃了一口糕点,含含糊糊地说:“嗯,阿娘说得对,我在长安是要做生意赚大钱的,我可不忙格物院的事。”

    “阿芝,你莫插嘴。说了多少次,嘴里吃着,莫要说话。这样成何体统?”杨王氏斥责。

    江承紫只是嘿嘿笑,杨清让也不说话,却是来回踱步,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那这边的产业,一时半会儿,也是处理不清,总是要留一人在此负责才好啊。”

    “你担心啥呢。蜀中高门大户多得是。”江承紫耸耸肩。

    “那些人懂个啥?”杨清让白了她一眼。

    江承紫又丢了一块肉脯在嘴里嚼了嚼,才说:“那些人不懂,我们的人懂呀。”

    “你这话等于没说。”杨清让对她做鬼脸。

    江承紫还了一个鬼脸。

    直到现在,她才觉得他们还是个孩子。

    “你俩不要闹,此事,让你爹来商议一番。”杨王氏建议。

    江承紫摆手道:“阿娘,你却听我说完,一会儿你也好与阿爷说说。”

    杨王氏转头瞧着自己的孩子,暗想:这女儿古灵精怪,莫不是此事也有了主意?便且听听。

    于是,她和颜悦色地问:“何事?”

    “这蜀中高门大户多,能承我们情面的却是少。我们虽风光无限,得了天恩,又出自弘农杨氏,但这蜀中高门大户却也是自视甚高,不曾与我们过多来往。虽然那些夫人小姐们总是来办宴会,却也不过是图了六房的穿衣时尚。”江承紫缓缓地说。

    “阿芝,说重点。”杨清让扶额。他原本是安静的少年,自从这个妹妹不愚钝之后,他发现自己受她的影响,越发急躁了。

    “大兄莫慌。”她慢吞吞地说。

    杨王氏也忍不住催促。江承紫这才笑着说:“你们想啊,与我们有些交情的,就是眉州张氏。眉州张氏就是河东张氏的祖根。但即便是有些交情,也只因我们莫名其妙认识了张晋华。”

    “对,莫名其妙。”杨清让很是点头。他还真觉得张嘉那小子出现得莫名其妙,每一次出现都很突兀,似乎没有目的,但总让人感觉不好。

    杨王氏也忍不住点头,说:“是啊。说与张氏熟,但也不过是与那张嘉认识罢了。而张嘉这孩子上次帮我们,但我也总是看不清楚他,觉得不踏实。”

    “可是,你的重点是什么?”杨清让发现自己的妹妹又说远了,忍不住问。

    江承紫嫣然一笑,说:“大兄,你可还记得翻云寨的老十三?”

    “老十三?叶安平?不是说失踪很久了么?”杨清让也是知晓这么个传奇人物的。

    柔柔弱弱的少年,也出身高门大户,但最终因匪类毁了一家,他独自落草为寇,最终挑掉了很多匪窝。尔后,又帮翻云寨建立了细细密密的情报系统网络。

    “前日里,潘道长送来消息,说叶安平回来祭祖,人就在翻云寨。而且看到翻云寨的变化,也是十分惊喜。”江承紫缓缓地说。

    “你的意思是?”杨王氏恍然大悟,却又有些不确定。

    “阿娘,叶安平喜欢上我们的茶叶法,与炼盐法。”江承紫笑嘻嘻地说。

    杨清让也是恍然大悟,问:“阿芝,你,你是要将这产业交给他打理?”

    “我有这打算,但得让他先承我们一个情。”江承紫说。

    杨王氏已明白自己女儿要做什么,便是笑道:“既是如此,阿娘这大半年与这周遭的各大铺子合作,也是有些银钱,可给你支配。”

    “阿娘不必担心,银钱之事,倒是不必。”江承紫笑盈盈,站起身来,理了理大氅,说,“我让潘道长带了叶安平前来,看时间,应该到了,我且先去准备一番,大兄也一并前来瞧瞧呗。叶公子是走南闯北的人,必定见多识广。”

    杨王氏有些琢磨不透自己女儿的心思,但也不继续问,只让兄妹二人速速前去。

    “阿芝,你多琢磨好了,却也不与我说。害得我还一直在考虑此事。”杨清让嘟着嘴。

    “大兄,从来的那天开始,我就打算着离开,你如何能琢磨得过我呢。”江承紫笑笑,随后就与杨清让一前一后往花厅去。

    花厅里,阿碧已洗好泡茶器具,炉子上的水正咕咕响。江承紫戴了帷帽,端坐主位上。小九在门外喊:“姑娘,潘道长到了。”

    江承紫站起身,笑盈盈地喊:“潘道长好。”

    “好久不见。哈哈哈。”潘道长十分高兴,理着胡须爽朗地笑,与初见时的拘谨仙风道骨相比,倒更像是个豪爽的老者。

    潘道长的身后,跟着一位灰袍男子。男子约莫有一米八,整个人很瘦,皂巾束发,眉目干净清瘦,有一种清风明月的气质。

    “这位想必就是十三当家吧。”江承紫对他盈盈一拜。

    他眼眸微眯,唇角轻扬,留出一个笑容,拱手拜道:“正是在下,九姑娘安康。”

    “十三当家客气。”江承紫笑着回礼,尔后指着杨清让说,“这是我大兄,杨嘉。”

    “原是小杨公子。”叶安平也回礼。

    几人一番可套,最终落座。

    江承紫暗自观察那叶安平,果然是大家风范,举手投足都礼仪有度。

    “听闻开春,杨氏六房就要举家往长安去。这日后,翻云寨该如何?”潘道长还是忧心。说实话,他早就有预感,蜀中还是太小,这杨氏六房是不会久留。前几日,听闻柴绍将军做钦差,亲自前来宣读圣旨,潘道长就一直担心杨氏六房全部离开,这翻云寨又要回到从前。

    “道长,翻云寨如今只是个地名,可不是匪窝啊。”江承紫提醒。

    “九姑娘放心,这事我一直记得。”潘道长回答。

    “道长也应该知道,你们是杨氏六房的人,是格物院的人,是朝廷之人。”江承紫三言两语将他们定位。

    潘道长连连点头,说:“惭愧,是贫道魔怔了。”

    “道长是关心翻云寨上下,才会一叶障目。”江承紫轻笑,却又瞧了瞧叶安平,他端坐在客座上,很是礼貌地倾听她说话。

    “九姑娘,你不找贫道,贫道其实也会来问一问具体安排。毕竟,杨氏六房一到长安,有什么风吹草动,或者有什么要拿主意的,我们总得有个主心骨。再者,这茶叶、马铃薯、红薯、盐矿,以及你之前让我们找的水稻培育。翻云寨那些识字的少男少女,倒是会做一些科学记录。但你这位老师走了,他们怕也做不了什么。”潘道长缓缓地说,说到后来,也是一声叹息。

    江承紫轻笑,说:“原本,我也没打算培养出什么顶级人才。教他们作这些,只是让他们换一种方式认识这个世界,活得更愉快。再者,能让翻云寨众人脱离匪这个身份,有衣穿有饭吃有房住,生活富足,这就足够了。难道潘道长的初心,不是如此么?”

    她声音脆脆的,又带着一种童音的绵软,缓缓道来,如沐春风。

    这是许多年后,叶安平的叙述。而此时,叶安平只是认真听着,唇角不知不觉露出微笑。

    “是,这是我的初心。可——”潘道长叹息一声。

    “你担心六房离开后,这种日子会崩塌?”江承紫直接说出潘道长的道心。

    潘道长脸色尴尬,江承紫假装没瞧见,只将阿碧递过来的茶放到唇边轻轻尝了一口,才说:“潘道长杞人忧天,红薯、马铃薯,普天之下,你们与皇家是一并种植的。如何寻找盐矿,如何煮盐,挖盐矿,我亦交给了翻云寨。天干饿不死手艺人。道长莫要忘了。”

    她说得很缓,语气也平静,潘道长却是打了个冷噤,连连说:“是我们想太多,要得太多,九姑娘,莫要见怪。”

    “潘道长,你何以说这般见外的话?在外人看来,翻云寨众人是我杨氏六房之人,你可不要忘记啊。”江承紫提醒:从前,你们为了攀上杨氏这艘大船,是说过归顺的,而且连你们的名册都交了。

    潘道长只觉得这女孩太可怕,额上冷汗也出来了。

    “我们没忘。”潘道长抚了抚额头。

    “没忘就好。”江承紫轻描淡写,尔后端了茶杯,对那叶安平说,“听闻叶公子也喜喝茶,我这是我自制的绿茶,虽在冬日喝起来似乎不应景,不过我独爱这一口,还请叶公子品评一二。”

    “九姑娘客气。”叶安平回答,声音沉静,面露笑容。

    他端杯轻抿一口,道:“唇齿芬芳,若在冬日遇见春日暖阳。”

    江承紫抿唇轻笑,说:“看来叶公子真是爱茶。”

    “不敢不敢。走南闯北,却不料在前几个月,听闻长安已风靡喝茶,尔后,又听闻蜀中贵族之间也是风靡喝茶。只是茶叶金贵,却不料回到翻云寨,翻云寨人人都会制茶。九姑娘,堪比神农。”

    “公子过奖。我只是懒惰,便将这制茶法交给翻云寨众人,以便于我能喝上茶。”她笑着说。

    “姑娘菩萨心肠。”叶安平说。

    江承紫嘟了嘴,不高兴地说:“也公子这话我不爱听。我可听闻‘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若是谁得了我的法制茶贩茶去,我总得要抽成的。”

    “这是自然。”叶安平还是云淡风轻。他从潘道长那里听说这女孩要见他之后,就一直在琢磨她的意图。

    他可不相信能如此璀璨的女子,会因为崇拜他而要见他。

    “叶公子也是临邛高门大户。此次回来,可有想过重建叶家?”江承紫话一转。

    叶安平略蹙眉,垂了眸,道:“祖上蒙难,儿孙至今未曾重建叶家,实在羞愧。”

    “叶公子不可妄自菲薄。你离开叶家,所做作为,我亦听闻,那可是半点都不曾辱没叶家先祖。”江承紫朗声说。

    叶安平心里一热,自从叶家死得剩下他之后,他落草为寇,至今不曾有人对他的行为予以肯定,就是他自己有时候也会觉得迷茫。可这女孩子给予了他肯定。

    他抬眸瞧了瞧她,有些犹豫地问:“姑娘当真如此认为?”

    “我没必要恭维你啊。”江承紫说得天经地义。

    叶安平只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有些尴尬地回答:“是的。”

    “叶公子,我听闻你叶家祖宅还在,只是落入别人之手,若想拿回来,亦是可以的。”江承紫不紧不慢地说。

    叶安平有些尴尬,说:“九姑娘所言极是。去年,我亦前往祖宅,想要赎回祖宅。对方可是不肯。”

    “此一时彼一时,今日天气晴朗,杨府亦有良马,我让车虎陪你走一趟,去瞧瞧那家人卖还是不卖。”江承紫依旧是云淡风轻。

    在场的人,包括杨清让在内,都不由得一惊。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