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无题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无题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门房似乎在跟来人交涉。

    “你猜是谁?”李恪饶有兴趣地问。

    江承紫早就凝神听见来人的声音,便倚窗而立,笑问:“可有彩头?”

    “贼精呀。你耳力向来好,还想问我要彩头。”李恪鄙夷。

    “好吧。那不如我们赌一赌他来的目的?”江承紫依旧笑语盈盈。

    “他这人——”李恪顿了顿,摇摇头,才说,“不好说。”

    “你是不敢赌。”江承紫打趣,觉得这样的时刻最是愉快。

    李恪眸光轻敛,俯身低头,说:“我的都是你的,怎样赌,也是你的。”

    “不正经。”江承紫躲开他的视线,只丢了这么一句。

    “孤男寡女,深夜赏雪,谁看也不正经啊。”李恪说得天经地义。

    门房已从廊檐那边一路小跑过来,在窗前站定,拱手道:“九姑娘,柴公子说有事相商,可要放他进来?”

    “来者是客,你去请柴公子进来,顺带让阿碧几人一并来添些碗筷、菜肴、糕点。”江承紫吩咐。

    不一会儿,身披大氅的柴令武快步走过来,到了窗前便脱下大氅,抖了抖身上的雪花,说:“没想到蜀中也会有这样的大雪。”

    “蜀中冬日比长安更凉寒。”李恪将酒杯放下,转身拨弄几下火炉里的炭火。

    柴令武隔了窗户,搓着手,说:“想到明日要回长安,却是有些不舍。也想着今夜大雪,你定然没心思睡,便找你去,见着了云歌,才知道你在此处吃喝赏雪。我便不解风情,前来凑个数,蹭个吃喝。”

    “自知是不解风情,为何还来?”李恪毫不客气地问。

    柴令武也不生气,径直哈哈一笑,说:“明日就要随我父亲启程,你以为我是来找你的?”

    “你方才说是来找我的。”李恪在炭火边坐下。

    柴令武已施施然入了室内,耸耸肩,在椅子上坐下,感叹一句:“还是这椅子坐着舒展,待我回了长安,得找木匠做椅子,还要开一个有椅子的酒楼。”

    “开酒楼?”李恪长眉一展,颇为疑惑。

    “是啊,以后我发财了,定不会忘了你的。哈哈,苟富贵,勿相忘。”柴令武哈哈一笑,又眼巴巴地瞧着那酒器里的酒,咬了咬唇,馋嘴地来一句:“阿芝,给为兄弄一杯呀。”

    江承紫笑盈盈,为他斟了一杯。

    柴令武一饮而尽,啧啧地说:“就阿芝这手艺,那群奉命酿酒的老师傅都得跪地拜师呀。啧啧,阿芝啊阿芝,你若是男儿,就这一身本领得领多少功名呀。”

    柴令武一阵的感叹,江承紫一边指挥阿碧等人布放菜肴,一边闲聊:“我闲云野鹤惯了,做事随性,这种性格最受不得什么规矩,更别提不能睡得舒坦,一大早就要起床去上早朝。所以,我才不愿入朝。再者,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朝廷里的人,不是蝇营狗苟之辈,就是有远大抱负的。我不属于这两类,自是不该混迹其中。那样,是苦了自己。”

    “哈哈,我也这样认为。”柴令武颇为高兴地赞同。

    “所以,我这样的性格,即便聪敏,也最多就拿个点子来混个一官半职,饿不死;或者实在缺钱,就拿来混个银两,解决个温饱。”江承紫回答。

    其实,她心里还真是这样想。若是,可以跟李恪过这种浑浑噩噩,混吃等死的平凡日子,那真是太好了。

    但这样平凡的生活,在现代社会比比皆是的生活,对于身份特殊的他们来说,却是艰难得很。

    “阿芝,我越来越喜欢你啊,咱们真不愧是一家人。”柴令武斜倚在椅子上,抱着个熊猫形状的软垫,直直竖起拇指。江承紫垂眸,靠在软垫上,想或者上一世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大唐,高阳谋反,他被拖入战局,最终惨死于三月长安,从来以为是长孙无忌的手笔,不曾想却是那人畜无害的长孙冲。不过,后来的历史记载,几年后,武则天灭了长孙一门,这长孙冲似乎只是流放。

    “后来,长孙一门到底还是被灭了。”她说。

    “父亲处心积虑,为老九苦心布置,世家灭门只是早晚的事。”李恪平静地说。

    “可惜你外公当年没沉住气,否则,也为儿孙谋划,怕天下不会大乱,隋朝也不会短短数年。”江承紫摇摇头。

    李恪只是笑了笑,说:“各大世家想做什么,我父亲知道得一清二楚。上一世,弘农杨氏安插两枚棋子,分别在朝堂与后宫。你是朝堂那一枚,而后宫的那枚则是心狠手辣的武氏丫头。”

    “你是说武媚吧。昔年,我父亲亦说过,别看女皇如何风光,不过也是背后势力角逐加上她的机遇所造就。”江承紫想起前世里与父亲为数不多的谈话。

    其实那时很奇怪,父女俩见面,基本都是围绕唐朝历史在展开,若是不谈论历史,父女俩就没有别的话可说,沉默得让人尴尬。

    李恪点头,说:“就是她。当年,你意外身陨,我日渐消沉。弘农杨氏就全力扶持那丫头。不过,换句话说,若没有父亲和老九的默许,她早在进宫不久就会被灭掉。她能活得风生水起,不仅仅是弘农杨氏的棋子,更是父亲赠予老九的利剑。只是父亲到底忘记了,人又怎么可能仅仅是棋子呢。”

    李恪说到后来,脸上满是嘲讽,曾是父亲一手策划的“唐三代后,武代李兴”的预言,竟然一语成谶。当然他所知道的后来的历史走向,是前不久,两人闲聊时,他所得到到。

    当时,他知道武则天后来称帝,满脸讶异:“没想到那丫头真狠毒如斯,老九居然没能镇住。”

    这会儿,换江承紫讶异了。她从不曾认为“武代李兴”的预言跟李家人有什么关系。如今,却听李恪说这一切不过是李世民策划。

    江承紫兀自喝了一杯压压惊,才问:“你的意思是说,你父亲与老九都知晓那姓武的丫头背后是弘农杨氏,并知晓她是弘农杨氏安插在后宫的一枚棋子?而当年那个预言,也是你父亲安排的?”

    李恪点点头,微微眯眼,说:“我父亲可能比你想象中更厉害。”

    江承紫点头赞同:“这我知道。我还知道他比你我想象的更狠戾。”

    “他一直拿旧贵族来制衡新贵族。两虎相争,两虎皆伤,到时候猎人才好下手一锅端。何况,他有意无意给予了弘农杨氏希望。”李恪说到这里,沉默了下来,连连斟饮了三杯。

    江承紫看得出他心情很不好,便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坐着。

    “因为我在,因为他的话,因为你的才能——”他说到这里,便抬眸怔怔地瞧着江承紫,脸上浮出颓败的悲伤。

    “怎么了?”她轻声问。

    “因为我,因为你的才能,因为他有意无意说我类他,可立为太子。这些信息让弘农杨氏那帮子眼皮子浅薄的人似乎看到我可以上位,旧贵族可以成为新帝功臣的希望,因此,旧贵族更加疯狂。呵,我的父亲是真正厉害得紧的人。”李恪尽量平缓语气,却还是流露出巨大的悲伤。

    江承紫只觉得心疼,却也不知如何安慰,便只得拿着竹编的漏勺在锅里机械地舀着,把李恪喜欢吃的肉与菜一点一点地挑他的碗里。李恪也沉默,只是端着酒杯斜倚在椅子上,注视着眼前这女娃的动作。

    沉默,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忽然低声说了一句:“阿紫,你知道么?皇家的孩子,一半是用来杀的。”

    江承紫听到他轻轻吐出的“杀”字,身子一怔,拿着漏勺的手一凝。她缓缓抬眸看李恪,只看到他眼里全是伤心,面上却还是浮着轻轻浅浅的微笑。

    江承紫只觉得一颗心细细密密疼,疼得钻心。但她还是不知该如何安慰,只是瞧着他,有想要伸手抚去他伤心的冲动,却始终没有动。

    “承乾是他的棋子,老四也是,我,也是。”他继续说,语速很慢,语气依旧低低的,最后一句“也是“近乎自语,但却让他的脸上的微笑有一种濒死的绝望。

    江承紫再也按捺不住,“嗖”然起身,快步绕到他身边,俯身从背后抱住他,将脸靠在他后颈处。

    他也任由她抱着,依旧是低低的语气,说:“阿紫,我原以为我至少是他的儿子,后来才发现,我,不过,也只是,棋子。他,是个优秀的君王,甚至为国选拔继承人都能煞费苦心。”

    江承紫听得背脊发凉,内心疼痛。即便是研究唐朝历史颇为透彻的父亲,也不曾认为李承乾、李泰、李恪不过是李世民的棋子。

    不仅仅自己的父亲,江承紫所见过的所有历史学家都不曾有过这样的认知。他们普遍认为李世民是逼于无奈,最终选择了李治。甚至有一部分人很一厢情愿地认为在李世民风烛残年的最后,最想要的继承人是李恪。

    即便是她,她也从来以为他也不过是一个父亲。

    可今日听李恪所言,皇家的孩子,至少一半是拿来杀的。

    她顿时被刷新了世界观。果然,不是谁都能成帝王,不是谁都能站在那样的顶端。

    我以为,我至少是他的儿子,原是不过一枚棋子!

    这对于一个崇拜且爱戴着父亲的孩子来说,是多么绝望的认知啊。

    江承紫想到这些,心里全是冰凉,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紧紧抱着这瑟缩的少年。

    良久,她才不甘心地问:“你,你是说,他一开始就没打算将来将一切交给李承乾,或者李泰?”

    “对于太子,一开始应该是抱着希望。可他是那样优秀的人,为人要强,如何能容忍自己的太子是那种品格——,至于李泰,武力太弱,他向来不喜文弱之人。而我,不过是用来利用旧贵族对付关陇新贵的棋子。阿紫,我们是他儿子,却都不是他儿子!他的儿子到后来,只有稚奴一人。”李恪说得很缓慢,很小心,仿若一不小心,心就会碎裂。

    江承紫将他抱紧一些,感觉到他发抖得更厉害了些。

    “阿念。”她喊了一声。

    “嗯。”他低声回答,手中酒杯早就放下,一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小手。

    “那是前世的事。今生,一切都变了,或者,他也变了。”她终于找出一句安慰,却连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那个人再怎么变,那也是帝王。

    最是无情帝王家!而眼前的形势表明,那位很可能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李恪良久不语,江承紫也从背后搂着他,一动不动。她只感觉到他流了泪,灼热的泪珠就滚落在她手背上。

    周遭是氤氲升腾的热气,还有他好闻的气息,以及安静的呼吸。

    冬夜朔风已停了,窗外大片大片的雪花簌簌落下。寂静的雪野,偶尔会有大雪压破竹子,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

    “阿紫。”不知过了多久,他低喊了一声。

    “我在。”她喜欢这样应答他。

    “你勒得我脖子疼,想要谋杀亲夫么?”他调笑。

    她听他这样说,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他是恢复过来了!

    江承紫便径直放开他,整理了一下衣裳,岔开话题说:“锅里水不多,我再添一些。”

    他却是瞧着她添水,笑意盈盈。

    “你瞧什么?”她娇嗔一句。

    他脸上笑意更浓,端坐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是的,那些属于前世,而今生已不一样。不过,所幸的是我依旧遇见了你,依旧能得你倾心。”

    “那你可要对我好点。”她满脸骄傲。

    他郑重地点点头,说:“当然。”

    “来,先来一段剑舞来博佳人一笑如何?”江承紫清清嗓子提出要求。

    “既是阿紫喜欢,我自是恭敬不如从命。”李恪施施然起身,抽出佩剑,一跃到了院内,在漫天雪花中舞剑。

    江承紫站在窗前看在院落里舞剑的宽袍少年,恍惚之间,疑心这是梦。

    “无乐曲助兴,终究有些单调,阿紫,我舞得可还合你心意?”他收了剑,入得屋来。

    江承紫笑着递上擦脸的帕子,又接过宝剑放好,才说:“剑舞得极好,只是我是粗人,不通乐理,不能像平康坊的姑娘们那般为你抚琴伴奏呢。”

    李恪身子一怔,愣在当场。不过,这人真是人精,立马就换了一副笑脸,低声问:“阿紫这是在嫉妒?”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