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大变故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大变故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马车很快就到了杨府侧门,江承紫让柴令武先不要下车,就呆在车中,免得这副模样被柴将军瞧见,又少不得一顿骂。

    柴令武哈哈一笑,说:“无妨,无妨,今时不同往日。”

    “义兄心思是变了,这行事可还没变,商人最忌讳不拘小节。”江承紫不咸不淡地说一句。

    柴令武一怔,仔细想这女娃话中有话,似乎是在批评他行事鲁莽,根本就承载不起他所谓的梦想。

    而江承紫已经挑开帘子,戴好帷帽,吩咐门房去找大公子取外袍与披风。

    “你就说,柴公子要用。”江承紫对那门房说,随后又叮嘱,“夜深了,此等小事,就不要大呼小叫,径直告知公子就行了。”

    “是,小的明白。”那门房回答,随后就一路小跑往内宅去。

    江承紫这才拢了拢衣衫,从钱袋子里拿出几枚铜钱给赶车的老爷子,很有礼貌地说:“多谢老爷子送我们回来,还劳烦老爷子稍等片刻,容家奴为我家兄长送来衣物。”

    “无妨,无妨。杨县丞来此不到一年,却让我们晋原县百姓都能吃得起盐,吃得了好盐,这是天大的恩惠呢。就连这车钱,我也不能要。”赶车的老爷子抑制了一路的激动,这会儿终于是爆发出来。

    江承紫摇摇头,笑着说:“老爷子,一是一,二是二。杨县丞所作乃为官者本分,怎能以此谋私?而老爷子所为,乃凭力气挣钱,钱财乃你应得,又如何能不要?还请老爷子收下。”

    赶车老头一听,连忙道歉,说:“是老朽愚钝,如此这般,反而亵渎了杨县丞,实在不该,实在不该。”

    江承紫笑了笑,并没有再说话,只是伫立在杨氏六房的侧门,等待门房取来衣物,让柴令武顺利回到府邸。

    不过,他到底去什么地方了?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江承紫一颗心还是悬着,悬得越发有些发慌。

    朔风呼呼吹得紧,天空墨黑一片,门房前挂的灯笼映出的灯光都显得惨惨淡淡。

    “像是下雪了。”那赶车的老头拢了拢衣袖,喃喃自语。

    江承紫回过神,仔细瞧了瞧,在昏黄惨淡的灯光里,真有零星的雪花飘下来。

    “这样冷的天,这样黑的夜,怕是要积雪了。”赶车老头依旧自语。

    江承紫没说话,她凝神静听,想要听更远处的声息,她期望能听见李恪的行踪,哪怕是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也好。但周遭是朔风呼呼的声音,以及附近有人低声聊家长里短,甚至*的声音,就是没有一点点的异动,也没有一点点关于李恪的话语与声息。

    柴令武在片刻的安静后,却在车上坐不住,将车帘子挑开一点,跟那老头攀谈起来。

    “老爷子,看你也是赶车的老把式啊。”柴令武很是无聊地说。

    老头很谦逊地回答:“不敢,不敢。我从小跟随我父亲赶车,做得多了,有点点赶车的经验。”

    “那是术业有专攻,真了不得啊。”柴令武赞叹。

    “不敢,不敢。”老头又回答。

    柴令武笑着说:“老爷子就是谦虚。我跟你说,你这身本事,可敢跟我到长安发财?”

    “啊?”老爷子一惊,随后就摇头,说,“老朽没有啥本事,哪里能去长安那种地方去?再说,去那种地方,我能作甚?公子,你莫哄我老头。”

    “哎,老爷子,我如何哄你啊。我是瞧你这身赶车本事,又有这么多年赶车经验,就想问你愿意去长安赶车不?”柴令武问。

    老头子摇头回答:“公子莫说笑,我老了,不想离开家乡。我妻儿孙子都在晋原县。”

    “这样啊。”柴令武颇为失望。

    江承紫原本是在凝神探查李恪所在,这会儿也被柴令武搅得不能专心,只得听他说。

    听到此处,她大概明了柴令武是想从吃穿住行上着手来做生意。可是,做生意是他这样做的?他空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却对商业一无所知。看来,以后要跟柴令武合作,少不得要对他进行一番培训,否则这家伙分分钟都是败家子的料啊。

    正在这时,门房归来,与门房一并前来的还有杨清让。杨清让自是知晓柴令武穿衣衫的大小,于是取来的衣衫十分合身。

    柴令武穿戴完毕,又将头发用布条暂且束好,这才跳下车来,还不忘调戏赶车老头一句:“老爷子,说真的,要不跟我去长安发财吧。”

    “多谢公子美意,风紧雪大,老朽告辞。”老头子立马调转车头,虽然举手投足很有礼貌,但那眉目之间已有对柴令武的鄙视,就差骂一句“蛇精病”了。

    老头调转车头,唰唰唰甩了几鞭子,飞也似的赶马车离去。

    待那老头走后,一向严肃的杨清让居然笑着打趣柴令武,说:“方才我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这会儿才算想明白。阿武兄若是对一位妙龄姑娘说出方才一番话,倒不失风雅。哈哈哈哈。”

    杨清让忍不住哈哈一笑,江承紫也掩面吃吃笑,说:“大兄所言甚是。”

    柴令武这才反应过来,横眉冷对,佯装生气,说:“哼,没想到清让也学坏了。”

    杨清让不说话,倒是与江承紫一路笑着入了杨府。柴令武还不依不饶,拉着江承紫说他方才想到的构想,若是能在长安推行新型马车,供乘客使用,价格便宜,时间固定,那也是一条生财之道。

    他大爷的,这不就是公交车么?

    柴令武的意思是要在长安实行公交马车,方便群众出行,还以物美价廉赚了钱。

    这柴令武也真是个商业天才啊。他虽不懂商业运作中的具体原则与手段,但他的商业目光与商业嗅觉简直可以让很多苦读一辈子商业的人绝望。

    “阿芝,你觉得可行么?”柴令武很是兴奋地问。

    江承紫点头说:“听起来不错。”

    “咦,听起来确实不错,似乎还可行。”杨清让也插话。

    “呀,你们也觉得可以,太好了。”柴令武哈哈笑。

    “义兄有敏锐的商业嗅觉,知道什么能赚钱。不过,能否实施,还要看具体的情况,等到了长安再说。”江承紫回答。

    “那是自然,我回去后,还要跟着家族里的老商者学习学习。”柴令武很是谦虚地说。

    “阿武兄这是要从商?”杨清让也看出来了。

    “是呢。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柴令武很是高兴。

    江承紫一心记挂李恪,也无心去感受他的高兴,便对柴令武说:“义兄是商业奇才,但今日,你却要记得一句话:商业,需要秘密。比如,你方才想到的公共马车。”

    柴令武一愣,略一琢磨这女娃话中之意,是让他莫要将这些点子随便说出来啊。

    “大兄,你送我义兄回去,我就不同行了。”江承紫说,也没等杨清让同意与否,径直就拐了弯,大步往杨氏内宅厢房那边走。

    “她好像很着急似的。”柴令武嘀咕一句。

    杨清让瞧着她的步伐,只蹙了眉,对柴令武说:“走吧,方才,柴将军已在询问你去了何处。”

    江承紫拐了弯,入了杨府,却没有径直往女眷内宅去,而是径直往李恪的住处去。平时,伺候李恪梳洗的小厮正在拭擦案几。

    “小七,你家公子可有回来?”江承紫询问。

    眉清目秀的小厮连忙跑过来,恭敬地行礼回答:“公子还没回来。不过,他让九姑娘生火温酒,煮上一锅好吃的,等他回来赏雪。”

    他走得那样着急,既然没有回来过,又如何能留下这种话?

    江承紫不悦地说:“小七,你皮痒了,敢编瞎话唬我了。”

    小七一听,吓得连刷白,连连摇头,说:“九姑娘饶命,我怎敢编瞎话呢。这是公子让云歌儿传回来的。”

    “咦,云歌回来了?”江承紫问。

    算起来是有些日子没见过这鹦鹉了。先前,她也有询问李恪云歌去了何处,李恪只说自己回长安了,可能是想家了。她也就没多问,本来除了在军队的时候,与军犬有所接触之外,她实在是不太喜欢动物,何况是人精一样的动物。

    “可不是我回来了,哈,阿芝,别来无恙。”云歌扑腾着翅膀从屋里飞出来停在窗台上,瑟缩着说,“呀,不行,这外面没地暖,太冷了,冷死个鸟。”

    江承紫没听它胡扯,反而是走上前,将它拎起来,说:“行了,长这么一身肥肉,还披着羽毛,你就别装了。正事要紧。”

    “阿芝,你太粗鲁了。贵族礼仪呢,贵族礼仪呢?”云歌聒噪地闹。

    江承紫板了脸,呵斥道:“夜深人静,聒噪扰民,你要吵醒所有人,丢了你家公子的脸?”

    云歌一听,立马就伸出一只翅膀捂住鸟嘴,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江承紫颇为满意它的听话,低声说:“这才乖,姐姐一会儿请你吃好吃的。”

    “我比你大。”云歌轻声争辩。

    “别逗。”江承紫拍了拍它的额头。

    云歌不说话,一人一鸟就在雪花纷纷扬扬大起来的深夜,穿过空无一人的廊檐,在凛冽的朔风里往杨氏内宅厢房去。

    江承紫的厢房依旧没有任何人在这里值守伺候,她也不需要点灯,良好的夜视能力让她在暗夜里如同白日里行走。

    “点灯,我眼神不好。”云歌抗议。

    江承紫将它放到桌上,那火折子点了油灯。然后,她拿起剪刀一边剪灯花,一边问:“云歌,方才小七所言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还不快准备?”云歌没好气地梳理着被江承紫弄乱的羽毛。

    “你不是在长安么,为何突然回来?”江承紫询问。她其实一直觉得云歌不是一只普通的鹦哥,或者回长安也是身负重任,当然,她一直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云歌理着羽毛,含含糊糊地说:“我是候鸟,要飞南方过冬,不行啊?”

    江承紫一惊,问:“你这些知识谁教你的?”

    候鸟这种说法,在初唐不应该有啊。

    云歌不屑地“哼”了一声,说:“公子的神仙姐姐留下的典籍里说的。那种一到冬天就飞到南方过冬的鸟叫候鸟。”

    哦,原来是前世的自己留下的么?前世的自己为何要事无巨细地留下这些知识呢?难道也曾想过将大唐打造成不一样的盛世么?

    江承紫想不起来前世里的事,何况,她总是隐约觉得或者前世里的事与自己并无多大的关联。

    “哦,原来如此。”江承紫放下剪刀回答云歌。

    “哼,你还不赶快准备?公子一会儿就回来了。”云歌又催促。

    江承紫将大氅脱下,才反问:“我为何要信任一只鸟的话?”

    “我,我是普通的鸟?”云歌义愤填膺地反问。

    江承紫施施然在案几旁坐下来,也不管云歌的喋喋不休,只轻声问:“云歌,你为何从长安回来?”

    “说了,过冬。”云歌嘴硬。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将你翅膀折断,在你背上划一刀,抹上糖,丢到外面去。”江承紫板了脸,手中的匕首颠来倒去。

    “杨敏芝,你,你别得意,我是一只有节操的鸟。”云歌有些惧怕,拍了拍翅膀想要飞。

    江承紫继续说:“你看看你飞得快,还是我的匕首快啊。”

    云歌思量再三,放弃挣扎,沮丧地说:“也没啥,就是陪着公子的母亲,看皇上的动静。”

    江承紫一听,这不是监视李世民么?弄这么一只鸟来监视自己的父皇,有心人知道了,你李恪说你没二心,谁tm都没人相信。是的,就是她江承紫也不相信。

    李恪真是太糊涂!

    江承紫眉头一蹙,喝道:“此事,你莫再做了。”

    “我,我做什么了?我只是帮公子看看他母亲有没有受气。”云歌嘀咕道,“我在外面可低调了。基本就跟笼子里那些傻鸟差不多。”

    江承紫垂了眸,也觉得自己方才担心过度,毕竟能让李恪放心入宫廷的鸟做事应该也有分寸。不过,即便再有分寸,也不过是只鸟。

    “那么,你这次回来,是不是长安有紧急情况?另外,你在何处遇见你家公子?”江承紫不再继续讨论云歌的工作问题。而是想到它这一次忽然出现,怕事情真有了什么大的变故。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