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上天的恩赐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上天的恩赐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柴令武出门时,玉冠束发,披了狐狸皮的大氅,面目清俊,五官明朗。不论正面、侧面、背面都是个丰神俊朗的公子哥。

    如今,却像是被洗劫了一般,头上白玉冠早就不知飞哪里去了,一头青丝披拂,在寒风中乱舞。

    狐狸皮领子的大氅也早就没有了,一袭单薄的白袍子鼓了风,煞是滑稽。

    乌漆墨黑的夜晚,在城东山脚下的石阶上,落魄得不成样子的柴令武提着简易的灯笼站在那里。

    江承紫看他那单薄的衣衫,自己也觉得冷起来,忙紧了紧身上的大氅,抬头望着石阶上的柴令武,喊了一声:“义兄。”

    “嗯。”他低声回答,语气也显得颇为落寞。

    “你这是?”江承紫顿了顿,便问,“被打劫了?”

    柴令武摇摇头,说:“没有。”

    “那大氅呢?外衣呢?还是头发怎么回事?”江承紫询问。

    柴令武摇摇头,缓缓走下来,问脸色刷白,他瞧着江承紫,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阿芝,义兄是不是很没出息?”

    “什么叫出息?”江承紫反问。

    她料想柴令武一定在山上遇见了什么事,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但他此刻似乎又不想说。

    “建功立业,为家族荣誉奔走。”他轻声说。

    江承紫蹙了眉,笑道:“义兄,我以为你不会为此所困。”

    柴令武笑容苍白,说:“嬉笑怒骂,荒唐行事,这便是你们眼中的我吧。”

    江承紫紧了紧大氅,说:“义兄,快要宵禁了。咱们没有令牌,若是被抓,虽不会有什么大影响,得要一番麻烦。少不得惹义父不高兴。咱们还是快些赶路,边走边谈。”

    柴令武点点头,提了灯笼下了台阶,与江承紫一并往杨府赶。

    走了一阵,江承紫才说:“义兄,你深藏不露,嬉笑怒骂,荒唐行事,不过是你的外衣罢了。”

    “哦?你这样认为?”柴令武脚步一顿,转过头来认真审视她。

    “没有哪个纨绔子弟会眸光清明啊。”江承紫耸耸肩。

    “我,我眸光清明?”柴令武一脸吃惊的样子。

    江承紫嘿嘿一笑,说:“义兄,你以为你演技出神入化?你只不过是演技尚可,但在同道中人面前,咳,咳,还是不值得看。”

    柴令武一听,忽然哈哈大笑,随后才高兴地说:“阿芝这是在自夸呢。”

    “是。”江承紫毫不谦虚。

    “你真耿直,一点都不懂谦虚。”柴令武撇撇嘴。

    江承紫接过他手中的灯笼,说:“我提着,你拢着衣袖,会暖和一点。”

    柴令武也不客气,径直就将身上的袍子拢紧,一边走,一边说:“阿芝,我总在想,我该要如何,我该要如何,却一直想不透。并且,也一直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因为,从小到大,无论我做什么,父亲都会生气,都不会有一句赞美。那种感觉,特别,无力。”

    柴令武吐出“无力”两个字,江承紫心一紧,想到许多年前的自己。

    爷爷奶奶是老一辈的人,从来都秉承的是教育孩子不要赞美,要让孩子时刻保持谦虚。所以,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成绩,都不会从爷爷奶奶那里得到任何一点的赞美。

    而父母离婚,母亲在国外设计珠宝,又从商,一年没通几次电话,每次都是问身体如何,钱够用么?或者就是说,给你寄了新款的首饰、衣服。

    那时,她觉得好可笑啊。小小年纪,学校根本不允许穿校服以外的衣服,还佩戴首饰?

    至于父亲,酷爱考古,常年在野外,根本联络不到。等他偶尔回来一两次,父女俩相对无言,说一句话都觉得十分拘束,哪里还能得到什么赞美。

    而堂兄们对她只有调侃与打击,哪里来的赞美?

    被赞美这种事,似乎也一直离她很遥远。

    不过,她比柴令武幸运,那就是她一直都是最优秀的,所以,她一直没有被斥责。

    “阿芝,那种无力感真让人什么都不想做。每一次,兴致勃勃去找父亲,没有赞美,一阵的臭骂。”柴令武的声音无比悲伤落寞。

    江承紫将飘飞很远的思绪拉回来,说:“只要你知道自己做得很好就是了。况且,前几天,我听你言下之意,你也清楚义父这样对待你的原因了。”

    柴令武“嗯”一声,说:“略略长大,我就知道了。奶娘跟我说,父亲很爱母亲,而母亲是因生我而死,父亲见着我难免会意难平。他们鹣鲽情深,因为我阴阳两隔,我理解他,可我也不想母亲那样——”

    柴令武说到此处,声音哽咽,竟是失声痛哭。

    江承紫站在原地,在城东古老的一排城墙下,在冬日的寒风中,看着眼前身着单薄衣衫的男子哭泣。她什么也没有说,只静静站在。

    柴令武哭了片刻,却是轻笑一声,说:“阿芝莫要笑我才是。”

    江承紫摇摇头,说:“义兄当我是真正亲人,我甚为高兴。如何会笑话义兄?”

    “能得阿芝这个妹妹,这趟蜀中之行,总是没白来。”柴令武已恢复正常,语气里又是平素里那般嬉笑调侃。

    江承紫看他这般,一颗心放下来,也是意味深长地打趣一句:“看义兄这模样,来蜀中一趟,何止是得了我这妹妹呢。”

    “哈哈,不过在山上拜了拜赵子龙,遇见一个看庙老者和一个看坟的瞎子,闲聊几句。”柴令武主动说起。

    “闲聊几句,这玉冠、大氅、外袍都送了人?”江承紫依旧是说笑的语气,也没指望柴令武回答。

    柴令武果然也没细说,只是笑了笑,说:“有些事的领悟或者只需瞬间,我想我是该改变,与过去的我告别。”

    江承紫“噗嗤”一笑,说:“虽有所悟甚好,但义兄这行事还是荒唐。这大冷的天,你是非得要病一场不可?”

    “无妨。无妨。”柴令武嘴里说着无妨,身体却很诚实地在瑟缩发抖。

    江承紫摇了摇头,快步往前面走几步,拦住一辆刚回城的马车,问那赶车人:“老爷子,可有方便可行?”

    “女娃要用车?”老头大声问。

    “若是方便,想要雇老爷子的车。”江承紫笑着回答。

    老头看了看天色,说:“女娃,这天色不好,最近连官员都死那么多,不太平。入夜若是出城,我可不行。”

    “天寒地冻,霜冷路滑,谁要出城呢。我们是归家。”江承紫说着,又指了指柴令武,说,“我这义兄刚被抢,一身值钱的衣衫、发冠都被抢走,我刚寻着他,怕这步行回去,他非得病了不可。”

    “行,女娃你且说,去哪一家?”老头径直撩开帘子。

    江承紫轻盈一跃入了马车,老头喝彩:“女娃拳脚功夫不错,是个不被欺负的。

    “老爷子夸奖,不过是我不淑女,好动,跟着大兄学习一二罢了。”江承紫回答,待柴令武跳将上来,才说,“去杨氏六房。”

    老头一惊,却也是走南闯北的人精,并不打听什么,只说:“那二位坐好,马上走起。”

    江承紫对老头这种不打听、不乱瞧,一心只做生意的风格很是满意。她放下帘子,对柴令武说:“义兄,瞧瞧这老头才是懂做人做事之道之人。”

    “他是生意人呗。”柴令武回答。

    “咦?义兄,你亦瞧出来了?”江承紫问。

    柴令武撇她一眼,说:“看那马车装饰就知不是大户人家所有,但却又不是普通赶货之车,且这车后面宽敞,适合打货品,这属于典型的专跑雇佣的马车。再看那马匹,不是高头大马,脚力应该一般,并且这老头应该没有习武。我由此判断,这马车还不跑长途,只跑附近熟识之地。”

    柴令武因车内暖和,说话也没发抖了,说到后来,语气越发得意。

    “观察入微呀。”江承紫真心赞美。

    柴令武哈哈一笑,就挑开帘子,问:“老爷子,你这车是跑雇佣的吧?”

    “是呢。”老头甩着鞭子回答。

    “跑长途不?”柴令武又问。

    “公子,只走官道,不走长途,最远到广汉。像公子所在的长安,老头这辈子也没去过,自然也不想赚这份儿钱了。”老头笑着回答。

    柴令武放下帘子,得意地问:“阿芝,如何?”

    “观察入微,颇为聪颖。义兄平日里果然装疯卖傻。”江承紫笑着说。

    柴令武听闻,颇为高兴,随后问:“那阿芝认为我能成优秀的商人么?”

    “商人?”江承紫颇为疑惑地问。

    这人方才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连大氅、发冠都丢了,弄得跟瞬间大彻大悟,誓要与过去的旧我作别,回家就要奔赴战场建功立业,报效祖国似的。这会儿,他说他要做商人?

    “是啊。我想清楚了,我要成为优秀的商人。”柴令武端坐在马车里,一本正经地说着他的理想。

    “你方才领悟到的?”江承紫不死心地询问一句。

    柴令武又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说:“是,方才在山上,看到那两人的生活。衣不蔽体,居无定所,实在是可怖啊。我就想人生在世,到底在追求什么?”

    “然后,你就想到从商了?”江承紫非常好奇柴令武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样的。

    柴令武摇摇头,说:“那能这么快啊。我是先想到人生在世,不过就是吃穿住行,人一辈子不就在为这事操劳么?”

    “嗯,你说得很对。”江承紫看着他殷切的目光,连忙点头赞许他说得对。

    柴令武笑得眼睛眯起来,继续说:“我就想,着吃穿住行哪里来啊,还不得是钱啊?要有钱才能住得了大厦,出入有豪车,顿顿有肉,穿得了暖和的衣衫。嗯,我顿时就觉得,钱啊,真是个好玩意儿。”

    江承紫听到此处,不由得抚了一下额头,讪讪地说:“敢情你都这么大了,才领悟到钱是玩意儿?”

    “是啊。从前,我在长安,又不缺钱。骑着白马路过平康坊,满楼都是仙子们在向我招手呢。若是没带钱,就记了账,管家林叔去结账就是。”柴令武耸耸肩。

    “那你现在只是暂时离开长安,也不缺钱啊。”江承紫只觉得这柴令武的想象力跳跃得不像样子。

    柴令武摇摇头,道:“阿芝,你不明白。我从前用的钱财都是祖宗家财,自己无生财之道,也无一技之长。金山银山也有用尽之时,若真到那地步,真是想想都吓人。”

    柴令武一边说,还一边拍拍胸口,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连连说“想想真是吓死人啊”。

    “难得你能顿悟呀。钱确实是个好玩意儿啊。”江承紫感叹,多少豪门子弟能像柴令武这样领悟的人,实在不多啊。

    “可不是啊。我顿悟了,于是就开始思考,我得要赚钱,要有一技之长。”柴令武很是兴奋,继续说,“你知道不。其实,我从山上下来,直到遇见你时,我一直都很迷茫,我能做什么,将来到底要做什么?什么杀敌疆场或者治理国家,我一则没兴趣,二则懒散惯了,也不是做那些的材料。”

    “那你何时想着要做商人?”江承紫很好奇柴令武要做商人的触发点。

    柴令武嘿嘿一笑,说:“那自然是看见你之后,我想起你说的成衣铺子,若是做成功,那可是赚钱的好活。然后,我瞧见这赶车的老爷子,想起人生在世,吃穿住行啊。若是牢牢把握住这四样东西,何愁不来钱呢。是不是,阿芝?”

    江承紫竖起大拇指,称赞道:“义兄顿悟之后,又在短短瞬间找到人生航向,真是佩服。”

    柴令武心情颇好,说:“从前,我一直想像大兄与父亲那样,为家族荣耀争光。可我没那样的心性与天赋,就是没有。如今,我想通了,这一代,柴氏一门的财富就由我来创造,才柴氏一门的生意就由我来打理。”

    柴令武此刻虽然还是身着袍子,但神情姿态已与先前判若两人。现在的他,豪情万丈,在这漆黑的夜里,竟然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光芒。

    江承紫心情也十分不错。因为她先前还在想如何快速在长安开始自己的敛财生意。如今柴令武顿悟,立马就要开始从商。这真是上天恩赐的机会。(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