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毒辣的问题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毒辣的问题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柴绍略点头,道:“自有别的指示。否则,就是来瞧瞧盐矿、盐井与考察格物院的筹备,何须我风尘仆仆?自有更适合的工部人才。”

    “这倒也是。”李恪点头。

    是呢!柴绍只是带兵打仗的将军,对于格物一事如同门外汉。若真是以此为目的,当今那位该派遣更为妥帖的工部之人。

    “因此,陛下让我作为钦差来此,却是别有指示。”柴绍回答,语气较之先前,倒是轻松许多。

    “什么别的指示?父亲一路上也不曾透露一二。”柴令武撇撇嘴,还不忘插一句来推波助澜。其实他早就知晓其父此次前来的目的,否则也不会早早跑来给自己好兄弟报信,让早做准备,想好应对之策了。

    “孽障,你当你父亲是什么人?朝廷大事能随意与你这黄口小儿知晓?”柴绍一看到柴令武插话就勃然大怒。

    柴令武也不恼,只讪讪地说:“父亲总说我无所作为,到底也是你偏心,什么事也不与我说,一直认为我长不大。”

    “滚,你滚。你哪件事办好了?此番还巴着陛下,非得说该离开长安,历练历练。”柴绍怒气更盛。

    柴令武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说:“你骂吧。反正我做什么,你亦觉得是错。我也不怪你,谁让你是我父亲呢。”

    柴令武这话说得很不像话,杨舒越与杨王氏不由得略略蹙眉,就是杨清让也神情一怔,顿觉这话不妥。

    “你,你滚。再也不想看到你。”柴绍气得扬手要去打。

    柴令武躲闪到李恪身后,说:“表弟是亲王,你打不得。”

    “今日,我亦不在外人面前与你多说。你且滚回厢房禁足反省,直到我离开蜀州,你与我一并回长安方可出来。”柴绍吩咐。

    柴令武叹息一声,抬腿就要往门外走。江承紫就很疑惑,柴绍这命令会有用?先前在厅里说话,柴绍就让柴令武滚蛋反省,结果柴令武还不是去而复返,还在适当的时候插话,暗中帮助她与李恪,推波助澜。

    江承紫不由得又瞧了瞧柴令武,他已往门外走,整个人恹恹的。忽然,他转过身来瞧着江承紫,笑嘻嘻地问:“阿芝妹妹,我这要被禁足,实在无聊得很,你可有好玩的玩意儿,寻一两件,我瞧瞧?”

    这,这是什么话?

    他以为他这是去厢房养病或者散心?

    他是被罚禁足反省啊!

    江承紫没说话,只瞧了瞧柴绍。果然,向来被人称侠义潇洒、温温如玉的翩翩公子柴绍顾不得礼仪,怒目圆瞪,“嗖”地一步就蹦上前,抬手就打。

    柴令武也躲得快,一下子就蹦跶在门外,说:“还柴氏大家族,你这族长也当得没谁了。在别人家里,三番五次对自家孩儿大吼大叫,还要动手。啧。”

    柴绍还要说什么,柴令武就蹦跶走了。

    江承紫一边厢觉得柴令武很好玩,这柴绍似乎也是性情中人;但另一方面,江承紫亦怕这是计中计、局中局,在一切没有定论之前,还得要小心。于是,她走到门口,朗声吩咐:“车虎,你且跟着柴公子,看看柴公子有什么需要,好吩咐人置办。毕竟柴公子对此番不熟。”

    “是。”伺候在门外的护卫车虎应声离去。

    “阿芝,你莫管你这义兄。他不熟?他到哪里都自来熟。”柴绍说到此,又叹息一声。

    “义父,义兄来此,我是地主呢。自是要尽地主之谊呀。”她一派天真。

    “好孩子。”柴绍欣慰点头。

    杨舒越这才慢悠悠地利理了理衣衫,说:“恕我直言,柴将军对令郎似乎严苛了些。”

    柴绍一怔,沉默片刻,才点了点头,说:“看起来,确实是严苛。”

    “我觉得不是严苛,义父那样子像是爱恨交织似的。”江承紫插嘴。

    “阿芝,你也没大没小了?”杨王氏斥责。

    江承紫撇撇嘴,说:“本来就是。我师父对我三师兄就那样。我师父是道者,仙风道骨,鲜少发脾气。可是看到我三师兄,就忍不住发脾气。”

    “为何如此?”柴绍也很八卦。

    江承紫想了想,说:“大概是说我大师兄与六师姐乃青梅竹马,感情甚好。之后,师父最得意的门生三师兄在别处修炼回来。”

    “回来发生什么事?”张嘉插嘴。

    江承紫摇摇头,说:“我哪里敢详细问啊。反正就是六师姐嫁给了三师兄,大师兄立地成魔。因酷爱弈棋,就成为弈魔,为祸人间。师父不得不亲手除去他。自此后,对三师兄那神情姿态就跟方才义父对阿武义兄那般了。我师兄弟们都说那叫爱恨交织,师父跟西王母还差得远。”

    “胡扯。这样编排你师父,是为人弟子所为?”杨王氏厉声呵斥。

    江承紫垂眸,可怜兮兮地说:“阿芝不敢了。只是想到师父狠心不要乖巧的我,说缘已尽,从今往后,死生不复相见。阿芝心里就难过。”

    她一边说,还一边吸鼻子。

    杨王氏走上前将阿芝搂在怀里,说:“莫要难过。你师父这样做自有其道理,人世间的缘分奇妙得很。”

    江承紫嗯了一声,原本她师父一事是编造的。就是方才讲述师兄师姐之间的事,亦不过是在暗地里指出柴绍对柴令武的感情,但那种隔着一千多年时光,没法与爷爷相见的感觉却是真的。

    那一瞬间,一种酸涩用上心头,她忍不住就落了泪。

    众人见她这般,皆是各种安慰,她也一一道谢。

    等她止住哭,柴绍才叹息一声,说:“我这小儿是我妻用命换来的。她生下这不孝子,来不及看一眼,便撒手人寰。我对这小儿向来情感复杂,或者想想还真如阿芝所言,爱恨交织。如今仔细想:幼子何罪。”

    “义父节哀!”江承紫脆生生地安慰。

    柴绍倒是笑了,说:“过去许多年了。”

    江承紫则是扑闪着大眼睛,一本正经地说:“将来格物院建立之后,也会注重医学,集采天下医学之长,以格物之理念来革新医学。届时,若是成功,如同义母这般悲剧便可大大避免。”

    “当真?”柴绍颇为惊讶。

    一旁的李恪也果然是配合演戏的高手,立马就接口道:“确实如此。最初,杨公子提出格物院的建立时,也说到医术革新。只是如今还无合适的医学革新领军人选,因此,在给予朝廷的奏折中并未曾提起。”

    “你们这群少年人考虑周全,志向远大。真是我辈只汲汲于名利之辈望尘莫及。前途不可限量,不可限量。”柴绍赞叹。

    “柴将军过谦。你恰逢乱世,马革裹尸、征战疆场,实乃是保家卫国,何以妄自菲薄汲汲于名利呢。”杨舒越缓缓地说。

    柴绍哈哈大笑,道:“好在乱世已过,如今时局虽不太稳,但朝廷众人齐心,定能许天下百姓以太平。而你们这些少年人,就请许天下以富足吧。”

    “谨遵柴将军之命。”几人异口同声。

    几人虽然心怀各自的目的,但在柴绍说许天下以富足时,几人也不由得畅想未来,顿时豪情万丈。江承紫甚至畅想在这个与历史有着出入的时空,或者自己的努力真的会带来另一个不一样的大唐。

    她亦觉得自己热血沸腾。

    而柴绍看着这些少男少女,像是看到当年的自己。当年与一帮挚友,面对乱世,亦是这般豪情万丈。或者,如同那一帮挚友后来联手征战天下结束了乱世,这群少男少女在不久的将来真的会让百姓富足和乐大唐强盛。

    “你们且放心。朝中支持建立格物院者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先前你们发现的盐矿,提炼的精致盐已入了长安千家万户,不仅质量高、且价格便宜。另外,红薯与马铃薯亦在贵族朝臣家里栽种,对于这种物品的产量,大家有目共睹。因此,对于格物院的建立,从钱财与田地、人才等方面,陛下都说会全力支持。”柴绍又说。

    众人十分高兴,每个人似乎都看到了一个和乐富足的强盛大唐,而忘记方才的话题。

    然而,柴绍是不会忘记的。他经过这不到一天的接触,不论是感情还是理性,都已经否决李世民那荒唐的提议,而决定以先前最稳妥的方式来完成这一次钦差之行的任务。

    于是在大家高兴之余,柴绍率先转了话题,说:“陛下今次派我前来,除了先前所言,瞧瞧格物院的筹备,带来他的鼓励之外,还要为格物院的建立做些准备事宜。”柴绍说到此处。

    杨舒越便问:“不知,我们需要配合做些什么?”

    柴绍看了看他,说:“这准备事宜之前,我却要说一番私事。”

    “私事?姑父,你却也怀着私心呀。”李恪打趣。

    柴绍也不恼,笑道:“说是私事,却也不是私事,更不是我个人之私,到底还算国家之事。”

    江承紫猜想该是说杨如玉的婚事,果然柴绍就开门见山,道:“先前陛下觉得东宫人丁单薄,太子妃年纪尚幼,须得稳妥之人辅佐太子妃,而先前服侍太子之人,不仅身份地位不够,学问见识与礼仪也欠缺。从年初太子大婚,陛下与皇后就开始物色太子侧妃人选。先前便听闻杨氏六房长女教养颇好,才貌双全。然陛下亦怕杨氏六房长女有意中人,故此,陛下吩咐切勿一入杨氏就宣贴求亲,而是要瞧一瞧,问一问。”

    “呀,这,这是天大的殊荣呀。我家阿玉还待字闺中。”杨王氏率先夸张起来。

    江承紫内心感叹:自家老娘先前就分析皇家可能走这一步,如今还能演得这样逼真。果然这世上,大家都是你演戏,我演戏。这柴绍这么装模作样试探,何尝又不是演戏啊。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既是杨氏六房长女无婚配,柴某自是替陛下为太子求娶杨氏六房长女杨氏阿玉为太子侧妃。”柴绍起身施礼。

    “天恩浩荡,谢陛下天恩。”杨舒越拱手向天施礼。

    柴绍也是笑呵呵,然后拿出太子生辰贴以及皇后准备的礼品清单递给杨王氏,这才说:“陛下先前交代,若能为太子求得杨氏阿玉为太子侧妃,辅佐东宫,定是太子之福,亦是大唐百姓之福。因此,虽只是侧妃,但此次嫁娶亦要慎重、盛大,切不可草率行事。”

    柴绍话中有话,是为后面的话做铺垫。江承紫料想他定然是要为杨氏六房回长安做准备。毕竟,杨氏六房光芒已太盛大,李世民自是要将这样的人留在眼皮底下时刻看着才会安心。

    杨氏夫妇出自名门,对这些利益拎得最清楚,肯定也知道李世民打的几种算盘。而今,柴绍即将要说的话,他们也清楚。但他们只需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即可。

    因此,他们还是老实地谢主隆恩,一切听凭皇上吩咐。

    柴绍看到杨氏夫妇的态度,立马就说:“那既是如此,我便开门见山,将陛下之意传达给杨氏六房。不过,陛下先前交代,在传达陛下旨意之前,须得先问杨氏六房一句:杨氏如玉出嫁,是从杨氏六房出嫁,还是从弘农杨氏出嫁?”

    这一句话问得含蓄委婉,十分有艺术,但却涉及到杨氏六房的立场问题。

    江承紫一愣,随即暗中佩服这李世民真是厉害。

    若是杨氏夫妇回答从弘农杨氏出嫁,就表明跟弘农杨氏有千丝万缕的牵扯,而凭李世民的厉害,弘农杨氏那帮人在做什么动作,他能不知晓?那么,假如杨如玉要从弘农杨氏出嫁,那么,杨氏六房以后恐怕就无出头之日,甚至连杨如玉在东宫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但若是杨氏夫妇回答从杨氏六房出嫁,就表明要跟弘农杨氏划清界限。那么,杨氏六房就会被扶持,成为支持东宫的力量之一。但如此一来,杨氏六房就与弘农杨氏脱离。

    呵呵,李世民的算盘打得真精。一个没有了家族为后盾的朝臣还有什么大的威胁?(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