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 一群玩阴谋的家伙

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 一群玩阴谋的家伙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撇撇嘴,没说话,只对柴绍撒娇道:“阿芝今日有柴将军庇护,便暂且信了他。日后,他若要欺负于我,柴将军可得护着阿芝才是。”

    “哈哈,阿芝妹妹且放心,我这做长兄的必定护着。”柴令武笑道,随后打趣他的父亲说,“你向来遗憾所出皆为儿,无一女绕膝。今日你办这好事,阿芝又求庇护,不如收了阿芝作义女。也让我有阿妹,过过这做兄长之瘾。”

    柴绍原本还在纠结此见证一做,怕回长安得与李世民有罅隙,又怕若是李世民态度强硬,非得要以国为重,硬生生让此女入宫闱,那自己就要对这一双孩子食言。

    他正纠结,却听小儿子这么一说,顿时开朗,豁然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计策,就算李世民再有意见,必定也要顾忌柴氏一族,顾忌礼数。阿芝若为自己的义女,就是他李世民的晚辈,到时候长安皆知,李世民必定也不敢强抢。

    可如此一来,或者会让眼前这女娃有性命之虞吧?

    柴绍想到这一层,眉头不由得蹙起来,心下十分犹豫到底该如何是好。

    柴令武却又叹息道:“父亲,我瞧着阿芝,甚为可爱。再者,昔年听您谈起母亲,却也是这般不拘小节灵动女子。若是母亲在世,怕所生阿妹也如阿芝这般吧。”

    柴绍生平软肋便是李秀宁,乍一听向来混账惯了的小儿子这样一本正经地提起亡妻,心中一怔,越发觉得小儿子所言甚为有理。、

    是呢!若是秀宁还在世,必定要添个女儿,依照秀宁不拘一格的性格,想必女儿也不会养得如同权贵门里的那些女子。举手投足都像是包裹在套中似。秀宁所养出的女儿必定就该是阿芝这般,眉眼动作,一颦一笑都是自然灵动。

    柴绍自此也才明了。为何会被李恪说服,为何不自觉就站在他们这边。一则是因为李恪与阿芝让他想到当年的自己与秀宁。二则是因为阿芝本身就跟秀宁很接近。

    “你这小子,没大没小。即便父亲愿意,阿芝姑娘未必肯。再者,这拜义父一事,总得要问过阿芝姑娘的父母才是。”柴绍不再纠结,便就呵斥起柴令武。

    柴令武一听,喜出望外,哈哈笑道:“父亲既是喜欢阿芝妹妹。如今反而让姚二公子、蜀王、张公子做个见证,再请杨县丞与杨夫人前来即可呀。”

    “阿芝求之不得。”江承紫脆生生地说,眉目里都是笑意。

    她先前只想陪着李恪用计将柴绍拖下水站在他们这一边,签下那合同。可她没想到还能拜柴绍为义父,得了柴氏一族这一层庇护。话说回来,这柴令武真心是神助攻队友啊。她一边笑,一边瞧柴令武。

    柴令武却也正瞧着阿芝,笑得贼精贼精。随后,他收回视线,对柴绍说:“我去请杨县丞与杨夫人前来。”

    “混账。我欲要收阿芝为义女。自是我前去拜会阿芝的父母,岂能让他们跑路。”柴绍呵斥,而后对几人招手。说,“你们几位是晚辈,我便不顾及你们。你们自是随我走一趟。”

    几人应声纷纷起来,江承紫紧了紧大氅,戴上帽子,对站在前头伺候的丫头说:“你且先去向老爷夫人通报。我们随后就到。”

    那丫鬟听闻,立马就前往杨府通报。

    这边厢,几人跟随柴绍出了厢房,门外虽日光正好。但风还是没一丝暖意。一行人皆无甚话,约莫行了几分钟。就踏入杨府。

    杨舒越与杨王氏已在门口迎接,见柴绍前来。立马就将一行人迎到正厅,一番寒暄,柴绍开门见山说要收江承紫为义女。杨舒越与杨王氏早就从丫鬟那边听了事情大概,自是求之不得。

    随后,又是一番繁琐的仪式。江承紫向柴绍敬茶,柴绍接了茶,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说:“我无阿女,此乃你义母留下之物,本是传女不传男。之前,我一直发愁,如何传承。今日正好,便传给你。”

    江承紫一看那玉佩,温润柔和,定然是价值不菲,且那般温润柔和,定然是被主人好好把玩。李秀宁死去多年,柴绍随身携带,自是极心爱之物。

    “义父,此物太贵重。”江承紫低声说,心里却有点过意不去。自此听闻柴绍作为钦差前来,他们几人想的都是如何算计柴绍,让他站在他们这边,却忽略了他的真心。

    先是为她和李恪做见证,后是收义女,赠礼物。可见,他是真心想要庇护她,甚至可能与李世民滋生罅隙。

    “阿芝,你从今以后,不仅仅是杨氏一族的嫡女,亦不仅仅是杨敏芝,你也是柴氏一族这一代唯一的嫡女。这该你的。”柴绍很严肃地说。

    “义父。”江承紫喊一声,心情与声音都没办法平静。

    “乖!”柴绍伸手抚了抚她的额头,随后将那玉佩交在她手中,说,“你虽叫杨敏芝,但今日,你既然是我义女,定得也要定了这父女名分。我为你取名柴秀,至于字,就等你将来出阁时,由你夫君亲自为你取。”柴绍说着又瞧了李恪一眼。

    李恪此时自不会多话,杨氏夫妇自是喜出望外,连连让阿芝多谢柴将军,说阿芝能得此义父乃三生之福。

    江承紫盈盈一拜,再不是先前的算计与做戏,到底对于柴绍的用心袒护多了许多的真心。

    “阿芝多谢义父。”她脆生生地说。

    柴绍起身将她扶起,道:“你我父女名分在此,我柴氏一族向来不拘小节,此番虚礼在自家不必做了。”

    江承紫听闻笑逐颜开,却不免瞧一眼李恪,说:“瞧见与否?你若敢欺负我,我义父与义兄可不饶你。”

    “哈哈,阿芝如今可是有杨氏与柴氏为后盾的女子,谅他也不敢欺负你。”柴令武笑道。

    柴绍面带微笑点了点头。尔后便与杨氏夫妇说起江承紫与李恪的婚事,说这两孩子既是两情相悦,又属门当户对。为人父母者自是要全力支持。

    “可——”杨舒越蹙了眉,欲言又止。

    “杨老弟所忧。我亦知。只是这朝堂江湖,只要在世间,又有何随心所欲可言?”柴绍反问,随后又说,“这一双孩子,皆是不凡之人,我瞧着颇有慧根,有哪能受得惯蝇营狗苟之罪?”

    “我自家孩子。我自是知晓。至于蜀王,与之接触日久,实在亦不是蝇营狗苟之辈。但,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君不杀伯仁,伯仁也会因君而丧命。柴将军与我同为世家,也定是懂其中道理。”杨舒越叹息着,瞧着江承紫与李恪,一脸担忧。

    “二老请放心,我们二人只需你们祝福。其余的雨箭风刀。都交给我来承担。”李恪立马跪地。

    杨舒越吓了一跳,连忙扶他起身说:“蜀王,你这番不合礼数。使不得使不得。”

    “我这番却是合情合理,我今生非阿芝不娶。如今这一拜,也是晚辈对长辈。”李恪回答。

    杨舒越又叹息一声,江承紫从前不了解自己的父母,以为真的就是被欺压的对象,唯唯诺诺的世家无靠之人。但经过这几次的事,江承紫早就发现无论是杨舒越,还是杨王氏,这都是神一样的队友。拿捏人心那是恰到好处,三绕两绕就能将对方卖了。对方还得对他们感激涕零,为他们数钱。

    江承紫甚至认为这两人的智慧与谋略绝不比朝堂上那些人差。只是这两人志不在天下、亦不在朝堂,这二人所在意之事不过是家人安平和睦,不受人欺侮罢了。

    这世间就是这样,目的不同,所取不同,行事手段与方式亦不同,最后所导致的结果与成就便就天壤之别。

    “杨老弟为何叹息?”柴绍询问。

    “柴将军是知晓朝堂形势之人,当今那位仁厚,必然不想上一辈的历史在后辈身上重演。我杨氏再不济,也是千年望族,名门世家之首。蜀王无他心,别人未必会如此想。今日,我若答应他。岂不是将他置于危境,同时连累家人?”杨舒越隐晦地说李世民不想要玄武门之变重演,说李恪如今锋芒毕露,再与杨氏联姻,实在是有不臣之嫌。

    柴绍一愣,随后便说:“杨老弟此番担忧自有道理。然,你非弘农杨氏家主,杨氏一族大事与你杨氏六房实在无甚牵连。你若有心,就今日杨氏六房之功勋,那位自是爱才之人。再者,你只为阿芝与蜀王发愁,却忘了你杨氏六房却是一双嫡女,你还有适婚长女。”

    “我去,这些人果然是人精啊!!!”江承紫听柴绍这样说,心里对于自家父母以及这一帮子算计柴绍之人那佩服真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他们这批人,先是搞出个什么誓言见证,逼迫柴绍快速下决定,站在江承紫与李恪这边,并且成为江承紫的庇护人。

    而今,杨氏夫妇又是三言两语,让柴绍自然而然地说出杨如玉的婚事。如此看来,接下来柴绍便会宣布杨如玉的婚事了。至少柴绍刚才说的一番话,就是隐晦地在说杨如玉也可以嫁入皇家。而且必定是要压蜀王一头的,而今能压蜀王一头,又不至于让天下人觉得杨氏六房支持李恪的人选也只有一位,那就是太子。

    柴绍谨慎,自然没直接说出杨如玉可嫁给太子,但他这话已明了。可杨舒越却偏生像是听不明白,径直摇头叹息说:“昔年,我体弱多病,堕马之后,又落下病根儿,庸医给我开的丹药并不能药到病除。贱内又在洛水田庄辛苦教养一双小儿女,对我这长女甚为亏欠。因了没至亲做主,这亲事一拖再拖,如今又随我到这偏僻之所,实在是耽误。我这父亲,实在不称职。”

    杨舒越一番自责,杨如玉却在一旁盈盈一拜,说:“父母对女儿甚好,父亲这般说,便要折煞女儿,平添女儿罪孽。儿孙自有儿孙福,女儿虽未曾草草出嫁,怕得是静待良婿而已。”

    杨如玉原本漂亮,又自小在杨氏祖宅养大。虽杨舒越装病,秀红把持六房,但她到底是杨氏嫡女,自是要上族学,学杨氏礼仪,琴棋书画也不能少。于是,杨如玉除去昔年内心难平的心绪,举手投足倒是十足的名门淑女,放到哪一大家族,都能担得起当家主母。

    如今,她盈盈一拜,说话颇为得体,不卑不亢,还宽慰父亲。

    柴绍也略点头,心下感叹弘农杨氏果然是别家望尘莫及的世家,这教养甚好。先前在长安,只因“神农计划”以及当今陛下的担心,杨氏六房这小女儿光华灿烂让周遭的人黯然失色,便不曾注意这六房长女。如今看来,这般容貌教养莫说做太子侧妃,就是做太子妃也是绰绰有余。

    “玉儿是孝女,为父不说便是。”杨舒越又是一声叹息。

    柴绍向来做事潇洒,见此番景象,心中亦有些纠结,不知该不该继续探查下去。李世民交代的是国家大事,说太子地位的稳定是江山社稷稳定之本,此次务必探查清楚杨氏六房之人,以及蜀王李恪的心思。

    可如今探查一番,他只觉杨氏夫妇眉宇平和,颇具教养,实在不像是有野心之人该有之面相。而杨敏芝也没有传言中那般厉害,至于蜀王,似乎是魔障于情,实在不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君王该有的魄力。

    柴绍想到此,如同当年心一横,跟秀宁散尽家财,招兵买卖起兵长安那般,他也决定再任性一次。

    “秀宁,我想若是你,定也会支持我这般做法吧?”他默默念一句。随后便是哈哈一笑,朗声道,“杨老弟莫要忧愁,你以为我这钦差大臣来此作甚?”

    杨舒越大惊,问:“岂不是查探盐矿,考察格物院之筹备?”

    柴绍摇摇头,笑道:“探查盐矿、盐井和考察格物院筹备,这是任何钦差皆可完成之事。陛下无须在我刚班师回朝,就将我匆匆打发至此。”

    “呀,父亲来此,竟有别的大事?”柴令武也故作惊讶。

    李恪则是径直询问:“姑父,父皇还另有指示?”(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