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所谓前车之鉴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所谓前车之鉴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江承紫跪地,恭敬地对杨王氏三拜。

    前世,她的生命里算作没有父母的角色,而爷爷奶奶虽带着她,带因出身军人世家,到底铁血,少了些许柔情。

    从小,她被要求自律,进步,不给家族抹黑。

    她的优秀、聪颖让她原本就鹤立鸡群于周遭,再加上父母的缺失。她一直是孤寂成长,以至于对感情有一种极度的渴求,要不然,那样优秀的她也不至于被渣男的甜言蜜语迷了眼,差点赔上性命赔上家财。

    尔后,来不及悲伤,父亲亡故,母亲亦亡故。他们分别大半辈子,却最终以这样的方式来证明依旧爱着对方。

    在亲手结束渣男与小三后,江承紫心如死灰,更加孤寂。优秀聪颖的她,除了对爷爷的牵挂之外,再寻不到活在这世间的意义。

    说实话,那团迷雾飘过来,车坠落山崖时,她虽然有对爷爷的担忧,但更多的是一种解脱的轻松。

    睁眼千年,上天给予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花蕊一样的年纪,她是真心真意欣喜,想要守护来之不易的家,守护来之不易的这些关心自己的人。

    她为此而努力,也尝到亲情的美好滋味。对于眼前的妇人,她早已将她当作真正的母亲。哪怕用命,也要守护之人。

    此时此刻,这命运不济的妇人,漂泊半生的灵魂。为了女儿不至于将来走错路,用残酷的自剖方式将她一直以来用来防守的盔甲层层剥开,将从未对人道的真实想法告诉自己的女儿。

    母爱的伟大一览无遗地展现在她面前,江承紫只觉得鼻子发酸,内心更是暗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亦要守护要杨氏六房,守护好这孤寂半生的妇人。

    “阿芝谨记阿娘金玉良言。时时事事皆会保护自己。不被虚假幻象迷了眼。”江承紫郑重承诺。

    杨王氏却是蹙了眉,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低声说:“阿芝。你这样小的年纪,阿娘教你这些,实在残酷。阿娘这心——”

    “阿娘,你莫自责。这种道理。早知晓比晚知晓好。”江承紫打断她的话,尔后又撒娇说。“阿娘,阿芝今晚想赖在阿娘这里,可好?”

    “好。”杨王氏柔声说,将这小女儿怜惜地搂在怀里。尔后吩咐下去,九姑娘要在夫人这边歇息,母女俩要说体己话。

    下人们便准备江承紫需要的器具衣物。包括平素睡前吃的一些糕点蜜饯。

    杨舒越亦知晓,只说柴绍约他聊天。今晚就在书房歇息。如此一来,杨王氏这边就剩了母女俩。

    江承紫早早洗了澡,蹦跶到杨王氏的雕花木床上。下人早就点好安宁香,地暖也熏得起到好处。杨王氏不喜欢沉闷的空气,所以即便是冬日也开了窗户,只留了纱窗。冷冷的空气在屋内游走,让人不至于昏昏沉沉。

    母女俩躺床上,江承紫抱着杨王氏的胳膊闲聊。她这才拐弯抹角询问起杨王氏方才说过曾见过的最唯美的爱情风景。

    杨王氏略略沉默,才缓缓回答,说:“那是我小姑姑,既你的姑姥姥,与你大伯父。”

    “啊?”江承紫一声惊呼。

    杨王氏无奈地笑,讽刺地说:“阿芝亦觉得荒唐吧。”

    “这,是有些。”江承紫低声说。

    “你奶奶作的孽还很多,这不过是其中一件。”杨王氏冷言道,那语气充满恨。

    江承紫不言语,只是安静着。她很清楚此时的杨王氏需要倾诉。果然,杨王氏缓缓地说起当年,说起她的小时候,与那个让大伯父屡屡失态的女子。

    杨王氏原本是王氏嫡女,父母去得早,便由小姑姑带着。小姑姑与杨王氏的父亲是亲兄妹,杨王氏的亲奶奶亦去了,掌权的是她爷爷的填房。

    即便如此,杨王氏的日子却并不难过。因为在王家,小姑姑的地位并不因其母去世,失去庇护之人而有所降低。

    因为在王氏,小姑姑是王氏嫡女中的佼佼者。

    这王氏小女儿有倾城之貌,人聪颖,才学颇高。不仅如此,她还将王氏家中事务处理得当,那举手投足的手段,鲜少有人比得上。

    当然,这女子仅仅有那些是不够的。这女子还有一样王氏旁的女子没有的,那便是在该狠戾的时候,绝不留情。据说七岁,就亲自拉弓引箭射杀贼人于中庭。因为这小姑姑是这样的存在,杨王氏的父母虽去了,家里掌权的也不是亲奶奶,但她却丝毫没有被欺负。

    小姑姑可以说给予了她最好的庇护。杨王氏也算不识愁滋味,娇娇俏俏成长着。

    小姑姑虽厉害,但毕竟是姑娘家,到一定的年龄就得谈婚论嫁。因为她是王氏的佼佼者,夫婿选择方面关乎整个家族的命运前途。而当时,王氏又正衰落,王世充割据厉害,大有逐鹿天下的势头。

    王氏一门想要巴结王世充,有意让小姑姑做王世充的填房。小姑姑是心高气傲的女子,对于家族的龌龊勾当自然不肯允诺,且她预言王世充之流担不起家国天下,必然败亡。

    这一次,小姑姑与家族掌权者发生激烈冲突,高傲的女子独自骑马于乱世中出走。也正是这一次出走,这女子有了初次的心念转动。她于乱世中偶遇当时正在外征战的杨氏大公子杨恭仁。

    其时,杨恭仁一袭戎装,虽已不是少年人模样,但百年望族的弘农杨氏浸润下养出的大公子,自有其百年望族的风度与气质。集儒雅与英姿于一身,又一袭戎装刚击退一股贼人。两人于阳春三月的山野相见,便真真是天雷地火的涌动。

    小姑姑一眼看中杨恭仁,不曾告知身份。只说是行走江湖的女子,也曾是官宦之家,只因世道乱了,家里破败,她只得四海为家。

    杨恭仁倒是不曾避讳自己的身份,径直坦诚相告。他虽在行军,到底只是执行朝廷派发的任务。这会儿。任务已结束。需要击杀的贼人已伏诛,战报早就快马加鞭送往长安。

    于是,杨恭仁倒是闲了下来。也并不急行军回长安,只是放慢脚步,游玩似的陪着这英气勃发、巾帼不让须眉的少女。

    两人一路上畅谈。历史、地理、天文、历法、诗歌,甚至天下大势。

    杨恭仁一向谨慎。如今与她一起,却也无所顾忌。

    这一次。两人一路往长安,相处了近半月。终于,她在长安城外与杨恭仁分别,说是去拜访自己地好友。柴家大郎君。临行前,递给杨恭仁一封信,叮嘱他等她走后再拆开。

    这封信很简短。勇敢而智慧的女子吐露真相,说自己乃王氏嫡女往安平。云英未嫁待字闺中。

    短短几句话,杨恭仁看了又看,牙咬得紧紧的。他这一生,一直都在家族的安排下生活,包括娶妻纳妾,都是自家母亲一手操办。妻与妾说不上多喜欢,但母亲物色的人选自是举手投足都是规规矩矩之人,拿捏得了分寸,看的了形势,绝对不会给杨家捅娄子,亦绝对不会有损杨氏以及他的前途。

    之后,自己的孩子出生,虽说不上儒雅或者勇武,但到底平庸得不添乱。杨恭仁认为这或者就是一种福分,虽然他也会为自己没有有出息的孩子而感到失望。

    他曾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该是这样的。

    但他遇见了王安平,遇见这个让他一眼就念念不忘,与之谈吐,便为之着魔的女子。

    如今,妻已病逝三年,母亲亦在物色续弦人选。本来应该把侧室崔氏扶正,但母亲认为崔氏出身低了一些,配不得杨氏未来的当家主母。

    母亲是厉害的女子,在父亲死后,独自掌权弘农杨氏,她的眼光向来不会错。

    可是,杨恭仁遇见了王安平。这一次,他想要自己做一回主。

    他生平第一次觉得原来世间真有女子可让人疯癫。但他也哭笑不得,内心叹息:安平,安平,你为何来自王氏。

    是的,王氏正是江承紫亲祖母的娘家。当年,杨恭仁的母亲只是侧室,而江承紫的亲祖母王氏才是正室。王氏后到却成为正室,压着杨萧氏一头,杨萧氏对江承紫的亲祖母恨之入骨,连带痛恨当时风头正劲的王氏一族。

    杨恭仁作为杨萧氏的亲儿子,自然知晓自己母亲恨极了王氏一族。如今,自己却爱上王氏一族的女儿家,这条路是何其艰险啊。即便自己侥幸赢得一筹,娶得她归来,自己的母亲可又容得下她?

    杨恭仁退却,但还是抵不住执念。

    两人开始频繁见面,王安平每次外出见杨恭仁总是带着杨王氏。小小的女童见证着别人的幸福,却也见证了这一段幸福的破碎。

    杨恭仁终是没法违背母亲的意愿,娶了清河崔氏嫡女为妻。而王安平成为王氏一族永垂不朽的笑话。

    平素里嫉妒她的人,全都跳出来泼脏水,竭尽各种嘲笑。王安平始终安静,但神情沉静,沉默寡言。杨王氏却从她的脸上看到可怖的决绝。

    杨恭仁娶崔氏女,虽说是续弦,但清河崔氏亦是名门望族。两大家族联姻,婚礼自然也是风风光光。当时,虽正值乱世,但在这个讲究门第的年代,还真没有哪一路反王闲得蛋疼去得罪名门世家。

    因此,杨氏与崔氏的联姻亦是风风光光,十里红妆,竭尽铺排夸张。杨王氏当时就跟在小姑姑身边,站在高岗之上,看着那络绎不绝的迎亲队伍过去。小姑姑始终一言不发,等那迎亲队伍离去后,她才带着侄女回到王氏。

    王氏老太太早就看她不顺眼,且这些年一直被她压着,这会儿有落井下石的机会,自然是求之不得。老太太现实搬出家族元老会,以家族荣耀为名。认为王安平的婚姻该提上日程。

    此时,王安平心灰意冷,也不作反对,这般一来二去,元老会那帮人还是敲定王世充,并且不顾嫁娶规矩,巴不得就要将王安平送到王世充那边去。

    王世充原本就有问鼎天下的雄心。自然需要一位出身高贵、天姿聪颖的女子为妻。而王安平少女时代就盛名在外。此番,王世充听闻王家意,自是求之不得。

    但这时刻。王安平提出婚姻大事,不可草率。她要十里红妆为聘,迎亲队伍绵延五公里。其次,认为自己出嫁带着杨王氏不方便。也不放心杨王氏无父无母长大,虽说有祖母伯父伯母的关怀。但远远不及父母,希望能在本家找寻无子女的父母,将杨王氏过继过去。

    杨王氏当时已六岁,着实是不肯。王安平很严肃地说:“小姑姑要嫁人了。你跟着不合适。你留在祖宅,我亦不放心。平素里,那些人的嘴脸。你得记住。你父母之死,与他们有莫大关系。将来。那些人一个都被放过。另外,你要牢牢记住我的遭遇。我就是前车之鉴,你切莫再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

    六岁的女孩似懂非懂,王安平就让她将自己刚才说的话背下来,说:“将来,你会明白。”

    “小姑姑,那以后,我是不是见不到了你?”小小的女孩内心充满恐惧。

    王安平愣了一下,笑着说:“等天下太平,我自会到范阳来看你。早几年,我就在寻这么一户适合你的人家。你那养父母,我亦打探过,为人极为和善,膝下无子女,定会对你极好。”

    “我不要他们。我只要跟着小姑姑。”她从未耍赖,也忍不住任性。她实在不想离开相依为命的小姑姑。

    王安平眉头一蹙,板着脸教训道:“你这般模样成何体统?”

    “我只想与小姑姑一起。”小女孩固执地说。

    “你是王氏嫡女,是名门之后,就该有名门姿态。如此这般耍赖,实乃不配王氏子弟。”小姑姑第一次严厉地训斥于她。

    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紧紧抿着唇,小姑姑看她模样,便又说:“你记得:我们先祖曾是辉煌一时的琅琊王氏。王氏咳嗽一声,天都要抖三抖。王氏子弟皆为人中龙凤。”

    小小的女孩已止住哭,敏感的她知晓小姑姑做好的决定其实没法改变,她抿着唇点点头,用稚嫩的声音将小姑姑叮嘱的长长的一段话背诵一遍。王安平良久没有说话,只仔仔细细地瞧着自己的侄女。

    一天后,王安平亲自将杨王氏送到范阳王氏,给予王氏庶出的一对和善的夫妇收养,并且给予足够的嫁妆。杨王氏的养母有些不安,便问:“姑娘,即便你嫁人,将来这孩子大婚,嫁妆再来亦不迟啊。”

    王安平只垂眸轻笑,说:“此时办好,我才能安心走自己的路。”

    王安平就那样走了,之后的事都是杨王氏听说的。自家小姑姑最终命陨,据说是有刺客刺杀王世充,劫持了新娘子,最终导致王安平之死。

    杨王氏固执地认为若不是杨恭仁始乱终弃,小姑姑不会如此草率地答应嫁给王世充。若非要嫁给王世充,也不会遭遇飞来的横祸。因此,杨王氏生平第一次开始恨一个人,那就是杨恭仁。

    后来,有机会嫁入弘农杨氏时,杨王氏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要到杨氏去,去为小姑姑报仇。

    “这样说来,阿娘当年是抱着复仇之心嫁到弘农的?”江承紫翻身,抱住杨王氏的胳膊,很是心疼地问。

    杨王氏低低地“嗯”一声,缓缓地说:“一则,我因跟随养父母,身份已是庶女,要嫁个名门嫡子是极难之事;二来,我要来找杨恭仁报仇,小姑姑虽非他亲手杀死,却到底是因他间接而亡。”

    “阿娘。”江承紫也不继续问下去,后面的事,不用问都知晓。杨恭仁只是懦弱,只是听从他母亲的安排,只得辜负王安平。杨王氏恨杨恭仁和老夫人,但她在杨氏都举步维艰,更别说复仇。尤其是后来她还有了孩子,复仇之心更是淡薄得快要烟消云散了。

    “嗯。”杨王氏应了一声。

    “我知你担心。阿娘放心,阿芝跟随师父修炼,除了餐风饮露,每日里亦要瞧几段红尘里的姻缘纠葛,这世间事,我比姑姥姥看得多,自不会沉溺其中。”江承紫向杨王氏保证。

    杨王氏将她搂住,掖了掖被角,只说:“睡吧,这几日,柴将军怕得还得试探杨氏,我们得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养精蓄锐才是。”

    江承紫应了声,实在也是困倦,再加上在母亲身边,实在是放松。于是,她搂着杨王氏的胳膊,侧身蜷缩,片刻便入睡去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