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杨王氏的教女方式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杨王氏的教女方式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这几人联合起来将她贬得一钱不值,江承紫自然知晓他们的意思,脸上却是沉着说:“我不理你们。我跟长姐说。”

    杨如玉温柔地问:“阿芝,你可有乐谱?”

    “不曾有。”江承紫回答,神情万分沮丧,说那是在洛水田庄生活期间,有一次午睡,仿若梦游,乘船飘荡,任意东西,竟靠岸,弃船上岛,岛上桃林,落英缤纷。有乐声响起,甚为动听。她循声而去,只隐约见十二位女子,或坐或立,或凭栏或倚石,各自手持各种乐器,正合奏。

    “你所说乐器乃梦中所听?”杨如玉问。

    众人听她讲,也是一并被吸引过来。江承紫很天真地点头,说:“正是梦中所听。原本一曲完毕,我想继续听。哼,云歌在窗口乱叫。”她说到此处,看李恪的眼神就很愤怒。

    “咳,我是它主人不错。但它乱叫,你不能怪我。”李恪咳嗽两声。

    “反正怪你。”江承紫撇撇嘴。

    “呀,阿芝竟有这等奇遇。那你没乐谱,又是众人合奏,如今你让你长姐如何弹奏?这岂不是为难你长姐?”张嘉询问。

    江承紫撇撇嘴,道:“我早听大兄说过,精通音律之人,听别人哼几句,就可弹得十之*。我相信我长姐。”

    “胡闹。”杨舒越板一张脸。

    江承紫其实想得很清楚,如果杨如玉说无妨,她就继续哼一哼江承佑那厮最喜欢的那一曲《奇迹》。据说那是江承佑当年快死了,在冥冥中听到乐曲,是小提琴独奏来着。至于演奏者是谁,江承佑不肯说。后来。江承紫就找来原版听听。再后来,部队里那群厮就跟野兽似的,泛滥地听这首曲子。当然,倒不是部队里那些家伙音乐造诣多么高,实际上就是看人演奏者女子十二乐坊的妹子粉嫩妖娆。

    当然,如果杨如玉没说话,她自有办法下台阶。不过。在音乐学院里随便一个小妹子都能听音乐写谱。杨如玉的水准显然比音乐学院很多小妹子棒。也因此,江承紫才敢来这么一笔。

    果然,杨如玉立马就对父亲说:“父亲。无妨。阿芝既有如此奇遇,我亦想听听此梦中之仙乐。若是能得一二分,怕是造化。”

    “阿玉既如此,那阿芝可将所听乐曲哼上一二。”杨舒越也算松一口气。

    江承紫顿时眉开眼笑。蹦跶起来拉着杨如玉,脆生生地说:“还是长姐最好。”

    杨如玉只是笑。江承紫却是深深呼吸一番,手上自顾自打着节拍,哼起女子十二乐坊那一首《奇迹》。哼完之后,杨如玉抱着琵琶弹奏一番。还真有那滋味。

    “你哼的若是合奏,我这般只能得起一二。不过,只从你哼之来瞧。此曲慷慨激昂,大气磅礴。实则是要合奏方能显其气势。”杨如玉不疾不徐地说。

    “正是。这一曲果然很大气。”李恪亦是点头,随后便说,“我于音律亦懂一二,我便取古筝和一和。”

    “那我亦献丑,长笛来试试。”张嘉笑道,倒是起身向杨清让讨要乐器。

    杨清让则命人前去取。姚子秋倒是不好意思,说:“我生平只会弹一弹古琴。,也就献丑一番。”

    “阿芝,你且在哼一遍。”杨如玉又说。

    江承紫只得再哼一遍,这一遍又一遍,哼得来任凭任何人都能听出她确实是不通音律。不过,高手颇多,不太一会儿,这几人居然开始有模有样地开始合奏,合奏得除了个别涉及当代乐谱变音的,竟还真不赖。

    “实乃好曲。若是抄给教坊司看看,保不准可用作战歌。”柴绍也是摸了摸下巴,然后一时技痒,也秀了一手琵琶功夫。

    “我倒觉着或者适合国乐,有雅乐风范,却又自有磅礴气势。”李恪说。

    之后,几人就在琢磨这曲子如何圆满。江承紫喝了一会儿茶,就伏在案几前,假装入睡。等几人回过神发现她,都是不约而同地笑了。杨王氏当然是叹息一声,说一句:“这孩子,即便教这大半年,却也这般不懂礼数,还请柴将军莫要见笑。”

    柴绍摆手道:“有此女乃夫人之福。不做作,小女儿娇憨,到底是被所谓规矩约束出孩子惹人疼。想昔年,我夫人亦想将女儿养成这般,只可惜,老夫膝下无女。”

    柴绍叹息一声,柴令武倒是开口劝慰:“父亲不必叹息,我亦真性情呢。”

    江承紫差点就要笑出声来,这柴令武真是逗逼一个啊。这儿子这么养,还不被人戳脊梁骨啊。

    果然,柴绍气得连连说:“你,你滚。”随后,又不住地说“实在犬子不像话,老夫失态”。柴令武又嘟囔几句,柴绍更是气得不行。

    李恪也是笑:“小武,你这是让人戳姑父脊梁骨,让人说他教子无方?”

    柴令武还死鸭子嘴硬,道:“本来就是这理啊。凭什么男儿就该藏着掖着,虚伪着?我自喜真性情。”

    “你马上滚回长安。你,你在长安得罪的人还不少么?老夫想带你出长安见识一番,你,真真是孺子不可教。”柴绍气得不行。

    柴令武也不生气,只来一句:“柴将军啊,你消消气,我撤退。”

    李恪忍不住笑,说:“姑父有哲威表哥即可,小武志不在此,莫要为难于他。”

    “也只好如此。”柴绍叹息一声,又径直对杨舒越说:“冬日冷,令嫒这般睡着,恐着凉。今日,天色已晚,待明日再聚。老夫听闻府上厨子实在了得,九姑娘从仙山寻得菜谱,实在是世间美味。不知可否有幸品尝?”

    杨氏夫妇自然是感激涕零、求之不得地接下柴绍又一次探老底的约会。

    柴绍起身告辞,与几名随从一道入了客房休息。这边厢,众人亦是各自散去,江承紫还伏在案几上装睡。

    “你莫动。”杨清让忽然喊。

    江承紫早已知晓他是让李恪不要动她。免得惹人闲话。

    “阿紫前几日昏睡三日,我实在是怕。”他回答。

    “那亦轮不到你。”杨清让径直走过来,又小声说,“如今这风口浪尖,你还是检点些。”

    “你处处针对于我。今日,你亦在场,不曾见到我直抒胸臆向柴绍明志?”李恪也有些不悦。

    “那是你该做的。再者。人心难测。柴绍是什么人,你我亦说不清。杨氏六房如履薄冰,还请蜀王为我杨氏着想。”杨清让不卑不亢。语气清冷。

    “嘉儿,不得无礼。”杨王氏斥责,随后又和颜悦色对李恪说,“蜀王且放心。我会照顾好阿芝。且会派人向你说一说阿芝情况。”

    “如此,有劳杨夫人。”李恪回答。

    杨王氏轻笑。说:“瞧你说的,她是我的女儿,我自是要照顾。再者,她亦是我的命。”

    “杨夫人所言不假。然。夫人有三条命,我却只有这一条命。自是我该感谢于你。”他缓缓地说,语气平静。却就如同惊雷滚落在耳际,滚落在心间。震得她鼻子发酸,眼泪瞬间蓄满眼眶。

    屋内原本还有杨清让、杨王氏、杨如玉以及云珠在,四人却都没说话。

    过了片刻,杨王氏才吐出一口气,道:“好,好。”

    “晚辈告辞,还请夫人照顾阿芝。”他说告辞,然后一只手落下来在她背上轻拍,低声说,“阿芝,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然后,他快步离开。江承紫泪湿了衣衫袖。杨王氏则是说:“阿芝,起来回屋睡吧。”

    江承紫知晓瞒不过杨王氏,便是“嗯”一声,但因满脸泪水,不敢抬起头来,只伏在案几上不动。

    “云珠,你与如玉先回去。今日,阿芝就歇息在如玉那边,我稍后陪她过来。”杨王氏吩咐,云珠与杨如玉便率先告辞。

    屋内只剩下母女二人,杨王氏蹲身下来,将她搂在怀里,叹息一声说:“阿娘也曾年轻过,自懵懂记事开始,就见证着一段绝美的爱情。你的感受,我明了。只是情深不寿。这世间大凡美好之物,都不属于人间。”

    江承紫似乎听懂杨王氏在说什么,却又似乎听不懂。她只伏在她怀里,靠着馨香温暖的母亲,什么都不想,却眼泪汹涌。

    杨王氏将她抱住,轻拍着她的背,说:“我既欣喜你遇见这样的对待,却又万分担心。毕竟,他身份太特殊。阿芝,你不知这半年,我没有一日不忧心此事。可要你与他断了,阿娘亦不忍心。这事——”

    杨王氏说到此处,亦是一声叹息。

    江承紫从来只以为自己与李恪的事,两人忧心谋划就够了。她从来想的是杨氏六房,想的是为杨氏六房谋利益,却从来没想到自己再厉害,在他们眼里也只是孩子。他们作为家长,不是摆设,不是泥塑木雕,他们爱她,也会为她的前途命运担心。

    “对不起。”她哭着说,反手抱住杨王氏,说,“是女儿不孝,让母亲如此忧心。”

    “阿芝,我们是母女,亦是相依为命一家人,莫要说此番客套之话。”杨王氏拍着她的背。

    江承紫从来冷情,不知道母女如何相处,但在这时空,她越发觉得自己也不是江承紫,真真是杨敏芝,而杨王氏仿若天生就该是自己的母亲。

    “是,阿娘。”江承紫乖巧地回答。

    杨王氏轻轻拍了拍她的头,爱怜地说:“阿芝,阿娘此生不求你富贵滔天,只愿你岁月静好。方才,蜀王对柴将军所言之愿,我亦听得动心。若是真能实现,亦是阿芝福分。”

    “阿娘。”江承紫搂着杨王氏的腰,靠在她怀里轻轻撒娇。

    杨王氏将她搂得紧一些,叹息一声,说:“阿芝,昔年,阿娘儿时也瞧见过世间华美的感情,但最终抵不过人之贪欲与易变,抵不过利益世俗。因此,待我年长,对于人间华美的感情心有余悸。对男子向来冷情,即便情动亦保留几分。今日,阿娘与你说心里话,即便是与你父亲算作琴瑟和鸣,但于我而言,也不是非谁不可。逆境顺境,亦不过时机巧合,恰好可合作扶持罢了。”

    江承紫听闻杨王氏的理论,也是吓了一跳。她从前就知晓杨王氏不简单,智商情商颇高,装得了白兔,下得了狠手,看得清时局,拎得轻重。但她从来没想到看起来与杨舒越鹣鲽情深的杨王氏竟然有这样的爱情观。

    此时此刻,杨王氏与她说起心底之言。江承紫只觉得心疼眼前这妇人。原以为她苦尽甘来,终是风光顺途。可原来她竟是那种极度清醒,无论风光与落魄,在灵魂上都始终孤寂之人。

    “阿娘。”江承紫这一句不是撒娇,而是带着浓浓的心疼。

    杨王氏轻笑,拍拍她,说:“阿娘无妨。如今,阿娘有你和你长姐,还有你大兄。足矣。”

    “阿娘放心,阿芝定不会让阿娘失望。”她抬起头望着眼前眉目带着微笑的妇人,只觉这一生无论雨箭风刀,都可有这一怀抱,上天真是待自己不薄。

    杨王氏听她这样说,便拍拍她,说:“原本这些话是该你谈婚论嫁才说。但如今,你与蜀王这般,阿娘一直忐忑不安,也就提前说一番。阿娘在这世间行走,辗转多地,亦看过无数名门世家的肮脏勾当。阿芝啊,阿娘就一句话:女人千万不要将男人当做倚靠,无论对方对你多好,描绘得多美丽。这一点,祖宅的老夫人就做得很好,权势在她手中,她如何都好。反观你奶奶,赢得虚幻的宠爱,却到头来有什么?”

    “阿娘放心。阿芝一直清醒,亦瞧得见情势。人心易变,****一事,于说处,是真。一旦涉及利益、权势,便做不得准。且权利场最是肮脏,夫妻反目,兄弟对垒,父子罅隙,这世间有活生生例子。阿芝断不会犯糊涂,将人生意义全放在一个男子身上。”江承紫郑重其事地向杨王氏承诺。

    杨王氏点点头,说:“只是这话,你我母女二人知晓即可。平素里,不必表现出来,婚姻亦需全心打理经营。装,装得无人看出真相,此乃真智慧。”

    “阿娘金玉良言。阿芝谨记。”江承紫站起身,恭恭敬敬对杨王氏拜一拜。(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