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有一个梦想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有一个梦想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夜幕低垂,杨氏六房正厅,云珠担任茶会伺茶者。案几上炉子上咕咕烧着水,帷幕后,有悠悠古筝声,弹奏的是《高山流水》,演奏者到底是谁,江承紫并不清楚,那人掩映在帷幕之后。

    江承紫梳了女童装束,到了正厅,先是脆生生地拜了父母,尔后才转过主客座拜一拜,道:“想必这就是今日贵客,柴将军吧?”

    “正是老朽。”柴绍正襟危坐,此刻也是起身施施然还礼。

    杨王氏夫妇亦起身,惶恐地说:“柴将军此举不合适。她是晚辈,向将军施礼实是应该。”

    柴绍并未穿官服,只穿寻常袍子,此刻听闻杨氏夫妇的言论,哈哈一笑,说:“无妨,无妨。我在长安就曾听闻九姑娘美名。今日一见,却真是粉雕玉砌似的娃儿,我亦甚为喜欢。再者,天下人皆知,我与程老将军是最不喜什么俗礼。”

    “多谢将军厚爱。”杨舒越对柴绍施礼。

    柴绍只是点头,却是径直对江承紫说:“九姑娘亦请入座。”

    “多谢柴将军。”江承紫奶声奶气,眸光天真,提着裙子走向主人末等座位。

    落座后,帷幕后弹奏之曲已由古筝《高山流水》换作琵琶弹奏的《十面埋伏》,虽不见其人,但那指缝间流动的竟是战场上的金戈碰撞、战马嘶鸣之感。

    江承紫端坐案几前,想此番弹奏者到底是何方高人,即便是她这音乐的门外汉,也觉得对方弹得气势如虹,妙到极致。

    对面客座。李恪忽然起身,道:“这一曲虽不适茶会,但弹奏者功力深厚,让本王也想舞剑一番,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早听闻蜀王自幼剑术了得,不曾见过。今日能得见,自是极好。”柴绍回答。

    张嘉、姚子秋、杨舒越也是赞同。李恪轻笑。手持长剑对众人拱手。道:“那本王献丑。不过,我这一番,可是抛砖引玉。今日虽是茶会。并非夜宴。但在座各位许多都是侠士,亦曾替天行道,马革裹尸。剑舞一曲,想必都是极好。”

    “蜀王既然这般说。今日,我们可要饱眼福了。”江承紫高兴得就差手舞足蹈。

    “没规矩。哪里轮到你大呼小叫?”杨王氏板起脸斥责江承紫。

    江承紫立刻低头“哦”一声。甚为委屈。柴绍看到此种情况,便立刻圆场说:“今日不必拘礼,小孩子,真性情才好。”

    “柴将军为你说话。阿娘就不怪你,还不多谢柴将军?”杨王氏说。

    江承紫自然要跟自家老娘一唱一和,立刻就乖巧地向柴绍道谢。之后。彼此又是一番客套。

    而帷幕之后,《十面埋伏》第二次响起。这一次比上一次气势更恢弘。就连江承紫这种没啥音乐欣赏水平的人都听得想要开启抖腿模式。

    正堂中,李恪已开始随着乐曲起伏舞剑。长剑在手,一招一式,大开大合,时而凌厉,时而舒缓。倒像是让人觉得像是进入古战场,十面埋伏的紧张,金戈铁马的勇猛。

    一曲舞罢,众人掌声起。李恪笑了笑,说:“献丑。”

    “蜀王过谦,这招招都是大开大合,却招招都是破敌之招,杀敌之招。”张嘉率先点评。

    柴绍也是点头附和,随后便又说:“蜀王风姿,老夫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少年英雄。只是,恕老夫直言——”

    柴绍顿了顿,李恪笑容满面,道:“柴将军但说无妨。能得柴将军指点,三生有幸。再者,论私,柴将军可是我姑父,自然不能藏着掖着。”

    “哈哈,恪儿爽快,我甚为喜欢。难怪小儿对你推崇有加。”柴绍爽朗一笑,便说,“蜀王这一曲剑舞,若是在战场杀敌,到底过于仁慈。须知,战场最是无情。即便义薄云天,却也不适于兵戎相见之战场。战场,只讲生死。古来云:战场无父子,生死各安天命。而你每一招中都为人留有生路,剑法极其精妙。然而只是江湖侠客之剑,非王者之剑。这剑法实在不适合这一曲《十面埋伏》。”

    江承紫听柴绍这么一说,不由得看了看柴绍。这老者留着髭须,眉目俊朗,自有一种英气。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明白这他为何要说这一番话。这一瞬间,她不由得对这老者有了几分敬佩。

    李恪则是手持长剑,翩翩如玉的公子面带微笑,虚心聆听。在听完柴绍点评后,便是拱手赞叹:“佩服,佩服。柴将军不愧乃为人称道之侠者。能瞧出我这剑法,瞧出我这心思。不错,我这一生,最想做之事,便是策马仗剑走天涯。与心爱之人,生儿育女,寄情山水,闲来摆弄茶叶、花草、美食,抑或听一段音乐,剑舞一曲。”

    江承紫知晓这是他的心里话,同时也是借这台阶表明立场,表明他无意于天下,无意于那帝王之位。

    而柴绍是人精,方才李恪这一舞,既是委婉表明他只喜为侠者,并不愿为王者。而他当场点破,到底是有维护后辈之意。也是因此,江承紫看他那般点评,心里对柴绍敬佩些许。

    “好,好,好。”柴绍有些激动,随后长叹一声,说,“但蜀王可曾想过世事并不一定如愿?”

    “世事艰难,变化莫测。我自幼亦见过世间变故,自是知晓。但若有美好愿望,我便全力以赴去守护。”他缓缓地说,语气里是说不出的坚定。

    柴绍只瞧着他,神情严肃,李恪亦不惧怕,依旧是略略带笑镇定自若的模样。这一老一小对视,场上气氛瞬间紧张。

    不过,江承紫倒是不担心,她明白李恪方才那句话是在告诉柴绍:他会不惜一切守护自己的梦想,包括她。

    她只觉得甜蜜,笑意从心底溢出来。便抿了唇,竭力留住笑,那笑就噙在唇边。

    好在柴绍与李恪对视并不久,柴绍就缓缓吐出一口气,说:“昔年,我自年少,与你姑姑相逢。也想如你一般。携她仗剑天涯,策马奔腾,隐居山野。不问世事,生儿育女,白头到老。可天下大乱,烽烟起。便没一处安放我之梦境。百姓民不聊生流离失所,战火纷飞。我与你姑姑骨子里皆有侠气。又如何能安心仗剑天涯,亦或者隐居山野?恪儿,因你母亲之故,我与你鲜少说肺腑之言。今日。算是闲话,让旁人也见笑了。”

    “姑父所言,恪儿明了。姑父与姑姑生在乱世。自是不幸,自要与天下为己任。可恪儿有父辈缔造的太平盛世。梦想自是可实现。”李恪回答。

    柴绍看着他,许久才说:“恪儿,你我不必藏着掖着。如今天下虽安定,但兵祸未除,百姓生活困苦。大唐实则还不算太平盛世。去年吉利兵临城下,便桥之盟。你是大唐三皇子,自是明了当时危急。作为大唐的三皇子,有才学与抱负,此番情势之下,何以能安心携红颜仗剑天涯?”

    “姑父此言差矣。当年,你与姑姑为天下征战,令人钦佩。然,你只是外戚。而我是三皇子,是庶出。更何况——”李恪顿了顿,才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沉了语气说,“我娘是前朝公主,外祖父是前朝隋帝。不用说,姑父也知道,有多少野心旧贵族在打我主意,又有多少人在提放于我。今日,在座各位都是我极其信任之人。而柴将军既是我钦佩的侠者长辈,亦是我姑父。即便今日,你是代表我父亲前来,我亦可这般直说。姑父可能先前听闻,家奴阿念屡立战功,却也遭到不少人的打压,甚至有人将矛头直指向我。姑父以为在此番情况下,恪儿该如何?”

    柴绍无言以对,只是叹息一声。李恪却拱手,道:“李恪不才,不是万不得已,不想战场杀敌,亦不想参与国家政事。但李恪作为皇家子弟,对天下百姓自会有自己的一份儿担当,那担当则是发展大唐格物技术,为大唐人民谋福。此话既是对姑父所言,亦是对父亲所言,更是对猜忌者所言。”

    “蜀王直爽,肺腑之言,颇有英姿。老夫佩服。”柴绍起身,端了一杯茶,说,“借这杯茶,老夫敬你一杯。”

    “多谢姑父体谅与成全。”李恪亦端杯与柴绍饮茶。

    饮茶完毕,李恪施施然将剑交给小九,自己回到座位端坐。与此同时,他眸光扫过来,温柔至极。江承紫知晓,他在让她不要担心。

    江承紫终于忍不住偷笑,他却又正襟危坐,在撺掇姚子秋也舞一曲。

    姚子秋摇摇头,说:“我那剑法胡乱学的,上不得台面。再者,蜀王亦知我只对花草感兴趣。”

    “那清让来一曲?”李恪问。

    杨清让勉为其难,说:“我亦胡乱学。如今,就献丑了。”

    “那我为阁下抚琴一曲。”李恪来了兴致,便命人搬来古琴,弹的是什么曲子,江承紫也听不出。杨清让的剑法果然没啥章法,真真是胡乱练的。

    一曲舞罢,杨清让也是不好意思,说:“昔年疏于剑法,真真献丑。”

    “哈哈,反正你志在格物,抑或杀敌疆场,又不在意这无聊风雅。”李恪打趣。

    杨清让扫了他一眼,端端正正地向柴绍拜了拜,说一堆大意是献丑的话,回到座位上。杨舒越也是不好意思,说杨氏六房这些年的情况并不顺遂,他又常年生病,以至于对儿女的教导甚为疏忽,琴棋书画都不曾好好培养。不过,杨舒越又说长女在祖宅,常年伴老夫人左右。老夫人系出名门,对长女教育甚为严格,入的都是杨氏族学。

    江承紫听闻,心中已猜测那帷幕后弹奏之人恐怕就是自己的长姐。

    与此同时,她真真是佩服自家爹妈,下棋下得恰到好处,简直是打蛇随棍上,实时推销的典范。就杨舒越与杨王氏,放在现代简直是商业上的好手。

    果然,杨舒越就让帷幕之后弹琴之人出来,真是自家长姐。杨如玉一袭鹅黄色曳地襦裙,披帛在身,抱着琵琶对着客人盈盈一拜,不卑不亢,却又是春风拂水面的声音:“杨氏如玉拜见柴将军。”

    “原是杨氏如玉。早听闻你多才多艺,今日一见,不愧杨氏高门风范。适才几曲,天籁之音。”柴绍也客套。

    杨舒越笑道:“柴将军莫要夸她。女儿家献丑罢了。”

    “这实是老夫肺腑之言。”柴绍笑着说,而后又将那几曲一一评价。

    江承紫则是一边喝茶,一边判断这柴绍接下来恐怕就要探一探她的底了。于是,她也不等他主动,径直就在柴绍品评完杨如玉的弹奏后,就喊了一声:“长姐,长姐。你却是藏得深,平素也不见你弹奏。阿芝也是今日才知晓。”

    “你这孩子,甚为无礼。”杨王氏板了脸。

    杨如玉却是柔声回答:“阿芝自小未曾与我一处,养在洛水田庄。自是不曾入族学,此番琴棋书画,族学里皆学。长姐不才,就学得二三分皮毛。”

    江承紫先是对杨王氏笑笑,然后就无视她,十分狗腿地说:“我瞧柴将军赞美于你,那定是十分了得。长姐,长姐,我有一事相求。”

    “小孩子家,少掺和。有事,回房于长姐说。”杨王氏不悦。

    江承紫嘟囔着嘴向杨舒越求救,说:“父亲,阿芝是昔年听过一曲,就连阿芝这种于乐一事蒙昧之人亦觉甚为动听。后来,总想再听一遍,却苦于不曾遇见像长姐这般厉害之人。今日不过是想长姐能否弹奏一二。”

    “咦?竟有乐曲能打动阿芝,不简单啊。“李恪哈哈调侃。

    江承紫小女儿情态,斜睨李恪一眼,说:“蜀王少瞧不起人,今日得知我长姐如此厉害,我****与我长姐求学,七窍总要通那么几窍。”

    “是呢,七窍通六窍。”李恪继续打趣。

    杨清让也在一旁笑,姚子秋也是端杯笑:“你们欺负阿芝,总是不好。若是她自小学习,指不定样样都能超过你们。”

    “大字不识几个,也不好学,也只配与我舞刀弄剑罢了。”李恪还是一脸打趣。(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