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心事重重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心事重重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那边早就处理妥帖,若不信,你修书一封,回杨氏主宅询问一二?”李恪鄙视之。

    杨如玉恰好进来,犹豫一下,还是小声说:“不是不信蜀王手段,只是祖母其人真真是堪比狐狸。我自小在祖宅长大,多少人被她算得欲哭无泪。”

    “可有听见?”杨清让没好气地问,尔后又补充说,“你上次所言之事,琢磨再三,也觉得不确切。”

    李恪眉头一蹙,觉得不太可能,但自己确实不如杨师兄妹了解杨老夫人,所以,他内心决定还得亲自走一遭弘农杨氏,但面上却啥都没说,只瞧了瞧江承紫,说:“估摸御医在路上,前来与陈大夫会诊一番,方可放心。”

    “我无碍。”江承紫站起来蹦跶两圈。

    “你说不算,这几日,哪里也别去,就在家。”杨清让板了脸。

    江承紫嘟着嘴“哦”一声,觉得屋内空气太沉闷,便提议出去走一走。

    李恪连忙为她披上斗篷,戴上貂皮帽子,说:“这几日太冷,就在这小院里走走,后院太过凄清,等你好些再去。”

    “嗯。”江承紫乖巧地说。

    杨清让看李恪不顺眼,想要阻止两人一起散步,杨如玉一把拉住他,说:“方才父亲让我请你前去,似有话说。”

    杨清让这才不太甘愿地离开,杨如玉也借口说要去准备冬至祭祖用品走开。小院里,还有小叶女贞树绿着叶子,日光从缝隙里漏下来,江承紫缓缓走着,李恪就跟在身后。

    一前一后。转了几圈,李恪忽然说:“我想过完冬至,就回长安一趟。”

    “临近过年,自是该回去向父母请安。不过,你在此任职,未奉诏,可回?”江承紫询问。

    “前几日。我命人一并送了信件与父皇。此次御医前来,估摸着就会有答复。”李恪回答。

    “原是如此。”江承紫自语,却瞧见心事重重。便问,“你这般是有心事,不知可否与我说道一二?”

    李恪犹豫许久,才说:“我想回去求父母赐婚。”

    江承紫蹙眉。不解地问:“为何这样着急?祖宅那边即便没处理好,他们有别的想法。如今我炙手可热,他们断然不敢放出什么消息,出幺蛾子。至于李承乾那里,你与我都认为你父亲不会糊涂让你和太子反目。一切只待时日。我们回长安即可。你这般着急,到底所谓何事?”

    江承紫盯着李恪。

    李恪眸光闪烁,摇摇头。只说:“你一日未曾与我成婚,我一日不踏实。”

    “我所认识的蜀王。从来掌控一切,不曾有这般浓重的担心。必定是有事。”江承紫直觉李恪很是奇怪。

    李恪抿唇,低头看着身上的玉珏,好一会儿,才说:“阿紫逐渐长大。那日,张嘉忽然说‘蜀王可还记得,长大后的阿芝有倾城之貌’。他无意或者有心,都让我仔细过来瞧你。从前,只觉得你就是你,对于我来说,独一无二,这就足够。可直到那日张嘉说起,我才用旁人的角度来瞧你,虽还小,但——”

    他没继续说下去,江承紫倒是乐呵了,掩面笑道:“阿念原是拐着弯夸我好看。”

    “岂止好看,简直是倾国倾城之貌。”李恪一本正经。

    江承紫继续哈哈大笑,高兴得手舞足蹈。

    李恪蹙眉,道:“前世里,我凯旋归来,过桥时,于人群中,一眼就瞧见你。阿紫,你不知你多美。”

    江承紫心里暖暖的,只忍不住笑。

    但她感动归感动,李恪这会儿还没说到重点,于是她又催促一遍。当然,她也决心李恪若还不愿意说,就不继续问了。

    李恪叹息一声,说:“我不知如何跟你说。毕竟,此事我不该说出口。”

    “正面不好说出口,那类比一番亦可。”江承紫提议。

    李恪想了想,问:“阿紫,你来自一千多年后,那你可知武媚娘?”

    “知道。前日里,我还派念卿打听过,毕竟她亦是个人物。”江承紫也不瞒李恪,直接开门见山地说自己已经在为未来谋算。

    李恪抿唇,叹息道:“史书里的记载,向来做不得数。李治当年为何不顾天下众口,我却是知晓。因为早在武媚娘进宫之前,李治就喜欢上她。原本想向父亲奏明此事,求娶武氏。可后来......”

    李恪说到此处,停顿一下,叹息一声继续说,“我不想像李治那般后悔。”

    江承紫这才一下愣住,她之前的一切分析都是基于李世民是自己的长辈,是李恪的父亲,是帝王。她从来忘记,即便岁数悬殊,他也是个男人,且是一个当了帝王的男人。年龄在帝王那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那么,不让李恪做大的方法除了嫁给李承乾之外......

    江承紫顿觉浑身冰凉,她顿时检讨在太过大意,竟然忘记这是在古代,是在民风非常豪放的大唐。

    “你,你担心这——,我才九岁。”

    江承紫试图安慰李恪,但她同时清楚,李世民在历史上留下的名声不仅仅只有励精图治开创大唐盛世,也不仅仅是跟长孙皇后的鹣鲽情深,更有许多香艳的传奇。如果,今日李恪都这样担忧,那么,那些传说怕是真的。

    “阿紫,我不想出意外,如同前世里李治那般。”李恪打断她的话,伸手将她脖颈处的领子理了理,才说,“我陪你过完冬至即刻回长安。这段日子,我寝食难安。”

    “你回去也好,但千万别忘记对方之段位。”江承紫叮嘱。

    “你放心,我有分寸。只说我所求,绝不探对方底。”李恪简单说自己的方法。江承紫听闻,放心地点点头。

    随后,两人也不讨论这沉重的话题,转而讨论此番回长安,他要携带何种礼品。讨论半晌,李恪拟定了名单,在江承紫的建议下选出合适物品,便吩咐小九与车虎将这礼单给杨王氏送过去,并且与杨王氏说一下李恪过完冬至要回长安之事。

    车虎与小九得令离开,李恪便吩咐厨房端来小米粥。他自己也不吃,就托着腮坐在桌前,一脸温柔地看着江承紫吃。

    江承紫在他面前向来不淑女,便将一整碗鸡丝粥狼吞虎咽。李恪怜惜,伸手捡她衣衫上的饭粒,正打趣她,小九和车虎就急匆匆跑来报告说朝廷派了钦差大臣前来,已入益州,且并不在益州停留,要径直前来入住杨府。杨老爷与夫人正商议整理居所。”

    “谁来此处?钦差大臣应住别管,为何要在杨府?”李恪不悦地问。(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