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冬至日怪事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冬至日怪事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小孩子有新衣服新玩意儿,大家都高兴。就连秀红生的女儿平素里挺怕江承紫的,如今大胆一些,喊她“阿芝妹妹”了。

    江承紫也不计较,只应承着,和颜悦色一番,然后独自回屋。

    杨如玉在厢房院子里,坐下树下绣锦缎,一针一线穿花蝴蝶一般,手法娴熟。美丽的女子映衬着冬日暖阳,怎么看怎么舒服。

    “大姐这是绣嫁妆呢?”江承紫打招呼。在她印象里,古代女子的嫁衣、枕套、门帘什么的都得自己绣,一并算在嫁妆里。而婆家也会查看新媳妇的绣工如何。若是绣工不好,还会受到奚落嫌弃。当然,这种事对于江承紫来说,简直想都没想过。只要有钱有权,贵族女子做不来有绣娘,再不济有成衣铺子。再者,她这种性格与才能,谁能欺负她,她整死谁。

    杨如玉一听,那手一凝,尔后长长叹息一声,说:“阿芝你莫打趣我,我这把年纪——”

    “什么这把年纪,还没到二十呢。”江承紫打断她的话。要是搁在现代,这杨如玉还是最粉嫩的妹纸呢。

    “阿芝,你再这般欺人,我却要翻脸了。”杨如玉嘟囔着嘴。她被祖宅那群人欺负,误了出嫁的最好时机,又因为弘农杨氏是大家族,而大唐那几年对于出嫁等规定还不严格,她就一拖再拖,拖到如今。

    “大姐,你好事近了。”江承紫估摸着李世民也应该考虑得差不多,要让人来提亲了吧,索性就这样对杨如玉说。

    杨如玉一听,便是板了一张脸,说:“阿芝。休提此事。”

    “大姐,我如何打趣于你?我师从仙者,看个天命面相,未必不准?”她反问。

    杨如玉想要说什么,听她这样一说,转念一想,通过这半年多的相处。确实发现自家妹子很是厉害。若是没有师从仙者。就凭她活在洛水田庄那等下贱之地,再聪颖又能聪颖到哪里去呢?也许她说的是真的吧。

    “真的?”杨如玉低声问。

    江承紫点点头,笑着说;“自是真的。过不了几日。大姐这好事就近了。”

    “不知,不知对方是何人?”杨如玉瞬间羞怯,一颗心噗通乱跳,却还是忍不住问。

    江承紫摇摇头。说:“天机不可泄露。”

    杨如玉神情瞬间失望,江承紫瞧在眼里。便又说:“不过,大姐尽管放心,对方乃非凡之人。”

    杨如玉一听,惊喜得不知手该放到哪里。

    江承紫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说:“放松些,你是弘农杨氏贵女,谁要娶得你。那得是对方修了八辈子的福气。咱们杨氏的女儿,谁都得争着要。”

    杨如玉一听。眼泪扑簌簌滚落下来,呜咽着说:“从前,我还诅咒过阿芝。”

    “大姐,往事不必再提,交心之话与大兄、母亲、父亲和我说即可。无论何时何地,别的人就是外人,即便是你将来的夫君,你亦要清楚。他若是人上人,看中你自然是因你背后所传承的荣耀与分量。”江承紫缓缓地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杨如玉嫁给太子,又不是正妃,虽然算作荣耀,但总是要涉及到帝王之术。杨如玉算是聪明,但就怕关键时刻拎不清。于是,她便率先给她打个预防针,提醒一下。

    杨如玉略略咀嚼,才明白自家妹子是在叮嘱她将来嫁人之后,一定要拎得清轻重是非,要明白她在夫家过得好不好是取决于娘家好不好。这妹妹是让她好生看明白,好生掂量。

    杨如玉咀嚼清楚这一点,身上冷汗涔涔,只觉得这妹妹好生厉害。

    “大姐明白。”杨如玉拍拍江承紫的手,她先前因可能嫁得贵人的激动与高兴全都没有了,这会儿倒是万分平静。

    “大姐谨记,你代表杨氏六房,亦代表杨氏荣耀。而你的身后,有我们,有杨氏六房,更有整个弘农杨氏。”江承紫笑着说。

    杨如玉似懂非懂,也没继续询问江承紫,只是咬唇点点头。

    江承紫拍拍她的手背说:“大姐可着手准备嫁衣,好事近也。”

    杨如玉立刻摇头,道:“不,若是让人瞧见,还以为我多恨嫁。”

    江承紫心里暗想“难道你不恨嫁么”,面上却是说:“人生短短几个秋,我们还管别人怎么看?自己舒服就行。”

    杨如玉觉得妹妹说得很对,她亦很羡慕自家妹妹活得恣肆随心,十分潇洒,但她却还是坚决摇头,说:“还是算了。”

    “那随你,我只怕你届时再做,来不及。”江承紫耸耸肩。

    “嗯。”杨如玉点点头,心里却全然是妹妹刚才的话语,她如今得要好好咀嚼一番。在这个家,妹妹的话举足轻重,就是父母重大决定都得问问妹妹的意思。

    江承紫该叮嘱的也叮嘱了,觉得跟杨如玉也没多大的话说。上辈子,她就没啥所谓闺蜜,有的都是战友,每天论的是生死,哪里会论什么小女儿情态的多愁善感啊。

    所以,该说的说完之后,江承紫就告辞回屋休息了。最近几日,盐田那边使用她的制盐方式,既简单又精致,精致盐的产量大大提高。并且,火井村那边汲卤煮盐也正式开始,燃料现成,工艺繁琐一点,但也可生产不少盐。江承紫涉设计各种图纸,调动各种匠师,才算将盐田一事弄得差不多。接下来发现盐田等事情就可以交给大兄去做,反正模板、设计图纸都准备好,相熟的匠师也培训完毕。

    这算是打响了格物院的名声,接下来回长安的事,应该就是掰着指头等上头的指示了。

    做好这一切,冬至就要来临,跟母亲逛街卖完装束回来,江承紫忽然觉得疲累。想要美美地睡一觉。

    她回屋躺到床上,盖上被子,地暖烘得人昏昏欲睡,她将帷幕放下,将自己关在这方寸天地之间,感觉舒心而温暖。

    江承紫躺了片刻,任由气息在浑身游走。直到感觉四肢通泰。身心放松。然后,她翻了个身,抱着被子舒舒服服地睡去。

    等她一觉醒来施施然睁开眼。却发现床前围着好几人。坐在床边的一人正是李恪,正专心地瞧着她,而杨王氏、云珠、周嬷嬷和大兄也在一旁。

    “你们这是作甚?”江承紫觉得很奇怪,一边坐起身来。一边问。

    众人没说话,李恪蹙着眉。低声问:“阿紫,可有哪里不舒服?”

    江承紫很疑惑地看着他,摇摇头,说:“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那可有做梦?”李恪询问。

    江承紫想了想。睡得很舒服,便摇头回答:“没有。”

    “真没什么不适?”杨王氏也十分关切地问。

    江承紫又摇摇头,问:“你们都在此。莫不是我出什么事了?”

    李恪点头,说:“你睡了五天五夜。那日。周嬷嬷来叫你起床吃饭,却发现如何也叫不醒,请了大夫前来诊脉,大夫大惊失色,只说这脉象微弱,似有若无,有将死之相。这——,这几日,我请了不少大夫,甚至马不停蹄往长安请旨于陛下,希望能请来陈御医,也许陈御医已在路上。阿紫,你——”

    李恪说到此来,担忧之情溢于言表,却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是怔怔地瞧着她,瞧得江承紫毛骨悚然,也是不由得舒活舒活筋骨,检查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不对劲儿。

    检查一番,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劲儿,又略略凝神静气,才发现自己体内的力量似乎比以前更充盈,精气神竟然比从前更好。

    “没什么不妥啊。”江承紫很是疑惑。

    “你确信?”杨清让不由得询问,将李恪往旁边一推,径直来端详自己妹妹。

    “大兄,无事。”江承紫一边回答,一边翻身下床。

    她倒是没啥,杨王氏和周嬷嬷一下子就围过来,将被子一盖,喊:“阿芝,你睡糊涂了。”

    江承紫还没反应过来,杨清让已经红着脸尴尬地说要去找大夫来为阿芝瞧瞧身体,李恪也别过脸说去为她煮粥,她五天五夜没吃东西了。

    两个男人走出去,杨王氏才心疼地伸手抚着江承紫的额头,说:“阿芝,方才大兄与蜀王在场,你就这般掀开被子,从前你可不是这般。这会儿糊里糊涂的,你还跟阿娘说没事。”

    杨王氏说着,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江承紫这才恍然大悟,是自己方才的举动让杨王氏认定她身体有恙。其实,是因为江承紫跟大家对话就忘记了这事,再者她睡觉只是脱去外裙,里面还是严实的裤子,并且在现代社会,穿那么严实晃荡到闹市区买包子也没人说。

    “阿娘,你莫伤心。我这刚醒来,与你们说话,一时忘了失了礼数,我真没事。”江承紫连忙解释。

    杨王氏不信,连带周嬷嬷、云珠、杨如玉也是一脸不信。杨王氏一边帮她穿戴衣衫,披上大氅,一边为她梳好头发。

    周嬷嬷与云珠打来热水,为她梳妆。待一切妥帖,李恪亲自端着托盘前来,托盘上是早就命人熬煮的小米鸡丝粥。

    一并前来的还有江府的陈大夫,望闻问切一番,倒吸一口凉气,道:“怪哉,九姑娘这脉象比别人缓慢,似有若无,却也并无不妥帖。”

    “大夫,你是说阿芝没病?”杨王氏询问。

    陈大夫也不敢妄下论断,想了想,才说:“按理说,若是这般微弱脉象,人断然是昏昏欲睡,不至于如同九姑娘这般清醒;另外,九姑娘身体内有一种流淌气息,如同和风拂面,这是前所未有之事。”

    江承紫起先也担心是异能出什么问题,但后来运用一番,只觉得自己依旧精力充沛,身轻如燕,便略略放心说:“这是我师父教授于我修炼的境界,你们不必大惊小怪。我自小身体弱,师父自是希望我强健些。”

    “原是如此。”陈大夫点点头。

    “真的?”李恪还是不放心,直直盯着她,想要一番说辞。毕竟他是知晓江承紫有未卜先知能力以及懂得那些格物知识,是原因她来自一千多年以后。

    江承紫点点头,说:“是。”

    李恪沉了一张脸,也没继续追问。倒是杨王氏与周嬷嬷半信半疑,又让陈大夫为她检查一遍。

    “我没事啦。大约是因为前段时间,为盐田筹备之事,到处跑动,日夜操劳,太过疲累。因此睡得久一些。”江承紫安慰大家。

    陈大夫为求准确,又诊断一番,还是得出之前的结论。江承紫则表示睡了这些时日早就饥肠辘辘,也不顾什么礼数,推开众人就扑向托盘上小米鸡丝粥,拿着勺子三两小喝完了一碗。

    “没了?”她看向李恪。

    李恪还是忧心忡忡地看着她。她又问:“没了?”

    “九姑娘五天没进食,此刻不宜食多。先吃一碗,等半个时辰后再吃。”李恪没回答,陈大夫倒是从一个医者的角度给予专业意见。

    江承紫砸吧一下嘴,表示很是失望。陈大夫不知在想什么,立马告退。江承紫一边跟他说再见,一边觉得这陈大夫脸色不对,似乎很有些诚惶诚恐。

    “这陈大夫怎了?一直医者仁心,妙手回春。是淡然之人,如今怎有惊恐之色?”江承紫问。

    杨王氏听闻,眉头一展,只说她醒了,得要去与杨舒越汇报一二。周嬷嬷、杨如玉、云珠也一并走开。江承紫觉得其中有猫腻,便看了看屋内的俩男人,问:“陈大夫怎了?”

    杨清让扫了李恪一眼,说:“还能怎的?有人说你若醒不来,就要陈大夫祖宗八代陪葬。”

    江承紫一怔,抬眸看李恪。李恪不自在,咳嗽两声,说:“我,一时着急,口误。”

    “口误,那样子都快吃人了,还口误?”杨清让语气鄙夷,立马对李恪落井下石。

    也难怪杨清让对李恪不感冒,没啥好脸色。他对自家妹子好确实没错,但他该处理好他的烂摊子,正式登门求亲,明媒正娶才是。如今,他一堆烂事没处理妥帖,就昭告天下看上杨氏阿芝,还隔三差五就往杨氏六房跑,这不活脱脱毁自家妹子名声,让自家妹子非他不嫁么?

    这简直是明火执仗,他一心守护妹妹,如今守护不力,他自然对李恪这罪魁祸首没啥好感。因此,他基本上抓住机会就落井下石。

    “杨嘉,不落井下石,你会死?”李恪不悦地瞪了他一眼。

    杨清让回瞪一眼,说:“冬至日后,你就滚蛋,把杨氏祖宅那边彻底处理好,否则别来坏阿芝名声。”(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