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温暖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温暖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恪扫了那些羌人俘虏一眼,轻描淡写地说:“就按你之前说的办。”

    “确信?”张嘉询问。

    李恪哂笑,反问:“张氏一族如今要做善人?”

    张嘉呵呵冷笑,道:“我张氏可不为你背此恶。”

    “你想反悔?”李恪朗声问。

    “我张氏一族言必诺,我既答应守护阿芝,必信守承诺。只是这次行动,对外我宣称是蜀王主导,我张氏一族只听命于你。”张嘉回答。

    “随你。只要不牵扯阿芝。”李恪一边回答,一边将江承紫往身后拉了拉,像是护着小鸡的母鸡。

    张嘉扫了一眼,便又将眼神别向远处的山岚,问:“你也不怕如此之下,你落下勾结世家武将之名,让你父母兄弟罅隙?”

    “无所谓。”李恪回答。

    张嘉却是冷哼一声,道:“你先前卑鄙,硬生生将阿芝与你捆绑在一起,闹得满城风雨。如今,若你与你父母兄弟罅隙,对阿芝亦极为不利。我怎可容许有一丝一毫伤害阿芝之事?”

    “那你先前啰嗦一番,却是为何?”李恪有些不耐烦。

    张嘉笑道:“我背了这恶名与恶事,也不能悄无声息地背了。我自是要阿芝明了:我张嘉已与昔年不同,这一生,我会尽力守护她。另外,也算告知于她:四海漂白,张晋华愿是她的家。”

    张嘉说着,再度看向她。李恪眼疾手快,径直捂住她的眼睛说:“日光刺目,莫要看了。长途奔袭,你休息片刻。”

    江承紫拍开他的手。对张嘉说:“多谢晋华兄对阿芝厚爱。”

    张嘉轻笑,说:“你与我何须如此生分,我知晓你亦记得从前。”

    “晋华兄多虑。从前的事,我记得不甚清楚,只记得支离破碎的末梢。到底是拼拼凑凑亦看不清。”江承紫回答。她一则是在说实情,二则是在告诉张嘉自己与她过去的青梅竹马已属于前世,她记不得。

    张嘉沉默片刻。“嗯”一声。说:“不记得也好,你就当我是朋友。如今,还请你与蜀王到前面休息片刻。此番之事,我定会处理妥帖。”

    江承紫没回答,只是问:“你们是在说处理这些人之事么?”

    她早从二人你来我往一番对话里,理了理他们对话的逻辑。猜测两人多半是在说对羌人一族的处理:灭族。

    无论是什么年代,打仗归打仗。若涉及到灭族这样的事,总是遭人唾弃之事。因此,这二人才会说这恶名,这恶事。

    “阿芝。这不是你考虑之事。你要考虑的是白毛子岩,以及格物院的建立。先前,我听闻你要建立格物院。亦听闻你的理想。我觉得神农计划是古往今来,我见过最璀璨之愿望。我等着看百姓和乐安宁。”张嘉立刻说。

    江承紫轻笑。说:“政治与军事之事,我亦知晓一二。你们想要护我之心,我自是知晓,然灭族一事,到底是恶行。”

    “阿芝,我自有分寸,你不必操心。”张嘉有些不耐烦,催促李恪,“你带阿芝看看前面风景,随处走走。”

    李恪应了一声,拉着江承紫就往前走。那人群里忽然有人用生硬的蜀中方言喊:“杨姑娘,救命,救命。”

    江承紫回过头来,瞧见那人,正是方才陇道身边之人。

    那人看她转过来,便以为有一线生机,便立刻说:“杨姑娘,要抓你的是陇道佑,与我们无关。他抓你,要引蜀王来杀之。我们这几十个兄弟答应与他同来,就是要阻止于他。说实话,这么多年,我们东躲西藏,早就厌倦。他偏生说我们有盐矿,有马匹,有勇猛将士,定可拿下大唐,入主中原。”

    “你是说,这次抓我,击杀于蜀王,都与你们无关,全是陇道所为?”江承紫反问。

    “不是陇道,是陇道佑。我们羌人是以出生地为姓氏,我们这个部落就叫陇道,而被你们击杀的歹人叫佑。”那人回答。

    江承紫点点头,说:“原是如此。那你且说说,你们部落情况如何?”

    李恪与张嘉同时不悦地喊了一声:“阿芝。”

    江承紫摆手,说:“我自有分寸。”

    那人以为有生机,便很是高兴地说:“先前被阿念将军重创,我们便迁入秘密所在,便是前面洛江山区。那里天险,猛兽众多,鲜少人入,正是天然庇护。”

    “嗯,之后,你们与当地军队勾结,贩卖盐,获取暴利,购买武器,抓了不少人去教授各种知识。”江承紫冷笑。

    那人一愣,旁边人叽里咕噜一阵,看那义愤填膺的模样,应该是在指责这人是叛徒汉奸。

    “杨姑娘,我句句属实。我族人征战全是陇道佑的主意。而那些老弱病幼是无辜之人,望高抬贵手。”那人哭泣起来。

    “他们无辜不无辜,不是你说了算,那是朝廷,是当今圣上说了算。如今,你们敢算计于我,还想要击杀蜀王,就都得死。若你不讨价还价,我还觉得羌人男子都是血性男儿。”江承紫冷冷地回答。

    那人一听,连连叩头,道:“杨姑娘大恩,来生做牛做马亦会报答。今我等算计杨姑娘实是死不足惜之罪。”

    “你既心如明镜,我亦不多费唇舌。如今,我先送你上路。”江承紫说完,格斗刃已在手中,在那人一句“多谢”之后,她所过之处,那人的血从脖颈间喷射而出抽搐片刻,已没了声息。

    周遭死一般寂静,无论是羌人俘虏,还是自己人都震惊于眼前的一幕。这娇俏的姑娘,只用一招,快准狠地将人击杀。她却没事人一般,将手中格斗刃在一旁的草叶上拭擦一番,又拿出水壶冲洗一下。

    尔后。她对身旁的侍卫说:“小九,找个不宜火着之处,于我消毒一二。”

    “阿紫,你——”率先开口的是李恪。

    江承紫冷笑,说:“你什么时候以为我是良善之辈了?我保家卫国竭尽全力是我职责所在。另外一面,作为一个名门之女,岂能容人随意算计。捏圆捏扁?”

    “我是说。你是我的女人,你不必动手,这种事。我来。”他解释。

    江承紫摇摇头,说:“这种事,必得我亲自动手,恶名坏事。我从不惧怕。”

    “你呀。”李恪着急起来,眼看就要发火。

    江承紫只顾往前走。张嘉却是打圆场,说:“这不是大事,后续事情,我来处理便可。”

    “谁让你处理?”江承紫转身反问。

    张嘉颇为尴尬。却还是说:“阿芝,你且去为你的匕首消毒。前面河谷处,应该可以生火。”

    “天干物燥的秋日。怎可生火?”江承紫白他一眼,又扫了那些俘虏。恶狠狠地说,“要怪就怪你们跟错人还不自知,还当他是英雄敬仰。如今敢算计我,自是我下令来处置你们。”

    “杨姑娘大恩,我们来生再报。今日是我们之错,死不足惜。”有几人喊道。

    “如此,还算有几分血性。”江承紫笑道,“你们既知命运,我亦不多说。杀,一个不留。”

    她抬手,干净利落地放下。这河谷腹地里,惨叫声此起彼伏,却也是短短一瞬,一百多号人全没了声息。血腥味开始充斥在风里,四野里有野兽的嘶鸣。

    江承紫站在原地,看着满地的尸体,想起许多年前日光照耀下的冰天雪地,他们潜伏在那里,十八个人,面对一千多敌人,半小时结束了战斗。他们十八人将敌人阻挡在荒凉的国境线之外。

    血肉横飞,尸体破碎。就在山的那面,那是另一个国家的国土。那一千多妄图越境的敌人品尝了共和国最先进的武器与最锐利的尖刀。

    战友小孙躺在雪地里,看着碧蓝的天,笑道:“队长,我觉得你这辈子都嫁不出去,老首长真狠心啊。你瞧瞧,你长得真好看。”

    “胡说,我转业去。凭借姐这容貌身姿,必定能觅得良婿。”她回答。

    “可我们是身背杀戮之人。怕老天亦不喜欢。”小孙叹息。

    “你一个堂堂人民战士,在这里****迷信。我们杀戮是为了保护更多人不被杀戮。”江承紫鄙视小孙。

    小孙只是笑。三天后,她听闻就在执行任务之前的时刻,小孙的未婚妻遭遇车祸,不治身亡。

    她沉默许久,连安慰都没敢给予小孙。但后来,许多个日夜,她总在想小孙所言“我们是身背杀戮之人,怕老天亦不喜欢”。

    那么,既然已身背杀戮,多背一些又如何?这些原本就是因她而起的杀戮,那么就由她来下命令,由她来背负吧。

    “除了陇道佑,都埋了吧。”江承紫对那些人挥挥手。

    那些人不是她的手下,但已没关系。无论这些人是隶属于张氏一族,还是隶属于蜀王,都会听命于她。

    “听杨姑娘的。”张嘉回答。

    原来这些人隶属于张氏一族。也对,李恪从出生之日开始,就被各方监视,虎视眈眈。他哪里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显露自己的实力。如今,张嘉所带领之人,个个都是精英,应该是属于张氏一族祖宅私兵中的佼佼者。

    “是。”那些人回答得整齐划一,颇有军队风范。

    那些人就地挖深坑,将尸体掩埋,只留下陇道佑的尸体。这尸体会被带回长安,成为记功的凭证。

    “你会不会怕我?”江承紫问李恪。

    “为何要怕?怕一个不惜背负恶名来为敌人无辜的老幼妇孺求得一线生机的良善女子么?”李恪反问。

    江承紫垂了眸,他到底是知道她方才的举动。当然,敌人也知晓她那一句“你们族人是否无辜是朝廷说了算”那一句是为羌人妇孺留得一线生机。

    李世民号称明君,能给予差点害死自己的李建成一党宽恕,并让他们入朝为官。当然会对羌人一族的老弱妇孺妥善安置,毕竟作为战犯的陇道佑已被正法。

    只要她答应将羌人一族交予朝廷,那羌人一族就不会被灭族。

    敌人懂,李恪与张嘉同样会懂。江承紫知晓,依照他们两人最初的设想:这里发生的事将会被掩盖,这里的人以及羌人,乃至于她队伍里的间者以及水云渡将军,统统都会消失在这世间。这世间就像是不会有这些人的存在一般。

    世人,历史者,也只会将她这一次进山看作是神农计划中的一次普通寻常的考察。

    她知晓这是李恪与张嘉对于她的守护,他们不惜背负上滥杀无辜的罪恶。

    她原本想撒手不管,但就在转身的刹那,她想起战友小孙,想起共和国战士们的原则。是的,他们用鲜血与性命来肃清恶毒之人,为的就是保护手无寸土良善无辜弱小之人。

    虽然,现在是一千多年的初唐,但共和国战士的心声想必是历朝历代保家卫*人的心声。用尽生命守护的底线,如何能在这里土崩瓦解。

    即便今日所作,在他日会后患无穷。但江承紫觉得以自己的能力,不惧怕一切的报复,所以,她转身做了这样一个决定。

    “你会不会责怪于我?”她问李恪。

    李恪伸手抚着她的头,很是疼惜地说:“不会。”

    “那洛江山附近羌人聚居地,就交给蜀王来处理了。”她笑嘻嘻地说。

    他无奈地点点头,说:“也只得如此。不过,我早已释然,就当为你我积德。至于以后可能有的后患,凭你我的手段,谁人能算计,抵挡。”

    李恪说话很狂,江承紫却甚为喜欢。她知道这个男人有狂的本钱。

    跨越一千多年的时光,在时光的长河逆流而上,遇见这么个心心念念的人。她在秋日明媚的日光里微微眯起眼。

    “你看啥?”他问。

    “看你。”她依旧笑嘻嘻,露出整排好看的牙齿。

    他微微眯着眼,隐忍着巨大的笑,一本正经地说:“本王面如冠玉,璀璨明珠,英武不凡。也难怪你盯着瞧,女儿家矜持却无半点。”

    “哪有自夸到如此境地之人?”她掩面吃吃笑。

    他却一本正经地说:“觊觎本王美色者甚多,阿紫你要快快长大,来守护本王。”

    这般无聊的对话,江承紫却觉得甚为有趣。她想:也许这就是恋爱男女的感受吧。平凡的空气都会变得极有趣味,日常对话也充满快乐与温馨。

    “可好?”他见她笑而不语,弯腰俯身过来对她低语。

    她吓得退后两步,尔后轻轻一旋转,说:“羞不羞,还让我一女人来守护你。”

    “你不愿意?”他很嚣张地问。

    “我愿意。”她言简意赅,丝毫不觉得羞涩。

    他忽然就笑了,那英俊的脸上绽放出如同春花秋阳般灿烂的温暖笑容。江承紫看着那笑容,想:真好。第一次,从他脸上看到如此之温暖。以后,一定要让他一直这样温暖而舒心地活着。(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