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那两人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那两人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对面山上两人以极快的速度纵身疾驰而来,很快就到达河谷腹地,而后在众人还没回过神来时,已往这边山上攀登。

    江承紫吓了一跳,这两人的装束像极了古装片里的杀手打扮,还蒙着面,戴着包裹脑袋的头巾。手持长剑。两人一灰一黑,疾驰而上。那速度虽然不及江承紫,但也是极快。

    此二人是谁?伸手如此了得而?

    江承紫不由得疑惑,但同时也暗自猜测这二人或者就是方才射出两支利箭之人。至于射出利箭的地方,江承紫早就看出是对面的山头。

    她早就惊讶不已。若是放在现代,对面山头是极好的狙击地点。但这是古代,就算是极好的弓箭手也不可能在那么远的距离,在吹着大风的情况下,射中敌人的脖颈,一招毙命。且一只箭经过那么远距离的飞行射中敌人之后,居然还有那样强大的穿透力。

    江承紫觉得在古代,若是不借助外力使然,得该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挽强弓或许才能射到此处,而且也仅仅是射到此处而已。

    可眼前这一灰一黑疾驰而来的两人,看起来很是瘦削,也不是能力扛千斤鼎的身姿啊。

    这二人是敌是友?

    江承紫一时之间拿捏不准。她只得握紧手中长剑,提气凝神,准备随时坠落后面的山崖,走为上计。

    至于陇道的族人就不会想得如同江承紫这么深刻了。他们在最初惊恐之后,立刻就恢复马背上的战斗民族的本性,异常愤怒,要为首领报仇。而报仇的对象首先选择的不是江承紫,而是那一灰一黑两个疾驰而来的黑衣人。

    在他们看来。是那两个黑衣人射出的箭杀死了首领。而现在那两人竟然还疾驰而来,不管是来做啥,总之是要为首领报仇。于是,先前潜伏在这里的羌人好手,立刻就进入战备状态,激愤地喊道:“为首领报仇,为首领报仇。杀之。杀之。”

    或者是因为江承紫并没有直接杀掉他们的首领。他们倒是先将江承紫放在一边了。

    江承紫听不懂他们的呐喊,但却从中听出浓重的杀意。那些人纷纷拈弓搭箭,要对付那两人。江承紫并不能确定对方是敌还是友。所以只站在山巅作壁上观。

    当然,为防止有人给自己也来一箭,她以树木作为掩映。而不远处,陇道就倒在那里。血染红了周围的绿草,日光之下。甚为妖冶。

    那一灰一黑两人也果真是好手。一路而上,长剑旋转成优美的剑花,抵挡住漫天的剑雨。那两人越发近了,江承紫透过树缝隙。看那两人,越看越眼熟。

    “我去,那是李恪?”江承紫很怀疑那黑衣的男子是李恪。另一个倒是不太看得出来。

    那黑衣人就在离自己二十米的地方。与一群人缠斗。

    “即使我们身死,也不让他们活。”羌人发出震天怒吼。

    “你们没这机会。”黑衣男子说。

    江承紫听他声音。这下确定这百分百是李恪。另一个灰衣人,看身形似乎跟秦铭差不多,但似乎又不是。

    不知道为何,一想到自己在这山野之中,面对羌人强敌,李恪竟然第一时间赶到。向来坚强的江承紫也扑簌簌流泪,心里是说不出的激动与甜蜜。

    她从树后,跳将下去,身轻如燕,所过之处,长剑挑断那些人的弓箭,划过他们的手腕。她飘然而起,如同一朵绚烂的花。

    三人挑落众人弓箭,江承紫就站在一棵树下,对着李恪微笑,说:“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李恪拿下面巾,抿唇盯着她,脸色阴冷得可怕。

    灰衣男子站在一旁,只是一愣,低声说:“她交给你,我去打扫。”

    他声音很低,加上江承紫没有去认真听,到没想到他是谁,只直觉是熟人。

    “阿念。”江承紫看他阴沉着脸,站在原地不动,便脆生生地喊了一声。

    他还是不说话,就站在原地,英俊稚嫩的脸却偏生配着一副严肃沧桑的神情。

    江承紫看他这般模样,便着急起来,暗想他是不是方才受了伤,此刻动弹不得。

    对于情商低的女人来说,丝毫没有觉悟对方是因为她单枪匹马来挑战羌人族*oss而生气。她只以为他定然是方才受伤,一颗心就悬起来,便顾不得什么矜持,一个箭步窜上去,关切地问:“受伤了?哪里?”

    她一边问,一边检查他身上是否有血迹。

    李恪看她一点自己做错事的觉悟都没有,也只能叹息一声,将她一下子拥入怀中,低声说:“我想揍你。”

    “为何?”江承紫乖乖靠在他怀里,嘟囔着嘴询问。

    “羌人一族彪悍无比,与汉人对峙多年。大唐初建,他们就是大唐之隐忧,在突厥退兵后,羌人就是陇佑道上的劲敌。程老将军也差点着了他的道。你却单独行动!你——”李恪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很是责怪。

    江承紫这才觉察到李恪阴沉着脸是因为担心她。她心里倒是快活起来,抬头看着他,嘿嘿笑着说:“我自有分寸。”

    “你有分寸?”李恪更加生气地反问。

    江承紫撅撅嘴,扑闪着明亮大眼睛,用央求的语气说:“莫生气,我自有分寸。”

    “胡闹。”李恪板脸吼他,吓得一旁想要摸上来偷袭的几个羌人一愣。随后,那几人被小九射杀。

    江承紫垂了眸,嘟囔着说:“我没胡闹。你知我能耐,对方这些跳梁小丑,还算绰绰有余。”

    “你虽有能耐,但不知天高地厚。你知这陇道心狠手辣到何种程度?昔年在陇佑道上,抓住我大唐子民,径直杀之,风干作为军粮。你——”李恪喝道。一张脸阴沉得吓人。

    江承紫听闻也是心一沉,知晓自己这般举动虽然成竹在胸,陇道的意图她也一清二楚,但对于李恪来说,听闻她要孤身对阵陇道,必然也是万分焦心。

    “抱歉。”她低声说。

    李恪再度将她拥入怀中,说:“阿紫。以后不要这般冲动。上天好不容易给与你我这次重逢的机会。我不想再失去你。”

    他说到后来,声音沙哑得颤抖。

    江承紫伏在他怀里,都感觉到他的害怕。她没有动。伸手抱住他。

    山风猛烈,周遭是震天的厮杀。李恪带了一帮好手前来,将潜伏的羌人统统是抓住,扔在了河谷腹地。

    “阿紫。你既知晓羌人可能在这山中,就不该单独行动。你呀。”良久,李恪又来这么一句。只是这一句的语气与之前相比,倒真的是怒气消了不少。

    江承紫也大胆起来,在他怀里嘟囔着说:“我只是想早日回到长安。”

    “为何要回长安?长安乃是非之地。我恨不得你远离。”李恪十分疑惑。

    江承紫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理着衣衫说:“那才是你我的战场。我不想远离,只留你一人战斗。”

    李恪听闻。只怔怔瞧着他,眼里泪光闪烁。却是说不出话来。许久,才摇头说了一句:“我愿你远离是非,你傻。”

    “你若想我远离是非,你便知我守护你之心如同你欲守护我一般。”江承紫微笑着说,然后轻轻一跃,在一旁蹦蹦跳跳,接着说,“我想与你并肩战斗。”

    “阿紫,我不想你如同前世那般,为我殚尽力竭谋算。这一世,换我守护你。”他一字一顿地说,“因此,我希望你留在蜀中,等我筹划一切。”

    “我不愿意。”江承紫直接拒绝,“我是可与你并肩之人,而非温室花朵。”

    “我愿守护我的女人,为她遮风挡雨。”他也固执。

    江承紫直视着他的眼睛,亦很固执地说:“那你就守护着她,宠溺着她,让她幸福。”

    “必定如此。”他亦看着她,斩钉截铁地回答。

    江承紫嘿嘿一笑,说:“同时,你也莫阻止她守护自己的男人。”

    “你——”李恪一张英俊的脸又阴沉下来。

    江承紫阴谋得逞似的嘿嘿笑着,不等他说出别的反对的话来,她就立刻转了话题,问:“对了,与你同来的另一人是谁?看起来像是秦铭,但又不是秦铭。”

    “你没看出他是谁?”李恪长眉一展,神情语气很是高兴。

    “是熟人?”江承紫先前也觉得是熟人,但就是没想起来到底是谁。只觉得那身形很像是秦铭。

    李恪听闻这问话,神情里有掩饰不住的兴奋,脸上露出如沐春风的笑。

    “怎了?”江承紫很是疑惑。

    李恪笑着连连摇头说:“无他,无他。”

    “那人到底是谁?”江承紫看了看那人,此刻正指挥着自己的人,将潜伏击杀江承紫的羌人都抓了。她又仔细看了看,那身形分明就是秦铭,不过那举动倒是不像。

    李恪走了过来,牵着她的手,低声问:“你是真没看出来?”

    “真没看出来。”江承紫摇摇头,随后又催促询问是谁。

    李恪抿着唇,不说。江承紫狐疑地看看他,再看看那人,因为那人始终蒙面,又背对着她,她便没看出来。

    “你不说,我自己去看看。”江承紫说着,就要往山下蹦跶。

    李恪一把将她拉住,道:“他是张晋华。”

    “张晋华?”江承紫寻问一句,才反应过来“张晋华”就是“张嘉”,她一愣,便惊讶万分地感叹一句:“怎么是他?你跟他怎么会?”江承紫很是狐疑,觉得其中有莫大的八卦。

    李恪斜睨她一眼,撇撇嘴,说:“我跟他不熟。不过,是他派人告知我羌人可能躲在山中。而恰好小九之前有飞鸽传书说你近日要入山寻盐矿。我万分担心,便连夜前来。今早在镇口遇见张晋华与他的人。他说你们出发一会儿了,恐已到火井村。他是临时探知陇道要对你不利,才发出张氏族长令,召集这附近子弟火速前来。而且,他说派来跟着你的人怕跟不住你。”

    “你也信他?”江承紫反问。以他们每次见面就剑拔弩张的情况来看,两人在一起合作,怎么看怎么别扭。她可不相信,李恪会相信张嘉,或者说她不相信张嘉三言两语就让李恪相信了。

    “张氏好歹是大唐重臣。”李恪回答得既敷衍又官方。

    江承紫撇撇嘴,说:“不实诚。”

    李恪扫了她一眼,说:“少打听,你是我的。”

    江承紫听到这答案,扶额叹息:“这都哪跟哪儿啊。”

    她自说自的话,李恪对于她经常冒出的属于她的时代的方言见惯不惊,只将她的手握紧,说:“走吧,去瞧瞧那些歹人。”

    他一边说,一边牵她往山下走。江承紫其实很希望陇道能接受她的建议向李世民投诚,那么,羌人一族就成为大唐的子民,在这一方过安定的生活,不再到处去游荡。这样一来,陇佑道的羌人之乱解除,同时,羌人也可得到安宁。

    但如今,陇道死了。羌人这边怕不好妥协。另一方面,羌人如今是撞在李恪与张嘉之手,算是落入朝廷手中。这二位虽然还是少年人,但也是心狠手辣的主。

    “会如何对待这些人?”江承紫径直询问。

    “说你斩杀有功,让你回长安?”李恪斜睨她一眼。

    江承紫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几百人怕是凶多吉少。纵使她曾见惯生死,还是不由得蹙眉,心下很是不愿意。

    她没说话,李恪倒是继续说:“你想都別想,你要回长安,可以,但绝不能因此而回去。”

    “我自是知道。你误会了。我并不想独自拥有羌人这功劳,以此来回长安。若我见识仅止于此,我也不配与你李恪相识一场。”她直呼他的名,而没有脆生生地叫阿念。

    李恪知晓她生气,便是伸手搂住她的肩,叹息一声,说:“我宁愿你的璀璨只我一人知。然而,我自己也清楚,这是痴人说梦。不过,无论如何,我亦要保护你。阿紫,无论你之前是要斩杀陇道,还是想收伏羌人。我必定不会让你拿。”

    “我本就无心此功劳,我只想找到盐矿,早日回到长安,入主格物院。”她嘟囔一句。(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