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齐聚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齐聚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说。”男子沉声问。

    “阁下何人?”潘道长还是坚持原则。

    男子走上前,摊开手心,潘道长看到一枚六面玲珑骨雕印信在手,那印信上的字赫然是上次九姑娘所赠信笺所载。潘道长当下心一沉,狐疑地问:“莫非阁下是——”

    他一摆手示意他莫要说出口,尔后点点头,道:“她在何处?”

    潘道长叹息一声,道:“九姑娘体恤众人,怕山高林密,大家脚程不快,耽误格物院大事,便与护卫小九一并前往嘉善山探查,命我等回禾云镇原地待命。”

    潘道长才说完,男子一个箭步就闪身往前狂奔,留下一干众人错愕不已。等那人消失在密林深处,众人才凑过来问:“道长,方才那人是何人?”

    潘道长扫了众人一眼,道:“少打听,活得长一些,还不快赶路?”

    众人听这话,顿时明白,也不多问,赶紧往禾云镇赶路。虽然这些人都是芸芸众生,并不懂得太多,但九姑娘做出那等决定必然是有她的道理,而且看九姑娘那神情话语,前方应该很是危险,九姑娘不想众人涉险,才让他们撤回禾云镇。

    一行人急忙赶路,转过一个拐角,居然看见姚二公子迎面狂奔过来,小红率先喊了一声:“二公子?”

    姚子秋转过来,问:“方才可是有人问过九姑娘的下落?”

    “是呢。”小红回答。

    潘道长这时也赶上来,问:“二公子方才走得急,不知有何事?”

    姚子秋摇摇头,只问:“道长可知方才那人是谁?”

    潘道长一犹豫,便垂眸说:“二公子还是少打听。”

    姚子秋方才本来一路狂奔。但那人的身份不确定,他也不放心,便折返过来,如今看潘道长这意思是知晓那人的身份,但潘道长似乎要有所隐瞒。

    姚子秋眉头一蹙,不悦地说:“潘道长,你亦知晓此处甚为凶险。你。你怎可?莫非你有不二之心?”

    潘道长一听,连连摇头,道:“二公子此话欠妥。我翻云寨上下都是杨氏六房之人,怎可能怀疑不二之心?”

    “那潘道长此番隐瞒是何意思?”姚子秋厉声问。

    潘道长叹息一声,低声说:“总之那人,是绝不会害九姑娘之人。”

    “你怎知?”姚子秋问。

    潘道长便说瞧见过他亮出的印信。至于是哪一家,他就不透露了。姚子秋大约知晓一二。能让潘道长这么信服的印信除了杨氏六房,就得是蜀王李恪。杨氏六房没有这样身手之人,而蜀王李恪,自己应该很熟悉才是啊。但方才那人似乎明明就不是。

    “印信?一枚印信能说明什么?道长。你也糊涂么?”姚子秋大惊。

    潘道长一听,也是害怕起来,一时变了脸色。低声问:“那,那如何是好?”

    姚子秋觉得心烦意乱。也只是摇摇头。这一生,迄今为止,他还没有像今时今日这般没有把握。即便是从前,他被人丢在山野,他也没这样无力害怕。

    “那,那快点回去报告小郎君。”潘道长到底还是想到请救兵。

    姚子秋本来想自己往山里去,但怕成为江承紫的累赘,便只好忍住,点头同意潘道长的提议。两人赶忙从队伍里拉出驮行礼的马,将行李卸下。

    姚子秋正要翻身上马,却听见远处有人骑马前来,那哒哒的马蹄声滚落在山间格外清晰。众人吓了一跳,每个人都手持兵器,立即进入战备状态。

    那骑马人近了近了,一下子转过前面的拐弯,众人就瞧见一匹白马,马背上有一黑衣男子,也是戴着斗笠,身上没有携带任何兵器。

    那人到了近前,翻身下马,惹得一帮人纷纷后退,呵斥声不断。

    “来者何人?”姚子秋厉声询问。

    那人掀了斗笠,竟然是个面目淡雅如玉的公子哥,姚子秋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不过,看这少年的装束,虽然看起来普通,但那衣服面料以及腰间玉珏,看起来都不是普通人。

    少年眉目淡雅,偏生又有一种不自觉的狠戾。他扫了姚子秋一眼,问:“杨氏阿芝可与你们一道?她在何处?”

    少年问得很着急,似乎像是急着找到她似的。

    “你是何人?阁下如此这般,甚为无礼。”姚子秋不悦地说。

    那少年略一蹙眉,似乎不想说,却又顿了顿,还是略略垂首道:“河东张氏。”

    “咦?不是眉州张氏?”潘道长略一蹙眉。

    少年瞧了潘道长一眼,略略弓身点头,道:“祖籍蜀中眉州,道长好见识。”

    “河东张氏?”姚子秋一听,便想到前些日子在花圃,江承紫与小九、车虎二人闲聊说起过河东张氏那少年族长张啥来着?

    姚子秋一下子没想起来,那少年倒是自报家门,道:“在下河东张氏张嘉,字晋华。乃阿芝故人,听闻她进山,知晓此处地形复杂,危机四伏,特来此处。”

    姚子秋这才想起眉州张氏的少年当家正叫张嘉,字晋华。暮云山庄与张氏也有生意来往,只是暮云山庄的生意向来不是他接手,也因此他不曾见过张氏,更别提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张氏新一代继承人。

    当然,因为生意往来,姚子秋也听闻张氏的族长是要在娶妻之后才能正式继承,而今这一位听闻还没有正式娶妻,只能算准族长。如今的族长还叫张海,据闻在朝为官,还是武官,听闻级别挺高。

    “原是张公子,只是不曾听阿芝提起是故人。”姚子秋指出这一点。因为他想起当日江承紫说起张嘉时,略略蹙眉,说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注定不是同路人,少接触为妙。

    张嘉听闻也不恼怒,只平静地说:“阿芝个性并不张扬,再者,故人此事,她亦不会随意对人提起。更何况,她是名门贵族女子,而我则是男子。若是她提起,到底不妥帖。”

    众人只觉张嘉所言甚为中肯,连连称是。那小红听到这里,已是迫不及待地上前来催促:“张公子,看你骑马,应该功夫不弱吧?既然这里危机四伏,还请公子速速去找九姑娘,保护九姑娘。”

    “这是自然。”张嘉对小红说。

    小红抿了唇,道:“九姑娘与他的护卫,往嘉善山去了。”

    “小红。”潘道长与姚子秋异口同声呵斥。

    小红很是委屈,哇一声哭出来,哭着说:“我下山前,大家都说九姑娘是翻云寨的希望,千叮万嘱,要我伺候好,保护好。如今,如今,这样——,你们都要撤回去,我也没办法去保护九姑娘,你们,你们还不让人去保护她.....”

    小红哭得伤心,众人无言,张嘉却将白马丢给姚子秋,道:“你是姚氏二公子,骑马回禾云镇,拿此腰牌去棺材铺找张掌柜,他就知道该怎么办。”

    “我为何听你指挥?”姚子秋不服。

    张嘉蹙眉,道:“此间情况十万火急,你若想阿芝安平,最好照办。”

    他说着就将腰牌丢给姚子秋,自己则从马上取下包袱与一把长剑,亦是快步往前奔跑,那脚步竟也是悄无声息。

    姚子秋只觉得一切似乎不真实,有点愣,那小红却是蹙眉着急地喊:“你还不去?你还不去?”

    姚子秋这时也知道别无他法,至少张氏一族在蜀中的势力非凡,尤其是张氏一族的护卫更是精英中的精英,因此蜀中大乱之时,竟无人敢侵犯眉州*镇。因那是张氏一族的地盘,亦是张氏一族的宗祠所在。

    “你快去啊。”小红跺脚,十分着急。

    潘道长也是催促,同时也翻身上马,吩咐几人速度返回禾云镇待命,他骑马先走一步回晋原县找杨氏六房商议。姚子秋也一并上马,一路狂奔,往禾云镇而去。

    这边厢,姚子秋一行人一路狂奔,各自在心中各有打算。那边厢,江承紫凝神提气在山间一阵跑动,只觉得四野山风摇动树林,此起彼伏的林涛十分好听。那些茂盛的植物发出的声音像是各种美妙的音乐。

    而她呼吸着山野里的空气,奔跑起来竟然觉得自己就是这植物的一员,且在这山野之中,她奔跑一阵丝毫不觉得疲累,反而觉得身体轻盈更甚从前。

    她一口气跑出一段距离,又怕小九跟不上她,所以就选了一处地势较高的开阔山崖作为休息之地,等待小九。

    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小九才气喘吁吁赶上来。她嫣然一笑,小九却是板起脸,不悦地说:“九姑娘,你太任性。”

    她还是笑着,眼眸明亮,调皮地问:“岂不好玩?”

    小九虽然喜欢看到她的笑,却还是笑不出来,依旧是严肃地摇头,说:“不,不。没什么比你的安危更重要。你不该。”

    江承紫耸耸肩,说:“小九,这件事,必得如此。若拖着那帮人,我们才真正不安全。那里面有间谍,且拖着那帮人可能伤及无辜,若是敌人拿他们掣肘于你我,我们才真正危险。”

    小九听闻,叹息一声,说:“九姑娘深谋远虑,可更妥帖之法,不是该回禾云镇从长计议么?”

    “我可不想放过如此好机会。让那些人知晓我不是任何人可算计的。”江承紫冷笑。尔后在岩石上坐下来,凝神听四周的声音。(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