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昔年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昔年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火井村。江承紫原本打算上山瞧瞧,也因横生出的变故将此事暂且搁浅。她要先去瞧瞧嘉善山的白毛子岩。

    当然,她心里跟明镜似的,既然这里混入了贼人间者,那她去嘉善山看白毛子岩的行踪也是暴露的。敌人亦是知晓,而且对方也可能在嘉善山那块山坑里布下天罗地网等待她。

    江承紫并非目中无人,从前在军队,她入军队的首席教官是陈汐华。那人是出名的魔鬼教官,是让人提起就想碎尸万段的名字。

    但当大家经历过地狱般的训练之后,在日后执行各种危险任务时,都会忍不住感激他。

    他曾对江承紫说过,并不能因为自己强大而目中无人,正是因为谨慎细致将周遭算无遗策,才能强大到让人仰止。

    那时,她年少气盛,加之并非自愿入伍,但又不忍爷爷失望。到底没听进去多少,到后来陈汐华忽然退伍,她开始担当重要任务,有几次差点酿成大祸,她才去沪上拜访陈汐华。

    陈汐华垂眸,只说:“阿紫,你是我见过最冷静聪颖的人,而且你很适合这个行业,因为你没有一般女子的感性。”

    她一愣,想了想,虽然亦觉得孤独,渴望过父母的温情,但那似乎已是太久远的事。以至于她已习惯孤独,觉得那没有什么。至于春花秋月,日出日落,她觉得世界原本就该那样子,何以要一惊一乍莫名其妙。

    她那一天,在陈汐华的寓所与他谈了七个小时。这七个小时里,她规规矩矩。安安静静。

    陈汐华与她谈了许多。军人以守护和平为天职,尊重每个生命,对于邪恶要毫不留情,遇见困难要以身为民。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去转行做政委了。”江承紫终于出言,表达对陈汐华说教的不满。

    陈汐华哈哈笑,说:“其实。这只是铺垫。我只是想问你一个假设性的问题:若是有朝一日。你不在这一套准则下,你又该如何?”

    “如何?”她有些迷茫,听不懂陈汐华的话。

    陈汐华只是微笑。说:“我现在不是军人,是商人。商人逐利,商场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尔虞我诈。那种肮脏,与军队绝非一种准则可言。阿紫。你是女子,家族什么的不该你来承担。其实,我希望你一直是优秀的军中之花,盛放在军队灿烂的炽阳之下。这世间的法则跟军队里完全不同。且更肮脏。”

    “三哥多虑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既然算我的老师,就知晓我不是木讷不知世事的小姑娘。今日来此。只为几个任务中的处理情况而已。你所担心的,我可以告诉你:若是法则不同。我就按照法则来。各自层面的人就在各自层面活着。”她站起身来,看窗外灯火次第。

    事实上,后来她跳出军队,去商场摸爬滚打,就是在看自己到底能否在陈汐华所说的肮脏法则下生存。当然,事实证明,她生存能力很强。不过这都是后话。

    当时,陈汐华听她那么说,叹息一声,却又是欣慰地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然后看看表,下了逐客令:“我要去接洛儿,不陪你了。不过,你这人真无趣,三哥我装个逼,你都不配合一下。”

    江承紫轻笑,想一想,自己似乎一直以来都把一切看得透彻,说话什么的实在无趣。

    原本,她很少这样细致地想起那个时空的事。因为在最初慌乱之后,她觉得自己遭遇车祸,没有死而是穿越时空来到这里,从娃娃活起,实在是一件幸运到极致的事。

    至于渣男,已被惩罚,她心中无遗憾。唯一牵挂的是爷爷,不过几个伯伯、堂哥什么的,都不是死人,她走之后,那几个也会好好照顾爷爷的。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司马迁这句话在江承紫这里就是“人总是要死的,何须那样伤心”。

    可是,今时今日,在这样严峻的时刻,她想起与陈汐华的那一次会面。想起陈汐华做的假设,想起陈汐华说的那句话。

    “阿芝,你似乎有心事?”一旁的姚子秋询问。

    江承紫略略收了思绪,道:“许是赶路太急,累了。”

    姚子秋提议休息一日,再入嘉善山。江承紫摇头,说:“计划不要变。格物院是一定要建。而且我要争取早日到长安去。”

    “长安?”姚子秋不明白,这么询问一句。

    江承紫不回答。她当然要到长安去,离那些贼人近一点,把那些贼人都看在眼里,才好有的放矢。

    姚子秋看她不回答,心事重重也不好继续询问。只是走了走,他还是犹豫着低声说:“阿紫,我有点不安。”

    “何以不安?”江承紫随口问,耳却是听着周遭的动静。

    “昨夜,那城外之人到底是谁?还有火井村里有诡异之事。”他压低声音。原本这只是他无端的直觉,不曾抓到证据,不敢乱说。但他一想到可能有歹人在谋算,而阿芝正在踏足危险,他就觉得空穴来风谨慎些总是好,即便是耽误她原本的计划。

    “哦?你且道来。”江承紫脚步一顿,招呼人原地休息片刻,便在路边一块青石上坐下。

    姚子秋蹲身在一旁,压低声音说:“那说洛江山的二娃眼神不清明。”

    “不清明?”江承紫略蹙眉。

    姚子秋点头,说:“起初我亦没注意,他又晃来晃去,很难看到。但越是这般,我就越想要捕捉到。最终要我捕捉到了,我可以很肯定地说他的眼神不清明。后来,你入室内,我亦瞧过那的马大夫,眼神倒是清明,但似乎神情不自在。说不上来的感觉。总之,我觉得此行凶险。我们是否改变一下行程。”

    姚子秋说出这些疑点,江承紫心叹此人心细。但如今,她却还是不肯百分百信任谁,而却与之交心交底。她只是垂了眸,问:“你怀疑什么?”

    “我怕此行有危险,有人对你不利。”他径直说。

    “我?”她斜睨着他。

    姚子秋点点头。心一横。便说:“求财,自不敢有人将手伸向杨氏六房。毕竟,你们是帝王器重之人。而且天下人皆知。姑娘是蜀王在意之人。因此,我大胆推测,并非求财。而且胆敢向你动手之人,若不是无知的小毛贼。就该是乱当逆贼。若是如此——,此行凶险万分——。阿芝,我担心——”

    姚子秋自己分析一番,也是吓到了。

    江承紫听姚子秋分析得*不离十,便是点点头。说:“这样一说,似乎很有道理,看来这重岚叠嶂群山起伏中。隐藏着不少牛鬼蛇神啊。”

    “那,改日再去嘉善山?”姚子秋询问。

    江承紫摇摇头。说:“启程吧,计划不变。原本这也是个机会,我便不另外找机会了。”

    “什么机会?”姚子秋不明所以,只觉得眼前这女娃的气势与以前不同了,有一种让人不得不臣服的威严。

    这,这就是真正的名门么?姚子秋一时间失了神。

    江承紫微微眯眼,瞧着透过密林投射下来的灿烂日光,缓缓地说:“我从前太仁慈,就有人胆敢蠢动。”

    姚子秋一听,立马就明了她是要借这一次的事,来让世人看看她的手段。他自然知晓她的厉害,但她毕竟是女娃,这身边也没个可用之人,到底还是危险。

    于是,姚子秋摇头反对,说:“我们这次出来,本是寻找盐矿,危险也多是考虑天灾与匪类,不曾考虑太多。这,不妥帖,太冒险。”

    江承紫知晓他所言甚为有理,但她想早日回到长安,把敌人留在近处,才好有的放矢。而要回到长安,就必须要有回到长安的途径与价值。

    若是以李恪女人的身份回去,那她之后在长安要立足得花费巨大的功夫。如果是以格物院缔造者的身份回去,且身上若有所成就,那回到长安,自己想要的结果就要干净利索很多。

    如今,整个大唐朝堂都在瞧着格物院,瞧着杨氏六房,瞧着江承紫。若是没有点成就,那单凭马铃薯与红薯,实在很难建立格物院,亦实在很难让杨氏六房有滔天富贵。

    “阿芝。”姚子秋看她不语,便又担心地喊一声。

    江承紫抬眸瞧他,说:“你说的很对,此次太过凶险。因此,要从长计议。”

    姚子秋听她这样回答,立刻就松了一口气,惊喜地问:“你是答应今日回返?”

    江承紫摇头,道:“因为凶险,我们的目标太大,我带小九、马老三去瞧瞧即可。你带人返回禾云镇。”

    “不。”姚子秋一听,立马坚决拒绝。因为声音太大,周围休息的人都纷纷看过来。

    江承紫瞧了瞧众人,便继续抬头瞧着姚子秋一字一顿地说:“既然三人不行,那就马三爷也不必去了。”

    姚子秋不明所以,江承紫站起身来,将背包整了整,朗声说:“各位回禾云镇,原地待命。”

    “啊?”人群不明所以,纷纷看向潘道长。

    潘道长蹙眉走过来,问:“九姑娘,何事?”

    “事情有变,还劳烦潘道长大局为重,回禾云镇后,走一趟水云渡,告诉孙将军一声:名不正则言不顺。若我有什么三长两短,这可都是他失职。”江承紫轻笑,她可知晓这些地方守备有得是手段,这是他的辖区,有什么情况,这些地方守备清楚得很。

    潘道长不明所以,江承紫却是瞧了瞧小九,说:“昨日没比透彻,今日再与我比一比如何?”

    小九一愣,本想说甘拜下风,他可见识过江承紫厉害,那脚力真是神人御风一般。可他看见九姑娘就那样直直看着自己,小九就没说出来。

    姚子秋却知晓九姑娘是要与小九二人深入险境,立马就喊:“阿芝,山高林密,贼人蠢动。时不利我利于敌呀。”

    江承紫斜睨他一眼,道:“因此,你将人带回禾云镇,莫作无谓牺牲。”

    “你莫任性。时不利兮。”姚子秋大喊,伸手要来抓她。

    江承紫轻轻一转避开,道:“二公子也是深明大局之人,一路走来,你亦知晓我是如何之人。这区区小鬼,还难不倒我,倒是一帮人跟随,得让我分心,成我累赘。”

    姚子秋也知晓若是一旦起冲突遇险,这些人确实是累赘,但他真不想她去涉险。当然,起码她去涉险,至少要带自己在身边。

    后一种念头,他没有说出来。因为那样的话,他直觉不配自己来说。

    “阿芝。”他无力地喊一声,也深深知道这个女娃人虽小,但说一不二。

    “子秋兄,莫担心。所谓险境,只有实力不济之人,才会觉得是险境。对于真正有实力者而言,险境乃机遇。”江承紫说完,轻轻一笑,几个纵身就往密林深处而去。

    小九早就听出端倪,在江承紫动身时,也竭力跟上。众人都愣在原地,只觉得这二人倏然离去,真真是神仙似的的人呢。(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