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七十四章 心头好

正文 第一七十四章 心头好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从容淡定,云淡风轻的语气。马大夫一愣,随即就说:“没,我,我没得谁指示。”

    “既然马大夫如此不诚心,那别的事便我们免谈。”江承紫冷了面,上辈子她学的虽不是权谋术数,但到底是与敌人真枪真刀实战,在那些伪装探查敌人的时刻,即便是一句话,都包含重大信息。经过特殊训练,本就天资聪颖的她,又如何不知。

    她起身要走,那马大夫急了,连忙喊:“九姑娘,留步。”

    “我对你提供的消息没兴趣。”她头也不回。

    “我告诉你,都告诉你。”马大夫低声说。

    江承紫站定,施施然转身,拢了衣袖,缓缓地说:“我今日有事,给你时间不多,你若不能说服于我,自有人用别方式让你说实话。”

    她说话时,语气阴森森的,马大夫一愣,他走南闯北见过许多的名门贵族,见过许多上位者,知晓她言下之意是说若是他不说实话,就该是用她的方式严刑逼供。

    马大夫先前本以为不过一个九岁的小姑娘,再聪颖也只是小姑娘,能有多少的智慧?而且师从仙者这种事,有时候不过是上位者统治百姓的手段,亦或者世家贵族想要东山再起的一种说辞罢了。

    所以,当那人来找他,并且亮出他妻的信物时,他彻底懵了。当那人提出所谓计划时,他没有别的路可行,只能答应。

    那时,他想:不过一个九岁的小姑娘,自己不必惧怕。就是在刚才,在与她单独相处之前。他还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毕竟,他刚才说起往事时,连自己都觉得心疼愤恨,撕心裂肺。

    可这小姑娘轻飘飘一句话,毫不隐瞒地告诉他,她洞悉一切,而且虽然是小小的女孩。却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这种气势。就是昔年面对他认为的大权贵也是没有的。

    “九姑娘,留步。”他又喊了一句。

    江承紫沉了一张脸,就在近前。面无表情地说:“我已站在此处。你长话短说。”

    马大夫翻身下床,恭恭敬敬站在她面前,说:“昨晚入夜,有人来找我。说今日姑娘会来此处。想方设法向姑娘透露洛江山一带可能有白毛子岩,以及外族人活动的痕迹。就可放我的妻归来。”

    江承紫不说话,只是瞧着他,从他面上的蛛丝马迹去看他是否在说谎。马大夫被她看得头皮发麻,只得赌咒发誓说:“九姑娘。老朽所言全部属实。那人身材魁梧,三十多岁,持我的妻的玉佩缨络。我不能不信。他说我妻医术高明,当日治好首领之妻后。就被留在部落。因为她对部落熟悉,是决计不能放出来的。”

    江承紫略略搭了搭眼皮,内心鄙夷,却依旧不动声色。马大夫见她依旧不说话,便继续说:“我甚为想念我妻,想着也只是透露消息给九姑娘。九姑娘如此能耐,对付这些人自是不在话下。”

    “是么?若真认为我有能耐,一开始就该对我说实话,寻求我的帮助,而非信任贼人。”江承紫反问。

    马大夫脸刷白,内心一片慌乱,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江承紫却又提醒:你所剩时间不多,若不说,我走了。

    马大夫这才又说,他答应那人之后,就一直睡不着,觉得心有戚戚,但又十分想见妻。

    江承紫听他重复之前的废话,便斜睨他一眼,问:“那年轻人呢?”

    马大夫一愣,才知晓是最先挑起洛江山区话题的年轻人。他心猛然一沉,便说:“他,他只是——”

    他想要继续说要去,却见眼前女娃眸光一凌,说:“马大夫,你欲欺我年幼?”

    马大夫脸色惨白,江承紫斜睨他一眼,说:“若那人在出现,告诉他,洛江山区我迟早会去,你大可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但如今,他想要捉我,引什么人来,就要看他本事。”

    “九姑娘——”马大夫喊一声,只觉得无比绝望,昨晚那魁梧的男子那气势威严以及那一股子凌厉已让他觉得像是地狱恶鬼。如今这九姑娘明明是倾城的容貌、天真的年龄,偏生有一种肃杀与威严之气,倒像是说书人常言的恶鬼修罗。

    她那肃杀威严却偏不是嚣张跋扈,倒像是见惯杀戮之后的肃杀。马老三还说他是师从仙者,她身上哪里有半分仙者之气?

    马大夫跌坐在地上,手里紧紧握着一枚玉佩,那玉佩经过许多岁月,璎珞已损坏,玉佩的光泽倒是更甚从前,这说明这块玉一直有人带在身边。这不是价值连城的玉佩,换句话说,这玉佩还有些劣质,能一直戴着这块玉佩的人,也只有自己的爱妻。

    这么多年,他期望过爱妻还在人间,却也期望过她已死了,不然总是屈辱活着。从前,他听街上的人讲过那些蛮夷之邦的恶劣。

    这么多年,午夜梦回,他总是从梦中哭醒。如今,自己的妻真在人间,且听那人说,因妻的医术高明,在那边一直被人尊敬。

    能再见到爱妻,举案齐眉,共研医术,这是他做梦都想要的事。因此,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那人。

    这一夜,月不甚明亮,像是蒙了一层绸缎似的。他拖着瘸腿在村里踱步,走来走去,便碰到那叫二娃的年轻人。他当年就是二娃寻回来的。所以,他就与二娃说起洛江山。二娃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打猎好手,再加上平时喜欢吹嘘,当然就各种添油加醋地吹一番。

    马大夫便低声说:“听闻洛江山那边有白衣女鬼,你不怕?”

    “呔,哪里来的白衣女鬼?大狗倒是瞧见过。”二娃一边说,一边训斥自家唠叨的婆娘。

    马大夫就一整晚都在琢磨明日见到那小丫头该如何说。当然,他实在不敢想那如同恶鬼一样的男子为何要让他说洛江山区有白毛子岩,且有人居住。他不敢去想那人对一个小姑娘有什么企图。马大夫觉得自己一生行医,结果却落得如今的下场,老天是没什么眼的,他何须想别人呢?

    一整夜,他没有睡,就蹲在祠堂门口,看着那毛月亮,在凉寒的山风中瑟缩发抖,像是在惩罚自己一般。

    第二日,女娃来了。他想了许多铺垫的话语,结果不知道如何说,却不料那二娃居然就先说洛江山有白毛子岩。昨晚,他与二娃提起时,二娃可不曾说过洛江山的白毛子岩,今日却如何一下子就说了?

    他想到这里,连忙爬起来,瘸着腿追出来,喊:“九姑娘留步。”

    江承紫脚步一顿,他看了看四周的人。姚子秋与马老三识趣地退走。他才低声说:“二娃那并非与我一路。”

    江承紫冷笑一声,说:“马大夫这算向我投诚?我可不能保证什么,你尽管告诉那人:大唐能让他败一次,就能让他一败涂地。敢侵我国土,扰我子民者,虽远必诛。再者,告诉他:我生平最厌别人算计。”

    她极平静缓慢的语气,又是脆生生的女童嗓音。马大夫却只觉得可怖、凉寒。

    江承紫说完这一句,头也不回地走掉。她微微蹙眉,瞧着远处云雾缭绕的高山,开始重新审视将要前行的路。因为她发现目前的形势比她想象中更严峻,她从洛水田庄开始到晋原县乃至于这火井村,这一路走来,还是太宽厚仁慈,不够心狠手辣,以至于有些人不知自己姓谁名什,胆敢将人安插到她身边,窥伺她。

    “阿芝,如何?那老大夫有何问题?”姚子秋低声问。

    江承紫没有回答,只是瞧着远处山岚,道:“启程吧。”

    姚子秋一愣,只觉得眼前这女童与以前似乎都不一样。初见她时,她虽然身处险境,但到底像是有温度的女娃,但方才不知发生什么事,她浑身陡然有一种肃杀冰冷之气。

    潘道长等在外面,瞧见江承紫亦是一愣。江承紫只挥挥手,说:“走吧。”

    众人隐隐觉得这九岁的女娃似乎跟先前不同了,但众人都不敢说啥,只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她。

    江承紫只让那马老三走在前面,往嘉善山附近去瞧白毛子岩。当然,她很清楚,就在这一群人里,有间者存在,一直在窥伺自己的一举一动,并且使用巧妙的方式将情报传出去。

    当然,这间者十有*是陇道的人,而且根据推测,他要抓自己,目的是为了引来李恪,抓住李恪,一方面可以报仇,另一方面,还可以跟大唐讨价还价。

    看来羌人在这一代经营许久,莫说翻云寨,禾云镇,就是军营、官场怕都有羌人的人存在。

    而李恪那家伙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去主动请缨要做什么益州大都督,过于高调地将她与他的命运扯在一起,在他们还没有足够强大的时候,就过早地纠缠。

    以至于世人都晓他不顾身家性命,不顾别人疑他图谋不轨,不避嫌,就为了她不管不顾。天下人总喜欢将一点点的情愫放大,成就一段又唯美又香艳的传奇。而名门贵女的江承紫与有着特殊背景的英武皇子更是传奇中的传奇。

    权贵官场,民间坊里,皆传说杨氏阿芝如何天人之姿,即便是英武不凡、极度冷漠的三皇子也一见倾心,顾不得世俗禁忌,顾不得被人猜忌,眼里只有佳人。人们都在说那杨氏阿芝是极有福之人。当然,也有鄙夷之人,说:如此猖獗,不合礼数,种种传言,不绝于耳。

    但无论是哪一种,天下人总是知晓,她杨氏阿芝是三皇子心头好。(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