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算计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算计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马大夫酝酿片刻,平素了一下情绪,让马老三将他扶起来坐在床上,开始讲述他一生中所经历的最可怖的事情。

    马大夫虽是火井村人,但却不是土生土长的火井村人。他的父亲是避祸蜀中的读书人,他的母亲是十里八乡泼辣美丽的村姑。

    严格意义上讲,火井村是马大夫的母族,而非父族。她的母亲一眼就看中落魄的读书上,也就是马大夫的父亲,也不计较他是否身背祸端。

    两人举案齐眉,过了一段神仙眷侣的日子,不久后,马大夫就诞生。

    因有父亲的教导,马大夫自小就开始认字,等到七八岁也多次与父亲往返于县城、小镇,见过不少世面。但他的父亲似乎有许多秘密,在马大夫十二岁那年,就撒手人寰。母亲伤心欲绝,有点精神不济,家里的重担就落在了马大夫身上。

    十二岁的少年,除了干农活,还要砍柴、打猎,生火做饭,每日里就这样忙碌。但他还是在闲暇之余读父亲留下的书,包括父亲留下的医书残本。

    当然,对于医学一窍不通的他,那残本晦涩难懂。不过,因为是父亲心爱之物,马大夫珍藏很好。

    他命运的转机出现在十四岁那年,他上山打猎,同时采摘春日里刚冒嫩芽的蕨菜,救了一个采药的中年男子回家。

    当时,这男子摔伤,身旁的姑娘正与一头饿狼对峙。

    马大夫救治的那人就是临邛县有名的医者,名曰王仁裕。身旁的姑娘就是他唯一的掌上明珠。马大夫手刃饿狼,又怕狼群报复,就涉水而过,洗干净气息。又用极其浓烈的植物汁液涂抹全身。

    收拾妥帖后,他将两人带回火井村。也是因为他的善举,在火井村养伤的王大夫父女都喜欢上这个少年。再加上,王大夫看到他手中残本,更是惊讶不已,说那上面记载的医理皆是奇妙无比。

    马大夫自己看不懂,便大方送给王大夫。王大夫不收。只教他医术。这一来二去。马大夫就成了王姑娘的夫君。

    他识得字,也懂得医理。乡里人头疼脑热什么的,都是他去采药回来治的。再者。他熟悉山野。王大夫就将自己的一身本领都传授于他。

    不久后,王大夫为益州都督治病,惹怒权贵,被逼自尽。

    马大夫听闻。携娇妻连夜逃回火井村。村人听闻,让他们躲在附近山洞中。过了三四年,中原大乱,各路反王都在扩充地盘,那都督也被杀。马大夫夫妇俩才回了火井村居住。夫妇俩都是有名的大夫,尤其是其妻对幼儿与妇科甚为拿手。这十十里八乡,甚至临邛、晋原两县都有很多人持重金来求医。马夫人救活的妇人孩子不计其数。

    马大夫缓缓怀念了那些美好时光。偶尔便开始咳嗽,咳嗽了好一阵。才深深呼吸一番,与江承紫讲述起那一天的事。

    马大夫说,本来平时他们不会去那么远的地方采药。虽然他年轻时也打过猎,带也只限于山鸡野兔,在浅山进行。他本来就只不过是普通猎户,并没有很强大的武力,再加上这几年,潜心医学,虽也锻炼一二,调理身体,但终究敌不过那些猛兽。就是当年杀那头饿狼,他都是很后怕,壮着十二万分的胆子。

    但那一次采药时,山里忽然起了雾气,两人辨不清方向,又听见有狼嚎,内心甚为害怕,就想要往回走,走了一阵子,就听见树林里响起脚步声。

    “脚步声?”江承紫不由得打断,她内心忽然激动起来,像是自己的推测马上就要成真。

    “是,脚步声。”马大夫点头。

    江承紫眉头蹙得紧,姚子秋看他样子,也是看出些许端倪,便低声问:“阿芝,可是有大事。我瞧你昨晚出去,今日又心事重重。早上,就让小九派人回去了。”

    “姚兄,我们此行怕不太平。”她淡淡地丢一句,也不多说,只是让姚子秋有心理准备。

    姚子秋一听,眉头紧蹙,也知晓她不愿意细说,定有她的道理。他便转了话说:“护卫队皆谨慎,阿芝放心。”

    她点头,示意马大夫继续。那马大夫才说那会儿听到脚步声,便有带着枝叶披挂的一群野人围住他们夫妇二人。

    其中为首一人,一脸络腮胡子,脸色黝黑,涂着青草汁液,他问:“你二人可是郎中?”

    马大夫点点头,那人又问马夫人:“你可会治病?”

    马夫人点头,那一群人就将他们抓起来,蒙了眼,带到一个山洞中。洞中正有一名妇人待产,疼得嗷嗷叫。

    “那群真是野人?”江承紫疑惑。羌人再怎么少数民族部落,却也不是落后的原始部落。

    马大夫摇头道:“看那洞中陈设,那妇人衣着,皆如外人,哪能是野人。野人装扮怕是他们在外的掩饰。”

    江承紫没说话,马大夫就继续说后来的事。那妇人说叽里呱啦的话,马大夫夫妇皆不懂。不过马夫人医术高明,那妇人与孩子皆安平,那为首的黑须汉子就对马大夫说:“你且去,她留下。”

    马大夫哪里肯将爱妻留下,当下就顾不得颜面,下跪哀求。那黑须汉子甚不耐烦,便立刻吩咐人将他扔出去,还警告道:“扔出去,你若能活,便活,但切不可为外人提起见过我们。若是如此,保准你妻不得好死。若你不能活,入野兽口腹,亦是你劫难。”

    马大夫苦苦哀求,只说放过两人,他们一定守口如瓶,那黑须汉子耻笑:“你们汉人最不讲信用。何况,我妻儿还须调理。”

    “我们夫妇愿为你们做牛做马。”马大夫下跪。

    那黑须汉子不屑地说:“若不是我妻儿危险,谁会与你们这些狡诈阴险的汉人打交道?你还妄图留下来?”

    马大夫顿觉吴王,那黑须汉子扫他一眼,冷冷地让人拖走。他晕倒之前,只是想牢牢记住这地方的气候,标识。因为马夫人当时还在照顾那妇人,并不知自己的命运。

    马大夫醒来时,已在离火井村不远的嘉善山附近,一条腿已被野兽啃去。他看着周围的山脉植物,就知晓不是那地界,顿时心如死灰。且知晓那群人不是汉人,亦不是普通隐居者,怕自家夫人也是凶多吉少,这么一想,人的脑袋一迷糊,就有点痴痴傻傻。

    再者,那年月,天下大难,就是报官,也是无望的事。感觉绝望的马大夫就在绝望中几次寻死,被村人救起后,他才渐渐清明,抱着妻还活着的希望,想要见妻子一面,或者找到那伙贼人的巢穴报仇。

    但他毕竟只是个郎中,交际与见识也窄,根本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于是在日复一日的绝望中,马大夫越来越沉默。

    而江承紫一行人的到来,让马大夫忽然想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句话,他想:现在天下初定,当今天子一定不喜欢自己的地界上有身份不明的异族,隐居在这里定有别的意图。那么,让这个看起来不可思议的钦差大臣,这个小女娃知晓这件事,或者真可以见到妻,若是见不到,也可为她报仇。

    马大夫当时内心复杂,又听马老三说这女娃还师从仙者。马大夫身在蜀中自然知晓寻仙问道之事,就这火井村附近就要好几处香火旺盛的小道观。

    当然,马大夫不信任什么是从仙者,他唯一觉得可以实现他愿望的是这女娃来自弘农杨氏,又是当今天子的钦差。本来,弘农杨氏与前朝皇室千丝万缕,在本朝本就不受重用。这事,马大夫虽然守在祠堂里,但他毕竟是个大夫,总是有人来找他看病,闲扯了几句,他也对外面形势了解一二。

    只是,这么个不受重用的家里,偏生出了个刚年满十岁的女娃作了钦差大臣,奉命入山寻宝。

    他不知所寻之宝是什么,但他知道她这个身份一旦得知这山中诡异,定然会告知朝廷。

    马大夫打的算盘,江承紫知晓,姚子秋也听出个端倪,就是一旁的潘道长也蹙眉,不悦地说:“马大夫所言之事太过荒诞。”

    “不,我句句属实。”马大夫挣扎。他不擅长阴谋诡计,谋算人就显得劣质。

    潘道长其实是人精,明知道这事恐怕十有*是真的,但他也只能这样说。因为眼前这女娃是翻云寨的希望,此次入山的目的是寻找盐矿,为神农计划开好头。若九姑娘因这马大夫之事改变行程,有个三长两短,那翻云寨恐怕都要准备自我了断。

    “老糊涂,连你自己也说不清是何地。”潘道长推推他,立刻就说,“九姑娘,天色不早,我们即可启程,嘉善山就在附近,我们可去瞧瞧那白毛子岩。”

    江承紫自然知晓潘道长的心思,也算是用心良苦,她就应了一声。

    马大夫着急了,立马就挣扎起来,说:“我知,我知。就在洛江山,那狗,那狗我认得。”

    江承紫只瞧他一眼,示意别人出去后,她也不藏着掖着,而是简单粗暴直接了当地说:“你如此算计于我,以为就能见到你妻?说,你得了谁人指示,算计于我?”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