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洛江山的秘密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洛江山的秘密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屋外激动叫喊的人正是那守祠堂的瘸腿老头。这老头是得了老丈人的真传,成了这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夫,就连禾云镇那边也是鼎鼎出名。

    老头与其妻举案齐眉,神仙眷侣,救死扶伤,妙手仁心。稍稍上点年纪的人提起这马大夫夫妇,都赞不绝口。

    然而,就是这样妙手仁心的大夫,入山采药,一时迷路,误入深山,等被同村人救回来时,已瘸了腿,人也痴痴傻傻。至于其妻如何,众人皆不知。

    起初,村人一边询问,一边派人搜山。他痴痴傻傻不曾开口,村人派多人搜山也不见其妻踪迹。三月后,村人认为柔软善良的马王氏早就遭了野兽,怕是尸骨无存。后又有采药后生说在罗素山附近有瞧见被野物撕碎的女子布衫。人们就更笃定马王氏已遭遇不测。

    尔后,马大夫渐渐好起来,却再也没发替人看病,成日里就坐在祠堂门口发呆,若是没人喊他名字,他能坐几天几夜。有人试图跟他谈话,询问当日发生之事。

    他像是没听见似的,绝口不提,神情越发哀伤。村人也大多良善之辈,询问几次,不知当日情况,便也就不再做剥开人家伤口之事,因此,村人亦绝口不提当年事。

    又过了几年,他沉默的时间越来越长,但人倒是精神了,自请去管祠堂。日暮黄昏,倒是经常看到他自己跪在祖宗牌位前,也不知在干啥。

    不过,话倒是要说了,别人若是询问他几句话,只要不涉及当年。他总是会应上一两句。比如,村人平素闲暇总爱打趣:“八太爷,你还记得甘草、伏枫做啥用哩?”

    他长眉一展,不屑地瞧瞧询问他之人,便是顺溜回答出来,说:“你们靠我?”

    “是呢。”人们笑。

    他却是想到什么似的愣住了,神情越发凄楚。每每此时。村人便不敢多说话。久而久之。大家也不敢多与这马大夫攀谈,而他也决计不凑什么热闹,更别说发言了。

    因此。在贵客光临火井村的此时,一向不凑热闹,亦不会主动说话的马大夫居然破天荒地要挤进来,还激动地在嚷。村人觉得甚为奇怪。

    与此同时,大家为他让开一条路。他就拖着瘸腿走进来。干瘦的脸因激动而肌肉扭曲,他嗖嗖嗖窜到江承紫面前,眼睛却是顶着那位年轻人,问:“你说。你说哪里有狗?”

    “洛江山区呀,就是西山区,毛狗岩那边。”那年轻人回答。

    “那边。在那边。”马大夫紧紧抿着唇,喃喃地说着。尔后骤然倒地抽搐。众人吓了一跳,有人要去扶他。

    江承紫料定这老头定然是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事一时急火攻心,要是那么扶一扶,估计就把这老头的命收了。

    “且慢。”江承紫一跃而起,朗声阻止别人扶老头。

    那人原本快接触到老头,听到娇俏的一声断喝吓了一跳,便是收回手。江承紫则是快步到老头面前,做了心脏复苏按压几次,老头到停止抽搐,过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

    村人看到一个女娃随便这样按压片刻,抽搐不停的老头就醒转过来,又有人听闻此女娃师从仙者,便立刻崇敬起来。但众人崇敬归崇敬却不敢随便说出什么话来,更不敢做什么索要偶像签名的举动。毕竟对方是名门贵女。

    江承紫也懒得听人议论,她直觉这老头当年的遭遇或者有什么线索,便蹲身瞧着缓缓睁开眼的马大夫说:“你莫激动,越是此时,你越该冷静。”

    马大夫怔怔地看着她,神情全是惊讶。

    “你莫如此瞧我,且先冷静冷静,待我在这与你族人攀谈些许,再来瞧你。”江承紫对他说,随后站起身对马老三说,“有劳马三爷将你家八太爷抬到床上休息,派个人瞧着,端茶送水。”

    “是,是。”马老三立刻点了几人将马大夫抬走,还连连感谢江承紫对自家八太爷的救命之恩。

    江承紫虽然对这马大夫夫妇当年到底遭遇什么比较感兴趣,但她可不会忘记来这火井村的目的。一则是瞧瞧这似乎真是天燃气口,二则是了解了解这附近的山势地理,以便于为之后的蓝图找寻到足以支撑未来辉煌的真正实质的东西。

    因此,她又坐到屋檐下的石头上,听那些村民说这周围山中的情况。当然,她有意无意地引导一番,也只知晓嘉善山与洛江山那边可能有白毛子岩,并且洛江山因太深山,十分诡异,人们对那边的路线不甚清楚。

    江承紫询问一二,也只觉得那地方甚为诡异,与火井村村民随意攀谈片刻,得到的消息也是甚为有限,很多东西还得自己亲自走一遭才是。

    江承紫当即起身让大家都各自忙碌。正是农忙时节,虽然是名门世家来这山村,甚为稀奇,但到底还是抵不过农事重要。大家也便散了。

    众人散去,江承紫就携了姚子秋、小九和潘道长一并入得屋中去瞧马大夫。马大夫还躺在床上,比方才平静了许多。

    江承紫坐在他旁边,很平静地说:“马大夫,你心中郁结日久,隐而不发,人亦沉静。今日不该——”

    马大夫垂了眸,神情虽然还是恨恨的,但语气却出奇平静地问:“姑娘真师从仙者么?”

    “即便是上位者的手段又如何?重要的是能否帮你达成夙愿,不是么?”江承紫缓缓地说。

    她预感或者马大夫当年遭遇的根本就不是猛兽,也不是外界猜测的那般是他妻被猛兽所害,他因保护不力,这么多年都生活在自责之中。

    “你真能帮我?”马大夫眸子瞬间明亮。

    江承紫淡然地说:“无论我何种身份,帮你亦绰绰有余。只看你的诚意。”

    是的,她要知道当年,这老头到底在有着许多白毛子岩的洛江山区遭遇什么。她最想知道那里是不是羌人的巢穴。当然,如果不是的话,那个叫陇道的人迟早会对自己下手,她也可以诱敌,然后深入敌人巢穴。

    当一个人开始身怀异能,这开挂的人生就已经不用解释了。她身上除了异能之外,作为江承紫活着的时候所接受的精英教育简直算是变态外|挂。

    开挂的人生,让她有足够的自信为这老头许下诺言。

    老头抿了唇,姚子秋知晓他不信任,便介绍说:“九姑娘来自弘农杨氏,师从仙者,是当今天子钦定的钦差。”

    老头抬眸审视她,也顾不得什么礼数。片刻后,老头叹息一声,抿了抿干裂的唇,顾不得裂口上的血,便说:“那一段,我实在不愿想。但如今,有报仇之机,我自是要与九姑娘讲。”(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