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噗嗤”一笑,打趣道:“小九说此话,却是自己也不信也。”

    “我——”小九再难找到合适之词,便是急红了眼,只颇为霸道地一句,“总之,总之,九姑娘莫要那般说便可。”

    “小九不是外人,我才敢这般肆无忌惮玩笑。你瞧我在外人面前,几时有言行失当之处?”江承紫正色道。

    小九点头同意:“九姑娘行事向来谨慎得体,确是如此。”

    “那小九便不必较真。你且先进屋整装待发,可好?”江承紫声音放低几许,那声音便更温柔。

    小九还是固执地摇头,道:“不知来人是谁,我还是等在这里,守护姑娘。还请姑娘回屋。”

    “小九,今晚,你与我比脚力,可在我之上?”江承紫反问一句。

    小九背脊一凉,整个人僵住了。他想起暮色黄昏,她身轻如燕,飘然而去。就是自家公子最顶级的护卫也没这般功夫,自己竟然还可笑地说要守护她。

    “我——”小九一个字吐出,脑子里一片慌乱,心里只觉得说不出什么来,有一种莫名的颓败。

    “因此,你亦不必担心于我。咱们各自回屋躲在暗处,静待来人前来。再者,今晚月色虽朦胧,但你我来讲,却已足够让来人在明处。”江承紫又对小九说。

    小九依旧蹙眉,很倔强地说:“不,我就在此。即便挡不住敌人也要挡,哪怕挡不住,我最后好歹还有条命。”

    他语气倔强,江承紫吓了一跳。心里略略分析,便知方才之话自己欠考虑,径直伤害了小九。

    她立马就劝慰:“小九,你何以沮丧?我若是普通闺阁女子,哪能比得上你分毫?我好歹师承仙者,你如此破罐破摔话语,却才真正算不如我。你我名义上主仆。实则情分如兄妹家人。岂可轻言搏命?”

    她一半劝慰,一半责备。小九一听,顿如醍醐灌顶。惭愧万分。他想:是啊,九姑娘师承仙者,这世间又有几人可与她相比?自己却是不清醒,说出这等任性之语。实在不配为江府护卫。

    “九姑娘,是小九一时糊涂。”他很抱歉。

    江承紫轻笑。低声说:“你我且回房休息,不必理会那人。”

    小九虽不太愿意,却还是觉得自己这日所作所为已逾越自己的本分。因此,他这一次没反对。径直回屋。因在外一切从简,小九的房间就在江承紫隔壁的小间,虽也是独门的房间。却恰恰是给护卫居住所设。

    江承紫见小九进屋,自己也掩上门。躺到床上凝神静息,寻找屋外那人的声响。但奇怪的是只听得那马儿低声的嘶鸣,却再也听不见此人一丝一毫的声息。

    难道是自己的异能退化?但却能听见马匹的声音啊?又或者是那人故意隐藏起自己的声息?

    江承紫疑惑不解,却也只能按兵不动。又过了良久,那人依旧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声息。隔壁的小九也忍不住来敲门,低声说:“九姑娘,明日一早还要进山。若那人一直不来,我们岂不要耗上一晚?你且先睡,让我守着,可好?”

    小九考虑周详,江承紫便应声说“好”,自顾自躺下,彻底放松,径直睡去。

    一宿无梦,也没有什么意外的事发生,至少她担心的那种声响也没有吵醒她。江承紫睁开朦胧的睡眼,伸伸懒腰,外间就有人低喊:“九姑娘,可是醒了?”

    低喊的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说蜀中方言,带着喃喃的尾音,甚为缠绵,声音娇嫩清脆,像是早春鹅黄羽毛的雏鸟。

    这声音甚为陌生,江承紫便问:“是谁?”

    “婢子是来伺候九姑娘梳洗的。”那女子说着已挑帘进来,蓝色齐腰襦裙,双环垂髫,不施粉黛,唇红齿白,瞧那身形该是发育良好的少女,只是身高矮了些许,瞧起来便与江承紫差不多高。

    “你是何人?”江承紫问。

    “婢子名曰小红,是翻云寨里人,三当家让婢子伺候九姑娘。”小红垂首在前。

    江承紫坐在床头椅子上,问:“谢三当家可有告知,我要往山里去?”

    “回禀九姑娘,三当家已告知。”小红据实回答,尔后又补充说,“婢子长在山里,寨里老一辈皆说婢子如那山中野猴,嘿。”

    小红说着,想要嘿嘿笑,却又似乎想到什么笑不露齿的狗屁理论,立刻掩面忍住。

    江承紫瞧她的举动,便是打趣:“你这身,可是入不得山呀。啧啧,看起来也不像猴子。”

    小红性子纯真,听江承紫这话的意思是觉得她不合格,不让她进山,她立马就着急起来,急切地说:“婢子,婢子这身是大夫人选的。她从前也出身富贵人家,说杨氏是名门望族,最讲究礼仪。我若失了礼仪,九姑娘定不喜欢。”

    “哦?那你说,你这身能进山不?”江承紫打趣她,同时又伸伸懒腰。

    “婢子,婢子这就去换,九姑娘可千万别嫌弃婢子。”小红急急忙忙就要往外间走。

    江承紫看她那样,也是不忍心继续逗她,便朗声喊:“小红姐姐,你莫急。我这还漱口梳洗呢。”

    “呀,是是是。”小红顿住脚步,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立刻应声。随后,她提着裙子去打水险些摔倒。

    江承紫摇摇头,这才去外间。潘道长与三当家他们已整装待发,在院落里议论纷纷。她蓬头垢面,未曾梳洗,便不曾出门,却也听得他们在说禾云镇外,似乎有一人站立了整个晚上,一动不动。

    “谁人瞧见?”谢老三问。

    另一人回答:“禾云镇值守啊。说那人竟然身披斜帧,在萧瑟秋风中,衣袂飘飞,如同一座雕塑,整整站立了一夜,一动不动。当时,那值守在城墙上,吓得浑身发抖,生怕是遭遇鬼魅山精。”

    “斜帧象征英雄末路,那人竟穿?”谢老三念叨一句。

    另一人继续说:“我听值守说,天明时分,才瞧见男人一袭青衫,身披斜着,手提长剑,戴了帷幕斗笠。因日光和暖,他还在,那值守才说觉得捡回一条命,不必去找神婆瞧运势。”

    “那人呢?”潘道长问。

    “禾云镇镇门洞开,原本以为他要进镇。他却转身就往晋原县方向前去。”那人回答。

    “怪哉,怪哉。”谢老三很*地感叹。

    小红刚好打好水前来,江承紫就没继续听下去,而是洗脸漱口,又简单梳了个马尾,换上干练的男装。

    “姑娘,你这是?”小红不明所以。

    “亏你还是山中猴子,要进山,未必要穿你那身?”江承紫打趣。

    小红“啊”一声,这次却没冒冒失失,反而是说:“那我伺候姑娘用早饭后,就去换简单衣衫。”

    “好。”江承紫回答,便吩咐小红布早饭。她自己却是将行囊背包里的物件一一检查,又将李恪送的格斗刃拿出来瞧瞧,随身携带,安放妥帖。

    用过早饭,谢老三将人都带到院内集合。潘道长十分忧心,又来与江承紫说起镇口怪人之事,叮嘱她这初次进山,切勿深入,就在事先定好的几个地方瞧瞧即可,他还得让翻云寨众人全线警戒。

    “有劳潘道长。”江承紫感谢。

    潘道长摇摇头说:“如今翻云寨与杨氏六房乃一家人,而说句不合规矩的话,九姑娘乃翻云寨之主,何以如此客气?”

    “礼数总要周到。”江承紫回答。

    潘道长这才由礼数转到小红身上,说之所以选小红,一则是因为小红机灵,二则是小红是孤儿,是被捡回去带大,知根知底,三则是因为小红身手不错,对山中情况颇为熟悉,第四则因为是女子,到底要方便些。

    “你们安排甚为周到妥帖。片刻后,我便与他们先去火井村瞧瞧,再去别处。”江承紫说了一下计划,尔后,一行人轻装从简,在老把式的带领下,出了禾云镇北,往深山深处而去。(未完待续。)

    ps:昨晚哄孩子不小心睡着了。。。。今天又陪宝宝玩一天,所以现在才更新,抱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