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开挂的人生不解释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开挂的人生不解释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翻云寨大当家早早在沿途设下接待处,接待杨氏一行人。而潘道长与谢老三早就领了一帮年轻力壮的翻云寨好手在禾云镇等候。

    原本是跑马进山,但负重颇多,于是就慢马前行,走走停停,也是花了两个多时辰才算到达禾云镇。

    潘道长早就领人站在镇门口的牌坊下,见到江承紫翻身下马,他打了个揖,道:“贫道在此恭候九姑娘大驾。”

    “潘道长太过客气。我乃小辈,你如此规格,实在让小辈惶恐。”江承紫亦客套。

    潘道长笑着说:“于翻云寨而言,九姑娘乃家主。如今再无翻云寨,只有杨氏六房。”

    江承紫听闻,心里甚为满意。那谢老三也是人精,听潘道长这样说,便大声附和:“正是,正是。我们已为九姑娘安排好住处,吃个午饭,再为我们部署一番进山事宜,可否?”

    “谢三爷破熟悉山里掌故,自然要坐下来听听谢三爷的意思。请。”江承紫做了请的手势,将缰绳交给一同前来的翻云寨小生。

    这一日,禾云镇并不赶集,镇子里颇为冷静,各家铺子无精打采,只是吃茶的铺子里还有三三两连的人在,有说书人在其中说着故事,绘声绘色。

    潘道长与谢老三带着江承紫一行人穿过禾云镇的主街,走过禾云镇街上的戏台,径直往狭窄的老街走。在老街的尽头,是翻云寨在禾云镇的落脚点。

    潘道长叩了门,三长一短,原木褐色的大门吱呀打开,一个肤色黝黑的小厮怯生生地从门缝里往外瞧瞧。瞧见是潘道长,立刻拉开大门,惊喜地问:“原是潘道长,可是九姑娘到了?”

    “小石头,你也是话多。”谢老三不耐烦。

    那小厮憨厚地嘿嘿笑笑,然后闪身让众人进去。大门进去,照例是二门。进了二门便是大院子。大院子正房,东西厢房,以及与正房相对的客房、下人房。

    “这原是翻云寨十三当家的家当。这些年,他云游四海,这家当就给了翻云寨。”谢老三一边将江承紫一行人引入正厅,一边介绍。

    “十三当家?”江承紫颇为疑惑地问。因为先前他们给的名册也不曾见有什么十三当家。也不曾听人说起翻云寨有十三当家,一直以来都说翻云寨是六个兄弟起家家里的。因此就只有六位当家,后来加上潘道长这个谋事,也不过才七人。

    “是的,十三当家。”潘道长回答。

    一旁的姚子秋也是知情人。便是笑道:“却是不曾听过,一直以为翻云寨只有六位当家加上潘道长。翻云寨还真是卧虎藏龙。”

    姚子秋这话自然是暗自他们翻云寨对杨氏六房不诚实。潘道长也是听出其中端倪,便直接说:“姚二公子莫要恼怒。实在是这十三当家的事奇特。且已云游三年,我们也不知如何与你们说起。”

    “那就长话短说。”姚子秋知晓九姑娘不好直接询问。径直就做了恶人,语气也不太好。

    谢老三一听这火药味很重,立刻就打圆场说:“实在是这老十三,我们也不知算不算翻云寨之人。我们翻云寨是我们六个结拜兄弟一起组建,收的都是走投无路之人。后来潘道长为我们出谋划策,也一并管理翻云寨。至于这老十三,我还真不知如何叙述。”

    谢老三摸了摸脑袋,瞧了瞧潘道长。潘道长甚为从容,理了理道袍,才说:“这老十三原本是临邛大家族叶家人,叶家在前些年遭官府逼迫,又遭受流寇袭击,最终只剩几人,携带残破的家当逃难来这禾云镇,置办下这个宅子。当时,这老十三不过七八岁,与他的兄长母亲一道在这里生活,深居简出。还算相安无事。”

    潘道长说到这里,停了停,谢老三迫不及待地说:“老十三原是姓叶,名善,字安平。本身临邛县人,i家道中落,逃难至此,就是他那老十三的排行也不是翻云寨的,而是他是叶家第十三个男丁。不过,他叶家命运不济,前面十二个男丁都身死,包括好不容易长起来的老九也在来禾云镇不久后身死。”

    “不错。正是因老十三的九兄身死,这怯生生的孩子才独自上翻云寨,要讨个说法。”潘道长接话。

    江承紫听到此,便问:“如此说来,叶家老九之死与翻云寨有关?”

    “哪能有关?九姑娘,你莫看这山,也莫看翻云寨人多名气大,实际上这山中匪类众多,翻云寨实在算不得心狠手辣。只是当时老十三不知,以为匪类就是翻云寨,处心积虑入了翻云寨。也不说他姓名,只说家里人叫他十三,识得几个字。”谢老三继续说。

    江承紫大约知晓,便问:“可是他来寨子里潜伏,想要报复,可日积月累,发现翻云寨并不是自己的仇家,且翻云寨是不错的地方?”

    “正是,正是。”谢老三一边回答,一边对江承紫竖起大拇指。

    江承紫轻笑,又问后面如何坐上当家人的位置,又为何去远游。谢老三倒没叙述,只说这期间的几年,他在外面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出路,所以不甚清楚。

    潘道长道士徐徐道来,说那叶安平长得眉清目秀,又知书达理,教寨中小孩识字,且功夫亦不错。大家有个三三两两的不通透都来请教他。久而久之,大当家以及几个兄弟,也觉得这是个人才,于翻云寨十分有利,就为他设了一把交椅。

    他当时十五六岁,吓了一跳,却也没有推辞。不料过了几日,他只身一人,把周围几个风评不好,欺压百姓,抢劫财物,还时不时威胁翻云寨的寨子都挑了。

    那几个山头尽归翻云寨所有。并且,当日。就是叶安平独自一人初入衙门与军营,将那些平素穷凶极恶的流匪都送给军营、官府。

    “就是现在我们那些暗桩都是十三当家,一手操办。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还说将来若是天下太平,翻云寨也好有洗白翻身的一天。占山为王实在不是上策。”谢老三又忍不住插话,可看得出他对这位十三当家颇为敬佩。

    江承紫听闻,也是颇为惊讶。她先前就感叹这翻云寨的建制严密。又有那么多暗桩。还能跟当地的军队和官府有往来,这必然是有个深谙管理之道的顶级人才在出谋划策。

    最初,她以为是潘道长。如今看来却是这叶安平。且这叶安平算起来,如今也不过十七八岁,实在是让人惊叹。

    “自古英雄出少年。贫道见过老十三,如今再见到九姑娘与小郎君。算是真正见识到这句话。”潘道长感叹。

    江承紫倒是对那叶安平来了兴趣,径直说:“若是有幸。能见这十三当家一面,倒是极好。”

    “老十三前年安排好一切,家中老母亦去世,他将其丫鬟芸香托给四当家。咳。芸香与四当家情投意合,如今孩子都一岁多。”谢老三跑了题。

    姚子秋径直打断他的话,问:“他为何云游?”

    “只说如今天下大定。他且出去瞧瞧,好男儿志在四方。大约是觉得翻云寨实在没出路。他叶家到底系出名门。”谢老三说。

    潘道长也不作点评,只风马牛不相及地说:“他一去三年,杳无音讯。”

    “来日方长,有缘定会相见。”江承紫安慰一句,这一事算是揭过。

    一行人用过午饭,就开始说这盐矿一事。谢老三带来的人,年龄参差不齐,但都是土生土长之人,对这山中之事了若指掌,也对山里的情况了若指掌。

    “这位,是这里的老掌故。”潘道长指了指门口恭敬候着的一位瘦骨嶙峋的老者。那老者是普通的老农民打扮,干练的短衫在身,岁月的风霜让这老者面上有一种风悲日曛古铜色。面上是千沟万壑的皱纹。

    那老者上前一步,也没跨过正厅的门槛,便微微一鞠躬,道:“九姑娘,老头叫马老三,是这附近火井村的村民。从小在此土生土长,姑娘需要询问个啥,老头儿知无不言。”

    “马三爷,您太客气。您请进。”江承紫起身,让小九搬了小马扎给那马三。

    马三一听,连连摇头,说:“我哪能跟九姑娘一起坐,不妥不妥。”

    “老丈,你莫要这般拘束,我们有话问你,也不是三言两语,你先坐下,我们慢慢谈。”姚子秋对马三说。

    马三看了看谢老三与潘道长示意他坐下,他才怯生生地拉了小马扎在门边一角坐下。

    江承紫这便打开话匣子,先是问这火井村可是有可冒火的井。那马三听问此事,立马就说火井村就是因此得名,在附近的山上有会一口井,那边轻轻一点火,就会有窜天的大火,很是吓人。很多人都怕,于是那边就隔绝起来了。而火井村也因此得名。

    江承紫听闻,十分惊喜,先前就在苦苦思索若是寻到的不是高纯度的盐矿,就需要开凿盐井,汲取卤水。到时候就需要煮盐,若是要木柴,那得需要多少木柴能源呀。若是有这天燃气作为能源,在这边直接架设煮盐设备,那届时就是一整套的利用。

    “这火井当真是极好。谢三爷,你可见过这火井?”江承紫听到此来,立刻就询问谢老三。

    谢老三点点头,说:“这火井村,我亦去过。我们翻云寨有好些人就来自于火井村,平素里,也曾去瞧过。前年,雷电交加,引燃山火,翻云寨也有配合官兵救火。那家伙,甚为凶险,亏得天降大雨,不然也不知惹出多少祸害。”

    谢老三絮絮叨叨,一旁的潘道长倒是问:“莫非九姑娘有良策,可降服这喷火妖怪?”

    “这并非妖怪,是地底之气,我们亦可制造,俗称沼气,可生火做饭。”江承紫解释一两句,也不多说。旁人听得云里雾里,也只晓得这不是妖怪,是地底的气,那火井就是地底的出气孔。

    姚子秋是见识过江承紫溜出后山,命人挖坑试验沼气,对于她所说的火井是沼气就理解得透彻一些,因此听江承紫说起,便十分惊讶,问:“那,这是天然的沼气?比我们所制造得要多得多?”

    江承紫点点头,随后立马就询问:“敢问谢三爷,那火井村是谁人地盘?”

    “前些年是土方寨地盘,他们太过霸道,给老十三灭了,现在是我们的地盘。”谢老三很是得意地回答。

    “这样最好,谢三爷派点机灵的看着那火井,切勿让闲杂人等靠近,等过几日,我去官府申请一番,得个官府看守。”江承紫吩咐。

    谢老三一边答应,一边不解地问:“这火井,给我们生火做饭么?”

    “生火做饭是是小,将来大有用处。你们且看着呗,好处巨大。”江承紫也不明说,只卖个关子。况且现在也不是详细解释的时候,即便解释,就凭在座的这些人的认知水平,得有百分之九十的听不懂。

    “既然这样,我多派些人去看着。”谢老三也不问缘由,十分兴奋地说。

    “谢三爷派几个人看着就可以了,莫要张扬。”江承紫阻止。

    谢老三连连点头,已迫不及待在一旁低声絮叨人选了。江承紫也不理会,继续询问这马三,这山中的岩石状况。

    马三听江承紫细细描述,仔细回忆一番,摸摸头说:“嘉善山附近,似乎有这种岩石,我们称白毛子岩,那附近庄稼长势都不好。”

    “嘉善山离这里不远,这白毛子岩,应该许多人瞧见过。没人尝过?”江承紫很是奇怪。

    马三摇摇头,说:“那白毛子岩很少。我说的是附近一个大坑里,我以前砍柴掉下去,爬了好几天才爬起来。别人怕是不曾见过。至于是不是咸的,我亦不知。谁没事去舔白毛子岩啊。”

    江承紫听这情况,又让马三仔细描述一下那大坑多大,什么情况。马三也说不清,只说可以带他们去瞧瞧。

    “那明日进山瞧瞧。”江承紫吩咐,随后让众人散了。

    众人散去后,姚子秋便问:“那白毛子岩可是我们要找的?”

    “多半是。”江承紫忍不住露出笑容。凭借她的地理知识,这蜀中盆地定然有沉积的岩层,只要找到就可大面积开采。

    姚子秋听她这样回答,也是高兴得很,只有一旁的潘道长不言语,沉思片刻,便缓缓开口道:“九姑娘,贫道有一事,想与你说一说。”(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