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突发奇想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突发奇想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古代没有汽车,没有高速路,也没有高铁飞机,出行基本就靠打马。马路不是羊肠小道,就是所谓官道。即便是所谓官道,也只不过是因为走的人多,官府重视起来,发动老百姓或者军队每年整修一下,比别的路宽一些,平整一些,盗匪少一些罢了。

    所谓官道,路况一样不好,跑起马来尘土飞扬。再说了,骑马哪里有当代坐车舒服啊,就是古代乘坐马车也是一件累人的事。

    因此,江承紫这两日,骑马在晋原县与益州之间跑了个来回,虽说她身体素质颇好,但这样颠簸也吃不消。所以,她回家瞧了瞧杨王氏他们纠结的送礼事情后,就回房睡觉。

    她睡得昏天黑地,一觉到天明。

    第二日正是白露。江承紫日上三竿才起来,也明显觉得天气转凉。

    她站在井台上愣了愣,杨清让已练功回来,手里提着剑,看见她发呆,便批评:“阿芝,你这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勤加练习,如何有进步?”

    江承紫笑嘻嘻地说:“我又不杀敌疆场。”

    杨清让想了想,点头说:“也是。”

    “大兄今日可有何收获?”江承紫随意闲聊。

    杨清让将剑放到一旁,走到井台旁边的亭子里坐下来,说:“今日白露,天气格外凉寒,我瞧院里有些植物要挪一挪地,或者做些别的措施呀。”

    “还没到霜降。不必惊慌。不过,这蜀中山多日照少,寒气颇重,指不定还不到霜降,这霜就下得浓。”江承紫回答。

    “嗯。我亦这般想。于是早上问了马房的陈伯。他是这晋原县土生土长之人。说这蜀中秋冬都来得早,须得及早准备一番。”杨清让说。

    江承紫只说前几日就备下了,该搬入室内的已嘱咐了手下之人,该清点入地窖的也装入地窖。至于有些植物,则不必理会,夏荣冬枯是自然法则。

    “我们做人亦不求贪心,只略略改变一点自然环境。切莫可贪心。乱了规矩。”江承紫说。

    杨清让连连点头,却有些心不在焉。江承紫看他模样,也是猜到他其实是想问前晚上她出去到底干啥。兄妹俩正式相处虽才不到一年。但彼此一起经历过不少的事情,彼此还是很有默契的。

    “大兄,你若没别的事,我去准备准备。明日就要进山。”江承紫直截了当。

    杨清让逼于无奈,径直说:“今日这里没外人。你且与我说实话,那晚是不是蜀王回来了?”

    江承紫没回答,垂眸反问:“大兄为何要问?”

    “你运筹幄,大兄自愧不如。只是我们是一家人。若有什么异动,大兄亦可出一份薄力。”杨清让回答。

    江承紫垂眸,道:“蜀王担心蜀中情况。便是偷偷回来,你亦知道前日里。他回长安,是请旨回去,加上神农计划的耽搁,当今陛下暂时不想他回来。因此,他请旨回来之事,未曾批准。再者,如今钦差来过,我们也大约知晓当今陛下的意思,他在长安反而比不在长安好。无论如何,我们长安总得有人。”

    “这般甚好。我只怕是他一时冲动做什么出格的事,你也跟着疯。”杨清让松了一口气。

    江承紫听闻,笑嘻嘻地问:“大兄是怕我跟他私奔么?”

    “你名门闺秀,何以说出此等话来。不该,不该。”杨清让像个迂腐的夫子,义正言辞。

    江承紫笑他太过迂腐,说:“这话就我与大兄私下说说罢了。”

    “私下说说亦不行,若是隔墙有耳,被人听去,如何是好?”杨清让训斥。

    江承紫吐吐舌头,说:“聘则为妻,奔者为妾。我才不会头脑不清醒,去做凄凄惨惨之事。”

    杨清让一听,点点头,说:“你能如此清醒,大兄也放心些。”

    “大兄,你莫担心。这后院之事,自有阿娘来打点。阿娘不是个糊涂的。祖宅之事,你知晓一二即可,切不可参言。如今,咱们一心要做的就是这格物院的建立。”江承紫叮嘱。

    杨清让点头,道:“这是自然。这格物院一旦建立,若能给朝廷带来极好的利益,我们既有功勋,又可避免参与政治争斗,这是为兄最喜欢的方式。”

    “那大兄着手准备,若有什么疑惑,再与我探讨。这几日,我得要着手进山一事,这寻找盐矿的事,我定然要落实落实,在今冬春节之前有所进展,不然对格物院以及我皆不利。”江承紫说。

    杨清让也是通透之人,拿捏得透世事,当下就点头,继续去埋头苦读。

    杨清让走后,江承紫就去后院瞧那些名贵的花草,吩咐手下的人搭建过冬的棚子,以及红薯、马铃薯的地窖。

    她指导了地窖的挖掘,既要通风,不至于让红薯马铃薯闷死,又要保持温度。总体来说,云珠选的这一批人都是农事好手,听她那么点拨一二,立马就能心领神会,做得很好。

    忙了一天,总算将植物过冬事宜处理好,算是为进山解除了后顾之忧。等到晚饭时,派出去准备用具与用品的仆人回来,一切准备得不错。与此同时,车虎亦风尘仆仆地回来,就来后院的小厅拜访江承紫。

    “如何?”江承紫瞧他回来,立马就询问。

    “还真被九姑娘说中,我去这后山里转了几日,寻到一处温泉,只是规模不大。”车虎接过江承紫递过来的茶汤喝了一口,便将这几日去山里转悠的情况说了一二。

    “可有带土回来?”江承紫询问。

    车虎将行囊放下,从里面拿出些许泥土递给江承紫,又讲了讲那温泉周围的植物生长情况。江承紫听完,总结道:“看来这周围确实不适合植物生长。”

    “无妨,天然地热。泥土我们可以自带,只要能在冬日里种植出新鲜蔬菜即可。”江承紫说。

    车虎摸摸脑袋,不解地说:“新鲜蔬菜,蜀中冬日也不缺,这样大费周章,似乎没必要吧。”

    “在蜀中自然没必要。但在长安,在北地。若在冬日有新鲜蔬菜。这可是奇货可居。入市可得万金,入朝亦可谓捷径。”江承紫展眉一笑,声音压得很低。

    车虎恍然大悟。亦压低声音问:“九姑娘这是要在蜀中试验,将来去往北地,也做这番打算?”

    “这只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将来我们定要去长安。我喜欢吃新鲜蔬菜。嗯,原因之三。我们建立的地笼温室,花费代价太大,不太可取。”江承紫回答。

    车虎这才连连点头,不住地称赞江承紫高瞻远瞩。果然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所想不到的,当即表示跟在他身边实在是天大的荣幸。

    “你莫这般谦卑。论侦查寻访,千里追凶。我可不如你。你于我是友人,是合作伙伴。是平等之人。却不是这杨府的仆人。”江承紫对车虎说。

    车虎连连摇头,道:“你是主上看重之人,便是车虎的主人。这点,车虎永不会忘记。只是,车虎多谢九姑娘这份恩情。”

    江承紫也不勉强,只点头,说:“你也辛苦,去休息休息。”

    车虎摇头,道:“九姑娘,这并不辛苦。山中景色甚为怡人,你亦不曾说一定要找到。我这番悠闲得很。”

    江承紫听他这样说,知晓他有话要说,便瞧着他问:“你可有好建议?”

    “车虎不才,认为这事既然是秘密武器,此番定然不能让太多人知晓。因此,请命为九姑娘镇守温泉试验。”车虎鞠躬说道。

    江承紫原本就在物色人选,见车虎主动请缨,便说:“好,即使如此,就辛苦你。”

    “九姑娘说笑,能为你分忧解难,此乃车虎之福分。”车虎拱手作揖。

    江承紫悠悠喝了一口茶,说:“明日我要进山,今晚我会整理一些事宜给你,然后开支用度,用我手中之金。莫要与他人说起。明早,你一早来找我,拿用度计划,先期前去准备。另外,你带前日里我在街上买来的云横一并去。这小子认字,让他记录每日里的进度。”

    车虎得了命令,就去休息。江承紫则是叫来小九,让他清点物品,准备次日一早进山。

    当夜,江承紫则是在书房执笔到深夜,谁也不知杨府的九姑娘到底在忙什么,只知道直到三更天,她才算忙完。江承紫当然是在做物品清单,以及设计图样式。她要利用温泉附近的地热来做大棚蔬菜的试验,试验一下这种构想的可行性。

    当然,大棚蔬菜或者说温室蔬菜唯一的难度在于找寻透光却又不散热的材料。在现代有塑料薄膜这种东西,可是古代没有塑料工艺,具备这种透光性有玉石什么的,但用玉石来搭建房屋,岂不说造价太大,就是要达到那种质地的玉石也是极其难找。

    难不成为了吃新鲜蔬菜,自己还要进行工业革命,制造塑料什么的?

    他大爷的,自己虽然算是天才型妹子,但也不是全才啊。哪里懂得那么多啊?真是纠结的事。

    于是这一晚,她在材料上实在没有找寻到什么合适的材料,自己也有点沮丧,感觉这一次似乎要打水漂了。唯一想要证明的就是在这地热附近,可以忽略温棚效应,顶上可以开天窗,傍晚将房间密封。

    当然,这种实验结果在蜀地成功,在北地还不一定成功。不过,不试一试心里总是不踏实,毕竟温泉附近除了地热,还有别的物质,会否影响植物的生长。

    虽然最重要的事没解决,但她还是拟出一份儿草图和清单。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云珠就来伺候她洗漱,说已经携同青儿等人将饭菜摆放妥帖,还有江承紫吩咐的饭团也一并准备好了。

    江承紫梳了干练的马尾,换了自己设计的衣裤,将衣物、食物、水都打包妥帖,又随身携带前几日设计出来,让杨王氏等人赶制的睡袋。打了个行军包,她背起来太大,倒是让人觉得她似乎随时要栽倒似的。

    用过早饭,江承紫与小九携同姚子秋一并出发,随身还带了三个仆从,一行六人往嘉善山进发。

    翻云寨早就接到报告,杨氏九姑娘今日会进山,早早就在沿途设下迎接之处。江承紫一行人一路上歇脚之处,茶点规格倒是堪比贵族出游,各种时令水果也是应有尽有。(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